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19章:老大无成

第19章:老大无成

圣安娜网站 |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弘治皇帝眉飞色舞,正想说点什么,听到外头有宦官匆匆而来:“陛下……陛下……不妙了,不妙了。”

一个多月之后,当足足有六万九千多字的章程终于送进了宫中。

因而,世上的事,从没有人心不古,有的,不过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而已。

陛下还会发光呀?

突兀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七八个首领早有定计,都看向突兀,其中一个道:“只是……就算是拿住了大明皇帝,又能如何,他们会再立一个皇帝,而后,我们会像当初的瓦剌人一般,穷途末路。”

第三更马上送到,求月票。刘瑾看看方继藩,再看看一旁忙碌的萧敬。

他语气开始微弱,现在说有,和说没有,有区别吗?

其他首领,多为阿勒赤塔塔尔、都塔兀惕塔塔尔、阿鲁孩塔塔尔部的首领,他们抬头,看着突兀,面上也是义愤填膺之色。

汉人进入了草场,不再和首领贸易,他们到处发掘矿产,收购皮货,需要大量的人力,在那里,包吃包住,还可给予牧人们安稳的生活,这让牧人们纷纷逃亡,对原先的贵族,也越发的不恭敬了。

“你心里一定在想,朕就这么想要这天可汗的尊号?不,天可汗算什么呢?不过尔尔罢了。可是哪,朕要比的,乃是唐时的太宗皇帝,自先秦以来,我中原开疆拓土之君,无过汉武太宗,朕从前,不喜打打杀杀,何也,连年征战,百姓遭殃哪。可如今,下西洋,开了眼界,方才理解了汉武帝和唐太宗的心境,这天下,竟有如此多的心腹大患,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若是朕不管,数十年,又或者百年之后,等到他们羽翼已丰,那时,才想要攘夷于外,便难上加难了。”

弘治皇帝晒然一笑,靠着沙发,亦是沉默下来。

方继藩道:“依循乃是唐朝时的旧礼,于关外设了高坛,各部首领,总计七十四人,早已候命,礼部选定的良辰吉日乃是三日之后,到时臣和太子,带禁卫出城,各部首领统统已解下了刀剑,其扈从,只各自挑选十二人观礼。”

“没,没有。”方继藩的脖子,像要捏断了,拨浪鼓似得摇头。

方继藩点点头:“有这个想法,可惜……”

过了几日,果然礼部送了章程来。

一提到这个,朱厚照眼睛就放光,他一直都希望,自己成为天可汗,光耀万世,可谁晓得,这个彩头,竟让父皇夺去了,他不禁道:“这个好办,那就让本宫去代替父皇和各部盟誓就好了,本宫来做这个天可汗。若是有人敢图谋不轨,他还未靠近,本宫就一拳,打断他的骨头。”

方继藩又掏出一个小圆镜,朱厚照戴着,忍不住道:“本宫这些日子,都在忙着书院和蒸汽研究所的事,没想到,你小子,竟还鼓捣出了这么有趣的东西。”

数十辆马车,停到了方家门口。

方继藩又道:“那么乌斯藏语呢?”

大家自动让出一条道路,王不仕进入交易市场。

很贵的镜子呢。

王不仕抬腿一走,入宫。

然后王不仕被召入奉天殿……

次日一早,王不仕起床。

一副一百五十两?

不管怎么说,也得将太子弄出去啊,留在这里,准还要挨揍。

邓健听罢:“少爷,你不要我了啊?”

邓健打了个寒颤,这么有意义的事,自己好像被剁了喂狗的可能性比较高啊。

方继藩颔首点头。

邓健就笑:“少爷多才多艺,学富五车,居然还晓得剥皮,小的……能追随少爷,真是三生有幸,祖坟冒了青烟。”

“……”

第二章送到,求点月票。有了银子,这世上的事,也就好办了。

国富论的熏陶之下,早已有无数人,对于经济之学,还是有大致的了解的。

而如今,公共马车开始流行起来,索性,坐公共马车当值的人,已是越来越多。

突然……他泪流满面。

在翻阅了一座雪山之后,终于……一片郁郁葱葱的世界,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这些,在他看来……方继藩的野心很大,这个铁路局,绝不只是修一条铁路这样简单,而是想要开创一种全新的玩法,相比于这个新模式而言,一个铁路局,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呀,那个?那个不就是,姓方的还有欧阳志,借机勒索百姓财货的东西,这方继藩,搂银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哈哈,谁买谁傻。”

“哎呀,陛下这……怎么可以与民争利啊。”有人捶胸跌足。

紧接着,一个个消息放出来。

传闻这铁路,主打的乃是货运。

那宦官疯了似得回来禀报:“陛下,涨了,涨了,已经一两五钱银子了。”

巨大的伞布将他卷着,好不容易,才有人用匕首割断了缠绕一起的绳子。

朱厚照吓了一跳。

“当然,它的真正职责,却是有别于东厂和锦衣卫。你们也知道,眼下我大明下西洋,既有佛朗机人虎视眈眈,又有诸国蠢蠢欲动,天下诸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了保障航路,清扫我大明扬威四海的障碍,理当在海外,建立分支,刺探军情,尤其是要严防,犹如上一次,佛朗机人袭击新津,或是袭击我登州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些人员,自然是决不能在我两京十三省内活动,不然,难免有所避讳。可在海外,却需有人,四处活动,陛下这些年来,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而下西洋,乃是国策,太子殿下,理应为陛下分忧,因而上奏,恳请建立这样的机构,为陛下分忧,有何不可。”

他说罢,笑了笑:“朕听说,你们二人,想修通保定府和通州之间的铁路,是吗?”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毕竟,自己身边,也有经济学的院士,会给自己讲解经济学的原理。

…………

陈列显得不安,忙是磕头:“陛下,王先生所说的白令海峡,实是艰难啊……”

弘治皇帝和他有过几面之缘。

方继藩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可是……

作为孝子,陛下说一句碎尸万段怎么了?

弘治皇帝的认知,固然还是有时代的局限性。

可是……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至少……有了一个出路。

梁储决定……不谢了。

经张皇后提醒,弘治皇帝方知梁如莹有一个未婚的夫婿。

譬如敕命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这医正之职,本就属于传奉官的范畴,所谓传奉官,属于体制之外的官衔,因而,倒也无碍。

却很快,他发现弘治皇帝的目光,严厉的朝自己看来……

因为这牵涉到了祖宗之制。

朱厚照顿时懂了:“原来如此,这样说来,他们很快,就会上奏,按着父皇的心意,而你爹,便算是重新‘活’了?”

朱厚照便撇撇嘴:“别夸了,本宫知道本宫很聪明,还需你来夸?”见着那叫小环的女子,口对着口……

一旁的小环,则手搭在太皇太后的脖上大动脉上,惊喜的道:“成了。”

“本以为,临走之前,竟还没有和皇帝以及太子说点什么,心里……满是遗憾,可谁晓得……竟还可以还阳。”

梁如莹忙道:“陛下,小女子并非是神医……”

梁如莹显得不安,却还是欠身坐下。

萧敬突然开始惦念着什么来,倘若……倘若自己没有阉割入宫,而是拜入到了方继藩的门下。

这令张皇后很是满意,此时,天色还早,可已是睡不下了,她不断的称赞着梁如莹,问起梁如莹求学之事,那西山女医院,是什么样子,学的都是什么,如何学,治疗时,会不会紧张,有没有害怕。

只是他清瘦了许多,这些日子,一直忧心忡忡,茶不思饭不想,这日子,实是煎熬。

他最遗憾的,就是自己侄子和梁家的婚事,这梁储,乃是吏部侍郎,位高权重,本来能与他们家结亲,对刘家而言,可谓是如虎添翼。

刘文华也是愣了,可愣归愣,心里还是格外的激动。

宫中特别请自己来,就为了奖励自己。

没有起因,此前也绝没有任何不适。

此时,梁如莹上前行礼道:“能给小女子,看看病症吗?”

梁如莹努力的回忆着。

他忙看向弘治皇帝,弘治皇帝身躯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