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之复仇仙尊 > 第107章:浮白载笔

第107章:浮白载笔

重生之复仇仙尊 | 作者:洛克洛克| 更新时间:2019-09-02

“恭喜父神归来!”

凤阑绝明明说好了是约了那些大臣在这儿,若是事情有变的话,他的人肯定会放暗号通知他的,到现在为止,他并没有接到任何的通知,说明事情没有变动。

而众人也是纷纷的呆住,没有想到,这太上皇,竟然这么维护上官云端。

不知道论到自己时,会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夜无痕却是一心想要把事情弄大的,更想要狠狠的折磨上官凌雨。

此刻,凤阑绝说谢谢,便是相信了上官云端怀孕的事情,相信,而且深知孩子不是自己的,他竟然还能说出一声谢谢?

只是,凤阑绝却快速的向前,猛然的将她抱进了怀里,揽着她的手臂不断的收紧,收紧,似乎想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但是,又怕弄痛了她,或者是怕伤到她的胎气,不敢太过用力。

只是,她此刻的声音中,似乎没有了先前的那种轻柔,虽然脸上仍就带着那淡淡的轻笑,语气中似乎有些低落。

凤忆希的双眸微微的闪了闪,一脸无辜,却又故意带着几分刻意的害怕般地说道,她这话,分明是说给蓝岚听的,前面发生的事情,是衬托,后面凤阑绝的态度才是关键。

“好,王妃是最美的,不管外表还是内心,都是最美,没有人能够比的上。”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

众人纷纷的惊滞,这么短的时间,只怕也就是刚刚看完一遍,难道,她就记住了吗?

“是呀,若是换了一般人,那么短的时间内看都不可能看到那么多,更不要说记了。”另一个大臣也忍不住的惊叹,这样的记忆速度的确是让他们太过惊讶了。

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处隐过几分寒光,这个皇上真是一个昏君。

而且还微微的抬起眸子,略略带笑的望向上官云端,微微带笑地说道,“云儿,真是辛苦你了。”

蓝岚的那一百万两开的只是空头支票,她想要从蓝岚的手中拿到银子是不可能的,不由就让皇上去要。

“王爷,那两个丫头买了东西后纷纷回了南宫府。”恰恰在此时,隐用千里传言向他回复道。

丞相夫人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双眸中也快速的漫过几分慌乱,不过,却仍就等下脚步,微微转向上官云端,低声问道,“王妃还有何吩咐?”

不过,就算她真的会弹,她也没有那个兴趣跟这个女人比试。

凤阑绝微微冷哼,很好,看不起他的女人,接下来,他会让他好好的记住,他的女人,绝对不是任人欺负的。

她知道,既然皇上与皇后千方百计的让她过来,自然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回去,所以,她此刻是故意的。

她面前砚台里的墨一点一点的消失,宫女便连连的再加上些许。

上官云端惊愕,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希儿喊她皇嫂,也就算了,但是,他这句皇嫂,却是让她有些。

上官云端抬眸,望向她,唇角微启,轻声笑道,“女人间的秘密。”

“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我也从来没有想到对自己的敌人仁慈,我一直贯彻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定会十倍的偿还。”上官云端眉角微扬,一脸认真地说道,这的确是她一惯的作风。

“是,她是害过我,不过,让她受着那样的折磨,与直接的处死她,对我而言并没有任何的差别,更何况,若是有一天,她逃走了,再来害我,那才真正的得不偿失了呢。”上官云端微微的摊了一下手,有些漫不经心般的说道。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她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去问她,直接的跟她说清楚,看她是什么态度呀,幸福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你不会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吧。”上官云端微微的瞥了一下嘴,故意的激他。

不由的微微压低声音说道,“皇兄,你的心上人来了,你还不快点过去。”

“王爷多心了,我没有那个意思,我也没有必要逃避王爷,不是吗?我跟王爷之间,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凤忆希虽然不知道他今天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她却先表明了她的意思。

若是,先前还有些犹豫,有些疑惑,那么此刻,她的回答已经没有丝毫的迟疑,只有坚定。

李贵妃的双眸微转,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只是没有急着开口。

也就是因为如此,当皇后发誓说会把东西给她时,她才答应了皇后。

而且,看到此刻李贵妃与夜无志一身狼狈,衣衫不整的样子,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痕儿,绝王,你们来了。”皇上看到他们时,脸上有着几分懊恼,毕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

只是心中却暗暗疑惑,不是说,皇后想要要害上官云端吗?怎么看这个样子,倒像是皇后与李贵妃之间的争斗呀?

若是凤阑绝察觉不到上官凌雨的异常,若是所有人都发现不了上官凌雨其实是假的,那么上官凌雨会不会就真的成了凤阑绝的王妃?一旦拜了堂,会不会一切都不能再挽回了。若是凤阑绝永远不能发现上官凌雨是假的,会不会就那么跟上官凌雨过一辈子。

记忆深处,竟然闪过一个印象,当年,当娘亲将那链子戴在她的手上,曾经对她说过,要她好好的戴着,不能轻易的摘下来。

“王爷,这可不行呀,新娘子上轿之前怎么能吃东西呢。”老夫人连连着急的拦着。

他这叫什么朋友呀?

心中明白,只怕二皇子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他此刻这般说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当然,这话她只是单纯的为了气老夫人,那绝王可凤月国的王爷,听说现在凤月国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是他在打理了,所以,将来肯定会是凤月国的皇上。

只是,老夫人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当然,也是出乎所有的人意料之外。

只是,她刚刚动了一下后,就没有了动静,眼睛也没有像他期盼的那样睁开。

是呀,凤忆希说的很对,他对主动接近他的人,向来都是保持极高的警惕,以为,他们都是有目的。

“将他拿下。”太上皇再次冷声命令道,他不可能会让凤阑锐逃走,留下祸根。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所有的女人都不敢再乱说话。

哎,这个二夫人实在是不知道珍惜。

“你?”上官云端微微的抬眸,略带惊讶的望着他。

上官云端刚想还说些什么,只是,房门突然被推开,在两人还没有回过神时,一道人影快速的闪了过来,将上官云端从他的怀中抱了过去,一只手,将紧紧的扣在了她的腰上。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你的男人都已经全招了,你现在想抵赖也没有用了。”老夫人怒声打断了她的话,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那快要将她焚烧的怒火,特别是在说到你的男人时,更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恨。

亲孙女对她没有丝毫的亲情,反而把她当仇人一般,如今就连儿子也是对她极为的仇恨,毕竟,是她害死了鸾儿。

他突然不想再说什么,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顺着她的意思去骗其它的人了。

她可知道,若是她不离开,留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怎么样?”二夫人的脸上却更多了几分恨意,“是你,是你害了我,都是你害的,我不会放过你,我要杀了你。”

尚书大人毕竟是久混官场的人,虽然从夜无痕的语气中,听不出太多的情绪,但是却也明白了夜无痕的心思,遂微微沉了脸色,正声道,“事实证明李公子刚刚的确说了谎,若是李公子与此案无关,断然不会说谎,所以,本官认为,李玉与此案应该脱不了关系。”

就连夜无痕听到她的话都微愣了一下,神色间也有着几分错愕,显然,他也有些不相信上官云端能够这般轻易的得到证据。

“皇上息怒。”坐在一边的皇后轻声安慰着他。

平时的凤阑绝自然不会这般的得理不绕人,而且平时的他话向来都少的很,但是今天为了维护上官云端,却是一反平时的常态。

“呵。”凤阑绝再次轻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明显的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王可是清楚的听到丞相让本王证明,好,本王就证明给丞相看,只是,这后果,希望丞相能够承受的了。”

而且,他明明知道,今天是凤阑绝是大魂之日,这个时候,就算有重大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来打扰他,但是,他却……

而且他说的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做她刚利用完了他,就一脚将他踹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明明是他自己硬要跟着的。

只怕没有人会相信,他凤阑绝第一次的表白,竟然会是这么惨败的下场。是他的魅力减退了吗?

上官云端微怔,他说一切正常?难道说,连叶寒都没有发觉任何的异样,都认定她是真的怀孕了?

“从今天起,未经我允许的东西,一律不能吃。”叶寒没有半句费话,直接说道,说话时,眸子虽然是望向皇后的,但是却是说给所有的人听的。

如今,皇上只怕会顺着丞相的话真的处置爹爹,她不可能让爹爹为她去受苦。

南宫雪用力的点着头,却仍就不敢出声。上官云端心中暗笑,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她不可能在他没有离开前出去,因为,她知道他的眼睛太毒,就算她再怎么伪装,都瞒不过他。

这些女人,平日里,为了那个男人,本就是她明斗暗斗不断,二夫人的性子本就暴躁,而且家世也比其它的几个女人好,哪受到了这样的委屈,怒火,一点即燃。

而且更是快速的去执行命令,就如同接到了是凤阑绝的命令。

或者那个侍卫,根本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去执行了她的命令。

这古代,一个女人嫁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很少会出现二嫁的情况,更何况,再嫁的还是一个王爷。

昨天晚上,她故意的在路上拦他,还故意说出那些话,不是说为了挑拨他与云端之间的关系吗?

以太上皇的精明与睿智,断然不会突然的做出这样的决定的,所以,她怀疑,太上皇会不会是受人威胁。

“恩,好。”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声音中也带着明显的担心,“不知道母后那边有没有事?”

难道是母后出了什么事?

“本王答应了云端带她去郊游,本王就先走了。”凤阑绝听到凤阑锐的话,仍就没有太多的反应,仍就一脸平静的说道,话一说完,没有等到凤阑锐开口,便直接的转身离开。

而且身边也没有带太多的侍卫,只有隐与素容跟在身边。

“奇怪呀,丞相竟然在这个时候,让人来请你?”进了王府后,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疑惑。

“是的,都离开了。”隐微愣了一下,但是却是十分肯定地说道,隐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谨慎,没有把握的话,他绝对不会说,他此刻既然说都离开了,那自然就都离开了。

叶寒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激动,毕竟知道了那毒药出自哪儿,要找到办法就简单的多了。

而且,这略显平凡的脸丝毫都不影响他那神彩风扬的气质与气势逼人的魄力。

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敢私闯公堂,在公堂之上公然说出这般威胁的话,便更能确定,他绝对是个狠角色。

夜无痕的眉头下意识的轻蹙,神色明显的隐过几分错愕,双眸扫了凤阑绝一眼,再次紧紧的盯向上官云端,似乎在确认着上官云端的身份,或者,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却是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天呢,这人说话还真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看就知道,他身份了得,而且刚刚她看到夜无痕望向他的神情,便愈加的肯定了这一点。

“看云录。”李玉的眉角得意的上扬,回答的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嚣张。

那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而且还刚刚好。

“奴婢,奴婢不怕……”那丫头倒也十分的乖巧,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小声的说道,只是那微微发颤的声音,却泄露了她此刻心底的害怕。

而这个丫头,就是一个没有见过任何世面的小白兔,一副惊惊怕怕的样子,若是不事先做好她的思想工作,让她尽量的放轻松,很容易会让人发现破绽,毕竟这个敌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不会呀,我现在不是没事吗。”上官云端却是尽量轻松地说道,突然想起了那个丫头交出来的毒药,连连问道,“对了,那丫头拿出来的毒药呢?”

“啊,怎么会这样呀,大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选亲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的衣服挂破了,要如何参加呀,这,这可怎么办呀?”上官凌雨转过身,故意装做一脸着急的惊呼道,这戏演的倒是挺不错的。

“做什么?”上官云端微微蹙眉,一脸不解的问道,她怎么感觉这宫女怪怪的,但是怪在哪儿,却又说不出来。

只是,她原本就是为了逃避选亲才配合着那些女人把自己的衣服弄破的,现在,她竟然又给她弄来一件新的。

所以,她此刻可以完全的肯定,她绝对不是宫女,绝对不是。只怕是易了容的。

望向她身上那独一无二的衣衫时,微迷的眸子中,快速的隐过一丝惊愕,似乎还带着几分紧张。

虽然此刻换了一副容貌,但是她却仍就一眼认出了他。原来他竟然是传说中的绝王?!

上官傲天没有理会她那一身的血,抱起她时,便将他的身上也沾满了血,他的眸子没有望向任何人,只是,直直地望着前方,抱着上官凌雨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