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恋你不悔:第118章:嚼字咬文

此生恋你不悔 作者: 限定热可可

于是他快速的磨墨、提笔、沾墨、下笔,接着笔走龙蛇,显得从容、淡定。

欧阳志怒目而视地看着方继藩。

脚底抹油刚要走,便见从府里走出一人来,这人明显是亲兵的模样,虎背熊腰,一副不怒自威之态,沉声道:“可是方公子,英国公命卑下在此专候公子,公子,请吧。”

既然如此,方继藩便嬉皮笑脸,轻松起来:“对对对,龙种也很厉害,非常厉害,臣比之龙种,还差那么一点点。”

他紧张的看着方继藩:“五十两……方少爷,有多少,小人都要多少,银子……小人可以筹措,小人有布庄,有田地,在京里还有两处宅子,若还是不够,可以联合其他朋友,筹措钱粮,五十两……”

…………

若用推恩的办法,确实可以削弱这些世袭土司的实力,使他们不敢造次。

……

武官虎背熊腰,显得很是彪悍,他是方脸方口,反而和方继藩这般公子哥儿般的俊秀小生对照,有点儿鲜明……

弘治天子皱眉道:“如此奸恶,闻所未闻,倒是可怜了南和伯,他在外征战,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却是后院起火,人之初、性本善,这是溺爱过度的结果啊,传旨……”

方继藩便指着邓健道:“这个,能值多少?”

这十全大补露,说穿了,不就是鱼肝炼油制出来的吗?

若是陛下没有想起来,且十之八九,陛下以后可能都不会记起自己这个人的。

陈彤瞪着方继藩,眼里要喷火,真是岂有此理,今日……今日……

陈彤心里激荡。

二人面面相觑。

刘健一脸悲哀的道:“这个法子,老臣已经试过了。他一开始,说要将订单减到五百瓶,臣于是提出,可以适当予以一些优惠,谁晓得,他们当场,就说只要两百瓶了,就这两百瓶,还是老臣好说歹说的结果。”

事实上……

他有心要干事业,知道自己仕途的转折点就在眼前,自是不肯松懈。

而且可能是大问题,说不定,连自己三千瓶的定金,都要折了。

弘治皇帝听到十几个问题,吓了一跳。

“陛下带着咱们兄弟,大破了胡人,随即一路赶了回来,已收服了楚军,立即要入城,我他娘的就是来传消息的,你这家伙,还愣着做什么,准备开门迎驾。”

赵津正色道:“速开城门,迎朕入城,一切从简,不得惊扰百姓!”

“是是是……”杨霞笑的跟个孩子似得,朝着周遭那些懵逼的士兵道:“都聋了,开门,迎驾,迎驾……快,都赶紧的,将门打开一些,咱们的皇上回来了,皇上,凯旋而归了!”

到了夜里,张煌言回到了自己的府邸,最近人心惶惶,这张家,大抵也是如此。

可这样的表态,无疑是要将这大功劳给梁萧这些楚臣,给他们一次立功的机会。

“留他一个全尸吧。”梁萧叹了口气:“弑君本是不详。”

一切……彻底的改变了。

禁卫们迅速的开始结阵,他们似乎极害怕落单,而且,他们的军事素养也是高的吓人,除此之外,在后队的禁卫开始取出了手弩,那弓弦和机括的摩擦声,显得极怪异。

梁萧疯了似得想要攥住他,可手臂竟是承托不住,最终,他后退一步,面带着苦涩,而眼前的士兵,却一下子瘫进了泥泞之中。

兵败如山倒。

他们看着这些骑在马上,彪悍的战士,这些人,在一年之前,和自己一样,不过是一群面带着稚气的孩子,而现在,他们风尘仆仆而来,身上却都带着杀气,这杀气,非但没有使人畏惧,反而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

面对这天降神兵,莫说是战斗的勇气,便是逃之夭夭的勇气,竟也已丧失。

“都督……都督……”

可即便有人来袭,又何至于如此畏惧?

倒是杨义,却是万万想不到,陛下居然暗中有此安排,这太毒了啊,杨义忍不住道:“陛下,倘若如此,千百年之后,后世的子孙,会如何看待我们……请陛下……”

谁都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做的是什么。

梁萧睡得迟,不到日上三竿,本是不会起的,此时一听到这动静,却是一轱辘翻身而起,他趿鞋而起,坦着大肚子,匆匆的走出大帐中去,抬头,果然看到那翻滚的乌云,仿佛将整个大地都压得透不过气。

他倒是有些急了,再不攻城,这样拖延下去,夜长梦多啊。现在燕人还没有动作呢,倘若燕人有了动作,岂不是又多了燕人来分食这巨大的好处。

项正不禁摇头,笑了:“你这是书生之见,自我大楚起兵开始,就已不可能让陈人喜欢上朕,既如此,又何须客气呢?而今,陈凯之和他的精锐已经覆灭,这大陈,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他们若是乖乖愿为我大楚效力,倒也罢了,若是不肯,朕无非,只收其地,不要其民,洛阳城中这数十万人,可有数之不尽的陈人皇族和贵族,还有无数的官吏,说难听一些,他们倘若死绝了,对于楚越,未必是一件坏事,楚越现在本就遭人非议了,都到了这个份上,难道还畏惧别人的悠悠之口吗?”

虽然陈楚联合,可项正却无一日不是忧心忡忡,可现在……显然就是一个机会。

项正突然想起什么:“杨卿家,且慢着。”

因此,所谓的蜀军,更多只是象征性的意义,只不过两千多人,跟着楚军来打秋风而已。朱寿听罢,已是急了。

他们竟派出了使者,他们的使者是怎么派出来的,围困他们的胡人呢?

楚国起兵,袭击了江陵,在侵吞了江陵之后,他们马不停蹄,一路北上,跨越了襄水,兵锋直指关中,跃跃欲试着,甚至妄图攻略关东之地。

他们被押到了大帐里,这大帐里,有许多人走动,一见到这二人进来,许多人都放下了手头上的事,不少人,冷冷的看过来,目光中,带着冷意。

赫连大汗一听,毫不犹豫,跪在了地上。

“不,不……”何秀摇头否认:“臣是汉人,在臣看来,现在汉军得胜,正遂了臣的心愿,臣高兴还来不及呢。臣……此次代赫连大汗,其实……就是来称臣,赫连大汗已经知错,他自知自己犯下了万死之罪,因而希望得到陛下的宽恕,这大漠的胡人,本就目中无人,桀骜不驯,他也希望,能够代陛下,做一头牧羊犬。”

陈凯之预备起身,似乎他还需去巡营,听了陈无极的话,驻足:“一千三百二十四人。”

有人统计战损,有人则时不时的接到从各营送来的奏报,一般鸡毛蒜皮的事,都可直接处理掉,不需通报陈凯之。也有一些随军待诏的翰林,正在签发各种命令。

现在,胡人们就在眼前。

这时,胡人们才惊骇起来,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竟是中了这汉人的奸计。

无论如何,至少他们依旧还是胜利者。

一开始地箭雨,固然引发了许多的恐慌,可慢慢的,大家发现,壕沟成了他们有力的屏障,何况,头上的钢盔也不至自己受到致命的伤害,倘若是其他地方中箭,倒也不至无法挽回,至少军医们已开始行动起来,他们勾着身子,拿板子做盾牌,后头跟着几个辅兵,开始将伤员抬到附近的壕洞去。

他的目光,仿佛穿过了无数的人流,看到了那一顶飘荡着龙旗的大帐,他深吸一口气,大汉的皇帝,将自己的大帐设置在这里,骑士不啻于,是在向胡人的大汗挑衅,身为大汗,既然选择了决战,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观战呢?

大汗举刀的动作,被后头的亲卫和骑兵看了个清楚,这这白狼一族,头狼亲自冲锋陷阵的标志,头狼亲自作战,足以使所有人激动的眼睛发红,激动的发出怒吼。

很快,一个个的方队开始变得齐齐整整。

而……赫连大汗能怎么办呢?他能泼首领们一盆冷水,告诉他们,即便汉人皇帝都有勇气亲自到阵前作战,作为胡人大汗,却选择了回避和退缩?

而且……陈军强大又如何,在六十万胡人铁骑和数十万西凉大军面前,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而已。

苏叶随即认真的看了陈凯之一眼:“可是……胡人也知道,各国未必敢轻举妄动,除非……各国能知道确切的消息。”

“确切的消息?”陈凯之追问。

而新军的奏报,重在分析,会将战斗的情况大抵说清楚,最后再拟出敌人的优势以及劣势,随即,这急报便由人快马送至中军大营。

“杀!杀死他们!”

而原先的前锋营,则作为后队,负责善后。

紧接着,战斗打响。

那些骨干们,则开始在各营各队之中,鼓舞着士气,老兵们经验丰富,曾参与无数的战斗,而且和新兵们一样,都是同样的背景出身,虽然身上多少有一些匪气,却也平易近人,和从前军中的那些勋贵子弟全然不同。

这一战,关系重大,一旦出关,就意味着这一支西征的军马,将面临着数之不尽的胡人铁骑和西凉军,陈凯之的中军乃是新军第一营而第二营,而第五营则作为先锋,三四六营保护左右两翼,其余各营殿后,辅兵们则在其后,建立较为漫长的补给线,由后军维持,因而,真正能动用起来,作战的军队,大致在五万至六万上下。

陈凯之凝视着这千户,脸色缓和了许多:“西凉人坚壁清野,是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集结在了天水关?”

陈凯之似乎并不觉得意外:“那么胡人呢?”

“哈哈……”何秀捋须:“陈凯之这个人,老夫算是琢磨透了,此人最爱的就是冒险,兵出奇招,这样的人,是断然不会有耐心和胡军耗下去的,他必定会主动出击,所以,现在比的就是耐心!”

此时,探马深入了关外,竟再搜寻不到胡人的踪迹了,不只是如此,在附近的城塞,便连西凉人,居然也迁徙了军民百姓后撤,显然……对方一丁点想要攻关的打算都没有。

却被对面眼尖的武士看到了,为首的一个武士哈哈大笑:“是那个汉gou。”

何秀笑吟吟的道:“我们大军来此,西凉国,少不得要横征暴敛,方能献上粮草,解决大汗的粮草问题,所以,大汗等得起,至于西凉人,他们最害怕的反而是大汗退兵,希望得到大汗的保护,大汗只需派兵镇守于此,时间拖一拖,没有什么妨碍,咱们大胡的勇士,照样可以吃饱喝足,不亦快哉。”

跟何秀这种人多说几句都是浪费自己时间。

陈凯之笑了笑,却没有戳穿这些的居心,只淡淡道:“且去吧。”

他这是完全支持陈凯之,顺便也在帮陈凯之拉拢人。

这使新兵们在营中一下子感觉自己挺起胸膛了,家书里,几乎都是父老们的劝慰,无非是好好的干,某某秀才或是差人、保长说了,在这军中若是立了功,将来前程似锦。

“西胡赫连金山可汗,派使者,入了关中,已快马加鞭,朝洛阳来了。“

陈凯之的目光闪烁,英俊的面容掠过丝丝冷意,旋即他便笑了:“你说的对,这个猜测,即便只是杞人忧天,却也不得不有所防备。那么,朕若是顺着你的猜测继续推测下去,倘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一次,出访之人,定是赫连大汗身边最值得信重的人,这个人在胡人之中,定有极高的声望,因为唯有如此,各国才会相信胡人的诚意,是不是?”

各国只要看到赫连大松人在洛阳,自然也就疑心尽去了。

这……是好事啊。

张都头忙是开始带人维持秩序,另一处有文吏则在吆喝,用不了多久,便见锦衣卫和吏部的文吏来了,居然还会同了都察院的人,显然……这是为了防止要有人克扣,或者是吃空饷作准备,他们亲自来此,点验人数。

只是……他毕竟是公门之人,绝不是寻常的百姓,因而心里,不由的起了一丝疑窦,若是这样的打法,这可需要多少钱粮啊,问题在于,朝廷这么多的钱粮,从哪儿来呢?

与此同时,许多燕人开始对大陈皇帝陛下赞不绝口起来。其他各国,虽无燕人这般惨痛的记忆,却也忍不住为之欢欣鼓舞。

他经常会来杨彪这里请教,今日来,是为了准备新一批抽调来的勋贵和宗室、官宦子弟们前来济北的事。

不少商贾,都有自己的印刷作坊。

“西凉的傀儡天子,既然做了儿皇帝,这……便不为各国所容,朕乃大陈天子,受孔孟教化,顺天应运,除了要中兴大陈,还肩负着的,乃是捍卫儒道,兴我大汉的职责。今日若是退缩,那么……自此之后,朕上无颜告祭祖宗,下无颜见天下人了。”

陈凯之扫视了殿中的诸臣:“诸卿谁又异议?”

“是污蔑吗?呵……”御史大义凛然,完全不在给钱穆一点面子,直接反问道:“现在皇子钱盛,就在我大陈,这妖僧的恶行,早已天下皆知,你还敢说是污蔑?”

陈凯之道:“西凉国师,以神鬼之术蛊惑人心,谋害西凉先皇帝,天地所不容,朕要求西凉在一个月内,立即拿下西凉国师,押解至衍圣公府治罪,并且要求,西凉国立即解除对大陈边境陈列的兵马,后撤百里,迎接钱盛皇子还朝!”

在这京师,新军的征募便开始如火如荼起来。

不只如此,伍军都督府以及诸多军政衙署开始裁撤,除了兵部负责供应新军之外,一个新辖制新军各营的衙署也开始新建起来,正式在兵部不远挂牌,名曰参谋部。

勇士营已经证明了新式步操的成功,接下来,不过是将这些经验进行推广罢了。

陈凯之下意识的点点头,某种程度,母后说的似乎有理,却依旧还是再次追问道:“可儿臣还是不明白,这和选秀有什么关系?”张昌等人,已被人押了出去,此时,恐怕对他们而言,自尽已是再好不过的事,能够一死了之,某种程度而言,此时能速死,对他们而言,已是天大的恩赐了。

陈凯之站了起来:“朕许诺的这些,你们可能现在还看不到多大的好处,可是,你们若是相信朕,便会明白,将来这些都将是你们的安身立命之本,未来你们的前途,比之今日这一地藩守,还要光明的多。”

其实他的话,也是有道理的,若只是因为从前的武官不可靠,所以要革新,那么,新军难道就可靠了?

这一句反问,几乎令叛将们俱都崩溃了。

他们原以为,在烹杀了杨正之后,接下来,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杀戮,数万甚至牵涉到了数十万人,都将被株连,可谁知道,陛下在这个时候,竟选择了宽恕,张昌这些人,自然是绝无幸免,可陛下既没有将其千刀万剐,也没有将其车裂,不过是令他们自尽而已,千户以下的官兵,竟都留了性命,虽是免不了苦头,可参与叛乱,能留着性命,已是天大的恩赐了。

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凯之,有人眼里落泪,忍不住哽咽:“臣等,多谢陛下恩典,吾皇万岁。”

似杨正这般见识过大风大浪之人,什么样的场面不曾见过,可此时,却是身子一颤,他竟感受到了一丝恐惧。

杨正面上的疤痕已是变得狰狞,他张着口,发出哀嚎。

他竟从未有如此心寒的感觉,以至于方才的疼痛,现在竟也减缓了许多。

有的说,陛下已被弑杀。

陈凯之起身,徐徐踱步上前,他看到了刘傲天面上有一处伤痕,忍不住皱眉:“刘爱卿受了伤?”

他早料到,军中有对陛下不满的情绪,所以认为,只要快速攻入宫中,那么天下可定,可万万不曾想,攻击受挫不说,勤王的大军,竟是集结的这样的快。

两面夹击。

他一声号令,似乎有些急了,恶狠狠的道:“平素老夫待你们不薄,你们有什么不法之事,老夫也一直给你们担待着,老夫自知自己不算什么有作为的人,想必在背后,也有人暗中取笑老夫,可他娘的今日是非常之时,不要以为,老夫会像平日一样心慈手软,惹得急了,有本事,某些心怀叵测之人现在就杀了老夫,否则……老夫只要还尚存一息,便教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