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80章:犬马之心

第80章:犬马之心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想吃鱼的兔兔| 更新时间:2019-09-02

方继藩心里说,不拒绝,我不拒绝。

方继藩微微笑道:“陛下,想要将这大漠的矿产,挖掘出来,不但要开矿,要人力,还要有运输,有交通,人越聚越多,就难免,会出现市集,会有许多的商贾,甚至,为了供应这里的所需,还会有大大小小的作坊,这大漠之地,何其的广阔,可是……陛下既已听说,罗斯人不断的西进,他们进一分,漠北诸部,就要退一分,却不知……何时是一个头。”

自己一旦落入了这些恶徒手里,又会遭遇什么样的后果。

弘治皇帝身躯一震,震怒,起身:“这样的逆子,不要也罢,今日打死了你,也好过,将来这江山社稷,坏在你的手里。”

汉人报复起来,只会知道,是鞑靼人失信于人,害了他们的天子,愤怒之下,哪里会分辨,哪一个鞑靼人可信,哪一个鞑靼人不可信。

他伸手,将‘皇帝’所佩戴的墨镜摘下。

首领和酋长们,却只觉得魂飞魄散,哭了:“再也不敢了,是突兀这狗贼,胆大妄为……我们这就去诛灭了他的部族,为陛下出气。”

这一路上,所有随行人员,都是议论纷纷。

他们行了十数步,随行的禁卫自是浩浩荡荡的尾随,一时之间,旌旗招展,乌压压的人群,随‘皇帝’走上了祭坛。

本来……一切都计划好了的。

‘皇帝’乐了:“噢,不知是是什么宝贝,来,取朕看看。”

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

这祭坛,仿的乃是天坛的格局,此时,玉阶之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虽是这样说,心里却是暖呵呵的。

他很清楚。

这不买还好,一买,那些商贾们,顿时觉得拉风,这玩意可贵着呢,最低档次的,也是几十两银子,寻常人,买不起。出门在外,这么个显眼的墨镜一戴,顿时,我有钱这三个字,就写在了脸上。

只看到一张不怒自威的样子。

方继藩颔首点头,心里却思量,这外语书院的话,既是涉及到了海外,那么……还是得以军中的规矩为主,平时,该操练操练,让他们学习格斗、刺探之类的技巧,同时,学习语言,甚至一些‘鸡鸣狗盗’的手段,可是……谁来做这个这个书院的院长呢。”

不见就不见,我王不仕,也是有脾气的。

生活天翻地覆,有时觉得这样醉生梦死的生活,很是讨厌,这完全不符合自己的性情。

只见邓健又叹口气道:“还有府上的三个少爷……”

待一切预备完毕,车马早在中门前等了。

不过,既是父子之间的事,等方继藩到了午门,却还是故意放慢了一些脚步。

方继藩讪笑,他不敢问。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确实是斗胆,评论过太祖高皇帝,说是太祖高皇帝,诛杀了不少的豪强。”

国富论他已经看了几遍。

土人们或是拿着弓箭,拿着骨头制的武器,或是石器,密密麻麻的,瞭望着什么,一见到这些陌生人,突然狂奔而来,一时之间,也是愣住了,而随后,他们似乎反应过来,对方向自己发起了挑衅,看着这些骑在巨大马匹上的人,这些没见过马匹的土人,居然心惊,以为这是什么可怕的猛兽。

众人精神一震,依旧冲杀。

“说的是,老子一路上,听王先生说那些地方官吏报上去的所谓可笑祥瑞,真是要笑死了。可这两颗宝石,今日见了,方知世上,或许真有祥瑞,先生,此地不宜久留,我看,那些土人惊魂未定之后,还会杀回来,我们这就南下吧。”

甚至有传闻,铁路将会有一个站台,直接在通州运河,而在通州运河那里,将会建设一处货运码头。

通州和保定,修建铁路,贯通京师,这三个点再连接上了运河,而运河可以通过水运,直达山东、南直隶,江南……

“哼!”人群中有人一甩头,露出了骄傲之状:“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自宋以来,一夜暴富,本就是贬义词,若是有钱的过了头,这下,就难免要担心了。

可是……

“是。”

不过他和翰林院,历来格格不入,倒是和对门的科学院,尤其是科学院里的一些财经院士,颇有一些共同的话题,到了翰林院,他便回到自己的值房,木若呆鸡的坐着,喝茶。

不怕,不怕!

这么多人如此大批的购买,这肯定有利可图。

随着工程的进展,这些股票,还是会持续增长的,除非出现巨大的利空。

方继藩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殿下,要低调,别坑我孙子。不妨,就叫西洋战略保障局吧,这名儿……我看成。”

刘瑾噗通一下跪地:“在,在呢。”

商贾们兴奋的热议着,他们是这个时代,最领先的一批人,是弄潮儿,因为他们接触的眼界最广,也最容易接受新鲜的事务。

杨彪大手一拍,安慰他:“不要害怕,一般情况,死不了的。”

他战战兢兢,涕泪直流。

太贵了,弘治皇帝觉得吃不消。

“让国库掏银子,给蒸汽研究所和各个钢铁作坊以及西山建业补贴就可以了,也不多,一年大致三四百万两银子,便足够了,如此……”

箱子里,有剃刀,有锥子,有刮刀,有匕首………琳琅满目。

接着,王细作自他的衣服里,取出了一份羊皮舆图,他取出,打开。

这个世上的人,虽然口口声声都说仁义道德,可说到底,大家终究是现实的啊。

第二章送到,今天争取五更吧,求保底月票。这刘家管家尴尬的点点头:“是。”

而后,弘治皇帝看了奏报一眼:“将人宣来吧。”

所有人心如明镜。

谁曾想到,这女医,居然救下了太皇太后呢,而这时代的人,认同的乃是以德治国,而德的最高准则,则是孝,谁招惹了这女医,就是找死啊。

方继藩:“……”

这……接下来,会有什么影响呢?

曾祖母死而复生,这是何等惊奇的事。

前头没有奉天承运皇帝……

刘文华红着眼睛:“就是前几日……她在宫中,只怕……还不知情。”

半个月之后。

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这么多规矩。

可梁如莹却觉得方继藩很和气,是个举手投足,都谦谦有礼的君子,因而,时不时的捧着各种论文请教。

异姓不得封王,这是祖宗法,皇帝开了金口,覆水难收,这是体制。

大家都松了口气。

“不对!”听到此处,一旁的朱厚照老半天,才明白什么意思,他不禁道:“父皇,若是钦天监说这不是祖宗们和上天的意思呢,若如此,岂不是更麻烦,这样弯弯绕绕,有什么意思,多大点事啊。”

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才呼出了一口气:“难怪……难怪……难怪每一次天象,都是吉兆。可是为何,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这群骗子。”

这脉搏先是极为紊乱,随着太皇太后的急促呼吸,渐渐的,又开始变得有了节奏……

就如做女红一般,做女红有什么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些小姐们,并不需要在未来缝补自己的衣衫,只不过所有人都学,她们自然,也就学着。

“一切如常了,好生照料,便可痊愈。不过……这等病,随时可能反复,需有人随时照料,免得,下次再复发时,耽误了急救的时机。”

梁如莹微微一愣,她有些无措起来,慌忙要拜下。

梁如莹如实回答道:“小女子早先,曾许过岭南刘氏。”

这两天招待客人,今天会按时更新,明后天会把欠的章节双倍偿还,昨天欠了两更,还四更。张皇后显然极喜爱这梁如莹。

刘健的声音,戛然而止。

自己的侄儿,何德何能,居然能蒙陛下如此的厚爱啊。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朕见卿家,气度非凡,心甚爱之,来啊,念恩旨吧。”

天皇太后她……崩了!

只不过,就如梁如莹,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症,顿时就有了印象。

这些女徒弟,是他方继藩教出来的吧。

若是太皇太后救不活,那自己必会……

朱秀荣便缳首,似是松了口气,连母后都不在意,想来,事情没有想象中严重。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萧敬蹑手蹑脚的进来,给弘治皇帝点了灯,弘治皇帝便将这章程轻轻一合,搁置到了一边。对萧敬道:“萧伴伴,张皇后那儿,好吗?”

女医院医正,怎么听着,像女厕所所长差不多?

女医们要入宫,实在有太多事需要周密的安排,否则一旦出了什么差错,身为女厕所所长,啊,不,女医院医正的方继藩,这罪过,可就大了。

而后,就是预备宫廷的医用器械,除此之外,还有采买药材。

方继藩则翻身上马。

可现在,梁如莹和许多同学一样,竟在此时,都生出了忐忑感。

突然,他疯了似得挣开了两个儿子的搀扶,跌跌撞撞的竟是要冲到道路中央来。

车里的梁如莹,这时正待要喊着停车。

方继藩只好驻马,翻身下去,到了梁储面前。

来的,乃是岭南刘氏的管家。

这一下子,许多人炸了。

弘治皇帝淡淡道:“来人。”

“还是卿家想的周到。”弘治皇帝点头:“御医院的人,统统裁撤了,不过宫中征辟了一群颇有声誉的名医入宫,只是西山的医学体系,和传统的医学有些不同,还是需得有人在宫里才令人放心。”

在新城,一座规模极大的体育场,早已建起,几乎每日,都有比赛。

在这空荡荡的看台上。

弘治皇帝道:“他们只是……体力好罢了。”

……

无数的记忆,犹如走马灯似得,涌入自己的心头。

“继藩,为父有个大胆的想法。”

“这是自然……听说……其子刘杰,生死未卜,可怜呐,怕就怕白发人,送黑发人。”

“嗯?”刘健脑子有点乱。

他知道李东阳多谋。

大家都已经接受了你死了,为了你的死,做了这么多准备工作,你突然活了,对得起这么多部堂的辛劳吗?

呼……

弘治皇帝驻足,仰头,突然道:“继藩,你来。”

新津郡王……还活着……

“老方,真的不捞上几个人来?”

方继藩道:“这四舰被歼灭,一旦俘获他们,将他们带回了陆地,若是他们之中,有人传递出了消息呢?到了那时,西班牙人,便会知道,我大明有如此巨舰,定当会小心防范。”

他顿了顿:“朕是一宿没有睡好啊,心里想着,太子和继藩殚精竭力,为我大明,立下了大功劳,这大功劳的背后,是他们的心血,朕有如此巨舰,何愁海波不平呢?可惜的是……鲁国公,却因此而战死,他如此忠烈,实是让朕觉得可惜。却也让继藩,失去了父亲。”

“至于方继藩……”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太子这些日子,好生看着他,别让他想不开。”

或许是年纪大了吧,他面上虽挤出笑容,浑浊的眼里,却禁不住湿润了。张懋拿手,抹了一把老泪,突然,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理解,方继藩为啥内心比自己还要强大。

他终是收了眼泪,道:“我奉旨主持祭祀,这祭祀,马虎不得,所谓人可欺,鬼神难欺。因而,咱们活人祭祀英灵,步步都不能错的,处处都得有规矩,什么样的人,从哪个门进去,该行什么礼,该说什么话,都需小心谨慎,事先若无安排,冲撞了神灵,这……是会祸及子孙的。”

方继藩一脸懵逼,摇头。

他打起精神,掰着指头想给方继藩细细的解读,可想想,摇摇头,现在要教这小子,不知要猴年马月呢,虽说包教包会,可不能耽误了祭礼啊,时间不等人。

朱厚照拼命的揉着自己的脖子,青了,幽怨道:“按着你的意思,我们拿下了一批葡萄牙人的使节,不过……独独放走了王细作和另一个葡萄牙人。”

“快到卯时了。”

许多人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又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