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恋你不悔:第13章:雷霆之怒

此生恋你不悔 作者: 限定热可可

“不,我来。”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赵军威一直未变的铃声在别墅里面突然想起,把正在打电话的huā丹吓了一跳。

“皇太孙殿下,我记住了!”倪月的嘴唇直哆嗦。

“娘,药拿来了。”封家小弟累得直喘气,将手中的药瓶急急忙忙递到顾千城手中:“顾姐姐,祖父让我告诉你,大哥五年内都不会娶妻。”

人穷志短,就算她不想接受封夫人的好意也不行,她要一身便装去接旨,皇上立马就不高兴了。

顾千城默默接过烤得金黄的兔腿,“谢谢。”

顾千城不是没有想过,直白的写上原因,可又觉得目的性太强,不够含蓄。

“真烦心,谈个恋爱怎么这么多麻烦事。”顾千城烦躁到不行,可就在她不知所措时,暗卫来报:“姑娘,殿下来了,正在房里等你。”

“出事?出什么事?江南有刘大人在,能出什么事。”刘大人是老皇帝的心腹,他前两天还给老皇帝上报了亲笔写的奏折,详细的列明了景炎名下的产业。

“你和凤小将军是怎么计划的?支灵川这段路不宜动武,不然引起真正的雪绷,大家都讨不到好。”顾千城与秦寂言,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雪地里。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找出埋伏的北齐人?雪山这么大,一天的时间根本找不到人。”顾千城有点走不动了,虽然秦殿下此刻还是病号,可是……

顾千城心里有疑惑,却没有当面问出来,而是看了那青衫官差一眼,对上对方宠辱不惊的眸子,顾千城着实愣了一下。

“为什么?”比顾贵妃聪明漂亮的女人一大堆,老皇帝为什么对她特别?

“只是他们家的弟子虽然参加科考,却不当官。每年考完后又回去了,今天来的就是孔家嫡系,不过不是嫡长子而嫡次子,他姓孔名君策字宗之。听说要不是皇家没有合适的公主,皇上都想把公主指给那位孔公子。”

虽说刚刚做了一场手术,顾千城有些累了,可凭她现在的体力,就是再做一场手术,想要摆平这七个人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顾夫人未婚与人私通,未婚怀孕的事暴出来后,不仅仅自己倒霉了,就是娘家也跟着倒霉。

没有让秦寂言等太久,猪头六带了一批打手过来,这批人一出现就围在秦寂言身后,与船头的人一起,将秦寂言团团包围住。

二夫人不知,这件事别说老太爷怕丢脸,不会大张旗鼓的查,就是顾夫人,她们的大嫂也不敢往深里查。

四个半大少年,在营帐里闹得欢乐,却不知言倾还在那里生闷气,对着一袋肉片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后……

“把人带下去,等季家人到了后,一起交由刑部与大理寺审理。”这种案子,根本不需要他这个皇帝亲自审。

早知道你在,我就晚点来找父皇了。”这是显摆他住在宫里,随时能进宫见老皇帝。

“老婆子是赵大家的,大小姐叫我赵婆子就好了。”粗使婆子急忙签到,眼中有两分喜意,可一想到孙妈妈刚死,大小姐正难过,赵婆子立刻收起脸上的笑,一脸悲痛地低头。

赵婆子一心想要巴结顾千城,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她来得不早,又提早离开了,知晓的也不多。

不需要走近,秦寂言就知道顾千城的状态不对。这不是顾千城的速度,正常情况下顾千城跑得比这快多了。

顾千城忙停下,气恼的看着一脸无辜的秦寂言,用力拍掉秦寂言做乱的手,“别闹了,还有一个时辰,我们就要出发了。”

“屋内有许多手刻木头,像是做卷轴用的。”

长生门!

马车里程蕊脸白如纸,隐隐还有几分惶恐和安,可这些程夫人并没有看到,她紧紧的抱着程蕊,一脸担忧:“言将军,能不能麻烦你先给我们请个大夫,我女儿她痛得厉害,全身冰冷,怕是要不好了。”

早有所料,秦寂言半点不气,冷哼一声,“怎么?众位爱卿有异议?”

石墙铁门?

封似锦现在哪里有心情喝。

秦寂言仍旧是一副悠哉的样子,好似不将这盘棋局放在心上,即使已露败像,秦寂言依旧是不急不躁,坚守自己之前的策略,不放弃任何一枚棋子。

顾老太爷犹豫再三,将自己最后的私藏全部卖了,凑了五十多万两。顾老太爷让顾家二爷出一点,又让顾承志代表大房出几万两,可是……

废城一如既往的死气沉沉,没有一丝生气,并没有因有外人到来而焕发生机。

顾家人不解,虚庾庵的庵主更不解,查证无果,这事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老夫人虽然又惊又累,可发生这样的事,她是怎么也不肯在虚庾庵呆下去了,顾夫人和顾承志更是巴不得快快走,这地方他们一刻也不想多呆……

“是,老大。”船上的土匪,虽然都有自己的想法,但在大慢大非上,却十分听猪头六的话,猪头六说放火烧,他们便毫不犹豫的将火油倒在船上,然后把火把丢过去。

土匪最怕什么?土匪最怕官差,最怕朝廷,猪头六见来得船与官府有关,整个人懵了,站在原地忘了走,抬头看向仍旧站在屋顶上的秦寂言,恶狠狠的问道:“你和朝廷有什么关系?”

“兄弟们上,这可是一条大肥鱼,劫了这条大肥鱼,我们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用愁。”

“不可能。极少有人能在朕的威压下,还能保持冷静,不露破绽。”连景炎与封似锦都做不到,更不用提旁人。

封老爷子虽然身子健朗,可终是老人,跪了这么久身体也有些吃消,脸色煞白煞白的,看上去就像是大病一场,要不是封老爷子悄悄拉了她一下,顾千城还真以为封老爷子晕了过去。

“嗯。”秦寂言接过信,快速撕开,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景炎,你很好!”趁火打劫,再也没有比景炎更精于算计的人了。

顾千城在长生门的手里,只有景炎才能拿到长生门的地图。为了长生门的地图,景炎要什么他都可以给,但是……

在江南,他们还曾交战过。难怪,难怪他觉得这声音耳熟的厉害。

领头的将领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却不知秦寂言将他与景炎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封似锦要问的自然是顾千城的事。

秦寂言斜靠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封似锦黯然消瘦的背影,手指轻敲扶手,唇角微扬,无声一笑。

越王的情况他打听过,虽是被圈养无自由,可皇上却没有饿着他,或者羞辱他,赵王的家眷也过得还算可以,只是没有自由,没有富贵生活罢了。

那样的生活不仅摧残身体,还摧残精神,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少女,不管做多少心里辅导,都无法从被关押、虐待的噩梦中走出来,整整一生都毁了。

这,这这……事要是让顾姑娘知晓了,他们家庄主还有机会吗?子羊三人还有暗风剑的事,子车不敢隐瞒秦寂言。寻了一晚仍旧没有找到人,子车就进宫将事情一一禀报给秦寂言知晓,半点也没有隐瞒。

“是。”锦衣卫首领沉声领命,片刻也不敢耽搁,一出宫就安排锦衣卫去户部拿名册,一家一家找过去。

而且,凤家也不可能出两个掌实权的人,风遥去管理暗风楼那一摊子事,再好不过。

在舱底生活的人,都有一套趋利避害的本事。老管家、顾千城和子车三人,虽然看上去老的老,弱的弱,还有一个女人,可能在这舱底占有一席之位,谁也不敢小觑。

这两天就更不用说了,为了恢复武功,子车这两天都没有吃东西,就连老管家给的水也不曾喝,实在渴极,就悄悄潜出去寻湖水喝。

引路的人看到这一幕,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啊……”那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别一个打手反应过来,可是来不及了,顾千城的刀子已经逼到眼前……

非我族类,她不杀就好了,至于救?那简直是圣母了!

“有没有人?”

围观的人,见二两银子这么好赚,一个个后悔不迭,可已经没有机会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两银子,被别人赚走。

“不必。”秦寂言摆了摆手:“把凶器与血衣交给顾家。”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