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恋你不悔:第30章:孜孜不懈

此生恋你不悔 作者: 限定热可可

“你敢拦着朕。”凤阑锐微眯的眸子再次望向他,唇角更多几分危险的冷意。

她看到夜无痕那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突然明白了,前有狼后有虎是什么心情了。

“本王倒是听说,王爷前些日子写了休书,将没过门多久的王妃休了。”凤阑绝岂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遂微微轻笑着说道。

“还不退下。”皇上看到妩媚女还呆愣地站在大殿中间,厉声斥道,声音中隐着几分怒意,只是不知道是对妩媚女的,还是对凤阑绝的。

所以,也就不必承受被凤阑绝喊停的风险。

那个侍卫看到上官云端已经向外走去,不由的有些着急,连连的跟上去,略带担心的劝道。

“希儿,两年前的事情,就只当是个误会,现在成亲也不算迟,只是耽搁了两年的时间而已。”皇上再次低声的说道,只是,这次皇上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笑意,似乎隐着几分不满了。

这位太监,并不是太上皇身边的人,而是一直跟在皇上身边,最得皇上信任的太监,不过,他后面跟着的太监里面,倒是有一个是凤阑绝的人,而且,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几个侍卫。

而随着那再声掌声响起,全场的百姓都纷纷的鼓掌叫好。

她也不能参与进去,这一切,都让凤阑绝自己处理吧。

似乎那里面的人,凭空不见了。

众人看到凤阑绝脸上的笑时,却是一个个纷纷的惊住,虽然这些大臣们平时几乎是天天可以看到凤阑绝,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看到凤阑绝这般的笑过。

不过,她心中虽然气到了极点,恨到了极点,但是却也只能忍着,脸上还不得不挤出几丝轻笑,柔声道,“希儿放心好了,岚姐姐不会让你的皇嫂为难的。”

“皇上,臣只带了一本书,既然是王妃与公主两人比试,那就要应该有两本,不如,皇上再让人去取一本来。”严大人却并没有着急把书拿出来,而是再次慢慢的禀报着。

“哦,原来是岚儿捐了一百万两,难怪,难怪,也就是说,那些百姓只捐了十几万两。”刚要翻开帐本的皇上听到蓝岚的话,手便微微的顿住,双眸转向蓝岚,一脸欣喜的说道。

他的眸子再次扫过房间内的每个角落,仍就没有发现什么,这才转身,离开。

上官云端一边走,一边暗暗的观察,果真发现有人跟踪她。

丞相夫人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双眸中也快速的漫过几分慌乱,不过,却仍就等下脚步,微微转向上官云端,低声问道,“王妃还有何吩咐?”

双眸微微的抬了一下,她的唇微动,一字一字沉声道,“对不起,本王妃那没个兴趣,所以只能扫了公主的兴致了。”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凤阑绝突然从夜阑国带回这么一个女人。

她的一只手,快速的伸向那只砚台,想要将那里面的墨,弄到上官云端的身上。

但是,他知道,这些年来雨儿跟霜儿其实经常欺负她,特别是他不在府中的时候,所以如今看到雨儿这般尽心尽力的为云儿做嫁衣,他是真的很欣慰。

为了她,更是付出了太多。

明明那般的亲密,却说不是他的女人?

三天后,迎亲的队伍果真如期到了。

不是南宫逸,难道是南宫小姐?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骂过他,这个傻女人,胆子也太大了吧,哼,敢骂他,可是要负出代价的,就算她是个傻子。

只是,夜无忧没有想到的是,以后的日子里,他捉弄人的生涯,因为她,竟然完全的颠倒了。

上官云端极为‘认真’的看过王府中所有的房间后,在那侍卫装似无意的推荐下,半推半依,装做一副不太情愿的选了一个离夜无痕的房间最远的一处阁院——翠菊院。

然后便吩咐人将丞相与柳如絮的尸体抬到了车上,送了回去。

凤忆希的身子再次完全的僵滞,突然的用力,推开了他,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一时间,似乎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刚刚说什么?

她的掩饰可以骗的过其它的人,但是却骗不过他。

她总不能自己说是为了陷害上官云端吧,若真的说了,就算皇上会放过她,绝王也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李妈是这将军府中,除了上官傲天与月儿以外,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

“王爷,今天是来迎亲的,您不能下马的。”随从的人连连的喊道,只是却已经迟了,因为,凤阑绝已经下了马,快速的向着大门走去。

“你还在这儿看书?看的下去吗?一个上午了,都没有翻一下。”秦思柔望着坐在书桌前,握着一本书,却是在发呆的夜无痕,略带无奈地说道。

“皇爷爷,他们只怕就是江湖上的一些亡命之徒,想要进宫捞一笔银子的,能有什么人主使呀。”二皇子心中更是惊滞,听太上皇这意思不会是怀疑他吧。

“如今这些人都已经被抓,是不是被人指使的,一问便知。”丞相大人的脸色微沉,再次说道。

心中明白,只怕二皇子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他此刻这般说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自己的男人这么着急别的女人,她不妒忌,她不生气,她也不伤心,还为她的情敌担心,他是真的不懂她了。

若是不知道内情的人,听到他的这句话,还以为上官云端是他的女人,还以为,夜无痕是在争他的女人呢。

不过,看到他此刻那一脸的欣喜,一脸的激动,她的唇微微的动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想到此处,他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带着些许的不舍,带着些许的苦涩,却也有着他忍痛割舍的祝福。

秦思柔那双如水般清澈的眸子直直地望着他,唇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忍了下去。

“毒,我毒?哼,那个女人才更毒,从小到大,爹爹就只爱她一个人,不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现在,凭什么,好的男人也都要一个个被她抢走,我不甘心,我甘心,我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她得到,很好,上天有眼,那个贱人已经死了,死了,你们一个个再爱她都没有用了,她已经死了,哈哈。”

太上皇此话一出,凤阑锐完全的惊住,而太上皇此刻那犀利的目光与狠绝态度,更是让他暗暗惊心,看来太上皇是真的已经恢复了,先前只怕是故意装出来迷惑他的,应该就是想要让他自投罗网。

若不是绝儿发现了他的阴谋,毁了凤阑锐的计划,那他岂不是要永远被他控制着,而他的江山岂不是要真的落在了凤阑锐的手中。

飞赢仍就紧紧的扣着他的手腕,脸上更是隐过几分失望,也有着几分担心。

那个侍卫慢慢的抬起眸子,望向夜无痕,脸上有着明显的愧疚,唇微动,却并没有吐出一个字来,然后双眸似乎微微的侧了一下,似乎望向了上官云端的方向,但是,此刻他的余光,也可以看到其它的几个女人。

恰恰在此时,秦思柔的身子突然一软,竟然无力的向着地下滑落。

“你在做什么?”只是,恰恰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的传来,在这黑夜中,让上官云端惊滞。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套出他的话来了,他这话,便承认了当年的事情的确是二夫人所为,而且也说明了当年去娘亲的房间的男子正是他。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