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恋你不悔:第166章:金钗十二行

此生恋你不悔 作者: 限定热可可

...尤歌的这种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明知道孤儿院里有个何碧翎在,尤歌怎能安枕无忧?

chuang头,是他自带的“小雨伞”,这也是他谨慎之处,不会用别人带来的,只用自己的才放心。

“我……不要……混蛋臭*……你别捏我的脸……”尤歌使劲想要往后缩,想要躲开眼前这烙铁似的东东。

奇妙的,这种甜甜的滋味让他有点象情窦初开的小青年,不自觉地心情飞扬,一下子忘掉了许多烦恼,只想这一刻的安宁可以持续久一点。

容析元一看老爷子这副表情就感到不舒服,好像谁欠了容家似的,在他印象中,老爷子从未对他有好脸色,他习惯了,他无所谓。

视频通话,容析元用这样的方式狠狠地给容炳雄打脸!

“什么?那么贵的酒,倒掉?你……太奢侈了!”尤歌嘴里碎碎念着,进去吃饭了。

瑞麟山庄。

离家不远的河边,草坪上,饭后散步的人三三两两的,一派悠闲的气氛。

“如果能有一碗

霍骏琰像是想到了什么,吩咐手下先撤退,他要跟尤歌单独谈谈。

尤歌如今是心乱如麻,没有一丝头绪,但如果刚才那电话里的人说的是真的,起码能肯定一件事——容析元无碍,他还活着。

这样笑里藏针的说话,夹枪带棒的,如果换做是别人,只怕此刻就是要愤然离席了,可苏慕冉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号称女金刚,不是云珊几句话就气跑的。如果她气跑了,云珊会更得意,所以,苏慕冉不跑,她知道自己始终是要面对的。

一小时后,游艇到了目的地小岛,这是一个较为清静的岛屿,比起附近的另外几个岛,这儿就算是一处难得的世外天堂。

尤歌这温和的语气很像是姐姐在关心弟弟,实际上佟槿比她大,可这个技术宅一点都不觉得汗颜,不介意自己被当作弟弟,反正这样也很受用。

龙晓晓想解释,可店长却瞪着她,眼神中带着警告。龙晓晓看看尤歌,觉得不能让朋友跟着被批,她鼓起勇气说:“报告总裁,请听我们解释,事情是这样的,那个顾客……”

尤歌的沉默,更刺痛了许炎,他的苦笑中充满了心痛:“为什么就连他成了植物人,你还是愿意陪着他?而我呢,我对你的陪伴又算是什么?你敢说这段时间的相处,你对我没有半点感情吗?如果有那么一点感情,为什么现在要这样伤我?”

确实该滚,但是……

“压力大?哼,他男人压力大就要找ji,那我压力大是不是可以去找鸭啊?他如果因为压力大,他就该多跟我聊聊,说说心事,他干嘛要出来鬼混,不只他才有洁癖,老娘我也有洁癖!他跟其他女人鬼混过了就别再指望老娘原谅他!”尤歌叉着腰,激怒的表情确实有点像……母老虎。

尤歌噗嗤一下笑出声:“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正准备当小三?或者你已经是小三了?”

“呵呵……”许炎冷笑,目光幽深恐怖:“这样就怕了?敢亲我,你还有什么怕的?”

苏慕冉从初中开始就有很多男生追,而她对待那些追求者的态度就是……生人勿近。

“你们还真以为立刻拿着电脑过去,黑了唐虞梅别墅里的监控,破了她的防盗设备,就能顺利救人了?那只是你们的错觉,是一种假象。据我所知,这别墅的监控室在地下,所以即使你们看到只有一间屋子亮灯,也不代表别墅的保镖已经休息了。监控室里有人值班的,是24小时不间断地监控。就算你们黑了她的防盗系统,只要监控室里的人发现,立刻知道有问题,你们进去了也带不走容析元。”许炎冷静地分析,

“谁说我还想着她?别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我现在恨不得能冲到她面前狠狠地扇她几个耳光!”他带着戾气与恨意的语调,身上霸气十足,确实有种令人胆战的气势。

唐虞梅很意外,想不到尤歌突然就出现了,居然敢直接来她的地盘,胆子可不小!

这件事,在来之前就已经跟老院长商议过,得到老院长的支持,另外,何碧翎还带来了巨款,将再一次地扩建原有的孤儿院,并且还会在本市另外的地方选址再修建一个。

可这时的灯光很亮,尤歌在拿起小雨伞打算撕开时,在光线折射下,发现有点不对劲,撕开后,尤歌用手一捏……果然,这小雨伞怎么关不住空气了,会漏气?

他的勇猛依旧,热情如火,轻易就能点燃她。望着她在身下瘫软成一汪水,他有种自豪感,满足感,睡沙发的事,便不再放在心上了,全当是小女人偶尔发发脾气,不予计较。

两个都强势的人是不适合长久相处的,尤歌和容析元最开始也经常都硬邦邦不肯柔软不肯先低头,经过半年多的磨合,两人总算是学着一些相处之道,变得更融洽更和睦,即使有点矛盾也都能快速修复。

尤歌何尝不知道呢,香港容家,那可是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峰,就算她与容析元是夫妻,她都从没觉得自己能真的在容家生活得自在。光是想想都感到很不自在了,从内心开始排斥那个地方。

“……”

但容析元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眉宇间隐隐透着一丝困惑。

容析元深邃的目光里蕴含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泽,坐在她旁边,伸出温热的大手探向她小腹……

...一封匿名邮件,彻底搅乱了尤歌的神经,将她平静的心湖炸得轰响,这不仅仅是因为照片的诡异,更可怕的是,她发现照片的背景太眼熟了,这是酒窖,而酒窖的那面墙上挂着一幅画……

这种时刻,容析元感觉自己像要飞起来了一样,满满的幸福,咧嘴傻笑。

璇宝贝也伸着手,表示想要去干妈那里。但是龙晓晓却连忙摇头:“不行不行,我现在不能抱孩子,万一有什么病菌可就麻烦了。”

就在这时,佣人急急忙忙跑来,说外边有人要找容析元,是个很美的女人……

闻言,许炎愣住,随即哈哈大笑……

尤歌是公司有史以来升职最快的一个,半年多的时间就从导购晋级到店长,不管是职位还是收入,都足以令人艳羡了。

“没事没事,我理解的……哈哈哈,不过既然你这么歉意,那就要补偿我一下,一会儿我要亲亲小宝贝,你可不能小气啊。”

“何碧翎”的脸气得发青,娇羞与温柔荡然无存,只剩下原本属于她的狠毒。

“一个病号还有人搭讪啊?哈哈……”男人肆无忌惮的笑声分明是在讽刺,以为容析元是在对那个戴口罩的女子搭讪呢。

只是这片冰湖,该有谁来解冻呢,谁能用真爱如火去溶解?那个人是不是已经出现亦或是永远不见……

她抬眸望向窗外,这双清透的大眼依旧是有着曾经的洁净,只是,少了几分懵懂迷茫,多了几分聪慧与灵动。

他是天生的衣架子,黄金比例的身材配上他绝世的风采,俊美得令人屏息,仿佛从天而降的神祗,高不可攀,只能仰视。

容析元,他才三十出头,正是大好年华的时期,却要成为植物人躺在chuang上,这种悲哀太沉重,她每次凝望那张熟悉的容颜,都会忍不住为他惋惜。

“你说谎的本事可是长进了。”

容析元那双深邃的瞳眸微微眯起,死死盯着照片上的人,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胸口横冲直撞!

一双温柔的小手蒙住了容析元的眼睛,他嘴角扬起溺爱的浅笑,抓住小手,一转身,顺势将眼前的小女人搂在怀里。

侍应生笑着说:“你没看到这是花园吗?”

所有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出卖和背叛过她的人,不会想象到这样的经历会给尤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呵呵……我就想说一句,你们要闹出人命,千万别被警察抓到,否则整个容家都要跟着倒霉。”

容炳雄一家子可算是给气得七窍生烟!他老婆此刻就拿出了嫂子的派头,横眉竖眼,怒不可遏。

可该怎么拒绝郑总的要求呢?龙晓晓真为尤歌捏了把汗。

专柜距离公司很近,郑皓月不到二十分钟就来了,一脸笑容地进了办公室。

“容析元你这叫过河拆桥!你想赶我走?没门儿!我是宝瑞的总裁,凭什么叫我去澳门长期待着?你这是在发配边疆吗?我不会上当,我不去,不去!”郑皓月歇斯底里地大叫,怒不可遏,吼声直冲房顶。

里,他会允许自己借着生病的名义享受着尤歌的伺候,可是才过了一天,他就又变回到了野狼般的自己。

没错,尤歌现在就是个妖精,一个能降服他的妖精……

“小妖精,是你惹我的……”容析元含糊地低语,埋首下去,腾出一只手在解皮带。

这样淡淡相交的方式,尤歌才能安心。这或许也是她上次提醒过容析元要注意跟翎姐之间保持该有的距离,他做到了,尤歌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渐渐的也就不再去想这个事。

“男人说话要算数,既然是三个月的赌约,说好会给我机会的,那你就得配合,要不然到最后我若输了,我也不能心服口服。”

“呵呵,过奖……一般般而已。”

许炎不是傻子,他知道苏慕冉为什么要那么对他,主要还是因为喜欢。

“我是对你有信心,嘻嘻……”

龙晓晓从尤歌那里得知霍骏琰的生日,前几天就开始计划要怎么做,最后决定亲自为他准备一份生日礼物,当面给他。

龙晓晓脸一热,带着几分娇羞望着尤歌:“你怎么那么肯定啊,万一我穿着礼服也很丑呢。”

苏慕冉惊喜地站起来,见许炎正冲她勾勾指头,那意思是在叫她出去?

尤歌在浴室里洗东西,嘴里还悠闲地哼着歌,冷不丁忽地被人从后边抱住……

谁都来不及阻止这位记者,想要挽回已经迟了,尤歌已经听到了记者所说的话。

但他们都不知道,这不是尤歌矫情,而是,记者的问题严重伤害到了尤歌,因为,她一直都活在谎言中,以为父母还没死,她已经忘记了车祸当天发生的事,而这位记者却说“生前”!

纯正的墨西哥咖啡豆鲜磨出的香味在空间里弥漫着,光是闻闻都感觉陶醉。正是这香味吸引了不少顾客,最角落的那张小桌子就是霍骏琰所在的位置。

“是……是谁?”尤歌紧张地摒住了呼吸。

容析元挣脱了两个大男人的手掌,跑进了客厅,没见到人,却听前边不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惊叫,是尤歌!

容析元心如刀绞,看到唐虞梅用枪抵着尤歌,他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脚底一股寒气……唐虞梅还真不愧是赌王家的女人,随身携带枪支,用来威胁人,只怕不是第一次了吧,看她一点都不紧张。

“不行,你早上已经做过了,而且,办公室不可能有tt。”

缠绵的柔情蜜意,谁能抵抗得了?甜蜜的滋味化成空气,钻进尤歌心里去,将她空荡荡的心填满,这么下去,迟早这座堡垒会全部被占据的……

容析元懒洋洋地瞥着他:“我和你嫂子去吃饭,你就自己随便吃点吧。”

会议室里暂时只有郑皓月和容析元两人,她假意问候了一下尤歌的情况,之后便一本正经地汇报昨天关于展销会的情况。

确切地说,是这片展区顶上的水晶灯熄了。

“等等,这戒指只有这一颗吗?我觉得比我手上的好看多了,我也想要,还有吗?”说话的是一位年轻靓妹,同样的,盯着戒指就移不开眼睛了。

有宝瑞的其他商品也同样受到了关注。

“用不着穿,我就用最直接最原始的方式迎接你出浴。”

霍骏琰将龙晓晓的每个表情看在眼里,不由得也暗暗摇头……女人,在想什么呢,明明没有男朋友,为什么要撒谎?明明知道这么晚独自一人回家不安全,却还要嘴硬逞强?

唐虞梅讲很多关于他小时候的事,她离开时,他才三岁,当然记不得,可是她却能说出一些他以为只有自己和父亲才知道的事,还有她拿出的老照片,上边有一家三口,背景就是在他小时候住的地方……

许炎不屑地冷哼:“你该知道我是什么出身,想要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对我来说不是难题,用得着尤歌说?”

卢老先生好似什么都没看出来,继续进行拍卖。当他高喊着竞价开始时,全场竟没有一个人出声。

尤歌的身子微微一颤,但还是勇敢地迎着他的目光:“怎么这跟姨夫有关系吗?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了。”

不知谁来了这么一句,在诸多的谴责声中,这一句显得特别刺耳,也最能引起容析元的注意。

容家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光是从老爷子对这件事的太对就能推测,兴许在老爷子心里也是在责怪容桓的父亲。当年的事,是容家最大的秘密,也是悲剧……

“嗯,不错。”他淡淡地应着,听不出究竟是什么情绪。

冯奎在前,他两个手下在后,三个人都去追尤歌,不但没追到,反而被人敲了一记闷棍!

一个连狗狗都能如此对待的人,怎么解释他对尤歌所做的一切呢?他到底有没有心?这个问题,郑皓月曾以为自己懂了,抓住了,可就在刚才,她好像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容析元。

她侧躺着,这个角度看去,胸前那沟壑太深了,这不是惹人犯罪吗!

“嗯?”容析元蓦地眯起了眼睛,显然是被这件事给惊到。

“我是刚醒了没看到你,我……我心慌。”尤歌坦率地说出心中所想,粉颊露出欣喜。

本来是想带佟槿也出门一起玩,但这小子突然又迷恋上了一套新的程式,对着电脑不肯离开。

只有睡着了才不会胡思乱想,她刻意要控制某种情绪不让它滋生。

“啊……”尤歌惊呼,抬眸撞见容析元这双泛着红光的眼睛,她心头忍不住狂跳!

宝瑞,是她的父亲一手创立的品牌,经营多年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同行业中独占鳌头,其过程多少艰难困苦不为外人道。如今,宝瑞能打入国际市场了,父亲在天之灵若能看到,是不是也会欣慰?

...尤歌回到家的时候人都是浑浑噩噩的,感觉脑子不清醒,很疲倦,躺在chuang上就不想起来了,腰酸背疼的。

尤歌蓦地睁眼,正好撞到一双深邃惑人的瞳眸,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勾唇浅笑:“你刚才做了什么梦,还在说梦话?”

容析元想得入神,翎姐就趁他失神之际,力道不轻不重地按在他的肩膀。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