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20章:柔茹刚吐

第20章:柔茹刚吐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想吃鱼的兔兔| 更新时间:2019-09-02

蛮荒中人迹罕至,地面上的枯败落叶都堆积起来,走在上面,都发出声响。一棵棵古老的大树,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仅仅走了数个时辰,滕青山见到最大的一棵树,足有三丈宽。

“好了。”滕青山笑着摇头,“不要提什么报恩,或许对你这事情很大。可是对我……仅仅是吩咐一声。并没什么。所以,你不必将这事情看得太重。我想,你爹和你娘,也希望你过好的生活,而不是为奴为婢。”

别说是臧锋!

“师傅!”滕青山站在门口恭敬道。

谁想,困住自己的,竟然是最普通的,达到后天巅峰!

毕竟能成为一流武者,丹田几乎都达到极限了。毕竟能扩张人体经脉的天地灵果,稀少的可以忽略不计。

如此秘籍,的确很珍贵。

“他们两个!”滕青山心中立即猜出来,“难道这二人,就是归元宗传说中的‘执法长老’?”在黑甲军这些日子,滕青山也听说过‘执法长老’,执法长老地位极高,仅仅比宗主略微低一些。

渐渐的滕青山发现,‘神’并非到最后转弯才去控制内劲。

滕青山一怔,一来就提奖赏?

赤鳞兽,很可能就在地底!

“嗯?”

除了滕青山,没人知道。

“吼~~”那头赤鳞兽发出得意的一声吼声,随即迅疾沉入岩浆中。

赤鳞兽的舌头,就好像毒蛇吐芯一样,速度极快。

这些念头,只是在脑中一闪。

最重要的,是黑火灵根,滕青山势在必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所以,硬朝前挤!

“三弟!”那位大当家已经跑到数十丈外了,他回头一看,眼泪都流下了。

“哈哈,杜老九。那个马贼首领,轻功比你们差了不太多。有一群亡命之徒为他拦截,他早逃掉了。”这时候,冀鸿他们三人也到了,冀鸿只觉得心里畅快的很:“人算不如天算!你青湖岛,注定没那个命!”

就在这时候,原来传来声音——“听说了吗?有人在火焰山西边,那个有飞猴石的山峰下方,深潭里发现一个水底通道。冲入地底通道,最后能发现一条宽阔的地底隧道。走上两三里地,就发现岩浆流,再走上两里地,就是黑火灵果所在了。”

三人转头看去,说话的正是泄『露』消息的乌岱。

秃顶老者脸『色』顿时难看了。

不过……

朝藤曼下的洞『穴』里逃?对方进入洞『穴』,也会很快追上。

那精瘦汉子熟悉地在前面走,同时说道:“滕都统,这是地底深处了,特别的热。”前面渐渐有些红光,即使是微弱的光芒,滕青山也能一下子看清数十米远,只见前面有着模模糊糊的浅红『色』雾气。

走了大概几十丈远,雾气变得淡了,那‘汩汩’声愈加清晰。终于,滕青山他们一群人终于走出了雾气区域。

滕青山从旁边黑暗的隧道中走出来,杜洪连道:“都统,追到那小子了吗?”

不过当落地时,杜洪直接矮身,同时贴地一滚,总算卸去了冲击力。

魏苍龙过去曾名列过《地榜》一次,冀鸿却没有,这令魏苍龙经常感到能压老对手一头。

不出意外,冯无血就是未来的铁衣门门主,铁衣门当然好好培养这冯无血。

上千名武者中响起一声声喊声,人太多,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喊的,那些武者们是唯恐天下不『乱』,在那喊叫着。

“青山,揍他!”滕青虎的喊声响起。

只是震断对方一两根胸骨,震伤内腑。

这一招,也将是五行枪法的第四招。

人善被人欺,这是有道理的。

“长老,没伤到要害。”一名中年人连说道。

顿时众人下马,黑甲军军士。归元宗核心弟子高手立即去帮助那十名仆人,一同开始扎营!

虽然说火焰山方圆六七十里,可大家都认准了,那赤鳞幼兽老巢,黑火灵果所在,肯定是靠近金家庄。毕竟这火焰山范围这么大,在火焰山山脚的山庄有很多很多,可为什么那赤鳞幼兽专盯着金家庄的人吃呢?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挑战我,就得有死的准备!”滕青山冷漠看了他一眼,“你有吗?”

他的左臂是断的!

呼!

“真小气。”护卫低声咒骂道,“我的战马也花费了近百两银子,也不多给一点。”那护卫飞跑着,也暂时地跑上货车,坐着货车了。

滕青山立即下了楼梯,走往前门处,而这个驻点的负责人‘杨塔’已经在大门处等待了。

……

一声低沉咳嗽,令整个大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冀鸿统领冷着脸扫了一大群人,这才冷声道:“这次,赤鳞幼兽出世,消息肆意传开。刚好,赤鳞幼兽又是在火焰山这出现,这里距离青州不远,这次,被吸引到火焰山的武者,最起码是扬州、青州两州之地的武者高手!所以……到时候高手如云,我们归元宗弟子不可嚣张跋扈,当然,谁敢惹我们,我们也不必留情!听到没有?”

“也好。”朱崇石也拱手道,“我就不挽留了,青山兄弟,一路保重!”

立即有名店小二跑过来:“客官,有什么事?啊,客官前天晚上,就在这么客栈住的啊,还是小的招待的呢。”

大家都期盼着,这些武者高手,能杀了那怪物。

……

“是,老爷。”二人都退下。

且不论孟田是否真死,可兵器被夺,这是事实。

“想逃!”段侯一跃而起,紧跟上刚跃出庭院的黑影,就是一甩手——

嘶喊声仿佛奔雷一般响彻在整个金家庄上空。

“怪物?应该是妖兽!而且,应该是实力不算太强的妖兽。如果这怪物,实力能赶上碧寒潭的蛟龙,恐怕根本不需要怕人类,要偷偷『摸』『摸』的!”滕青山身形如同闪电,激『射』向喊声传递的方向。

滕青山发现,这头妖兽的肚子只是微微鼓起。

“嗷~~”

呼!

滕青山速度一瞬间飙升起来!

轻功——天涯行!

可是——

管你什么招式,管你什么意境!

“青山兄弟,怎么样了?”朱崇石也迎上去,滕青山淡笑着一举手中的血月刀:“从今天起,没孟田这个人了。”

……

“各位,不早了,还是赶紧处理一些死去兄弟的尸体,然后早些休息,等明天一早,就上路。”朱崇石说道。

且不谈这些人厮杀,滕青山和孟田也厮杀的兴起。

“嗤嗤~~”

滕青山不惊反喜:“终于能看到能立足《地榜》的高手,真正的实力了!”

“各位客官请,快请!”立即跑出来两名小二迎接,连那掌柜的也很快跑出来,热情的很。

“深山老林,人迹罕至处,更容易诞生妖兽,天才地宝。”滕青山暗暗点头,连自己老家旁的‘大延山’中都能够藏有一条蛟龙,那浩瀚无边、人迹罕至的蛮荒,怎么可能没厉害妖兽?

“都统大人!”一个个看向滕青山。

滕青山整个人一跃而起,直接跃上二楼。

仿佛旋风一样,滕青山闪电般连杀十余名弓箭手,这时候其他黑甲军军士已经保护着朱崇石一家,冲向后院去了。

“轰!”

“是真是假,还难说。”滕青山看着货车、马车的速度,暗自叹息。

“看来,还真有埋伏。”滕青山眉头皱起。

包括那位大当家,心底都有些忌惮。

马贼两边,各有数十名弓箭手一字排开,有部分弓箭手都已经排到农田里去了。两边弓箭手狂『射』箭矢,箭矢犹如雨下,疯狂的袭击过来,黑甲军军士们都将头盔的面罩合上,一个个低着头。

他几年漂流海外,所谓何?他不甘心这些货物被抢走。

面对『潮』水般涌来的马贼,滕青山一人迎上去。

滕青山才决定,以雷霆手段,先抓住敌军首领。

对方的态度,短衫汉子心里没有一丝愤怒。因为这位孟老……那可是他的老爷‘朱家十三少爷’麾下第一高手。

能够让一名《地榜》高手效劳,那位朱家十三少爷,也的确是有手段。第四十二章 金蚕丝背心

“别把那些战马、破铜烂铁给我。我没地方放!”

黑甲军军士们原本还愕然,此刻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恐怕就是谁有,都舍不得拿出来。

好宝贝!

滕青山在家里呆了一个时辰,随后带着妹妹青雨,二人共乘在青鬃踏雪马上。和滕青虎一道,在众多族人的目送下,离开滕家庄,赶往宜城。

“对,得好好吃一顿。”

滕青山接过,便开了大门,仔细逛了起来。

“好大的雨啊,周围能有一个躲雨的地方就好了。”朱崇石苦笑道。

“嗯。”朱崇石也郑重点头。

依旧一袭黑袍的冀鸿来到了宗主‘诸葛元洪’的书房外,刚走到门口,书房内便传来声音:“二师伯,进来吧。”

“二师伯。”诸葛元洪开口道。

“黑甲军的马匹,那都是好马!你看清楚马的『毛』『色』了吗?”大当家询问道。

滕青山、杜洪、滕青虎三人骑着战马,在官道中央。凡是有马贼冲过来,三人随意动枪,便刺死了马贼强盗。

“青山兄弟。”那朱崇石笑着走来,“我看,那些马贼估计认为你们是普通的重骑兵,没认出来,你们是黑甲军啊。哈哈……如果认出来,就这么点人,怎么敢过来抢掠。”

“老爷,按照地图上写的,前面五里地,就是血石坡!血石坡坡上和坡下,相差近两丈,这么大的坡路。如果在坡下躲藏着大群马贼,咱们是根本看不到的!这里可是马贼们经常埋伏的地方。咱们可得小心。”吴老提醒道。

“接着。”滕青山从怀里取出一本书籍,扔过去。

赐予一人秘籍,如果这人满天下『乱』传,那归元宗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所以,秘籍只有本人能学,如果传于外人,那罪责可就大了。

这刘三爷笑容满面。

“青山,吃!”袁兰连朝滕青山碗里夹菜,“娘,够了,够了。”滕青山看看母亲,又看向一旁父亲,以及那乖巧的妹妹,心中一阵暖流。

滕青山五人心中一动。

“你们营的新任都统,这是宗主亲自任命的,我予以传达。”冀鸿冷漠道,滕青山五人都暗自期待,宗主诸葛元洪亲自任命?任命谁?

田单也点头道:“我看,青山他熬上几年,说不定就能当统领呢!”

“规矩不能坏!”滕青山命令道,“从明天开始,我营的五十名伍长,开始比试,最终获胜的那位,就是百夫长!”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华丰城外铁连山矿区中,五十名伍长开始了比试。

“还没做,就对自己没信心,怎么能成?”冀鸿暗自叹息。

滕青山五人聚集在白崎的屋外,虽然深夜时分,可一支支火把令周围亮堂的很。

一查,有十五人,是苦工中公认的头目,他们会经常集中紫金,然后统一缴纳。

滕青山不可能为了帮白崎泄愤,而暴『露』实力。

“都统大人,你没事吧?”田单连问道。

这刚走了大概二十丈距离,白崎便急切喝道:“快放我坐下来,快!”

田单摇头。

“我有匕首。”旁边有一个兵卫喊道。

只见被割开处,流出的鲜血,都是红『色』的。

“果然,那胡童是内贼。”万凡祥冷笑道,“不过那胡童也聪明,看到白崎重伤残废,知道不妙,就逃掉了。”

……

“田单!刘和!你们几个在外面对不对!给我进来!”白崎的咆哮声从屋内传出来,“我让你们将胡童给抓来的呢?人呢?啊!你们几个给我进来!”

“你们这群混蛋!”白崎气急的骂声传出来。

滕青山、田单二人远远吊在后面。

“这也不怪咱们!咱们可没想害他,哪想到那个年轻小子竟然有这么歹毒的暗器!怪,只能怪白崎他命不好!”田单随即冷笑道。

“青山老弟,咱们在暗中看的事,最好别说出去。虽然不是大事,可追究起来,也是麻烦不断。”田单说道。

紫金矿区的苦工,根本无法和其他四大矿区矿工接触,连生活区域都远远隔开,根本无法见面。

滕青山算是体会到了,现在五名百夫长,他压力最大!

另外三名百夫长都点头。

“大人!”

“嗯。”滕青山淡笑着点头,瞥了一眼矿洞,已经有人开始出来了,“今天挖矿结束了?”

“看,指甲大这么多呢!是我这一个月弄的最多的一天了!可还是要上交,挖的再多也不是咱们的。”

“来这驻守,才过一半!还有一个多月,咱们才能回江宁郡城啊。不过回去,紧接着就要忙百夫长比试,每一领都要比出最差的两个。准备迎接六月十二,招新人!”田单笑道,“青山兄弟你是不用担心了。”

“死去吧。”白崎不屑一笑,手中长枪便瞬间刺向那李老三,李老三惊恐的嘶喊:“救命!!!”可是,远处的董延等四人,根本来不及救他。只听得‘噗哧’一声,那柄长枪枪头便从后面刺穿了李老三的喉咙。

“青山,我们怎么办?”田单低声说道。

董延急切的立即一柄飞刀扔出,直『射』向白崎。

白崎一震长枪,长枪便将那飞刀磕飞,同时一个前送,噗哧!直接刺入那二胖的胸膛,而后飞速拔出!

“今天二十八,知道有不少苦工要回去探亲。我当然得看看,胡童,看好你的人,让他们搜仔细点!”白崎都统冷漠吩咐道,那胡童连躬身笑道:“是,大人。这些事情,我这些兄弟做了很多次了,你放心,绝对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