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恋你不悔:第121章:势欲熏心

此生恋你不悔 作者: 限定热可可

张懋像是噎了一下,居然发现这个理由无懈可击,他确实摩拳擦掌,心里想着,老方既然宠溺儿子,这等败家子还不教训,还留着过年吗?

第一次叫爹,完全没有违和感。

那衣饰华丽的读书人,接着又冷冷道:“笨鸟先飞,这个道理,你们会不懂吗?且不说你们本就读书不成,还不赶紧的将心思扑在读书上,便是区区在下,在大名府,院试案首,此番乡试是必中的,不还每日悬梁刺股,别管王政了,不妨学我,收收心,考一个功名吧。”

而这以夷制夷,其实并不新鲜,早在英宗皇帝时期,便已有了以夷制夷的概念,朝廷从湘西等地,将壮人和土家人纠集起来,将他们调入广西,令他们平定当地的土人之乱,而所谓的奖赏,便是叛乱部族的土地和粮食,因此,这些人便被称之为‘狼兵’,狼兵们为了得到土地和粮食,自然奋勇作战,再加上他们不是本地的土著,所以即便得到了土地,得以屯田,可又需防范其他的土人,因此他们大多对朝廷忠心耿耿,深知只有和当地的官兵联合,方才能保障自己栖息。

此人正是上次绑了方继藩的小宦官,别看他在宫外得意洋洋、狐假虎威,可在弘治天子的面前,却如一只被阉了的鹌鹑。

说到这里,青衣小帽之人的脸色就从疑惑转化成了悲戚,他发出大叫:“少爷…少爷…又犯病了…来……来人哪…”

朱厚照战战兢兢:“儿臣……儿臣……”

他朝靠前的一个空案头一指,面带冷然之色。

张懋背着手道:“将老夫的椅子挪来。”

可方继藩接下来的话却打消了他的疑虑:“价钱咱们再商量商量,差不多了,便叫人来搬便是,明儿我叫京兆府的公人来作保,签下契约,银子你预备好,本公子知道,这么一大笔银子,总需时间筹措,没关系,不急。”

刘健顿时瞳孔收缩,整个人打了个颤,竟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他心情澎湃的坐在了宽敞的公房里,里头竟还奢侈的配了舒服的沙发。

太子在此管理作坊,不就是按着这个道理去做的吗?

这又什么状况?如果他没有记错,理应是自己一直都在和父皇讲这商道的道理啊。

于是,他忙道:“儿臣在。”

而这衮冕五章,则为亲王寻常时的礼服,又或者是亲王世子在父王生日及诸节庆贺时才能穿戴的。

悲剧啊……

方继藩说,让太子来这作坊,本意是为了让太子懂得经营之道,学会如何理财,并且能够独当一面。

其实前几日的营收还是不错的。

至少……产品是生产出来了。

另一方面,腌鱼的买卖,也受到了极大影响。

可这温开水喝了一半,虽是这温水喝了半个月,想到此时种种,自己这半月以来,历经了无数的艰辛,其结果……可能会比较糟糕……

可他还认为,靠着节省,这营收,未必……

“滚吧。”

周文英如蒙大赦,居然是美滋滋的去了。

“放心,很快就可以妥当了,儿臣敢打保票,在过几个时辰,便可恢复如初。”

这刘大掌柜,很快就和弘治皇帝自来熟起来。

扈从随口道:“老爷,这十全大补露,如今时兴的很,关中都在抢购,老爷做的是大买卖,势必已拿下了此月最大的货单了。”

杨霞哪里还敢站着,忙是激动的跪下:“卑下接旨。”

他随即,便锤着胸口滔滔大哭:“天可怜见啊,这是上天有眼,是上天有眼,咱们的陛下,凯旋而归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陛下怎么可能败在胡人手里,咱们的陛下,百战百胜,何曾会惧几个胡人,哈哈……哈哈……”

可真正使洛阳城人心惶惶的,却是楚、越、蜀三国的战报传来。

可是……即便是无数人想要顽抗到底,誓与洛阳共存亡。

而一旦陈军收复了楚国和西凉,天下便已占据了一半,蜀国虽号称是天府之国,且有天堑作为屏障,可一旦拿下了楚和西凉,就意味着,陈军完全可以从汉中或是白帝两个方向对蜀国进行进攻,而他们这一支孤军,哪里会是陈军的对手,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死无葬身之地了。

梁萧抬头看着项正。

当杨义的人头悬挂在了辕门时,越来越多的人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开始私下里彼此联络。

可剑没有刺下,那剑上的血迹虽已被雨水冲刷了,可那血腥还在。

他从没有任何侥幸的心理,因为他看得出,对方眼中依旧还腾腾的冒着愤怒的焰火,从这个人身上,能感受到漫天的杀意。

可躲在雨幕之下的眼睛,依旧还闪闪发亮。

楚越的士兵们在武官的催促下,提着鞭子,开始催促着民夫干活,一个民夫在泥泞里打滚,口里大叫:“我的家人就在下游,我的家人就在下游啊,军爷,这河堤不能扒,一旦扒了,小人……小人……”

那催促他的楚人士兵面上露出犹豫之色,毕竟,人心是肉长的,楚越本就是在南方,那里水网密布,河水泛滥的事,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所遭受的损失,他们更是记忆犹新。

也早有人,预备好了用油布包了的火药,埋入指定的河堤,只是几次想要点燃,却发现引线受潮的厉害,竟有些无计可施。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