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恋你不悔:第88章:夸诞之语

此生恋你不悔 作者: 限定热可可

不多时后,火燎城里的修士们都发现,火燎城的阵法忽然开了一个门户,而城卫的警笛却是还在不断响起,故而大家有理由认为这里危机没有解除,仍然十分危险,他们便是纷纷向那阵法的门户而去。

三万大军分成三批,轮流着巡逻星系,百年一轮换,倒也公平。

这小子如此年纪,不仅说话很有条理,而且脑子灵光异常,假以时日,只要悉心栽培,必定能有所成就。中年修士欲收下易峰的心思更加强烈了。其实,他这次下山,就是为了搜寻世俗中的修炼天才而来。本来,世俗中的天才几乎都被几大门派搜**净,他对这次下山本没有抱太大希望,却不料,竟是遇到了这么一位奇才。

易峰听此,方才醒悟,在地球上时他就听过不少远古传说,在地球的早期,确实应该有不少修士存在才对,可修炼的痕迹虽然有,但有价值的却什么都没有留下。

不过,易峰已经离开一会儿,以斩天剑的速度,却不是原阳仙君能够追上的,他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追,也知道未必能追上。他只是很气愤,气愤易峰居然耍弄了自己一番,气愤易峰居然如此大胆。

南宫雪琪美目眯起,逼视着易峰,半晌后道:“那我可要领教一下剑宗倒底是强在哪里。来人,把梦嫣仙子带出去杀了。”

由于前面几天连连遭遇大批出窍期妖兽,易峰这几日来收成不佳,故而今晚设置聚灵阵时,他故意降低了些阵法的聚灵效果,以免再次招来太多妖兽以至于白忙一场。

易峰则是开始将神界空间的波动规律刻入记忆之中,他知道只要自己记下了,魔化神婴很容易从自己的记忆之中掠取,以魔化神婴的领悟能力,只怕是要不了多久,魔化神婴就能够使出领域来。

“人都是很自私,有的时候,即便是自己将死,也未必会将天大的秘密拿出来分享。”如此时候,易峰也乐得和人多聊几句,何况还是一位容貌惊人的美女呢。

“当然可以!可是,你又要如何告诉她九系神力融合之法呢?那九灵玄天神章本来是九系灵根分别大成,之后才能渐渐融合,可你却是机缘巧合之下提前分别逐个融合,根本没有什么法门可言,完全是凭运气所致……”

而小黑此时却是在心中暗骂易峰只顾着享受,不顾自己的安危,实在不厚道。

双重融合领域威势没有因为易峰的受伤而减弱,依然极大限制了五道流光的速度,但饶是如此,易峰却根本没有躲闪的力气,只能寄希望于魔化神婴的防御。

五位武门天尊可谓是气急败坏,当空连连怒骂。这次武门算是损失惨重,三州的大军被星河剑诀屠杀了一半不止,五位天尊也被炸得轻伤,就连那最强的依仗也用掉了,可这一切却只换得了易峰的重伤。

易峰估计那大鸟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便抖起胆子飞向了那悬崖的腰身的巢穴。那些流光攻击,却是比神界大陆的雨点要厉害很多很多,雨点不能穿透易峰的十系神灵之力的防御罩,甚至是在百米之外就被化为虚无,可流光却能让易峰的防御罩当即破碎。

怪只能怪那南宫神君当时没有说详细了,不过,当时南宫神君实在是不认为找到神界大陆又多难,只要找到了神界大陆,再找到南宫家族的确很简单。

那是时空的限制力,乃是宇宙之中最为强大的一种能量之一,斩天剑居然可以撼动它,说明斩天剑的诅咒被破解后,其威势绝对又提高了很多。

不过,易峰也没有想太多,事情总得一件一件地办,还是先弄回来自己的储物戒指。

易峰觉得此处太过怪异,不愿久留,便是奋力逼近那小花猫,自己的储物戒指却是依然在那花猫口中叼着。

易峰苦笑着摇了摇头,暗道对方太多谨慎,方才自己是在言语上有破绽,但也没有露出歹意来,没想到那法神居然就此而去,似乎一点都不想易峰多交集。

易峰神识展开,发现此时谭林家四处都隐藏着神王级的高手,其中竟还有南武门当家人吉雄。闭着眼睛的易峰,眉头不禁蹙了一下。

然而,心中有着另一番打算的应成子却是迟迟没有去触碰易峰的灵根,这其中也有易峰的灵根与别人太不一样的原因,但应成子的算计才是最重要的。

“呜呜……”

这些二流仙门之中,虽然都有仙君存在,但那些只有一位仙君的二流仙门就遭殃了,他们成为了易峰首先打击的对象。

不多时后,那极品仙剑就收起了剑之领域,欲全力遁走,去寻找自己的主人。

韩父没有对易峰发火,却是很恭敬地道:“易坛主,韩云无意冲撞坛主大人,只是家教不严,让小女扰了大人清净,特来管教一二。”

韩烟儿微微抬头,很感激地看了易峰一眼,而韩云却是道:“易坛主,您虽是凌虚剑宗弟子,也是我天灵宗贵客,但韩云的家事,就不劳您过问了。”

四劫散仙不离开二女,易峰根本不敢让天火玉净瓶喷出火龙攻击,惟恐不慎伤及二女。以二女目前的状态,怕是沾上蓝红天火便会被化为灰烬。

再则,有如此多祖神化身在,易峰只怕是难逃一劫了。

虽然几位祖神都是神念化身,但实力绝对不弱,易可儿等人虽然数量占优,但却处于绝对弱势,若不是几位祖神化身已经大战多时消耗太巨,只怕易可儿等人一上来就会受伤甚至直接落败。

与此同时,斩天剑再次发动攻击,目标就是第一次攻击的位置。虽然易峰没有去细看,但也能猜到,那被攻击过的禁制,肯定有了松动。

本来易峰是好意提醒,可那些修士却是个个面带惊色,虽然也听易峰的警告将自己防御开到了最大,却是忽略了易可儿与冷依依。

易峰听此,不禁眼眸一亮。上次九魅狐妖离开太快,并未将这部功法详细介绍,此番易峰之所以旧事重提,实际上就是想从她口中套出点有用的话来。当然,不论如何,答应了九魅狐妖的一个条件,易峰肯定会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尽力办到的。

二更,求金牌!!!二更,求收藏、推荐……

——————————————————————————————

易峰心思急转,不过,他从未去过剑宗,对剑宗之事更是知道不多,想要冒充肯定很快就能露出马脚,不如从实招来,毕竟自己又不是大奸大恶之人,这女子应该就是小时候救过自己的梦嫣仙子。

当然,革膺帝君却是因为有特殊考虑而例外。

但是,那大鸟速度太快了,翅膀微微一颤,就已经到了易峰身后,天火玉净瓶虽然能够持续锁定攻击目标,但也在一刻间宛如失神了。

铁盒子打开了,那修士便在这个山洞开始修炼时空法则,用了近百亿年的时间,也只是领悟了一半不到,而且他之前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空间法术与少部分时间法术。

人家掌握了大部分空间法术与少部分时间法术,还用了百亿年时间才领悟了部分时空法则,自己需要多久才能达到人家的水平呢?

小黑有点无言,而另外一边的场面却是十分尴尬,浑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满意地点了点头,凌灵接过那手镯,同时将一颗乌黑色的带着浓郁腥味儿的丹药塞到易峰口中,而后便返回床上,开始默默观量着手中的玉镯。

凌灵所言的化灵丹其实乃是魔道之物,也是正道修士最为忌讳的凶药,只要服用一粒,修为不到元婴期的修士,一身功力必然会荡然无存。

而见到自己的王者正在当空战斗,而且似乎没有占到上风,地龙谷中则是飞起了无数地龙前来帮助。

而在易峰正前方不远处,则是一个十分宽敞的地下洞穴,在最中央的位置,有着一块雷光电闪的大石头。此时,那一只只蝌蚪状的小怪物,正伏在那大石头上,宛如睡觉一般不动分毫,似乎是对易峰的到来也全然不知。

上次与元畅并未全力激战,易峰其实在此之前根本没有与天尊战斗的经验,但经此一次以后,易峰再次遇到天尊的话,就算魔化神婴依然不能帮忙,易峰也会让对方吃点苦头,当然,这需要对方的实力与越贤的父亲相当,若是来个实力强点的,如元畅那样的,易峰的设想就未必能够实现了。

没有思量太久,易峰又钻进了飞行法宝,继续向神界大陆中央全力飞行。

易峰不知道的是,自从与越贤的父亲一战后,敌人对他的实力重新衡量了一番,结果竟是发现,就算是派几位天尊来围杀,也未必就有成功的可能,便有了从长计议的打算,而且放任易峰离开延州境内。

如果敌人已经确认了那月牙玉乃是当初巨灵神族族长的至宝,只怕是就不会有从长计议的打算了。而月牙玉的强大之处,易峰是不会说给别人知道的,别人也看不出来,毕竟整个神界大陆也没有几人对那月牙玉了解太多。

异时空也是有战斗的,以前老法师也经常召唤来受伤的异时空生物,所以见怪不怪。

“咦?”那修士明显有点意外,刚要再次出手,斩天剑就带着易峰破空而去。

当然,修真界之大无奇不有,自己都能有斩天剑这么强大的神器,还能在炼仙岛上得到一件中品仙剑与仙丹,人家有一把上品仙剑也不算多么令人难以理解。

炎傲不为所动,身前却是蓦然出现一条万丈火龙,临空一记神龙摆尾就将几道冰箭扫飞出去。

“什么级别的魔道高手才能有如此实力?太恐怖了!”易峰望着漫天魔焰,不禁心中一凛。自己已经分明离开好大一会儿了,以斩天剑的速度少数也行出了百里有余,那滔天的魔焰居然还能将自己头顶的星空遮掩,这份修为确实无比强悍。

即便是易峰全力驱使斩天剑,即便是斩天剑有着神器的品质,但易峰毕竟功力没有那么浑厚,斩天剑能够爆发出来的速度还远远跟不上血焰魔帝的节奏,很快就被甩开,易峰等人也再难见到血焰魔帝的影子。

不过,不论是因为什么,既然人家动手了,易峰自然不会客气。易峰也懒得与之多浪费时间,直接就祭出了噬魂魔杖。

这个黑袍修士与普通的人类一般无二,但却是面容褶皱,宛如菊花盛开。

很明显,鬼灵已经被击杀,她的血灵镜也成了无主之物,悬浮半空,显得极为寂寥。

原阳仙君带着易峰的订金一万极品仙石,又带走了一些康庄仙门提供的炼器材料,随后又交待了易峰几句后,才匆匆而去。

不过,与牵乌星上二流门派不同的是,岚辰星的二流门派却是都依附在相邻的一个星球上的二流仙门之下。那个仙门之中,却是有着仙君后期的高手,整个仙门更是高手无数,玄级高手不下千人,君级高手更是近百,这样的实力足够轻松摧毁如今的康庄仙门。

左右来看,也就岚辰星比较适合打响侵略战争的第一仗,易峰犹豫了几天后,正式下达了进攻指令。

“是啊,芸霜师妹修炼不到百年便已是金丹中期修为,又是掌门师祖的亲孙女,有上品灵剑傍身也是可以理解的。”

芸霜说完,不待凌华答话,素手轻轻一扬,上品灵剑应势出鞘。

易峰与这位高大的人形不死强者一道来到了死山山腰,他闭上眼眸,将自己化虚的魂力全力透出,细细感受那股子奇怪的气息波动。

易峰听此,还真就有点迈不动腿的意思。一位血兽就险些要了自己的小命,那实力更强的巫妖,又在开阔的地下溶洞之中,自己又要怎么去应对呢?

如此时间过去三百多年,易峰身体中的几百个主穴道全部被绿色晶体占据,而入体后的生命元力则是向无数个小-穴道而去。

落到星球下面一看,很明显可以看到战斗的痕迹,众人脚下全是血污,还有被撕裂的断肢残臂。由于散魔的身体都是由能量构成,战死之后一般是不会留下尸体的,身体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挥散。

“夜前辈,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易峰有些惊讶地对夜统领问道。

血焰魔帝又提醒大家要小心,随后才缓缓飞过去,那黑点也越来越清晰,来人的模样却是很难辨识。不过,此时来人不动,就那么静静站在那里,却是给了斩天很充分的时间去窥测他。

血焰魔帝这是在考验来人,同样也是在摸对方的深浅。

在易峰强大且连贯的防御与攻击下,金衣天尊始终不敢停下,更是不能建功,毕竟他相对于人类天尊而言,攻击显得太过单一了些。

许是那金衣天尊累了,也可能是不想在如此耗下去,便是忽然折身而退,张口吐出了一道霞光,迎着易峰激射而去。

虽然是在易峰的十系领域中疾行,但是那骨矛应该是出自于神界大陆炼器大家之手,威势十分强大,从发动到破开十系融合领域飞行,再到出现在易峰眼前,几乎是瞬间便已经完成。当然,之所以会如此快,也有易峰与那金衣天尊距离不远的原因。

四更到了。。。小飞拜谢大家的鼎力支持,只要金牌达到要求,小飞必定不会食言!吼吼……听到易峰松口,而冷依依也一副全凭易峰安排的样子,三位超级神兽心中同时一松。

在三位超级神兽看来,这神牌原本就应该属于自己,自己三位能心平气和地与之商量就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三位也只打算用少量的仙晶与材料换回神牌,可没有真打算不惜血本来满足冷依依的大胃口。

“既然你们带的不足,我方才说的条件减去一半吧。”冷依依跟着说道。

片刻之后,应成子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星尘子连忙要见礼问候,却被应成子摆手止住。只听应成子又接着道:“易峰啊,我就猜到今天你该醒了,明天就是总决赛了,我这一脉,许多年来都未拿过魁首,这次就全靠你了。”

他的表现也让雪人族公主与许多正道的老家伙看在眼里,大家虽然表面还客气地抚慰于他,可在心中已经是对他十分鄙夷。

用斩天的话说,九系神灵之力一旦融合成功,那品级几乎已经不再是神灵之力,而是一种更为高级的能量,以星辰之力的品级确实难以撼动分毫。

此时,星尘子已经在易峰身边,双手贴在易峰背后,为易峰疗伤;而芸霜虽然一身战甲开了个几道口子,样子十分狼狈,却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已经昏厥的易峰。

当芸霜将目光看向一众应字辈高手时,大家稍稍一怔之后,尽皆附和道:

易可儿对什么险地与奇观根本不敢兴趣,她就喜欢人多的地方,比如那些繁华的仙界城池。易峰也没有将易可儿带走太远,只在牵乌星所在的星系的星球上转悠,专门去那些比较繁华,却修士修为都不高的城池,省得这惹祸精惹出了自己解决不了的祸端。易可儿身份特殊,还是不能被高手发现的,不然的话,人家肯定会来捉她。

“对不起,那是我妹妹,这是我和她的入城费。”

据斩天之言,在宇宙星空中,星球密集之处修炼星辉剑诀最为合适,也最有效。

很显然,这些人是一批的,应该是要集体向某处开动。

而感觉到自己身上沉重的伤势后,梦嫣仙子又看到了易峰手中的那粒金光灿灿的仙丹,轻声问道:“你要干什么?”

搬出师门也没有用,陆长风就真的绝望了,他不禁与师弟赵刚对视一眼,二人却是都明白对方心中所想。

若是易峰取出的是正常的灵剑,势必会有灵力波动引起鬼妖的注意,而斩天剑却没有。

魔尊能够以如此手段逼迫来人显身就已经是不易了,是不顾颜面了,万万不可能还对仇人的不相干的晚辈动手,否则必定会遭受整个仙界各族修士的鄙视。而这种鄙视,可是比不报仇更能让魔尊忧虑和难堪。

神禁之中迸发出来的神灵之力,比起易峰的九系神灵之力来,品质差了百倍不止。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之事,虽然袁清有点忐忑,但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其实,就算没有这一道关节,易峰若是为袁清做媒,龙皇也很难开口拒绝。

不过,想到早晚都要有这么一关,与其等感情深了太难割舍,不如趁现在就……

易峰对这些小怪物的表现十分愤怒,却是追着它们卷起的黑云就冲了过去。地龙谷深处,一条长达数百丈的黑**龙,正与那条曾放易峰一马的银甲地龙王战斗。

随着第一位南武门高手的法宝轰向易峰二人,易峰二人与南武门的决战瞬时打响。

随着魂珠的变化,易峰感觉自己的灵魂渐渐空灵起来,就像是要化为虚无一般。

它居然张开龙口,将天火猛烈地向自己腹中吸,就像天火是它的无上美食一般。

“这是我朋友,动不得!”易峰松开了沙鼠妖的手腕,淡淡地说道。

见到这个山洞时,易峰几乎毫不犹豫地就钻了进去,在穿越洞口时,易峰却是明显感到了洞口处有一阵怪异的波动。由于太过急切,他并未感受得太过仔细。

那株植物此时正躺在洞穴底部,两片大叶子也不再扇动了,那颗核桃般大小的透明珠子也显得毫无光泽,就像是一颗十分普通的透明圆珠。

言语之时,易峰自然不忘准备,灵识一直在戒备着,噬魂魔杖与斩天剑也在丹田中蠢蠢欲动。

也就只有五米距离而已,冲过去必然是一身是伤,未必就会挂掉。

那战刀果然是狂暴不羁,一旦出动也是不死不休,说是绝世凶器也不过分,如此战刀若不能被完全掌控,用在厮杀中可以,用在切磋中就太危险了。

两拳相接之处,银光霎时间就将黑光完全压制,修为上的优劣在这一刻体现得十分明显。

此番也算是因祸得福,虽然被抓了,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损失,还吃了一粒仙丹,而且渡过天劫,仙道在望。

飞到隐藏易峰的地方,梦嫣仙子不禁眉头蹙起,不是易峰不见了,而是易峰的气息实在太微弱了。那边自己渡劫那般大的动静,他居然在这里没有移动分毫,显然是一直没有醒来。

易峰元婴被毁,一开始确实身子迅速干瘪下去,生命菁华不断流逝,可是却全部流入那丹田之中的星辰珠中。

易峰不禁在心中发问:“你们南宫家在神界强大与我何干?”合体期魔修擦了把额头的冷汗,淡淡地回道:“你师傅星尘子已经被押解到华庭宗,有本事你就到华庭宗救人吧。”

一直飞到剑宗分坛,易峰也没有再次遭遇敌人。进入分坛后,易峰就默默修养起来,在大量灵力与丹药的支持下,只用了一个多月易峰就完全恢复。

易峰带着易可儿与辰震仙帝等人汇合后,便是在斩天的指引下,杀入了城主府。

这次就算是打劫成功,收益也会小很多,因为这次不像上次那般几乎没有人逃出去,而这次逃走的大量修士,必定也带走了不少财富。

“无妨,有了你方才的帮助,我至少可以坚持几个时辰伤势不会发作!”南宫老怪很是义气地摆了摆手回道。

老者不出手则矣,一出手便是剑之领域,而且是帝级后期的剑域。

偏偏,易可儿的速度太快,虽然是在人潮中穿行,但她仗着自己的个头娇小,却是如一条游戏于水藻之间的鱼儿一般,让易峰总是抓不到她。

如此也可以看出,这邀霞酒楼的非凡地位,与其背后的高人实力之强。

易峰只看了一会儿,就已经明白,这应该是一种新酒水诞生,而邀霞酒楼这是在为新出的酒水做宣传,一旦大家都喜欢了,日后的生意肯定是红红火火。

也就只有那种对自己修为极度自信的高手,才会在人多的时候也毫无顾忌地外放自己的魂力,因为不怕别人找麻烦,同时由于境界更高,人家也发现不了。

吉雄当然不会请越贤帮忙,如果自己带着这么多南武门高手都拿不下对手,那就太丢神了。越贤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他可没有打算帮助武门。

“哦?那你认识这位小友吗?”老者说着,竟是以功力在梦嫣仙子面前将易峰的影像拟化出来。

吉雄更是隐隐之中露出了激动之色,自己先动手,一旦擒下或杀掉这二人,那就会是大功一件,不是对武门的大功,而是对神界大半天尊的功劳。

正常情况之下,一位受伤的仙帝,面对几位仙君初期的仙人还真是手到擒来,不过,这个前提就是他能在伤势继续恶化之前完成对仙君的击杀,而且还要对手没有什么逆天的功法与逆天的法宝。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