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恋你不悔:第152章:穿穴逾墙

此生恋你不悔 作者: 限定热可可

虽说,新帝登基的手段过激了一些,可太上皇既然做了退位的打算,何不退得痛快些?弄到现在祖孙相残,何必呢。

最后这件事变成了陪衬,可也不能不管了。

“我知道了,”顾千城起身,朝君亦安的道:“君姑娘,你看我没有骗你的吧……”秦寂言是真得不想见你。

景炎人不仅掌控了江南的驻军,江南的府台刘大人还是景炎的人,景炎还没有到江南,他手底下的人就将江南控制住了,凡是顽固不服的官员全部被杀,其他的则全家被看管了起来。

支灵川是通往北齐皇庭最近的路,如果不走支灵川的话,就得多走一个月的路,或者选择横跨一条大河。

武定和暗卫取了寄放在客栈的马,摸黑往回走。

看着秦寂言与龙宝玩的开心,笑的开怀,服侍的宫女、太监目瞪口呆,就连唐成万斤也是啧啧称奇,暗自羡慕嫉妒恨。

要不是他没有给龙宝足够的安全感,龙宝怎么会这么害怕被他丢下。

这个男人不好惹!

“私奔?”秦寂言冷笑,“唰”的举起剑,指向猪头六,“爷没闲情陪你说话,人在哪?”

千城和楚世子的婚约,解除已成定局,顾国公就算是千城的父亲,也无法力挽狂澜。同样,顾千雪只能给秦云楚做妾,也是铁板定钉的事,除非皇上下旨,不然千雪这辈子就只有当小妾的命。

“现在也是我们的姐姐……”

事后,太上皇离开季家,季家所有人,包括他那高高在上,严厉异常,他以为是神仙的祖父,全部跪在地上恭送太上皇,连头都不敢抬。

秦寂言不愿意和老皇帝下棋,倒不是要隐瞒实力,或者怕老皇帝看出棋路什么的,秦寂言不愿意和老皇帝下棋,纯粹是不想找虐,不喜欢一直输的感觉。

要说不着急那一定是骗人的,可这个时候他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用,火焰果就这有这么一枚,要是拿不到这一颗,他儿子身上的寒毒还不知该怎么办。

“前朝大家画作,不是什么名画,却售价不菲。”秦殿下身边的暗卫,十分了得,“姑娘,这里还有已成形的画作。”

“发现浸泡画纸的药剂。”

一是以朝廷的名义,向大粮商私下买粮,并勒令他们不得说出去。

少女脸色惨白,往后退了数步,一副受了大惊吓的样子。

“没有。”言倾脚步一顿,看了御林军统领一眼,面无情的道:“大人不必担心,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我定不会让刺客出城。”

皇上给先太子、太子妃拟的谥号绝不简单。而之前,皇上那么轻易,就同意现在不立千城为后,除了顺势而为外,必然也是为了这一出。

要知道,太上皇一向不喜先太子与太子妃,哪怕是他们二人死了,太上皇对他们的评价也不高……

“拼了命也要杀了他们!”顾千城明了对方的难缠,对暗卫与亲卫下达绝杀令。

“你倒是大胆,什么话都敢说。”这也就是秦寂言招封似锦进宫的原因,他要是招封似锦的老爹进宫,那位首辅大人必会跟他讲一大堆道理,陈述一堆利弊,最后……

秦寂言好不容易把嘴里的梨囫囵吞了下去,哪里还敢再吃,忙后退几步,不经意看到顾千城眼中的戏谑,秦寂言立刻明白,他被顾千城耍了。

顾承欢小时候也想过,和顾承志交好,可是顾承志这个人,实在无法让喜欢,顾承欢没少在他手上吃亏,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顾承欢要是不摆承志一道,都对不起自己。

能让指挥官府只事,这人来头绝不小,他今晚……怕是要倒血霉了。

“对对对,现在是晚上,我们就是把人杀了,也没人知道是我们杀的。要是能把那皇帝老儿杀了,以后我也可以在我孙子面前吹牛了。”

顾千城不在意,知晓封老爷子是装晕,顾千城冷静下来,说道:“太上皇,封老晕倒了,求求您,求求您宣太医救救封老,要是封老在宫里出事了,封大人和封似锦该多伤心呀。”

当然,秦寂言把这些人找出来后并没有出面,而是继续让武定去告状。武定这个武家旁枝的身份还是很好用的,这种事由武定出面,谁也不能说一个错。

只要撑过今晚,这破地方就困不住她!

既然在官员中找不到探子,就只能扩大范围了。好在药王谷主开的药方,所需要的药材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东西,凭大秦的家底,别说让京城上下的人都喝一碗,就是再给五个城池的百姓喝,他们也能拿得出药来。

秦寂言是个行动派,当天晚上子车来汇报进展时,他就说了将暗风剑拿出来,把那些真正忠于暗风楼的杀手招来。

这些普通百姓被赵王赶出来,早就吓得不轻,现在见秦寂言走出来,一个个慌忙跪下,却哆嗦的不敢开口。

“好,姑娘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老管家哪里舍得说不,放下吃到一半的饭菜,巴巴的跑了出去。

手按在9528这组数字上,第三道石门缓缓上升,露面第四道石门的真容。

一黑一白,在这片火色的海洋,特别明显。

呃……

顾千城庆幸,自己不是那种胆小怕鬼的女孩,不然一个呆在林子里,她肯定会吓死。

别院人不多,连同护卫在一起,也只有五个人,顾千城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尸体。

她不擅长开口求人,可她不知道,除了秦寂言外,她还能找谁帮忙,这个地方她最熟悉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秦寂言。

顾千城有些难堪,自嘲的道:“除了殿下,我不知道还能求谁帮我。我不敢说什么,日后定当涌泉相报的话,我知道秦王殿下看不上我这点回报。”

顾千城听到两人的话,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把银子给了那汉子,便朝那匹马走去,心中暗暗祈祷,这个破身子能撑住,只要上了马,一切就好了!秦寂言的手下,在东林书院蹲了三天,收获不小……

“殿下,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让你去六部学习吗?怎么就变成了领六扇门的差事?”凤于谦得到消息后,就一直在为秦寂言担心。

“换个条件,朕不会立你为后。”他也不会考虑立后的问题。

“皇上,我只有这个条件。”倪月抬头看着秦寂言,沉静的眸子无言的诉说自己的坚定。

“皇上,你太高看我了,这是我最后的底牌,所以我想换最有价值的东西。”她当然有后手,她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的底牌全部露出来。

老皇帝点了点头,一一往下看去,越看心越惊……

“你确定,她事先不知晓?”老皇帝不怎么相信的道。

“谁知道呢,听说平西郡王妃眼睛都哭肿了,可言倾非去不可,为了这事还在殿外跪了一天一夜。”景炎知道言倾为什么要离开京城,又为什么选择去西北,可是……

平西郡王妃说着说着,就真得哭了出来,心里一揪一揪的痛。

“圣上,圣上,快,保护圣上。”太监飞出去的瞬间,仍旧不忘表忠心,大喊保护秦寂言,可惜秦寂言并没有因此而感动。

父子三人,坐在院子外,头顶是蓝天白云,周围是清风花草香,可惬意的环境却没法让他们三人放松,父子三人皆是一脸沉默,头顶似有乌云笼罩。

管家有时候真不明白,他们家大老爷和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整个顾家靠着大小姐给的银子,才能勉强维持表面的风光,他们有什么资格不让大小姐从正门进来?

“果然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难怪这群土匪这么自信。”再次追上猪头六的暗卫们,再不敢掉以轻心,紧跟猪头六,连眼睛都不眨。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他有这个想法,却没有这个命!

十五个!

“是的,我家公子想请殿下一叙,不知殿下可否赏脸?”来人问得小心翼翼,就怕秦寂言不同意,因为……

“千,千城,有……”

到了停尸房,顾三叔上前和守卫的说话,在给出两个大红包后,对方打开了门,但有一个条件:“只能一个人进去,不能乱动尸首。”

“殿下,你想太多了。”除了第一次外,她事后都有喝避孕药,不可能怀孕。

“我还能拖几年?”顾千城整个人沉入水底,闭上眼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于谦,去,中止战斗。”秦寂言道。

太监念完折子,弓身退下,秦寂言看着满殿大臣,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静默片刻,给足这些人压力,才缓缓开口,“你们可有话要说?”

没有让秦寂言失望,这些人在大殿上足足吵了近三个时辰,直到腹中饥饿,口干舌燥,这才停了下来,然后……

当然,和悲伤难过相比,找出凶手对顾千城来说更重要,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杀死孙妈妈的凶手,逍遥法外……

平西郡王赞同的点头:“这事透着不寻常,殿下确实不宜回京,就算要回京,也要等些时候。”

很快白卵就被火烤的,只剩下鹌鹑蛋那么大,而里面的东西也不在动了,似乎死了一般,可是……

封似锦要去的西北就是一个麻烦地了,那里民风彪悍,军方掌控了当地势力,文官在西北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封似锦想要有建树,必然要与当地的势力斗,与赵王的势力斗。

“所以,你要离秦王远一点。”封似锦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顾千城,直把顾千城看得发毛,这才道:“千城,等我三年后回来。”

秦寂言笑了一声,并没有拆穿,“时辰不早,言将军让你手底下的人早点休息,别耽误明天的事。”

顾千城摇了摇头,上前帮秦殿下擦拭脸上的灰尘,不可避讳的就要站到秦殿下的两腿间。

带着这样的重伤逃离,他有资格说自己赢吗?

也不知秦寂言是怎么踢的,总之他的小腿虽痛,可正常行走却不成问题,只是无法提气。

那位姓程的将军难道不知道,双腿残疾对一个少年来说是多大的打击?

承欢被送回来时,已经收拾干净了,他们根本看不出承欢受了多大的污辱。

长生门的人找上君亦安,就是看中了药王的人脉,而想要动作药王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脉,自然只能找上君亦安了。

君亦安极不想接,可却不敢拒绝,只得硬着头皮接过,展开。

秦寂言摇头失笑,轻轻一带,将人带入怀里,“顾千城,欺君可是大罪。你要欺君,朕可不轻饶你。”

“记大功有什么好处?”顾千城侧过身,笑眯眯的索要好处。

华大夫给顾承欢接好腿后,并没有休息,而是拿出自己配得药敷在顾承欢的伤处,包了一层白布后,便用木板固定腿骨,再用白棉布层层包扎,将骨头固定好。

睡着了也好。

听到这个消息,秦寂言第一反应就是:不行,不能让顾千城嫁给言倾,言倾根本配不上顾千城,顾千城肯定不知道言倾的缺点。

带路的人慌忙后退,却仍是被伤了胳膊,当即怒了,“你竟敢在我长生门动手,好大的胆子。”

景炎也知这事怪不得别人,只是为生生失了一个机会而心里烦躁。

唐万斤傻眼了,大叫,“千城,你……什么意思?你就不管管他?你知不知道你不在这几年,他过得多荒唐,四年前甚至从民间采选了数十个女子,那些女子年纪小的都可以当他女儿了,他居然下得了手,简直不要脸。”为了让顾千城帮他说话,唐万斤也是拼了。

顾千城坐在一旁,泪无声泪下。

“顾姑娘,这一张是真银票,用宫里版子新印的,只是没有盖章。”捕快将作为“模版”的银票放到顾千城面前,“我们现在就是以这张真银票为版子,把假银票找出来,只是我们这些人能耐有限,看了两天也没有分成真假。”

说到最后,这捕快已是一脸羞愧,恨不得将头埋起来。

“当然可以。这里的东西顾姑娘你都可以随意取用。不过有一点,那就是不能带出去。”虽说大秦银庄的银票,已经换了一个版本,可这些银票要是流露出去,那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这,这……”两个仵作相视一眼,却不敢轻易下结论。

秦寂言皱眉,又问:“伤口在哪?”

军中议事便是这般,一干武将吵吵闹闹,风遥一向放任他们,最后能吵出结果也罢,吵不出来也好,反正他只要让西胡皇帝看清楚,他没有独裁专制,也没有大权独揽。

“嗯。本王让雕刻名家看过,大小神女像皆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对方雕工不凡,水准在大师级以上,可是却没有人能看出是哪位大师之作。”成名的大师都有自己的风格,只要有作品在世,同行的人都能看出一二,可神女像却无人能看出。

是以,当秦寂言出现在封首辅身旁时,封首辅直接吓呆了,要不是秦寂言出手帮他打掉朝他扑来的老鼠,只怕此刻封首辅嘴里就塞进一只大老鼠了。

秦寂言一直来回奔波,没有停下来等这些人磕头谢恩,不过这些人的话与动作,他全部看在眼里。

秦寂言这话,打了大部分人的脸,把朝臣噎住了,秦寂言也借此让太监宣布退朝。

秦寂言早不移宫,晚不移宫,偏偏在这个时候说要移宫重建皇宫,必然是有目的。

虽说之前他们商量好了,由顾千城出手击晕老管家,可是……这画风还是不太对呀。

他们在河中央,舱底那些人要是控制不了这艘船,根本没有逃生的可能。

与其救人救到一半,不如等她自由了,寻一个机会,让官府出面。

她能救这一船人,却无法救以后的人。真正要救这些人,就是把这些人贩子全部抓起来。

顾千城尽到了提醒的义务,秦寂言不领情,那就不是她的事了。顾千城拿刀,从胸部切开,尽量不伤及肺腑,至于刀口、方位什么的……

万能的侍卫再次行动,很快就拿了一大碟碗过来,按顾千城的要求,一一摆在尸台上。

顾千城伸手拨弄了一下,小雪貂却没有向往常一样撒娇,而是悲伤的低呜一声,便低下脑袋,周身似有一股无名的悲伤萦绕。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