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恋你不悔:第126章:掩耳而走

此生恋你不悔 作者: 限定热可可

本来是如此关系,怎么会在如此关头忽然叛逆,这让四位帝级后期高手十分疑惑。

易峰已经确定,那老家伙根本不具任何威势,先前是仗着以前在小星球上的布置来吓唬自己,现在的话,一切都已经明朗。

易峰心中顿时一惊,连忙要将那团液态打散,却还是晚了一步。

随着咒语声的响起,那金牌继续涨大,同时不住地颤抖着,一股股令易峰都感觉心悸的气势波动激荡开来。

“你会不会觉得我的肉身品质很强大?”九魅狐妖忽而问道。

易峰正要放弃聚灵阵逃跑之时,那风浪已经席卷而来,周遭顿时陷入一片黑暗,浓郁之极的腥味儿让人闻之欲呕。“那是什么法诀?”

“造化?就是运气咯,虽然我的运气一直不错,可让这种罕见的能量入体,我现在的情况可能够承受得住?”易峰摇头说道。

蟹婴兽万般不甘,但也无可奈何。它灵智已开,知道敌人的招式自己不能抵挡,便奋身而起,张开巨口喷出一团水雾将周围瞬时朦胧,而后它便要仓惶逃窜。

再追击易峰已经是痴心妄想了,在五位武门天尊遭受爆炸冲击时,魔化神婴已经带着易峰彻底消失在黑夜之中。

“那是当然。在下康州元畅,敢问易公子师出何门?”来人又靠近了些,问道。

在那两道神光之下,漫天火海的本质被显露出来,转眼便化为无数火系元素的颗粒,而易峰也轻松地踏入到了第二层台阶。

易峰已经走过十万年,步步为营,一直在悉心体悟各种法则神通,心境绝对足够高,纵然此时被困在命运法则里,也面色古井无波,淡看眼前的一切,同时四颗魂珠飞速运转,扑捉命运的轨迹。

等麒炎在伤愈后调息了一段时间后,易峰取出了那颗可以提升魂力的极品神丹,同样是让冷依依先服用下去,随即是麒炎帮助她将药力引入识海,缓缓地壮大着冷依依的魂力修为。说是缓缓的,实际上那魂力进步的速度却是令人咂舌,几乎是只用了一盏茶的工夫,冷依依的魂力就直接越过了神人级而进入了大神级。

暗黑祖神、光明祖神、剑祖,这三个天界巨头,都被易峰列为必须剪除的对象。

“易峰,快快收起魔宝……”应成子一边鼓动火属性真元力驱散鬼头,一边对曾经的乖徒儿请求道。

血灵镜在当空飞速盘旋,越转越快,几息之后便开始射出道道粗壮的血色剑芒,击打在冰霜巨龙鳞甲上,发出道道如金石相击般的锐响,如冰晶一样的龙鳞之上不断冒着点点星火。

宛如蛟龙出渊,宛如猛虎出笼,没有了诅咒限制的斩天剑,似乎为了发泄许多年来的不甘,剑体不断涨大,在山洞之中纵横飞闪,伴随着它的七个金色大字,也是如快乐的精灵一般,接踵而舞。

期间两位帝君曾向九魅狐妖求救,可九魅狐妖岂会救他们,以他们的命换来易峰对自己的原谅,九魅狐妖觉得很值。再则,自己偷袭了康庄仙门,现在又对付不了易峰,反倒还受制于易峰,不让易峰出口恶气,似乎也说不过去。

进入龙宫依然很简单,龙皇大人却是正好在龙宫为禾儿公主选婿,此时的比斗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凭借着易峰给的好处,袁清已经晋级前十了,其他名额目前还是虚位以待。龙骨体积虽然,但被提纯后就会有大量的无用之物被抽离出来,而这个过程却是十分漫长。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千年,易峰利用其强大的灵魂之力,先是将存在于修真界的灵阵与灵禁彻底掌握,随后又在仙禁与仙阵上取得了些许突破。

半晌后,银色巨剑周身竟是有几个大字在环绕飞舞,由于速度太快,易峰却是看不清楚那几个字倒低写的什么。

在一边,梦嫣显得十分惊诧,但并没有失望之色,反而有几分微不可见的欣喜。

果然是不死不休,如此战刀绝不该出现在切磋的比斗中,用来杀敌最合适。

噬魂魔杖这样的极品灵器,虽然威势强大无比,但控制起来极难。时间短点,易峰还能扛住,可时间久了,易峰就会觉得噬魂魔杖在身边晃动了。

易峰如飘零的树叶一般倒飞出去,当三位散魔的攻击再次攻来之际,他就运转了斩天曾教授的功法,再次燃烧全身精元,换的只是重伤后速度翻了十倍不止,在三位老魔惊愕的目光下遁向北方,转眼无踪。

可后面的妖兽却没有因此而畏惧或后退,瞬即就将小黑淹没。然而,小黑浑身黑光一阵闪耀,抓起一只妖兽就将之直接撕裂,血水顿时射满全身。

没有相应的炼丹手诀,没有任何提醒,如果不爆炉易峰就谢天谢地了。最为关键的是,斩天也不知道以这些材料炼制什么种类的仙丹,也只能等着看了。

“小子别怕,我能保证你的灵魂无恙。”

要真是动手,易峰可不怕,冷依依本来就干了那么多年强盗,自然也不会怕。

更让易峰惊诧的是,当六合吞天阵开始全面爆发威势时,远处的星空中的星光居然是越来越近。易峰本来以为是阵法之威如斩天剑那般牵引了星辰之力,可斩天却告诉易峰,远处的那些星球是在不断拉近与康庄星的距离。

不过,南宫雪琪却是忽然会心一笑,似乎是明了许多,也像是要做些什么。

“果然有点本事!”

四颗魂珠个个都不凡,可无奈之下,班德大主神将之舍弃了,而这四个能量中枢,他是真的不想也舍弃了。

这是九幽深渊里很不常见的一个平原地带,没有任何植被,有的只是无尽的沙砾与无数不死生物,实力各不相同,能够给易峰的补充并不多,毕竟易峰的修为太高了,些许低级不死生物的精神力对他作用不大。

不过,紧跟着易峰又祭出了血灵镜与天火玉净瓶。血灵镜的血色剑光一道接着一道,只攻那散仙,散仙也只能拼命抵挡,根本不离开二女太远。

南宫雪琪微微向前看了一眼,摇头道:“不管对不对,只管向前就行了。”

骆氏兄弟等天尊保护着韩烟儿,只要不离开这里,应该是不会有太大危险的。

两位对付光明祖神的巨猿分身,却是全部都浑身鲜血淋漓,一身的伤痕已经露骨。

易峰的攻击越来越猛烈,不仅斩天剑在攻击,就连那捆神链也释放火焰涌向那禁制。

这种偏僻星域,不是任何神界大势力的地盘,武门在这里可以横行无忌。

以这两位中期仙帝的速度,想要逃走实在万难,可那血焰魔帝却没有理会他们,杀掉一位中期仙帝似乎就已经满足了,此时正笑盈盈地看着易峰。

“一个是神界共知的云空天尊,一个是云空天尊的女徒云枝小姐。”易峰脸色不变地说道,并没有强调自己与小莲(云枝)的关系。

龙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水柱会败下阵来,纵然是它加大了水柱的输出量,依然在星辰真火的焚烤下化成缕缕烟雾随风飘散。

而此时,血灵镜也是不断发出血色剑光轰击那龙龟,而龙龟也是根本不在乎,血色剑光在它那蓝色冰甲上也只能留下一道痕迹,估计没有个一年半载根本破不开。

噬魂魔杖中的鬼头则是更加不堪,那龙龟只需浑身光彩一次闪耀,所有靠近它的鬼头都要被那光华刺成缕缕黑烟。

“哼!我的东西,可不是随便拿的!”易峰冷哼一声说道。

当龙魂进入到那仙帝的识海之中时,立刻就像是饿狼扑食一般冲向了那仙帝的灵魂,龙魂之力也瞬时就侵入了那仙帝的灵魂之中,过程十分快速。

为了防止那仙帝会不明情况下攻击自己,易峰在那仙帝醒来时就警告了他。先是说明自己已经是他的主人,随即又说明此时他的危险情况,更是提醒他要如何如何炼化这股子龙魂。

“呃……”易峰差点被噎住了。确实,易峰他自己吸收龙魂每次都会受苦,那完全是因为他的灵魂修为不强,与龙魂相差太大。可是,这仙帝与妖帝的差距就很微小了,虽然有差距,但妖帝的灵魂此时却是没有意识的,炼化起来实在是随意而就,根本没有任何苦痛和麻烦。

易峰见此情形,当即就将天火玉净瓶收起来,可那女子释放出来的火焰依然紧追不舍。易峰知道,那女子必定是凤凰,而且是火凤凰,其释放的凤凰精火,可是一点都不比星辰真火差。

易峰听此,不禁露出疑惑之色,云空天尊等人也是一样。

那银甲地龙王似乎与小黑交流了几句,许是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竟是强行压下对高等龙魂的恐惧,直接扑了上来。

“这是什么石头?”看了半晌,易峰在心中默默对斩天问道。

“什么叫可能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么近你还判断不出来吗?”易峰没好气地回应了一句。当然,这句不带有任何火气。修士对一般事物的判断,用了这么久,应该是可以看清楚的,不认识的话,也不会说可能是什么。

“理由有很多,但其中最重要的,不是因为你杀过武门高手,而是你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们有点震惊,他们觉得你是神界大陆中不可控制的不稳定因素,而你偏偏已经于他们为敌,所以他们需要在你羽翼未满时抹杀你。而且,现在你又在康州城中夺走了一部来自于天典的逆天功法,他们除掉你的决心只会更加强烈。当初,云空天尊之所以会被围杀,其实也是因为他实力太强大。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元畅解释道。

跟着,易峰便发动了流光遁,速度提起之后,拎着魔剑便对那盾牌劈了过去。

方才那越贤的父亲居然是发动了易峰无比熟悉的裂变神通,而且还是以混沌之力来发动的,若不是易峰的领域威势实在太强,若不是易峰还有着十系神灵之力的防御罩,若不是斩天剑的攻击让裂变神通提前发动,只怕是易峰此时就不是被冲击**走那么简单了,就算不死也会重伤,而且极品飞行法宝中的二人也会当即殒命。

“只要那小子不死,待他回归时,我再找他算账!”这便是东辰天尊此时的打算。

“师尊,这个易峰委实可恶之极,屡次与徒儿为难,请师尊为徒儿做主。”刘一川行完拜师礼后,就对易峰发难了。

但还好的是,易峰的肉身还能够承受这种强度的能量冲击,并未有被撕裂的迹象。

此时,易峰来到海面之上,仰头看着漫天繁星,星辉之力再次从天上射下来,汇集在斩天剑剑锋之处,随着易峰爆喝一声,易峰丹田之中的星辰珠顿时一颤,磅礴而且霸道的星辰之力飞速沿着筋脉灌注到斩天剑中。

通过这么短暂的时间接触,易峰就已经感觉到,这三眼碧水猿应该不是什么心肠歹毒的妖兽,而且还是非常和善的。要是说它想图谋易峰什么才如此,可上次它明明可以杀掉前来找事儿的小黑,却只是夺了法宝踢了一脚而已。此事即便是放在易峰身上,恐怕也不会那般轻易就放过小黑。

易峰听此,暗道三眼碧水猿是要套自己的话,可是悄然瞥一眼却发现人家的脸色根本没有丝毫变化,似乎并不是很关心的样子,更像是在继续说道家长里短。十系领域若是能够布置出来,想来肯定是十分逆天。

最先完全融会贯通自然是剑之领域,可这也是十年之后了,而神界大陆依然很远。

而为了安全起见,易峰先是将血焰魔帝的神牌存到自己储物腰带中,随后才与麒麟兄弟以及沙鼠妖商量起来。

未多时,那些光点有了变化,大厅中的一切竟是生生地扭曲起来,片刻后大家居然发现只有自己一人站着,而其他人却怪异地消失不见了。

而诅咒的能量,则掺杂在几个漩涡之中,还有一部分正在作用于易峰的肉身,让他苦痛不堪。最为关键的是,那些诅咒的能量还在侵蚀易峰丹田中其他的能量中枢,还在侵蚀着易峰的其他魂珠。

“找个机会,等幻灵星传送阵边无人埋伏时,我就去带着烟儿离开这个星球,茫茫修真界,天大地大,他们又哪里找得到我呢。”易峰一边迂回向北,一边筹划着未来。

在第一轮攻击还未到来之前,易峰就将那极品仙剑祭出,在一声嘹亮的剑鸣之后,那极品仙剑便是将剑之领域外放出来。

剑域中的剑元力被易峰加持过许多次,也足够顶上一段时间。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