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恋你不悔:第46章:薪贵于桂

此生恋你不悔 作者: 限定热可可

“一谦,此处的房子你一直留着吗?”我疑惑的看着宫一谦。

那个宫装小女子说完,“嘭”的一声关上了百宝箱,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我不由得冷笑了起来。这个宫弦长的一不一表人才我显然是比继母知道的更清楚,但是继母说的话里面完全就没有把我当做女儿的样子。可能在继母的心里,我果然就是给她捞钱的砝码。这种缺德事都能做的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反驳,继母就已经把门给打开了。门刚被打开一条小缝,来人就用力的把门给推开了。我才发现来的人竟然是吴兵。

我直喊得精疲力尽的,都觉得这一次又没有希望了。

我在心中对着吴先生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这话也亏他说的出口,抓了人家九十九只鸟,闷死了五只。平时……反正就我所知道的,就已经又吃了三只。

张兰兰似是对他们说,又似是解释给我们听。

这个女鬼全然收起了之前嚣张的气焰,满脸煞白,被强行从体内抽出来的灵魂耶变得更加的接近透明。她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我闭了闭眼睛舒缓了一下我的大脑,现在的我每天都是差不多用着一种浪费时间的思维坐在电脑机的旁边,每天我都相信今天一定是个好日子,我的好运气会给我带来好评。

我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宫弦已经把这里的超级大boss给消灭了。那么这里的一些小魔小怪的,应该就不敢出来在宣风浪了吧。却没想到依然还是会有事情发生。

我知道,既然我选择了留下来。那么我就一定要探出个究竟。

哈哈。对着镜子,我越看越满意。一会儿宫一谦就等着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面吧,我仿佛能够看到我身边有一个长着黑色翅膀的尖角小恶魔一直在我的身边悬浮着。然后扑闪着薄薄的翅膀,给我的大脑中灌输着一些坏水。

这终究不是个办法,这不就等于我变相的用自己的气血去滋养这个戒指吗。而且面前的这个厉鬼,不知道究竟是磨练了多少年。

面前的红雾颜色比之前更深了,现在已经隐隐约约的变成了紫黑色。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颜色的变化到底是有什么关系,但是我也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去研究这个。

我心中有事,自然就直奔目的地,黄拓跋的家而去。

其实之前直接去找金龙的时候,我就应该意识到这一点。没想到我还是如此心大的同意了要住在别人家中。

“一万元。你们赌得倒也挺大的。只是你想想我们是人民警察,我要不要支持你这种赌博的行为了。”

“不好,这头牛中邪了。大家小心。”

张兰兰从她的背包里取出了一把桃木剑给我。

只是山里面除了呼呼的风声以外,并没有人知道我的答案。

床板光洁的不行,但是令我惊奇的是——突然从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铁锈的味道,伴随着这股铁锈味之后的是几个血红的眼珠,从我的床板底下滚了下来。

宫弦斜瞄我一眼,“最开始不就说了吗?她是处于一个弱势,一开始在没有得到营养的时候,都没有打算去争。饿着的时候,就更不可能去吃掉自己的姐妹了。说句不好听的,像她这样的孩子,都不应该会被生下来。也不知道是怎么能够顽强的跟另外的人并肩的。”

就在我不知所措,心情极端的慌乱之时,忽然耳边传来了张兰兰的声音:“梦,梦。”

就我这么一个空隙的时间,唯一一辆的空车就被如狼似虎的女人们给抢占了。当下我又看着陆雅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真是不知道该生气还是怎么样。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的内心是一片清明的。因为我跟陆雅没有什么太大的利益关系,所以我也不用太看着她的脸色做事。当下我就回了一句:“没接电话除了有事不然还能怎么样?”

陆雅关掉了扩音,我也听不到宫一谦在说什么。可是陆雅一直盯着我的感觉,就让我觉得心里一阵发毛。

陆雅冷哼了一声:“你这人运气怎么这么好,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一谦在洗澡。你打电话的时候他就洗完澡出来了。”

好在张飞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张飞,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我们这里,将我们接到你家里去,记住,一定要赶在鸡叫之前回到。”

当然,顺带着还可以报复报复那个目中无人的宫弦,打压打压他嚣张的气焰,让他意识到,招惹姑奶奶到底是一个多么不明智的决定。

张兰兰摇摇头:“陆雅说,只要宫一谦跟她成婚完,当天就将药给宫一谦。后来见宫一谦实在是不同意,然后两个人讨价还价,只要宫一谦这几天都陪着陆雅,陆雅开心了随时都可能把解药给你。”

我叹了一口气,遇上一个急性子了。我一打开消息栏就听见如此急切的留言。天知道今天面临我的又是什么顾客。

张兰兰听我说宫一谦并没有危险,她的八卦心就上来了。

张兰兰摇摇头的看着我,只好主动的去帮我处理伤口。张兰兰用长长的符纸当做医用纱布给我把那些出血的手跟腿缠住了,开始还有些黑血渗出来,但是换了几个符纸就差不多了。

闭上眼睛后,感觉意识变得轻飘飘的,飘向未知的远方,也不知道哪儿才是个尽头。

在这窒息感下,配合着哗哗作响的水声,让人的意识越发的绝望。突然间我停下了挣扎的动作,死死的屏住一口气。连抖动的手臂都僵硬起来,因为我感觉到有几只类似人手的东西,抓住了我的手和腿。

坐上了张兰兰的车,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她飙车的车技。

这个张飞到底想要做什么?是什么事情能让他这么谨慎。我默默的将我的注意力转回到台面上,看向面前的张飞。

她倒是很镇定,将没有看出她害怕的样子。

可是我的脑海中通过了回忆发现,张兰兰对付这些邪祟时,使用的都是符纸,要不然就是法器。还真没有看到脱离了这两件物件可以降服邪祟的情况。

殊不知金龙可能只是无心的说,却让我感觉到一真的受伤,好不容易才调节到自己的心情变得不那么难受的,现在这人倒是好,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忍住整个胃部的不适应,闭上眼睛希望可以不注意这个诡异的东西。可是我的眼睛才刚合上,没有了视觉,剩下的几个感觉都变得格外的敏感。

那个男鬼的眼中流出了几滴血泪,声音沙哑,并且断断续续的说:“怎,怎么会。你的意思是说,她死了。她明明怀着孕,本身她没有那么贪吃的。”

“我们现在就酒店,然后我就开始制药,这可以降伏那腹鬼的八毒赤丸子,虽然说制做起来也并不难,但是却需要一整晚的时间呢。”

由她的这些一系列的动作引发的,才让我好好的去看了她几眼。外貌上倒是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但是就是她脖子上绑着的那个红绳子,却让我一直留住视线。

现在再联系张兰兰说的这句话,还有看着吴夫人脖子上的红绳子,我大概也能理解出一个所以然来。应该没有错了,就是吴先生之前杀掠鸟兽,导致它们仇恨的想要来找吴先生报复。

我胡乱的翻着,毫无章法。就这么找下去,我要找到猴年马月啊?可是我别无它法。正当我已经烦得要放弃了的时候,“以魂换魂”这个降鬼招式突然间赤裸裸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小珏也是很灵活的,也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连忙帮我将刚才的话圆了过去。

果然,才没过多久,张兰兰就回来了。脸上喜悦之情不用言表。

但是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到我头顶上的人头的动向,所以我委托了张兰兰帮我盯着客户评介,代价就是回来以后,我必须给她带一个仿真品的人妖回来。

果然,很快的,不但是小明跟小功走了进来,就连那两名医生也跟着进来。

这一丝的清明让我疑惑不解,脑海里有些糊涂,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

她似乎对于我撞到了她而不道歉,正一脸不满的看着我。

我茫然的看了看门外,觉得他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毕竟我现在的身份对于他来说太特殊了,这样算不算一个晚辈给老人家带点礼品来补身体呢?

大陈的话真是让我欲哭无泪,哭笑不得。

原来是这样,张兰兰这次真的特别认真,我本想劝她不要那么执着,但是想到这也关系到我的性命。我也毕竟不是什么大好人。

当宫一谦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时,我才受惊般的从他的手中抽出我的手。瞪大了双眼看着他。

张兰兰扑哧一笑,笑着对我说:“行了梦梦,宫一谦他也没有坏心眼。”

“如何,大陈有消息吗?”我尽量收敛起自己的的不安,尽量用还算是平静的语调询问大明。

只是又正是因为如此,我说服他们今晚不要再返回磨盘山的理由却是那样的苍白。一点说服的力度也没有。

欣欣继续没好气的说:“你走开,宝贝生气了。别生气啊,怎么糖果只有几颗了,姐姐再给你拿糖果好不好?”她走到雕像身边,像安抚初生婴儿一样柔声说。

比如说:“陆雅每天都会去找宫一谦的妈妈聊天,两个人关系可好了。”;又比如说:“宫一谦妈妈不在的时候,陆雅总是去宫一谦的公司里面找宫一谦。”

我在房子里静养着,每天晒晒太阳,学学驱鬼的技巧和章法,日子倒很是惬意。淘宝店里这段时间没有再出现差评,我时常为此而感到欣慰。最重要的是张兰兰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惜她只要一能动弹,就会出去鬼混,这点让人有些头疼。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想起了如同噩梦一样的“叮咚”。那是淘宝的声音,也是我另一个噩梦开启的声音。

我打着哈哈说道:“肯定是你听错啦,对了,你们家的电梯设计是一直就只有双数的吗?单数的楼梯呢。”

我瞄了一眼联系人信息,这才知道了这次给了差评的人,姓沈。

又开始联系客户,很快我们见到了沈小姐,据她说她闺蜜秦姑娘以前从来不听戏曲,一直走摇滚范的人,自从有了镜子之后,每天半夜内个镜子画很浓的妆,然后开始吊嗓子咿咿呀呀的开唱,很吓人。第二天一问她缺什么都不知道。每天神情恍惚,感觉就像招上了什么一样。

我对这一切表示不能理解,好奇的看着张兰兰。

我还以为她有多敬业,在屋里不停的画符咒,画了许多许多呢。

对于如此善解人意的蓝先生,我可不敢告诉他我曾经所经历的事情,正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才好时,兰兰替我做了解答:“蓝先生你别担心梦梦,她是来时吃得太多了,肚子撑得不行,巴不得什么也不吃,好让肚子里的食物好好的消化消化呢。”

正在此时,我手腕上的手镯隐隐的发起热了。我的心中是又喜又惊。喜的是:我的手镯发热,说明它的预警功能又恢复了,往往手镯可以发出预警功能时,说明它也一样在关键时刻可以打开保护我的结界。只是另一方面让我惊的却是:说明此时在我的周围真的有邪物出来,否则我的手镯不会预警。

刚才我才一换方向,那个恶灵也随之换了方向,若是我再换,那就会让对方得知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

于是我打电话给那道士,约好了一起去湖北的王先生家。他也答应帮我忙,不过要给酬劳。我答应了。坐了大半天的车,赶到王先生家后,我在车站等那个道士。没想到等到的不是道士,而是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女孩子。

于是我只能颤抖着手,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酒店的座机,捧在手上。准备给前台打电话问问。

电工又看了我几眼之后,离开了房间。在电工走后,我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取出充电器,就要给手机充电。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不觉的抓着张兰兰的手,张兰兰总是一副阳气特别旺盛的样子,手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暖暖的。

我一时心软,难不成夫人也碰到了刚刚我碰到的诡异事情?正当我动了动身体,准备去开门的时候,张兰兰却突然间扯了一下我的手。

顾客打了这么长长的一大段话过来,我一口气就看完了。保持着手机的亮屏,完全不敢睡觉,可是电话那头发了这个长短信后,就再没说话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客人,简直就是蛮不讲理。但是毕竟关系到了我的姓名,所以我还是按压住了脾气,耐心的回道:“好的亲,手机二十四小时为您开机。什么时候有空了打电话来跟我说一说就行。”

不知道明天又会有什么新的行程,我很果断的就把手机放在枕头下方。方便能第一时间接到电话。现在就是辐射和睡不好,这些负面的能量都放马过来吧。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因为好久好久没有动静,我有些不耐烦的睁开了眼睛,结果就是宫弦那个男人不见了,自己又陷入了这场白茫茫的迷雾之中。

自从再一次接到了张兰兰的消息,得到了与我同行的三个男人当中有可能存在着居心叵测的人之后,我就更加的为刚才,随意的透露出张兰兰已跟我建议起联系的事情,透露出去而感到了懊悔。

虽然品香梅的差评对我很是不利,但是由于我对她的亲热不起来,所以我也就有些没好气的开口:“说说吧,你用了那盒胭脂以后怎么了?”

这怎么又跟我结冥婚这件事情给扯上关系了。我也是醉了,我不知道一个人类跟鬼结成冥婚这件事情在鬼魂看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难不成还在头顶上写了“我很好吃快来把我吃掉”这么几个大字吗?

宫一谦跟在我后面,还想说些什么就已经被我给打断了:“一谦,谢谢你啊。这一路上可累死我了,我先回房间休息休息洗个澡,晚上吃饭再说啊!”

不仅有内衣服裤子,还有卫生巾。我横下心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幸亏没有在宫一谦的面前打开这个箱子,吓死我了。

他顿了顿后又说:“黑雾是你给他起的名字吗,倒是贴切得紧。”

因为宫弦竟然俯身在我的唇上印下了吻,细细的品尝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浅笑道:“为夫先找你讨点儿利息,至于本钱嘛,你可记得要还哦。”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