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44章:冯轼结靷

第44章:冯轼结靷

圣安娜网站 |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草原早就不是三不管的地带,九皇叔一早就派兵接管了这里,对各个部落也做了一些安排,只是……

凤离族从根子上烂了,二长老用生命,给凤轻尘换来一个,铲除凤离族毒瘤的机会。

九皇叔看着凤轻尘离去的背影,轻笑……

“一,一个时辰后?”幕僚连忙抬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虽然凤轻尘最后完好的出来了,可听着凤轻尘一波三折的牢狱故事,三人还是抹了抹汗。

当然,她自身的实力也不弱,不然她根本等不到九皇叔。

九皇叔在血衣卫大牢为她所做的一切,又让她燃起了一丝不应该有的奢望。

一顿饭,吃得热闹非凡,将前往黄泉路的担忧冲散了不少。

“东陵要出兵?”凤轻尘惊讶的问道。

对于一个傻缺二货青年,南陵锦凡完全没有看在眼里,他关注的重点。只有九皇叔和凤轻尘。

小身板被电得一颤一颤,看上去很吓人,幸亏这个时候没有外人在,不然凤轻尘就真得会被人当成妖孽了。

再说了,九皇叔要是会,依他的骄傲,也绝不可能在马车上,在她面前动手,九皇叔那人说好听一点,叫注意形象,换句话说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要是王锦凌来江南买地,这群人别说抬价了,半买半送都有可能。即使不在意大公子的盛名,也要顾忌王锦凌背后的王家。

天下之地,却没有她可以容身的地方。

吓死他了,还以为这次死定了。

“好多花。”豆豆休息够了,也站了起来,一脸欢喜:“好漂亮呀!”

九皇叔看上去很狼狈,胡子拉茬,眼圈青肿,双眼泛着血丝,一看就知道没有休息好。

学得文与武,卖与帝王家。如果能依附九皇叔,直接成为九皇叔的嫡系,那可比一步一步熬资历来强,说不定一步就登天了。

“不忘礼节便可。要处处以师叔之礼待之,这位置怎么坐?暄宫主可是能坐主桌之人,凌少主似乎还不够格。”

“圣敏皇后,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胆小怕死。”九皇叔一个字一个字,咬得特别清楚,凌厉的眼神满是鄙夷与不屑。

敏夫人再次开出条件,只要九皇叔说好,今天一切都能够和平解决,可惜九皇叔说得是:“做梦。”

“味道很好。”王锦凌轻啜一口,便将茶杯放下。

“就是,凤轻尘一个女子,能帮什么,孙太医你这是病急乱投医了。”翟东明大步上前,他讨厌凤轻尘,但不允许别人欺负她。

解剖,是医术不是妖术,以后见着她开膛破肚,这些人的接受力也会高一些。

凤轻尘站在一侧,看着脚不挪、眼不眨的赤炼水和郭保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王锦凌站在马车旁,笑得温和优雅,目光灼灼地看着那辆极普通人的马车,等着凤轻尘下来。

这凤府有凤轻尘在才是凤府,不然……就什么都不是了。

东陵子洛相信,凤轻尘下得了手,即使他是当朝皇子。

“哼,你的仇人本王也要管?保你半年之内能活着,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本王凭什么管你的生死!”

用完饭,凤轻尘就闲了下来,她一个女孩子,再加上父母刚下葬没多久,完全不用出门去给人拜年,只需要呆在家里便好。

“是呀,人多热闹一些,西陵的宇皇子也在,不过苏柔姑娘不适合见外男,轻尘就不替苏柔姑娘引见了。”凤轻尘若有所思的瞥了南陵锦行一眼。

他们三人喝茶,可不是谈论景阳,而是说西陵天宇的婚事。

“还好,还好我没挑好地,要是强买到你家头上去,得罪你们家可就麻烦了。”崔家人有多狠,她可是领教了,当初就给崔浩亭治个病,崔家就有人派刺客杀她。

九皇叔生气了。

从大长老房里出去,三长老和四长老还白着一张脸,两人相视看了一眼,一脸迷茫。

同一时刻王家护卫也迅速上前,手中的长箭直接掷向洛王护卫。

“本公子说话算话,一定会让你们走。”王锦凌温和一笑,可这笑却不达眼底。

“有黑骑在,我就放心了。”凤轻尘吁了口气。

“公主是女孩子,平时就是呆在宫里,现在出宫也是去玄医谷。玄医谷那个地方,不比宫里防御差,公主在玄医谷肯定不会有危险,这可真是一个轻松的好差事。”暗卫二十五也很向往。

大家资料共享,经过五年的努力已大有进展。不出意外,凤轻尘和元希先生的交易,很快就要完成了。

“凤轻尘,你确定你是看在你娘的面子上,而不是因为感动,感动他痴痴等你十八年?”不怪九皇叔心急,实在是暄少奇这人太危险了。

“当然不是啦,东陵九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如果因为感动我就要嫁给对方,我早就嫁了。”哪里还会等到你,凤轻尘一脸失望的看着九皇叔。

如果,如果他没有暂时失去自由,他根本不会把什么暄少奇放在眼中,他会光明正大的来凤府,高傲的像暄少奇宣布:凤轻尘是本王的女人。

凤轻尘眼神一扫,在场的除了九皇叔还有车夫,那车夫……

哦耶耶……豆豆哼着小曲,隔着一条河,不仅不慢地跟在凤轻尘和九皇叔身后,时不时和隐在暗处的暗卫们切磋一下,小日子过得老滋润了。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九皇叔不该死在震天雷之下,这天下谁不知,四国之中只有他们东陵有震天雷。

“回九皇叔的话,轻尘在百草园遇到狼群袭击,听闻九皇叔与淳于郡王在此狩猎,便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凤轻尘连忙应对,自对忽视东陵九语气中的冷淡。

“留下来?留下来添乱吗?本王没兴趣带着你个累赘。”东陵九嫌弃的看了一眼凤轻尘。

凤轻尘以人数不宜为多的理由拒绝后,太医院的人便去找云潇,想要说动云潇放弃云家那个名额,让给太医院的在夫,至于九皇叔和王锦凌?

“不怎么办,本王从来不会把赌注下在一个人身上。天宇想要坐那个位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如果真到那一步,那就别怪他不义。

只是一个生辰宴,就要耗费数万两银子,这是要把她前几十年的生日一起补回来嘛要。

文武百官也齐齐变脸,话说到一半就顿了下来,一个个用杀人的眼神,看向南陵锦凡,责怪南陵锦凡的无礼。

凤轻尘突然发现,她的医德似乎有下降的趋势了,她一直不希望个人恩怨,影响到她的工作,可结果还是将个人的情绪,带到工作中了。

“我能想什么办法,我本身就不擅长医那种病。”凤轻尘被左岸和豆豆一唱一和,挤兑的更不好意思。

这是杀手联盟内部的事情,如果不是左岸想要保豆豆,那是绝不会说出来的,凤轻尘也是忌讳这一点,不敢对豆豆怎么样。

白发驼背老头被九皇叔这么一吓,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公子恕罪,小的只是按殿下的吩咐办事,殿下说公子不喜与美人亲近,不敢安排美人相伴,便用这女儿香赠与公子,好让人相信公子的确是从花舫出去的。”

当然,最主要是让这位公子家的母老虎生气,这话他不敢说,怕说出来会死在这里。

“你们家殿下有心了,替本…公子转告你家殿下,这情本公子承了,改日定奉上大礼。”听老者如是说,九皇叔便可以肯定,弄出这恶作剧整他的人定是西陵天宇。

她很不高兴!

苏文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凤轻尘心里已是波涛汹涌,可面上却不表露半分,有些事情哪怕是对九皇叔也不能说。

“你……”凤轻尘咬牙:“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杀了他。”

要她小心那个镇国公府,小心那个叫李想的男子,李想就是那个会制造震天雷的人,容十小姐的入幕之宾。

“小心。”凤轻尘连忙将人抱住,奈何凤轻尘再强也只是一个弱女子,抱个大男人不是一般的吃力,蓝九卿这一扑太突然,凤轻尘吃重,险些和蓝九卿一起摔倒在地。

九皇叔说的没有错,她之前那样分明是处子之相,眉眼间尽是清澈与骄傲,而今才真正是妇人之姿。

“世子爷先,你是世子爷,你得走前面。”

诸葛先生看邰城上下这副模样,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公子爷,事情还没有糟到那个地步,公子爷你千万不可放弃,我们手上还有最大的王牌。”

林大人对凤轻尘很客气,好吃好喝招待,可就是不提正事,凤轻尘一提要见孙思行,林大人就把话题叉开。

凤轻尘身上有圣物,又有九皇叔令牌,除非她强闯血衣卫,不然血衣卫的人不敢拿她怎么样。

他的病情,他自己明白,他活不了一年,可看凤轻尘这个样子,似乎有办法,他能期待吗?期待和崔浩亭一样的奇迹吗?

苏绾在南陵的行动,虽不说非常顺利,却也没有多少障碍,与南陵锦凡联系上是早晚的事。

有九皇叔的命令,“海盗”们自然不会小气,大手笔的将震天雷和炸药空投到岛上,可是问题来了……

“哈哈哈,那玩意儿一点也不可怕,哥哥们,咱们把那些铁疙瘩全踢回去,炸死他们自己去。”百鬼宫的人发现后,立刻起了心思,数十个高手同时涌出……

东陵子洛也不生气,自顾自的道:“九皇叔,你明明很在乎凤轻尘,为何不肯说出来,你为她做了这么多,牺牲了这么多,可她却一点也不知道。在外人眼中,只看到王锦凌和云潇为凤轻尘奔波、为凤轻尘洗刷罪名,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心思诡异,性情反复,真假难辨,连自己都能骗。”九皇叔转身,薄唇轻启,吐出今天对东陵子洛所说的第一句话。

后宫新进了一批女人,还有谢皇贵妃肚子里那个,要斗,现在就要开始。

“又骂我笨,我可没做蠢事,至少没有犯蠢的和蛟龙沟通。”凤轻尘哼了一声,反讽回去,九皇叔嘴角微抽,默默地望天。

小小一个陈家,九皇叔还没有看在眼晨,看凤轻尘饶有兴志,才懒懒地开口道:“陈家送的必是华而不实的东西。”

“是吗?”凤轻尘挑了挑眉,这才相信九皇叔是认真的。

陈家的礼虽然华贵,可想要让凤轻尘心动还差太远了。

虽然陈家付出很多,可要是能搭上九皇叔这艘大船,那一切都值得。

平台后面有一个往下的台阶,有百来步,下面是一块平地,三面环着冰峰,地方不算大,却堆满了尸骨,中间还有一个水晶棺材,远远能看到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女人。

“凤轻尘,擅闯血衣卫大牢,强抢嫌犯,可是杀头的大罪。”林大人带着血衣卫,在凤府护卫的逼近下,一步一步往后退。

凤府的护卫也有不少受了伤,凤轻尘带着这一群伤兵从血衣卫退出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输得很惨呢,可马车里的佟珏和佟瑶却很明白,今晚的交锋,他们完胜,因为……

如此商量一番后,护卫们便把城里的粗布都买了回来,一层层缠着自己的刀,缠完后还拿同伴试了试,确定包得够厚,刀刃砍不死人。

自责、内疚这种情绪,早在她下令杀围堵她的乞丐时消失了,她凤轻尘为了活下去,不惜一手救人一手杀人。

其实,蓝氏一族也有相同的秘法,不过那也仅限于蓝氏族的人才知道,九州大陆最古老、最尊贵的两大姓氏,总会有一些外人探不到的秘密。

最近大家都很心浮气躁,也许该来点清心降火的药。

而在此之前,九皇叔的心情明显因此事好了许多,不仅仅是宇文元化等人,就是夜叶也发现,九皇叔最近心情变得很好,而这一点让夜叶感到恐慌与不安。

“锦凌是不是疯了,他不要自己的命了,就算想要清理王家有异心的人,也不用拿自己的命来玩,命只有一条,把小命玩完了,王家清得再干净也没有用。”如果王锦凌站面前,凤轻尘绝对要狠地踹他一脚。

云潇见状,也告辞而去,九皇叔点了点头,完全没有相送的打算,坐在椅子上,双眼看着前方,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是关心我的,对吗?”九皇叔眼睛一亮。

“又是这样……”凤轻尘抽回自己的手:“你走吧,我不想再和你说话。”根本无法沟通,何必生生气自己。

“现在人在哪?”人找到了,又没有生命危险,蓝九卿心中的担忧也消失了。

在养病的期间,她没有隐瞒自己会医术的事,毕竟在路上找大夫不方便。她的伤后期就是自己医治的,也替紫情十二人做过一个全身检查,并针对她们的问题,给了足够的药。

“你有没有给奶宝支招?”凤轻尘强忍着笑意问道。

“奶宝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王锦凌完全没有吓到,半躺在矮榻上,别说姿势,就是连眼睛都没有从书上移开。

“嗯,轻点儿,记得让厨房把凤谨的吃食温着,等他醒来肯定会饿。”孙思行又交待了一些细节,春绘一一应下。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