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70章:恨如芳草

第70章:恨如芳草

圣安娜网站 |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突然,张兰兰素手一挥,从司机倚靠者的座椅上面扯下来了她贴上去的一张符纸,然后用力的拍着车窗,扯着嗓子就喊道:“司机,司机快停车。你快停下来。梦梦,我看到了,就在那个地方,没有瘴气的地方。”

张兰兰歪着头想了想,然后又从包包里面掏出了手机,用手指指自己的手机,递给一家面馆的大爷看了看。

照理说这样子的状态,是属于呆滞着的状态。可是他又为何做出要保护那株曼珠沙华的举动呢?

只见他狂笑着:“所有对不起,我的人都得死。”

张兰兰倒是比我镇定多了。

本来那把雨伞是随着我们一起被带到了病房里的。杨先生一听张兰兰说此时那个女鬼不在他妹妹的身体时,就一把拿起了那把雨伞,又是踩又是踹的。

我点亮手机的屏幕,想要看一眼现在的时间。却没想到映入我眼帘的却是那个电量不足的红色提示。人出门在外,特别还是在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却害怕的就是自己唯一一个能够跟同伴取得联系的东西用不了……

我明白张兰兰的意思是什么了,虽然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手段,但是一定能让自己全身而退的。

大明很认真的与小女孩交谈,并没有因为她的年龄小而敷衍她。这样的大明让我动容,我不知道他是否看出来这个小女孩有问题。

在电梯里,我扶着张兰兰的行李箱。想着这个差评虽然被客户给消除了,但是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我对于张兰兰的这种行为表示鄙夷,恨不得仰天长叹一声交友不慎。抓着宫弦我就是一阵埋怨:“你来做什么呢?张兰兰都被你吓跑了!”

我身边广场舞大妈们看一下局长的眼神都冒着星星眼,我的心中一阵恶寒……

那些由于根部已经腐烂,已经东倒西歪的大树,一点也不妨碍我那阅历的双眼。

我顿时有股想哭的冲动。这让我如何去见宫一谦。难道我就这样盯着吻痕招摇过市的去见他吗?

我的心情大好,一扫刚才的哀怨的心思。乐天派的我决定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先抛到脑后。目前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我们在磨盘上的事情。

当我们来到了黄拓跋的家门口时。隔壁大妈很是热情地招呼我们。只是,我也从她的脸上看出了疑惑之色。似乎我们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是很不正常。

宫弦的话让我伸出去的手又猛的缩了回来。好在我的手缩的快,正如宫弦所说,刚才我的手快接近张兰兰的身体时,她的双眼猛地睁开,从她的眼里激射出点点的寒光。

像是受到了诅咒要阴沉着沈琳的脸色一样,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气,忽然间就暗了下来,并且接着就是电闪雷鸣。

“山谷,山谷里,可能是在山谷里。”黑雾连忙大声的说了出来张兰兰有可能去的地方,也不知道真是如此,还是他被吓着了,所以胡乱说一个地名。

小慧下楼之后还没等开口,王鑫的老婆就先开口说话了。

干枯的头发被染成黑色,毛躁的披在肩膀上。姣好的面庞以及那个新月般的眼睛,就这么放大在我眼前。

“看来我们得去想办法让这头牛走开了。”大陈自言自语,听了他的话,我倒是有些内疚。若不是因为我,他们的行程又何必弄得如此的紧张。

张兰兰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为什么就能这样直接丢下我走了?如果宫弦没来,我现在又会在哪里?张兰兰也真放心我。我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服,下次见到张兰兰我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她了。可是张兰兰就像一阵风一样,吹过来又吹走。

然后在“是”这个字上不停的画圈,就怕曽小溪不相信一样。两个姐姐都已经这么说了,曽小溪是真的不能逃脱了。

可能是车子的滑动惊动了那些游魂,他们纷纷散开,这让我看得更清楚宫弦的情况。

见识过宫一谦开车的不要命,所以一点也不觉得宫一谦过来这么快的速度有什么不妥。远远的看见宫一谦走了过来,然后陆雅连忙又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

宫一谦这话说的跟没说一样,批准了人家来宫家住,一不一个房间根本就没什么。

“嗯,她将我的毛一根一根的拨了下来,她拨一根,我痛得就哭一声,她喜欢听我哭,等我发现以后,无论多痛我都不哭了。”

曾大庆?这个名字真眼熟。我回忆了一下淘宝上面的信息。联系人那一栏写的是曾先生这一点没有错,但是曾先生的用户名好像就叫做曾大庆。

我还有什么话想要问一问曾大庆,但是他家的门却传来了钥匙插进孔里面扭动的声音,同时,曾大庆竟然还喃喃自语的说道:“今天怎么这么快,不应该呀。”

到了房间里,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满脑袋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知道张兰兰到底有多累,这才来到房间没多久,她就已经睡着了。这就让我觉得这个屋子里更加的诡异了。

如果生活变成了这样,如果再也无法逃脱宫弦的掌控,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宫一谦之所以能找得到陆家窃取机密证据,也要从我一次不小心看到了陆雅的短信说起。那天还在酒吧里,从陆雅的手机中看到了那个短信,是一个未知的号码发过来的,总得就是让陆雅继续接近宫一谦。

就这样,我没能说服这位买家。虽然说收获到了一份好评。但是这一天,我就在这样的闷闷不乐中熬到了下班。

张兰兰摇摇头的看着我,只好主动的去帮我处理伤口。张兰兰用长长的符纸当做医用纱布给我把那些出血的手跟腿缠住了,开始还有些黑血渗出来,但是换了几个符纸就差不多了。

张兰兰一副如释负重的样子,说:“那就没错了,我们昨天弄的符纸阻挡了他进来,虽然他还是能入侵你的梦,但是起码没有直接接触你,他昨天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正当我感觉到奇怪的时候,突然间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喊了一下我的名字:“林梦,过来。”

于是我对三轮车司机说:“师傅你开车的时候多注意下你自己,如果你累了,我们就休息一下。如果你不累,我们就继续。”

我想让大明赶紧离开,只要大明不在我的身边,对方的毒计就无法得到实施。

金先生的门一打开,我就准备一个箭步冲进去。可是张兰兰却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我,将我往她的身后一拽,就站在我的前面,然后手中捧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的空纸箱,脸上露出了一副谄媚的笑容,就对金先生说道:“金先生,您的包裹。”

我正不知所措时,忽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厉鬼虽然是死掉了,动物的死因也明白了,可是我的差评呢?谁来给我解决。

再说了,我们又不图他什么,说来他还得谢谢我们帮他除妖降魔呢。”

只见她走到了吴先生的身边,轻轻的坐了下来。端起了吴先生面前茶几上的那杯水,小口小口的啄着。一边喝水,一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们。

书中记录着百鬼的生成,目前有遇到过的危害,和对于那种危害的处理办法。降鬼的常见招式。

大明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们,我与张兰兰的话他是听不明白的,他也跟随着我们的脚步走了过去。

张兰兰闭起了双眼,伸手掐指算着什么。我耐心的等待着她回神。大明则是一脸惊异的看着张兰兰。我则一逼见怪不怪的模样。

看到眼前的这幅景象,我也是有些欲哭无泪,照这么下去,我在等个三五年都凑不够三滴血。到那个时候,真希望宫弦还能活着。

这时我的心是那么的绝望,已不是刚才的那种针扎的刺痛,而是整颗心都痛到无法呼吸。

我不进反退,心知不对,可是心里又不敢再继续往前走。担心走到了跟前,拨开了那层薄雾,看到的正是我心中所猜测的那样,光是想想,我都觉得自己杀人的心都有了。

然后他又看向我们的方向,手中的拳头握得紧紧的,狠狠的盯着我,让我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也不知道是我看得太入迷了还是我的错觉,那个小老头盯着我看时的那一瞬间,我竟然发觉我的身体不能动弹了。正当我惊恐万状之际,准备呼喊张兰兰时,随着那个小老头最后看了我一眼后,很快的消失了。

张兰兰离开以后,我照例喝了一碗养生汤。我想以此来压压惊,也好分散分散我的注意力。因为那个小老头的脸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晃动着,那副阴阳怪气的眼神我想甩也甩不掉,只好找些事情来做,借以分散我的注意力。

但是我也知道,以宫弦的能耐,我是无法对他说假话的,他可是有着那本事可以查得出来的,倒还不如实话实说好了。免得再生出事端来可就不好了。

宫弦轻轻的将他们放在了地上,他们此时眼神还是紧闭着的。我连忙摇晃着兰兰,“兰兰,兰兰。”

宫弦的动作一气呵成,看着做了许多事情,动了许多许多动作,可是这些事情做下来却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在他把我们三个人放入到他划好的圆圈里的瞬间的,那个从兰兰身上掉下来的黑色的球状物就“呯,呯,呯”的几声巨响,四处爆炸开来了。

钟明见求饶不成,竟然恶向胆边生,只见他阴狠狠的看着宫弦,嘴里念念有词,就见从他的体内涌现出一股黑色的光线,那条黑色的线与宫弦缚着他的红线缠绕在一起。

但是奇怪的是,女模特身上的血往下流的时候,留着留着那血却又不见了。像是被什么吸收了似的。

活泼的小功也围着我看了几下。连声道:“我就说嘛,刚才我还对他们两个人说,你们两个人绝对有问题。我还没见过有哪一个姑娘家跑到这来旅游的。切,原来你是为了来找大陈的。”

我质疑起他的话了。为了找到他,我每天一闲下来就不停的拨打他留在淘宝客服上面的联系电话。可是不是忙音就是没人接的状态?怎么可能没有联络他。

我被张兰兰弄得莫名其妙,但是还是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生怕我做出什么蠢事情,把自己给逼上绝路。

果然,华先生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回答道:“是的,相比之前的夫人我的确是更加喜欢这样妩媚动人的夫人。”

正当我将水龙头打开,将自己从头到脚都淋湿了一遍,又给自己全身都打上了沐浴露,正在使劲的搓多身上的灰尘时,忽然我正在使劲搓搓胳膊的手顿了顿。身上顿时也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哦!还有这事,你细细地把这件事情给我说了。”

“她之前是好好的一个优等生,你才不正常!”电话那头说完就气冲冲的给挂了。

“那你女儿是什么症状能跟我描述一下吗?”我问。虽然我也不会治病赶鬼什么的,但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毕竟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我说:“你家不是只有你一个女儿吗?”难道他们家有宠物,宠物还上桌吃饭?

“太奶奶,我听阿姨说你最近身体很虚,这个汤是我特意为你熬的,很补身体的。”

这个时候,突然间门口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丹凤走过去,将门给打开,然后又将门给关上,疑惑的说了一句:“奇怪,怎么就听见有人敲门。但是开门了却没看见有人。”

沈小姐跟我之前碰到的买家都不一样,她不是自己使用了货品出了问题,而且给了她的闺蜜买的东西。结果因为问题严重,导致人家闺蜜的老公都找上门来了。

“师傅,你为什么不去呢?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万一能够见到你想看到的人,那该多好。”我有些疑惑。换成是我知道了这么一条门路,我也许会去的。

蓝先生始终对我们彬彬有礼,感觉与他在一起,是可以很放松的,虽然是第二次见面,可是却让我觉得他是一个可以被信任的人,也没有拘束感。

就这样,我与这个恶灵就你不动我了不动的一时间都各自安静,其中我还不停的呵气,我是真冷,这点倒也不是装的。

上次看见我摸了她的雕像后,欣欣就不再让我去她房里了,把房门锁起来了。

是那个神出鬼没的男鬼……他怎么又来了,竟然还跑到我的老家来了……我下意识的倒退一步。

女孩爽朗的伸手说:“你就是林梦吧?我叫张兰兰,跟你联系的那个道士是我爷爷。他有急事来不了,所以我代替他来。你放心,我的法术也不错。”

到了楼下的时候,是一家小面馆。里面有着一些小菜,小月问道:“吃什么?喝汤吗?骨头汤怎么样。”

这时刚刚打完120的王先生过来说,“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把它销毁的灰都不剩!”可是就在我掀开被子的时候,我的床头突然间趴着一个小孩子。小孩子的身体晶莹剔透,带着一些雾蒙蒙的特效。我一时间突然忘记了反应,手始终够不着那个灯的开关。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夫人边敲门边说:“你们睡了吗?没有睡觉的话给我开个门行吗?外面有东西在一直追着我。你们快给我开开门。”

虽然有些诧异张兰兰这个时候突然间醒过来了,但是这也是万幸张兰兰醒了过来。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门外夫人嚎啕大哭:“别这么狠心,我求你们了。给我开个门。让我进来……不要丢我在这里啊。真的好吓人。”

而他所说的技能竟然就是让我每天都放一碗血。让我练习撑开戒指的结界的功能。

这样一想,我立马又有了十足的底气,瞬间就从一个逆来顺受的小绵羊,变成了气势汹汹的大灰狼。

我死死盯着行李箱,一边往门的方向靠过去。见到门还可以打开,于是我用力的抓住门把手,不让它关上。

我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已经忘了我在跟张兰兰通话了。只见张兰兰在电话里不停的“喂喂喂?梦梦?你还好吗!”

“别废话,你打开看看。你要知道是什么鬼,我才能帮你。”张兰兰快要发怒了,于是我决定也不拖泥带水了,大不了也不过就是一死。

有这么痒吗?我走近一看,还没见到曾大庆的脖子,却直接对上了程凤的眼睛。明明没有瞳孔,也能给我那种被人死盯着的感觉。

程凤捂着脸背过身去,在她的后脑勺上面竟然还另外突出来两个眼珠子。我跟程凤的距离挨得不是特别的近。可远远的也就能感受到这股浓烈的杀气……

不仅如此,就连我的电量都开始跳红格了,忽闪忽闪的。

突然我想到,在我昏迷之前我所看到的那些紫色的小花。就是为了观察它们是怎么枯萎的,所以我才昏迷过去的。这里面一定有猫腻,而我是一定要找到结果的。

我瞄了一眼宫弦的手,看着他似乎是还算是老实的份上,也就不再继续纠结于他刻意跟我的亲呢举动。

他的怒意却让我的心中一暖,心中如一股暖流划过,让我抬眸看向他。

我也不知道刚才我躺了多长的时间,似乎精神也好了很多,现在听到宫弦答应了让我见黑雾,我的眼中的欣喜就那么的出现在了脸上,但立即就被笑不出来了。

这一切事情做完的时候,房间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小孩子银铃般的笑声。这种诡异的笑声出现在这个空荡的房间里。说不出来的古怪,这种声音,可不是一群小孩子在追逐打闹,而是只有单单的一个小孩子的声音,自己在玩着东西,然后又自己发出了这种空灵的笑声。

只是自从张兰兰搬过来与我们一起长住以后,我倒是也慢慢的习惯了有张兰兰陪伴的日子。这几天张兰兰又出去历练了,也没有说确确回来的时间。这一点倒是让我有皮鼓不习惯当是真的。

“宫弦,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心生不忍,希望宫弦能有个好的处理办法。

这是张兰兰的拿手本事,她立即接过了宫弦的活儿,嘴里念起了往生咒,宫装女在数声的谢谢中也慢慢的消失了。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宫弦淡淡地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她们听不见我们说话的。能看见我们已经不错了,如果想要听见声音,那么一定要像曽小溪那样通过笔的媒介来传达到另外的世界。不然岂不是所有人都能听见鬼的声音,鬼也能听见人的声音了。”

宫弦恐怕也是要无奈死了,宫弦这次可给我抓到他的把柄了,看我等这件事情完了以后要怎么去嘲笑他。

果然,都没等宫弦继续哄骗,妹妹就说道:“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死了,也一直都是这样的,怎么能够变成别的样子呢?再说了,你不也是维持这样吗?”

我本能地往后躲。却在此时,那个怪物才落到房屋的一半,他的身体就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只见他惨叫一声,又跌回到窗户里去了。

“兰兰,不对呀,你还记得我们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那时黄拓跋不也离开了这个屋子吗?”我不解地询问兰兰。

张兰兰说着,抬头又看了一眼那个站在窗边的怪物。此时那个怪物也看着我们,他已经不再流泪,也不再嚎啕大哭,嘴里也不说话。看不出来,猜测不出他此时的心绪。

宫弦的话令我安心不小。可是当.张兰兰昏睡了近一天之后,还是始终没有醒来,我问宫弦到底是怎么回事,宫弦看看张兰兰,说言道:“张兰兰,你是不是觉得长眠不醒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若是你这么想,那么不妨你就不用醒了。”

为了帮助宫弦的恢复,于是我强忍着害怕带着他来到了地下室。躺在宫弦的棺材里,张兰兰突然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三天?看来天要亡我。不过我又有一个突然间的想法就是,如果只要能让我们出去,那么就好办的多了。到那个时候,张兰兰拿到了符纸,就不用担心那个什么少爷不放人了。

见到他终于走了,我呼出一口气。周围的空气都是一股黏腻的血腥味,脚下的地板也都是黏黏的,让我跟张兰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还要站三天。

说到这里。我连忙问张兰兰:“你以前来过这吗?什么异常都没发现?”

老板用一副看傻瓜的表情看着我说:“当然是离得近,更方便我儿子萃取你们人类的灵魂了!”

我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诺,旁边这个先生一直要我吃他的这个什么草。我这肚子开始是痛得要命的,全靠他的这一出戏,这下好了,给吓得都不疼了。”

他还扭头四处看了看。又现出一副什么也没有看到了的样子。

而随着钥匙扣从我手中被取走后,刚才那种灼热痛痛的感觉也复存在了。

我不信的转过身,心里一直在想镜子是那种逗人乐的哈哈镜,不是正常的平面镜。

如此反反复复好几次,掐我,再松开任由我吸些空气,再掐紧再放松。

当我的怨念越大时,就是他出来吸食我的怨气的时候了。

那就奇怪了。难道我真的是做了噩梦不成?可是这个梦也太应景了。所发生的地方跟我,现在所呆的地方一模一样。难道这是我的梦给我的预警?告诉我在白杨树后面,存在这些东西吗?

我听了她的话,觉得她爷爷说的有道理。转而对王先生说:“差评能删了吗?”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问,“谁来提亲的,都说了些什么?”

我在脑海中细细的回记着张兰兰的说过的话,刚才并不知道她会那么坐的挂机,一时的沉浸于接通她的电话的喜悦之中,就怕她还交待了什么而我没记全。

好在刚才进来时,一路上路面平坦,并没有坑洼及障碍物,因此我虽然是闭着眼睛在跑,倒也安全无恙。

“哇,好神奇,我们是什么时候,从哪儿进来的。”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准备看一场戏。以弥补今日我那紧张了一天的小心肝。

“你最好是想好了阳奉阴为的后果以后才决定要不要违背我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