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恋你不悔:第60章:恐伤雅道

此生恋你不悔 作者: 限定热可可

上官云端再次的愣住,他刚刚还说凤阑绝着急,他又比凤阑绝好了多少,三天后,就不急了吗?

而恰恰在此时,太上皇便出现在了大殿外,由凤阑绝跟上官云端扶着,慢慢的向着这边走来。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诬蔑他的鸾儿,谁都不可以。

二夫人越想越害怕,原本握着上官凌雨的手,下意识的收紧,收紧,紧的都快要把上官凌雨的手给捏碎了。

众人纷纷的愣住,夜无痕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为上官凌雨找个男人。

“未来绝王府的夫人,请吧:”上官云端的眉角微挑,轻声的笑着,看到那女子慌乱的样子,心中更多了几分好笑。

凤蓝绝的眸子猛然的一沉,难道是有人对她。

“希儿,别只说皇兄与皇嫂的事,你是不是应该先给皇嫂介绍一下客人呀。”上官云端也微微轻笑的望向那个女子,轻声说道。

只是,上官云端的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异样,只是唇角的笑愈加的浓了几分,淡淡的笑道,“哦,原来是蓝姑娘。”

只是,上官云端却感觉到,他的气息已经明显的有些急促,身子也是越来越绷紧,上官云端微微一笑,快速的抬起手臂,饶上的他的脖子,紧紧的抱住了他,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也更加深了这个吻。

他此刻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冷意。

只是,这一次,上官云端冷眼望着那轿子,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笑,此刻的她,冷静了下来,也不会再受那个女人的声音的影响了。

蓝岚背完后,更是一脸得意的望向上官云端,故意装做谦逊的说道,“我只能背出这么多了,接下来就看王妃的表现了。”

“皇嫂就记住了,这是事实,你输了就是输了,就不要再找借口了……”凤忆希瞪了蓝岚一眼,愤愤地说道。

“皇上,这次就由臣亲自去桐城吧。”丞相大人突然站起来,自己请命,只是,他如何已经七十多岁,身体还不是很好,他这个样子,又怎么去的了桐城?

说真的凤阑绝此刻也被她惊住了,虽然他看不到她写的那些数字,但是他却看到她写了整整一页纸。

“连绝王都没有加到,那其它的人就不可能知道了,所以这个女人肯定是乱写的。”夜如梦听到凤阑绝的话,双眸微闪,连连地说道,她这话虽然是贬低上官云端的,但是此刻,她的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着凤阑绝,一脸的爱慕。

特别是在看到凤阑绝那一脸的迷恋时,心中更是妒忌的快要发狂,隐在衣衫下的手狠狠的收紧,收紧,那长长的指甲嵌入到了肌肤中,她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本来等在大厅中的众人闻声也都走了出来,凤阑绝与叶寒还走在后面,这位公主可是飞快的跑进来的。就连刚刚那来报信的也被她摔在了后面。

“这样,你还要嫁给绝王吗?”见上官云端一直没有开口,她轻声问道。

听说南宫世前的大小姐与二小姐才貌双全,难道是她们其中的一个?

他是天子,高高在上的天子,岂能容认别人违抗他的命令,那怕那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下了床,随手拿过一件衣服穿起,胡乱的将头发盘起,再次将自己的脸涂抹好,那浓妆艳抹成功的掩饰了她的绝美。

他没有回头,却知道是她,唇角微动,轻声喊道,“云儿。”低沉的声音中,仍就带着一丝心痛。

“两年前,我们的婚事就已经定了,就算中间有些误会,耽搁了两年,但是今天本王是正式来提亲的,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嫁给谁?”蓝魅辰此刻似乎完全的被她激怒了,此刻似乎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了。

刚刚只有那侍卫碰过那丫头。

夜无痕微微转眸,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看的上官云端心底有些发毛时,才缓声道,“本王看的到。”

“对,对,儿臣也记得,喝了那茶后,随后就昏倒了。”夜无志再次附和着说道,夜无志平进天天泡在女人堆里,府中女人无数,还天天去那些风花雪月的地方,真的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废话,也难怪皇上不喜欢他了。

“什么?雪凝?”皇后微惊,双眸快速的转向李贵妃,带着几分试探,却也带着几分责怪,她骗个傻子,有必要用这么好的茶吗?更何况,这不是明显的暴露自己的身份吗?

李贵妃的双眸微转,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只是没有急着开口。

因为,这链子必须是你最亲,最爱的人给你戴上才行,要不然用不了多久就会掉的。

一个丫头接口说道。

一身大红嫁衣的上官凌雨身子似乎微微的颤了一下,手似乎微微的动了一下,然后才低声的说道,“爹爹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将军,发生什么事吗?”凤阑绝走向前,略带疑惑的问道,只是一双眸子却是忍不住的望向那身着大红嫁衣的人儿,眸子中带着不曾掩饰的轻柔。

都怪她,先前应该给小姐准备些吃的东西的。

王府书房中。

秦思柔微惊,突然想起,在外人的眼中,她可是夜无痕的女人,必须要用这个身份来掩饰自己的真正的身份,遂沉声道,“不管你的事,你不是来看病的吗?干嘛那么多的费话。”

上官凌雨也一脸轻笑的走向大家,敷衍着招呼。

“瞧瞧她那傻样,再看看她这副丑八怪的蠢样,天呢,她还真是不要脸呀,到时候,可别把绝王给吓到了。”一个长相极为清秀的女子说出的话,却是刻薄到了极点。

众人见上官云端没有任何的反应,便也感觉到有些无趣,而且此刻毕竟是在这皇宫中,要时时刻刻注意形象才行,所以便纷纷找了位子坐下,不再理会上官云端了。

上官云端也随着上官凌雨的目光,微微的扫了那根树枝一眼,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而且她也没有什么损失。

“云端,这个称呼,本王喜欢,以后就这么喊。”凤阑绝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激动,他微微的扶起她,将她抱进怀里,但是因为她刚醒来,怕她会不舒服,所以不敢太过用力。

不过,看到他此刻那一脸的欣喜,一脸的激动,她的唇微微的动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或者,她的确是应该感觉到荣幸,或者应该说是幸福,这一切的一切,他狂妄,他的霸道,不都是因为对她的在意吗?

“别这么可怜惜惜的望着我,你这么望着我有什么用呀?你去这么望着夜无痕去。”叶寒微怔了一下,眸子中似乎多了几分不忍,那声音也突然的低了几分,再没有了刚刚的怒火。

他既然发现了上官凌雨是假的,那么会不会已经。

“回皇上,那通道乍一望上去,很难发现异样,就跟一般的路没有什么差别,里面的光线与景色的布置,也是与外面的景色极像,若是不特别的去留意,只怕不会发觉自己是走进了一个通道,刚开始的时候,属下也没有发觉,后来,越走越远,属下才觉的不对,所以便连连回来向皇上禀报。”

他是知道,皇上的腿其实早就好了,或者应该说,当年,根本就伤的没那么厉害。

那个拦他的侍卫,微微的僵了一下,神情间多了几分害怕。

“你?你们?”凤阑锐此刻也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情况,知道这一次,自己只怕是逃不过了,脸色猛然的一沉,一脸阴狠的望向凤阑绝,狠声道,“凤阑绝,你够狠。”

玲妃的话语微顿,一双眸子突然的望向凤阑锐,那刚刚的轻柔便瞬间的消失,换成了一种让人惊颤的狠绝,唇角微动,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锐儿,没什么好怕的,凤月国的一切,本来就应该是你的,是他,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你的一切。”

但是,她虽然不太了解夜无痕,却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般卑鄙的事情,他若是想要逼她,有的是办法,根本不必这么麻烦,更何况,若他只是为了逼她,刚刚她说漏嘴,他就不会那么一语带过。

飞赢一惊,快速的抬起他的脸,惊愕的发现,他竟然硬生生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上官云端只是呆呆的望着他,没有说话,因为,此刻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而就算他不说,他们也不会放过小晚的。

“李公子竟然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不认识?这话,说出来,会有人相信吗?”上官云端轻笑,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李玉与丞相,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然后再次转向夜无痕与尚书大人,一脸凛然的沉声道,“李玉竟然在这公堂之上,当着王爷与尚书大人的面说谎,分明是不把王爷与尚书大人放在眼里,也是蔑视夜阑国的律法,而且他说谎,便也证明他心虚,证明他与此案有关,请王爷与尚书大人明断。”

丞相本来就离的凤阑绝很近,中间只隔着上官云端,此刻似乎也感觉到了凤阑绝身上的那股惊人的气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唇角微动,再次说道,“若是绝王真的没有暗中帮她,也应该证明给大家看,让大家信服吧。”

丞相的身子更是明显的僵汪,一时间不由的愣住,一双眸子中隐过几分紧张与担心,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低声说道,“王爷误会了,本相绝无污蔑王爷的意思,本相刚刚只是一时口误。”

“呵。”凤阑绝再次轻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明显的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王可是清楚的听到丞相让本王证明,好,本王就证明给丞相看,只是,这后果,希望丞相能够承受的了。”

上官云端虽然成功的回击了那个女人,但是心中却仍就有着些许的担心,总是感觉那个女人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也隐隐的感觉着,凤阑绝跟那个女人之间,肯定是有着什么的。

当然,上官云端希望他是说给别人听的,要是连叶寒都检查不出来,这件事,就真的严重了。

只是上官云端此刻心中,却是暗暗的担心,但是却又不敢表露出丝毫,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站在房间里的几个宫女,不经意般的观察着她的神色,只是,却发现她们一个个都只是恭敬的站着,微垂着眸子,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从今天起,未经我允许的东西,一律不能吃。”叶寒没有半句费话,直接说道,说话时,眸子虽然是望向皇后的,但是却是说给所有的人听的。

她的身子本就虚弱,此刻似乎有些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一张脸,更加的惨白,身子似乎也微微的有些摇动。

“这。”皇上似乎更加的为难,微微的叹气,望向上官傲天,欲言又止。

天渐渐亮了,上官云端知道自己此刻赶回王府也来不及了,所以也就不那么着急了。

而此刻她的脸上明明是一脸的平淡,但是却偏偏有着一种摄人心魂的魄力,让人不得不震撼。

“现在,大家能不能让出一条道路,让本王妃进城?”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扫过那些百姓,声音微微提高了些许,但是却少了几分冷意,而是多了几分亲切的随和。

“没事。”上官云端轻笑,凤阑绝的表现,让她的心情瞬间的轻松,脸上的笑也更多了几分灿烂。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反应了过来,双眸微转,望向那不断的自愿的涌上来的百姓,唇角微微的多了一丝轻笑。

“皇兄,你不知道,这就是皇嫂的影响力,皇嫂的一番话,就让他们一个个自愿来捐款了,你都没看到刚刚皇嫂刚刚有多威风,只可惜你当时不在。”凤忆希听到他问起这个,更来了精神,毫不掩饰的称赞着上官云端,一脸的敬佩,声音中还带着些许的兴奋。

只是,上官云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来到皇宫大门时,却被侍卫拦了下来。

而且那个人之所以这般肆无忌惮的假传太上皇的命令,将她拦在皇宫外,只怕,太上皇此刻,是真的被那人控制的。

只是,那个年纪比较小的宫女,却似乎更加的害怕,身子也抖的更加的厉害了,不过,见同伴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便也跟着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母后可知道,太上皇是想要立谁为新皇?”上官云端再次一惊,竟然连皇后的自由都限制了,不过好在,他们没有派人守住皇后这儿。

她在现代,毕竟是经常打官司的,所以查起一些事情来,也比较有经验,只要她能够想办法混进去,应该会有所发现的。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上官云端也是越来越迷惑,什么不可能?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