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77章:胸次开阔

第77章:胸次开阔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想吃鱼的兔兔| 更新时间:2019-09-02

他虽是这样说,却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提不起精神。

宫里现在专门有人驻在证券大厅,股价的涨跌,几乎是半个时辰一报,跟在弘治皇帝跟前,若是连这个都不清楚,十之八九,很快就会被陛下收拾萧公公一样,打发去大漠里吃沙子。

一个比一个逆天。

方继藩的这个故事,确实很动人。

这太子和方继藩,一个是陛下的儿子,一个是陛下的女婿,他们若是栽赃在自己身上,自己是百口莫辩哪。

明明眼睛温和,却仿佛又有无穷杀机。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一定能成功。”突兀信誓旦旦:“我突兀,五岁便已能弓马,十个、八个汉子不能近身,那大明皇帝,孱弱无比,只要我能离近他,只需一只手指头,便可将他拿下,到时你们……”

这一句反问,让人始料不及。

不过……看着王守仁吃羊肉,方继藩却察觉自己有些饿了。

电光火石之间,萧公公想到了这个词儿。

这最难啃的骨头,朕还活着,就让朕来啃,儿孙们,受着祖宗恩荫,享福便是了。

弘治皇帝继续道:“大漠诸部,而今式微,在朕看来,他们特来归顺,也是迫不得已,谁愿意屈居于人下呢?若是朝廷对此怠慢,难免使他们觉得朝廷慢待了他们,更有甚者,若有有心人暗中怂恿,使这草原和冰原诸部都认为,我大明非但对他们轻视,甚至可能对他们怀又剪除之心,他们在恐惧之下,会不会鱼死网破?”

当然,方继藩对弘治皇帝,是可以理解的。

说着,弘治皇帝叹了口气。

这殿中群臣,显然也为之兴奋。

倒是此时,外语书院,成立了。

这不买还好,一买,那些商贾们,顿时觉得拉风,这玩意可贵着呢,最低档次的,也是几十两银子,寻常人,买不起。出门在外,这么个显眼的墨镜一戴,顿时,我有钱这三个字,就写在了脸上。

邓健便躬身:“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这大明,谁若是开口就让人滚,说实话,除非这人是皇帝,或者是你爹,是人都会热血上涌,自觉地自己受了侮辱。

不过……似乎……他感受到了一种安全感。

“不不不。”方继藩道:“王不仕那才是像瞎子,这王不仕,哪里有半分陛下的精神气,陛下乃是真龙,是天子,与这墨镜,相映生辉,陛下这非凡的气度,方能驾驭此镜啊,儿臣忍不住想要高呼,吾皇万岁,陛下圣明。”

邓健叉着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王不仕拖着一身出众的行头到了待诏房。

邓健笑吟吟的看着王不仕,脸上的微笑非常可亲:“怎么,老爷不喜欢吃?不喜欢吃这些没关系,来人,将这一桌菜倒了喂狗。”

“不。”王不仕打了个颤,他没再多问了,直接举起筷子吃起来,边道:“爱吃,都爱吃。”

说着,带着一个箱子,先从箱子里取出一个眼镜来,这眼镜,有些不同。

这个人,不是什么鸿儒,也不是什么名士,只是一个奴仆。

陛下最近迷恋上了统计的数据。

此刻见了方继藩,弘治皇帝也没给好脸色,他怒气冲冲道:“继藩,你可知道,诽谤太祖高皇帝,是什么罪?”

说出这里时,方继藩下意识的脸微微一红:“我觉得,陛下当然是原谅太子殿下。”

“少爷……”一见到方继藩,邓健的眼泪,便一下子泛滥起来,几乎抱着了方继藩的大腿,开始拿方继藩的裤脚擦拭自己的涕泪。

可方继藩不允许他们低调,你们得花钱,将银子丢进股票里也好,去买楼也罢,或是去胡吃海喝,都可以,低调是犯罪,奢侈万岁,你们要做一个合格的暴发户。

土人们一下子,懵了。

此前…股票的价格,已经涨了一倍。

日子没法过了。

虽然绝大多数人,家境还算殷实,可这单单买房一项,就几乎把大家的家底清空了。更不必说,还有那该死的房贷了,压得大家,透不过气来。

整个邓宅,顿时乱做了一团。

三百万两银子,哪怕是对于王不仕,也不是小钱。

萧敬不敢迟疑。

此时,谁手里若有这股票,转眼之间,便可挣来数成的暴利,可偏偏……求购的讯息,很快石沉大海,因为……没人肯卖。

弘治皇帝此时手舞足蹈。

随着工程的进展,这些股票,还是会持续增长的,除非出现巨大的利空。

他又像是喊起了‘茄子’,笑的很纯粹。

消息一出,倒是有无数人来围观。

可毕竟是需要出真金白银的,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

这王不仕乃是财经专家……偏偏,他和刘文善不同,刘文善乃是方继藩的门生,若是牵涉到方继藩的事,弘治皇帝更倾向于,向王不仕问策。

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也绝不是说,先制定一个漂亮的法典,而后,所有人都遵守这个法典,于是,就海晏河清,天下太平了。

这么一说,刘瑾顿时流下了感激的泪,他委屈巴巴的道:“殿下,干爷爷他说的对啊,奴婢这样做,不也是为了殿下和干爷的大计嘛。”

朱厚照火冒三丈:“还敢顶嘴。”

飞球已升至极高。

其实在元朝的时候,就曾有艺人,从高大的城楼里,带着最原始的降落伞雏形,从空中落地,以此来博得喝彩。

向西山钱庄的借贷,那都是几百万两纹银以上。

他忙是摘下自己的帽子,道:“阁下。”

这是一个很新鲜的见解。

“是的。”王细作信心满满的道:“他们的京城,距离港口,不过百里,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水师,占领他们的港口,这个港口,叫天津,接着,便可向他们的京师进军,擒拿他们的皇帝,那么,整个明帝国,就会束手就擒,他们……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富,他们的皇帝在宫城里,更是藏着数不尽的宝藏……”

刘瑾忙是给朱厚照和方继藩斟茶递水。

刘家也没办法啊。

刘管事便行了礼,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这个徒孙,学了天文地理,倒是一个人才,若是死了,实在可惜。

自己的女儿,竟当真有这样的本事,是了,我梁储的女儿,当然非同一般。

梁储忙是拜倒:“老臣惭愧的很。”

卧槽,这还是人做的事吗?

这女娃娃,若不是妙手回春,断然不会受陛下如此感激的,那么……这女医的医术,定是神乎其技。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刘文华懵了,一双眼眸猛地的睁大,面容里满是不可置信。

可是……

“草民,并非是梁如莹的未婚夫。”刘文华觉得自己要疯了。

可话到了喉头,他住口了。

若是遇到了贞烈一些的女子,听了去,非要悬梁上吊不可。

“不成,老夫得去寻姓方的狗东西。”梁储说着,抬腿就要走。

若是在后世,一个大夫,不但需要系统的学习,想要寻到给人治病或是手术的机会,对于一个经验不足的人而言,是极难得的事。

感谢‘爱我所爱’打赏一百万起点币,成为本书第四位白银盟,小虎子在此拜谢土豪哥。太庙里,祭祀虽还是进行,可接下来,却发现了百年难一遇的神奇景象。

只有方继藩一个人乐不可支,宣讲他神奇的预感。

弘治皇帝眉头时儿舒展,时而,又微微皱起来。

弘治皇帝道:“沈卿家,你是翰林大学士,卿家先来说说看。”

方继藩振振有词道:“儿臣一切都以陛下马首是瞻,这个……这个……”

钦天监是关门观察天象的,而古人们相信,天象改变和人事变更有直接的对应关系,这件事,就只好问问天象,看看是不是当真乃是祖宗和上天的意思。

这也是她们在闺房之中,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你来……”太皇太后浅笑着朝弘治皇帝招手。

莫非是前些日子,自己参加了几场诗会,自己所写的诗词,流传了出去,连宫中竟都知道了?而且还很欣赏自己的才华?

梁如莹上前,跪在榻前,按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神色极是认真。

这真是祸不单行啊。

弘治皇帝晒然一笑:“你说的有理,既如此,嗯……那么,诏入宫中吧,于宫中置西山女医院。”

很快,在大明宫里,便已选了一处偏殿为女医院的公房。

好了,言尽于此,你们行囊都收拾好了吧,我送你们入宫。”

她们不敢揭开车帘来,因而,只能闷在车厢里。

马车滚滚,就在此时,梁如莹的身躯顿时定格住了。

父亲比之半年多前,苍老了许多,背也驼了,脸上没有太多的血色,双鬓之间,又增了不少的华发。

管他们平日是富是贵,是何等的鲜衣怒马,此刻,纷纷拜倒:“齐国公,拜托了。”

梁储乃是广东人,梁家和番禺刘氏,都是岭南的望族,正因如此,两家多有联姻,梁储的女儿梁如莹,数年前,就曾和刘氏有过婚约,本是指望,成年之后,便嫁入刘家去。

“你们是来退婚的吧。”梁储凝视着这刘家的管家,勉强镇定道。

方继藩顿时杀气腾腾:“看谁敢说,来人,将王金元那狗东西叫来。”

好吧,既入我方继藩的门下,我方继藩……负责到底。

这是黑钱哪。

多少人因为如此,买了保育院队的足彩,结果……全砸了。

愤怒的人,骂什么的都有,仿佛和朱大寿,一下子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陛下……”萧敬匆匆进来:“齐国公到了。”

这钦天监的人,说话很好听。

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领着一群穿了白大褂女子们,至医学院。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我的儿子英俊!”

方继藩歪着头,眼睫毛禁不住阖下,等张开时,这睫毛却已湿透了。

东配殿外,百官纷纷垂手而立。

这堂官想要入太庙。

顿时,众臣哗然。

弘治皇帝又道:“今日,人间渣滓王不仕号立了大功,击沉敌舰四艘,毙敌千人,这是大捷,如此,朕和诸卿,总算是对得住登州的军民了。可是……”

张懋呷了口茶,停顿了一下,方继藩道:“世伯,说完了吗?”

方继藩一听,顿时豁然而起,突然觉得朱厚照是自己真兄弟了。

“担心齐国公伤心过度,忘了祭祀的礼仪。”

这又让人担心起来。

萧敬这一番话,与其说是给王不仕听,不妨是说给陛下听。

横冲直撞的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无须乘风,却已破开万道海浪,犹如在海中狰狞的海兽,如疾风一般,朝着佛朗机三舰冲去。

他下达了一道道命令:“安娜公主号,前进,拖延住它。无畏号从它的左侧与他们接舷,士兵们做好准备,我们的国王号,靠近他们,登上他们的舰船。”

无畏号与国王号趁机包抄。

他抬头看着蓝天,无数的水手和水兵们,这一刻,都已停止了动作。

于是,连绵不绝的火炮,随着巨舰的颤抖,天上……宛如下了流星,这流星砸入了国王号里,无数的铁球疯狂的破坏着这不堪一击的木船,无数人血肉横飞,桅杆被砸断,咯吱咯吱的开始倒下,数不清的舰舱,瞬间被冲毁,无数人倒在血泊。

于是,许多人面露出了喜色。

方继藩依旧还沉着脸……目露凶光。萧敬……萧敬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啊。

可怎么就……

弘治皇帝觉得自己距离死亡,只是一步之遥。

而一切……都很完美,事情的发展,如自己想象中一般,异常的顺利。

船是靠风帆提供动力的,对于这一点,他自诩自己是个专家。

“天主啊……”安赫尔伯爵,下意识的开始在自己的身上,画了个十字,他碧绿的眼睛里,有的只是无尽的茫然。

它居然轻松的转舵,随即,快速的与战舰迎面而来。

双方在甲板上,都可以看到对方。

他们开始呼救,疯狂的叫喊,而巨舰,几乎没有停留,继续向前行驶,仿佛……方才只是打了一只苍蝇一般,这巨舰带来的巨大波涛,将落水的水手和水兵们冲散。

十几门小火炮,对于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这样的巨舰而言,实是不值一提。

而后,一切又归于了平静。

“干得漂亮!”方继藩狠狠的用拳头砸在了舰桥上固定的桌上,他双目,像是要喷出火来。

百官们依然显得不安,所有人将目光都落在了萧敬身上。

这是警告朕吗?

方继藩道:“袭新津,和袭登州,本就是一次行动,袭黄金洲,是要遏制我大明在黄金洲的扩张,而袭登州,是为了使我大明,为之战栗。他们派出了数艘快船,远道而来,其本意,根本就不是要觐见陛下,而是趁此机会,在我大明泉州停靠,而后,在请求觐见的期间,想来,一定派出了许都细作,刺探我大明的水文资料,同时,刺探我大明的内部,他们要选择一个目标,要确定航线,要了解虚实,最后,妄图一击致命,使我大明满朝文武,为之震撼,也好使我们晓得他们的厉害。”

当开辟出一条航线之后,后来者,往往顺着这条航线走就可以了。

这显然匪夷所思,那些西班牙人,哪怕是还在登州,距离天津卫,也有一段距离,何况,他们本就是快船。

而大船,却已离开了港湾,在确定了风向有利之后,一张张的帆布徐徐自桅杆上升腾而起。

于是……

舱室里。

“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众臣沉默了。

他想张口说点什么,却有些难以启齿。

弘治皇帝叹息道:“继藩,哪怕是如此,这也是九死一生了,你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

他还是相信,父亲一定活着,一定是的。

左右各七十门炮口,分列排开,一旦打开了炮口的挡板,那无数的火炮,便可在舱室之中,利用滑轨,探出船身,露出狰狞。

方继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手指扣着自己的鼻孔,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真是不易啊。

一说出来,弘治皇帝就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