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51章:昼夜不息

第51章:昼夜不息

圣安娜网站 |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好了,你别气了,永康侯妇人一直以来也是个精明的主,她看上范阳卢氏的女儿,无非是因为左相卢勇如日中天,在朝中连右相都排挤得快没地了。比起忠勇侯府这些年的克制低敛,左相府锋芒毕露,她选左相背后的卢氏也不奇怪。”英亲王道。

不多时,有人抬了一桶水进来。

“你也不用套我的话,不用管我要秘术做什么,只将你手里的秘术给我就是了。”藏锋看着她,“否则,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你们谢氏一个一个人去死。据说你很是看重谢氏满门,那么,我就一个一个杀了他们。”

队伍缓缓地向着临汾镇而去。

崔意芝一直没放过谢芳华的神色,如今忽然笑了,“人人都传闻铮表哥入了魔,对忠勇侯府小姐痴迷过甚。忠勇侯府小姐却是不甘愿这一桩婚事儿的,如今看来不尽然。”

“你输了。”谢芳华指着地上被她袖剑销断的梅枝。

谢芳华在落梅居闭门不出,已经喝了七日的汤药,这一日,秦铮休课,闲在府中。

那八名婢女本来就知道丞相夫人训练他们来当陪嫁的用意,闻言齐齐娇羞地抬起头。

秦浩休假三日,第四日便去上了早朝。

卢雪莹闻言露出惊异的神色。

“亭儿!”永康侯又加大声音喝了一声。

天阳升起时,马车回到了忠勇侯府。

...人世间,九泉下。

她闭上眼睛,尽管被心血外溢使得心脉疼得力气微薄,但依旧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支撑着,抱住他,依在他怀里,任他吻着。

一时间,霞光照亮了整个机关斗室,刺得郑孝扬的眼睛都疼了,几乎睁不开。

她面色一沉,刚要催动功力,在她旁边的谢云澜忽然挥手,顷刻间,一股大力打了回去。

谢芳华冷然地瞅着他,“四皇子即便人多势众,但也要考量好了,我手中的人不好截。”

“我说怪不得这两个人面熟,原来京中传出的消息是真的,北齐的皇子和玉家的人出现在了京城。”秦钰端坐在马上,慢慢道,“两位贵客来到南秦,真是荣幸之至。”

“玉灼,等等,你先站住别动。”谢芳华感觉出不对劲,含住玉灼。

玉灼立即站住,回头看向马车。

“你祖父和我是要去西山军营的,他比我早出城,城门士兵可以作证,杀人的时间对不上。另外,杀人要有动机,我有什么动机害孙太医。再者,若是想要查个明白,京兆尹来就知道了。九城内外,出现凶杀案,应该是他们管辖的范围吧?目前,你只能相信我。”谢芳华话落,挥手落下帘幕,对玉灼说,“玉灼闪开,让他上前。”

孙卓立即走向马车,看向车夫被刺入胸口的匕首,面色一变,颤抖着挑开车帘,看到里面被匕首插兄已经断了气的孙太医,大叫一声“祖父”,刚要上前去抱他,想起谢芳华的话来,又顿住手,“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起来。

...谢芳华站在落梅居门口看着英亲王妃带着人走得没影,才收回视线。

谢芳华将早先煎好的药倒了一大碗递给他,不得不说他来得可真是时候,这药如今不热不冷,正好喝。本来她想着他既然睡了就算了,反正脑袋磕了个包而已,也不是大事儿,明早再喝药也没什么,不喝也死不了。可是人家既然追来了厨房,当然要满足他。

秦铮瞅着她,攸地笑了,肯定道,“定不会太难的!”

秦铮又跟进中屋,见她站在镜子前接头发,凑上前,“要不我们……”

左相府留了秦浩午膳又留了晚膳,直到深夜,微微熏然的秦浩才回到了英亲王府。

刘侧妃本来无心睡眠,侍候她的婢女陪着她说话,如今听闻秦浩回来了,而且来了她这里,立即吩咐,“快请大公子进来!”

“除了王妃之外,还有几股势力在查暗市,属下发现其中有两股势力来自皇宫。”窗外人说道这里,转头看向谢芳华这边的屋子,似乎有所犹豫。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她没想到连皇上和皇后也查她这么个秦铮身边的小人物了。

除了三皇子、五皇子外,皇帝还有三位小皇子,分别是八皇子,十一皇子,十三皇子。八皇子刚刚十四岁,十一皇子和十三皇子分别十岁和七岁。

这个恶人!

“我刚刚怎么没看见?”秦倾立即站起身,走出了门,眼睛扫了一圈院子,对门口站着的听言问,“在哪呢?”

林七立即禁了声。

秦铮本来就不宜走动,如今折腾一番,又受不住了,不多时,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秦铮也懒得看那二人,对飞雁摆摆手,“你带着他们去杀手门吧!”

王倾媚离开不大一会儿,便拉着玉启言走了回来,玉启言的脸色比王倾媚早先出来时的脸色还臭。明显是被打扰了好事儿的不爽。

谢芳华对外面喊,“侍画、侍墨,去打听一下,官兵这么急,可是哪里出了事儿?”

“就算一百条人命,你是个手无寸铁还需要别人保护的弱质女流,去了能管什么用?”大长公主低喝。

二人离开后,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对金燕和燕岚问,“你们还吃得下吗?”

“就算不是因为你的事儿今日让她卷入丽云庵来,她恐怕也难排除在外。”大长公主深深地又叹了口气,“她本来就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如今又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和你们都不同。”

二人出了御书房。

英亲王妃从太后宫里出来,脚都没站,匆匆跑去了御书房。秦钰答应了

英亲王一拍桌案,“岂有此理孙太医和韩大人都是朝中有品级的大员,竟然就这么被人杀了。到底是什么人背后这般心狠手辣?”

“他是死于金针刺中了后背心的穴道,一针刺穿了心。”谢芳华道。

二人上了马车,谢芳华照样挽着谢云澜的胳膊,这回她好像是累了,困倦泱泱地不说话。

谢云澜慢慢地翻着书页,过了许久,他偏头看着谢芳华。眸光温温的,淡淡的,静静的。似是想着什么,又似是没想。只那么看着。

谢云澜背着谢芳华向里面走去。

谢芳华闻言知道这回他是态度坚决了。没想到半日以来他一直由着她,可是到了这里却死活不同意了。她垮下脸,“那我要住在这里几日,没事儿的时候,我能不能进你的院子找你?”

谢云澜将谢芳华直接背到床前,然后背转身子,对她道,“下来吧!你可以躺下睡了。这间院子一直没有人住,有些清凉,稍后我吩咐人搬一个暖炉来。再给你灌一袋子暖水。你就不觉得凉了。”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玉灼想了一下,摇摇头,“似乎三年前谢云澜来平阳城的时候,我娘好奇跑去看过他。后来我爹去了,将我娘给拦回来了。然后这么多年,一直看着我娘不让他去招惹谢云澜。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她曲音落,有十八人从暗中现身,齐齐见礼,“拜见小姐。”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小泉子立即跟上秦钰。

秦铮笑了一下,“我就是去看看那只毁了情人花的车轱辘。”

郑诚连忙都,“能得小王爷邀请,是犬子的荣幸。”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英亲王妃自然也知道自从孙太医被杀后,太医院已经没有好的太医了,医术都不精通,她叹了口气,“都怪我,给你看什么花啊。”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春兰说不出话来。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小姐。”侍墨也吓坏了,立即走了进来。

过了片刻,喜顺匆匆跑了回来,“王妃,王爷和大公子说这就回府。”

这时,英亲王和秦浩从外面匆匆走了回来,一眼见到正院立满了人,门口横躺在七孔流血惨死的翠荷,齐齐面色一变,急急走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