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168章:冷言冷语

第168章:冷言冷语

圣安娜网站 |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整个循环中,土地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眼前的京畿,偏偏就没有土地。

阿萝就如一块璞玉,略一雕琢,便绽放出了令人叹服的璀璨光芒。

谢明曦所料未错。

上好的兵器和良马,都十分昂贵。谢明曦口中说得轻松,这么一算,至少也得花费数百两银子!

男子俱在移清殿里跪灵,女眷都在椒房殿。白日哭灵,到了夜晚,也不能回屋子歇下。最多趁着夜半更深时裹着厚披风闭目睡上一会儿。

谢明曦和盛鸿,每日约定了时辰,到了晚间一起去探望阿萝时,才能相聚片刻。

杨夫子目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唏嘘:“不瞒山长,便连我自己也没想到。”

俞皇后出身名门,是俞家嫡女,性情骄傲。

日子都是自己过的。

终于将心里的闷气抒出胸膛,成功地怼了谢明曦一回!李湘如神清气爽!

两人一边随意闲聊,一边继续前行。

已经躲得这么远了!怎么还有这等讨厌的少女寻了过来?

平日不声不响的秦思荨此次竟考了第二名,颇有些出人意料。

“希望你戒骄戒躁,继续努力,成为海棠学舍当之无愧的舍长。日后也能为莲池书院争光添彩。”

四皇子身量颇高,身姿挺拔,为诸皇子之冠,沉凝的声音里透着冷厉:“启禀父皇,儿臣和吴尚书严查多日,查出那三架弓弩确实出自兵部武库司。”

众少女平日常来常往,也都清楚这一点,各自抿唇笑了起来。

谢明曦心中恻然,坐到床榻边,握住萧语晗冰冷的手:“皇嫂,我来了。”

萧语晗哭出声来,谢明曦才暗暗松了口气。

果然,安公公半点没料错。李湘如故作不经意地打探道:“云曦妹妹初进内宅,对殿下的性情脾气还不熟悉。说话行事不知有无不妥之处。”

这一晚,四皇子又歇在了谢云曦的院子里。

这里是永宁郡主的府邸。万一永宁郡主发疯,便要吃闷亏。

等等,那个门房管事说陆迟和四皇子不再走动往来,又是怎么回事?

算什么账!

这一个月来,俞太后心思重重,无一日安睡好眠。闻言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哀家若有对策,何须召你回京?”

话音刚落,假山外又是一阵脚步声。

素来沉默寡言的周全,见了英姿勃发的廉将军,黑脸悄然一红。

变化最大的,当属方若梦。

真是老骚包!

片刻后,“逆贼”们一走而空。

谢元亭懵了!

永宁郡主深呼吸一口气,直截了当地说道:“谢钧!那两个通房丫鬟是怎么回事?你要纳通房,为何不和我商议?你别忘了,我才是谢家主母!”

顾山长挑眉笑道:“我来见娘娘,自是有要事商议。”

谢云曦心中一块巨石落了地,虽然竭力隐忍,眼中的喜意却遮也遮不住。

这才是真正的谢明曦!

也因此,俞皇后和淮南王一直面和心不和。此次难得有机会踩一踩淮南王的颜面,俞皇后自不会放过。

如今的帝后,看似和睦,实则早已离心。

……

“今日是我莽撞冒失,更不该动手。我现在就给殿下赔礼。”

一张鹅蛋脸相貌秀丽的沐婉婷,是工部沐侍郎的嫡长女。

身材娇小生得可爱的佟悦,是刑部佟尚书的嫡孙女。

谢明曦目光柔和,放缓了声音:“方姐姐,你不想回方家,不愿让娘家人知晓自己的不顺遂。以后便回莲池书院来。便是我日后出嫁,我也一样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娘家。”

若宁夏王真得心疼妻子,早该打发人送信回来了。

颜夫人:“……”

看着真是碍眼!

……

淮南王舍下老脸,当晚便命人备礼,去了谢府。

淮南王何等威势,淡淡扫了管事一眼:“本王要见谢钧,你在前领路。”

不过,比起第一天贴身伺候已经强多了。

直至所有人都以为她的委屈理所当然,她的牺牲天经地义。

谢钧面色也不好看。他迅速思忖一回,很快做出了决定。

……

徐氏在一旁煽风点火:“可不是么?不敬我无妨,我不过是个续弦填房。怎么能这般不敬老爷?”

唯有蜀王盛鸿。

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六公主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不可如此作想。”

谢明曦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不动声色地注视着阿萝。

众人皆笑了起来。

糟践了别人的真心,还妄想着回到过去,未免贪心得可笑。

六公主和七皇子是双生姐弟,相貌极其肖似。

只要儿子安然长大,日后总有机会查明当年的幕后真凶,为无辜枉死的六公主报仇雪恨。

“染墨,”梅妃又看向垂头不语的染墨:“你每日贴身伺候,切记照顾好安平,绝不能让任何人窥破她的真实身份。”

怪不到谢家,没能耐和七皇子较劲,自然就怪始作俑者了。

谢明曦淡淡道:“我心中自有分寸。”

今年她一定要考中莲池书院头名!

孟山长面色难看至极。

今日的御马比试,他只能赢不能输!而且要赢得干净漂亮,牢牢压过六公主,才能洗清昨日屈居第二的耻辱。

闽王鲁王全身虚弱,无力动弹。可耳能听闻,目能视物。马车外传来的是熟悉的风声马蹄声,目光所及处,看到的是最普通的车厢。

周三郎将十余个侍卫留给了他们,只身回京复命。

“怀孕的妇人,也不过如此了。”闽王忍不住自嘲:“当年潇潇有孕的时候,一日总要吐上几回。我还时常笑她,平日生龙活虎,怀了身孕便娇弱起来。现在,我可是连潇潇当年都不及。”

李湘如也稍稍冷静下来,顿时后悔懊恼不已。刚才自己丢人出丑,被众人看了笑话。以宁王的脾气,回府之后,少不得又要大发雷霆,迁怒于她了。

盛鸿略一挑眉:“自家兄弟,心中各自有怨气,又不便当面撕破脸。拼酒不过瘾,自然是动手爽快。一架了恩仇嘛!”

六公主停了手中的动作,一脸无辜地看了过来。

又怎么了?

顾山长略略皱眉,正要说什么,忽地想起俞皇后略有些无奈的脸孔,心中暗暗叹了一声。到了嘴边的话又改了:“她既是对击鼓感兴趣,你便好好教导她。待过些时日,再看她表现如何。”

林微微看着手中的帕子,陆迟看着桌上的茶杯。

简直不能更好!

万幸蜀王已在藩地安顿下来。便是宫中闹翻了天,也牵连不到蜀王身上。想及此,梅太妃剧烈跳动的心又恢复平稳。低声道:“日后无事,便在寒香宫里待着。也别急着打探消息了。免得惹来事端。”

俞皇后也不吝啬,给莲香的衣食用度皆是上佳。再调一等,和丽妃等人也相差无几了。

今年诸事纷繁,先是西山遇刺,紧接着“六公主”变成了七皇子,再有诸皇子指婚定亲。莲香得宠,端妃失宠,梅妃入冷宫,丽妃被禁足,四皇子被训斥,李太后被弹压……

芷兰从未生出过和内侍结对食之意。哪怕卢公公是建文帝亲信,芷兰也未动过心。她自知是罪臣之女,能进宫为宫女伺候俞皇后,已是幸事。只想着安分守己地留在宫中,待年过四旬再求出宫……

芷兰也曾私下暗暗揣度过俞皇后的目的为何,却越想越是心惊。

谢明曦和六公主并肩出了书院,一抬头便见到站在书院门外的俊美黑衣少年。谢明曦心里顿时涌起一丝异样。

廉夫子淡淡问道:“谢明曦,已经散学了,你为何不回府,却再次逗留?”

廉夫子又说道:“我打算将尹潇潇也一并收做记名弟子。明日,让尹潇潇也一并留下。”

“如此,就多谢余管事了。”叶秋娘也不矫情推辞,很快道了谢。

俞光正是俞太后的堂兄,殉葬的俞淑妃是俞光正一母同胞的妹妹。

王氏低着头,轻声解释:“弟妹前些日子受惊过度,一病不起,不能下榻。这才托我前来。”

昌平公主是俞太后所出的嫡女,是大齐长公主。盛鸿和谢明曦给足了昌平公主颜面,亲自迎了出来。

“当日我不情愿和你结对食,你向太后娘娘百般央求。我应了娘娘的话,和你结了对食。便将你视做一生的依靠。我比你年轻,你病了我伺候你,你死了我替你打理身后事,这都是应该的。”

到了拐弯之际,盛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此时离书院门口已有百米远,只能看见谢明曦模糊的身影。

陆迟打起精神,挤出一丝笑容:“微微,天色已晚,我们也该回去了。”

建文帝午休结束,听闻儿子儿媳们进宫,立刻宣召觐见。

众少女一起看向谢明曦。

谢明曦站直了身体,环视一圈,然后笑了起来:“我已替七皇子道了谦,你们既是接受了,以后可别再为此事耿耿于怀了。”

“独身一人,其实很好。”

过了许久,俞皇后才轻叹一声:“以后,我再不会提起嫁人之事。待日后老了,让阿清和昌平奉养你也是一样。”

顾山长心里暗叹一声,扯开话题:“下午还要上足半日课。如今可比不得年轻时候精力旺盛,休息半个时辰吧!”

还有这位满面喜色的四皇子妃。现在抱着庶子如此高兴,万一庶子日后对自己心存怨怼,不知会是何等感受?

他这个四皇子,自被封了宁王后,就成了众人眼中不折不扣的笑话。便连岳家也不将他放在眼底了!老大媳妇?

徐氏干巴巴的老脸强撑着镇定,心里却如十五个提桶打水,七上八下。一旦永宁郡主真的翻脸,她该怎么办?

要么她回谢府,和谢钧“同床共枕”。要么,就得任由两个通房继续蹦跶。

任由谢钧独守空枕,既不现实也不可能。

等等!

“丁姨娘呢?”永宁郡主皱眉问道:“往日都由她伺候。为何这几日被禁了足?”

谢明曦看也没看六公主,迈步走出了寝室。

穆大人被领着进了寝室。

随着一则流言的传出,闭门养病的永宁郡主被众人私下议论不休。

顿了顿,又轻声道:“奴婢也盼着小姐有弟子在身侧,能稍解寂寞。”

“我日后既为明曦的师父,自会护着她,不令她受半分委屈。”

谢钧心里美得直冒泡,笑着说道:“过两日,谢家会设宴款待亲朋,庆贺明娘此次在书院大比中夺得两门第一。”

“我这个人,性情耿直,脾气也说不上太好。若有人擅自欺辱我的弟子,我断然不会容忍。若日后因此闹出什么不快,谢大人也得多担待。”

可惜,她很快就失望了。

“锦月表姐特意下请帖邀我前来赴文会,为何连座位都未准备?”

绛蕊面色微微一变。

满脑子不正经!

一众诰命夫人,则由东华门进后宫,至椒房殿赴宴。

所以,三年前,她欣喜于和好友重逢。

换做以前,她只会笑着讥讽几句。哪里会这般直接就骂出口。由此可见,他恢复男儿身,她也在不自觉中视他为未来夫婿了。

“慢慢来,不必心急。”

谢钧无声地叹了口气:“我原本确有此意。我打算接你回府,将你扶正。如此,明娘便是谢家嫡女。不会因庶出二字为人诟病。”

当谢元亭满含怒气的一拳狠狠击中谢钧的脸孔时,谢钧又惊又痛又怒,一时倒忘了还手。

原本心里还犹豫不决,谢元亭这一拳,倒是令谢钧痛下决心:“青山,你过来。”

这是什么药?

“老二媳妇,给我倒杯茶。”徐氏继续摆着婆婆的谱,折腾儿媳:“我不喜喝热茶,也不爱喝凉的,要不冷不热正好。”

隔日清晨。

“我体谅姨娘,所以,从未告诉过姨娘,其实,我根本不爱吃核桃酥。”

谢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