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79章:量出为入

第79章:量出为入

圣安娜网站 |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知道这些人心里有气,九皇叔也不再多说,只道:“既然洛王亲兵如此能干,那就让他们保护明微公主先走。去,派人能知明微公主,一个时辰后随洛王的亲兵出发。”

不让他帮忙,他和凤轻尘一起去看戏。

敏夫人努力扯出一抹笑,歉意的道:“外面的事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只是想请凤姑娘,帮我劝劝你。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我知道给你带来麻烦了,你放心……在宫里我会安静地给你父皇祈福,不会给你添乱的。”

凤轻法抱着奶宝,稳当当地坐在凤撵里,对这样的排场没有丝毫不适应,静静地闭目,任百姓的欢叫声从耳边掠过……

“九皇叔说说而已,你还当真。”凤轻尘拍了拍豆豆的脑袋,示意他边儿去。

这个时候他们两个就不应该有肌肤上的接触,只要一碰他就有想要凤轻尘的冲动,心底的欲望怎么也按捺不住。

有凤离族做名头,很多事情会事半功倍,她既然有这么好的身份,要不利用那就是白痴了。

蓝九卿眼中闪过一抹挣扎,飞快地说道:“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让你帮我救一个人的事吗?”

蓝景阳一身粗布灰衣,与屋内格格不入,他却没有半点不自在,径直找了个位置坐下。

劝说的话到了嘴边只得咽下,蓝景阳差点就要变脸,暗自调整呼吸,蓝景阳继续摆出温和的笑脸:“凌少主和九皇叔同行最好,一路上的安全也有保障。这段时间凌少主就小心一些,以免九皇叔和凤轻尘查出来。”

“嗯。”豆豆重重地应了一下,表示自己死也不放手。

冰室不大,却很长,四面都是透明的冰墙,就像玻璃一样,冰墙里面还一朵朵立体的冰花,很漂亮……

“在想什么?”九皇叔避开凤轻尘的伤口,小心地将人拥入怀里。

南陵与东陵虽然表面上维持着邦交,可事实却是势同水火,南陵的探子被东陵拔了干净,皇上让她来东陵,也有让她在东陵重新培养探子的意思,这事办好了苏家的权势就更大了。

凌堡主见气氛不对,满脸笑容地上前说道:“暄宫主你太心急了,你们师侄二人要叙旧,也得等坐下来。你们还挡着九皇叔的路呢。”一句话就把九皇叔拖下水。

蛇有七寸,击中必死。九皇叔半点也不惊讶敏夫人的转变,冷笑一声,视线与敏夫人相交,明明是天下最亲密的人,此刻却只有刻骨的杀意与冷漠。

敏会人看着九皇叔,手却指向凤轻尘:“如此维护她,你就不怕娘亲伤心?”

宝蓝长衫男子暗自叹气,王锦凌游学,怎么就不去他们那里呢,虽然偏了一点,可终归也在九州大陆不是,王锦凌去他的地盘,他要结交起来也容易。

大家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在玄医谷住下,可是左岸、苏文航、凤谨都可以无限制的住下去,九皇叔却不行。

“就是,凤轻尘一个女子,能帮什么,孙太医你这是病急乱投医了。”翟东明大步上前,他讨厌凤轻尘,但不允许别人欺负她。

“大公子说得不错,这个时候单独请大公子一人,确实不合适。本王决定,今天晚上在逐风楼,宴请王、崔、谢三家家主以及洛王等人,算是庆祝本王死里逃生。”

九皇叔见王锦凌不答话,咄咄逼人:“怎么?大公子不赏脸。”

唉,造化弄人呀!

她凤轻尘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只有一条命,你东陵子洛怕死,我凤轻尘又怎么不怕死……

“九……”

“老七,我做任何事都是为了凤离族好。”六长老的脸色也很难看:“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你不是有想法嘛,还需要本王?”九皇叔接过凤轻尘倒的水,一饮而尽。

九皇叔和凤轻尘一路打打闹闹,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奶宝和崔小亭一行人就惨了……

十八骑相视一眼,默契地低头不语。

凤轻尘也不用担心剪掉头发的事,伤口处的头发早就掉没了,日后能不能长出来还是一个问题。

凤轻尘点了点头:“知道你心急,我拿到了结果就先来告诉你,你和元希先生收拾一下,先搬到凤府去,我们手术的地方就在凤府,三天后我也会回去,手术的时候定在五天后。”

捐献骨髓,其实就是采集骨髓血,也就是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在采集日前五天进入医院,在前四天每天静脉注射一针动员剂,第五天就可以采集了,当天也可以手术。

太医院的人也苦呀,云潇的提议是好,但是……

“姑娘正在准备明天医治云公子的事宜,交待属下,任何人不得打扰。”这个任何人包括九皇叔。

“我们辛苦一场,说服凤轻尘让我们旁观,结果却是为他人做嫁衣,真是不甘心呀。”众太医各种委屈,各种不爽。

有谢贵妃在宫中与皇后斗,凤轻尘不担心皇后还有时间找她麻烦,可是安平公主不一样。

“孙太医好,各位太医好。”凤轻尘先是到外室,与众位太医碰面。

“多日不见,轻尘倒是客……”王锦凌话说到一半,看到凤轻尘脖子上的伤,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焦急地上前问道:“轻尘,你怎么了?”

他没有资格。

停尸房很大,也很宽敞,四面各有两扇窗子,屋顶上还有一个大风口,看上去简单却端正。

“是。是。”官差上前,就准备将凤轻尘拉出去。

“是。奴婢让秋画她们四人进来服侍小姐。”佟珏与佟瑶不再多说。

凤轻尘噙着一抹笑,顺着声响看去,那个方向……没有错,她猜想那条蛇应该成功潜入苏绾所在的区域。

凤离清歌冰冷的眸子,闪过一抹诧异,点了点头,便对狼主与御尤说道:“是不是她来了?你们见过她了?”

“景阳,来自稷下学宫。”在北陵文人的地位很高,稷下学宫四个字深受北陵人推崇,一般情况下只要报出稷下学宫的名号,景阳都能得到北陵的人尊重。

现在不是和凤离族撕破脸的时候,狼主和御尤要为凤轻尘着想,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勉强接受了凤离幽歌的道歉。

好吧……凤轻尘低估了雪狼,因蜥蜴人吃得又快又多,雪狼受刺激了,蜥1;148471591054062蜴人吃一桶,它也要吃一桶,其结果就是,一顿把一个月的口粮吃掉一半,然后……

九皇叔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立马化被动为主动,凤轻尘见成功堵住九皇叔的嘴,松了口气,刚想离开却发现自己后脑勺被人固定了,哪里动得了……

“咳咳咳……”谷主很激动,这一激动手劲儿自然大了,凤轻尘差点没被拍死。

得,被人嫌弃了。

白白瘦瘦小小……眼睛黑黑的没有神,手脚僵硬,看人的时候呆呆的,和师兄说得鬼一模一样……238送药,你们不走我走

“我来给她送药。”苏文清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盒,递给孙思行:“孙大夫,拿这个药给她用。”

打了一天,他们居然忘了,他们手中还有一张这么大的王牌,当然不是他们太健忘,实在是黑骑打得太猛了。

“九皇叔带人过来?这么快?不是有消息说,九皇叔带兵去小岐山了吗?”邰邵急得直冒汗。

事实上,九皇叔要屠城主府可以,可以屠邰城,凭这一千多人却是不够瞧的,邰城的援兵也快到了,九皇叔没打算与邰城数十万大军对上。

林大人整个背都湿透,心里暗骂把他推出来的同僚,都知道这姑奶奶手持九王府令牌,还把他推出来,真是嫌他命长呀。

林大人想死的心都有,在血衣卫这么多年,他就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家属,居然敢从血衣卫大牢抢人。

凤轻尘既然说出这话,就别怪他下狠手了。

“混账东西,出征前你们是怎么说的?现在一个个怎么都哑巴了?”南陵皇上将怒火发泄在那些权贵身上,因为领兵的在将军,就是他们推举的。

这些人留在郊外,暗中谋划再起之事,苏绾一来,迅速将这一股力量凝聚起来,再加上神秘人的帮助,苏家顺利与当年留下的棋子拉上线。

那人,藏得太深了。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鬼王没有对外人说,那就是他担心九皇叔另有安排。

来而不往非礼也,皇上算计他的女人,他算计皇上的女人也不算什么。

凤轻尘和孙思行已经收拾好,伤兵营的工作凤轻尘和孙思行也交接好了,甚至老大夫现在可以独立完成截肢手术。

暄少奇看了一眼,因火把和灯光而不敢靠近他们的活死人,说道:“这些活死人虽然不是什么鬼魂,肯定也是用阴毒药物炼制出来的,他们厌光怕火,我们可以试着用火攻。”

哗啦……随着九皇叔这一动作,无数的血花顺着剑尾甩出。

可这并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因为九皇叔和暄少奇,在人手上吃了一个很大的亏。鬼王有这么多手下,两人交手后,鬼王可以调息,九皇叔却不行。

“那你会答应陈家所求吗?”凤轻尘淡定地将盒子关上。

商人逐利是天性,他们陈家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所求当然不会小。

“自然有。”九皇叔并不隐瞒:“只是,并不是所有的地方探子都能进去。东陵有一个陆少霖,难保没有第二个。”

虽说那是她的地方,可毕竟借给了凌天住,她喊打喊杀上门,那就是削天穹堡的面子。

凤轻尘也不害怕,从口袋里掏出手套,又拿出一把卡尺,挑了几截有代表性的看了一下。

“动作快一步,我们先进城。”凤轻尘抱着小孩城门挤,同时出声提醒十八骑。

凤轻尘一边说一边往里走,左岸落后半步,低声说道:“没有更严重,可一直不见好,这几天吐了好几次,整个人瘦得像猫儿一样,蔫蔫的没有精神。”

咳咳,凤轻尘给夜叶的药水,本就是用黄莲泡的,所以别说像,事实上那就是黄莲水。

夜叶满嘴都是苦味,几次想要开口,让九皇叔派人给他送一杯清水,可一抬头就对上九皇叔那双好像洞悉一切,又隐含嘲讽的眼眸,夜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太子不答,只自言自语的道:“临近中午了,不知皇叔会不会记得我们。”

“凤轻尘,擅闯血衣卫大牢,强抢嫌犯,可是杀头的大罪。”林大人带着血衣卫,在凤府护卫的逼近下,一步一步往后退。

九皇叔要他们当天接走明微公主可以,但不能管他们什么时候出发,他们要在驿站休息一段时间。

说到九皇叔的霸道,凤轻尘的眉眼间是掩不住的柔情。

“夫人,你要是不放心,就留下来陪儿子。”孙正道也舍不得,可这是孙家人的使命,他必须去做。

孙正道不再说话,专心在凤轻尘背上,替她上纹上九州大陆最神秘、最尊贵的印记。

翟东明的话刚开头,就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1766令牌,九皇叔的危机

清王此言一出,众人都懵了,底下准备攻城的叛军亦是一顿,一个个愣愣地看着城头,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清王却下令,让人一遍一遍高声重复,每重复一遍,还会特意提醒一句:“奉劝各位,要投降趁早,越晚下惨越凄惨。要投降的人,放下武器双手抱头,顺着左城门一一蹲好,以城门口为线。第一个投降者升官。第二到一千既往不咎。投降时,请大家自觉排好队,要是谁插队、闹事,一律打入五千人以后,杀!”

“清王这劝降的法子,还真是别出心裁。”云潇点头称赞,眼神飘向凤轻尘,他总觉得这么诡异的法子,不是清王那个老实疙瘩能想出来的,凤轻尘还差不多。

尼玛,累死医生不犯法嘛。

虽说人心是经不起考验的,可经过考验后的人心,才能让人完全的相信,这对王锦凌来说是劫,只要王锦凌度过这个劫,王氏家族就再也有人能挡王锦凌的路,拖王锦凌的后腿。

凤轻尘无话可说,九皇叔说得没有错,与其束手束脚,不如放开手脚大干一场,这件事情过去后,王锦凌身边再无危险。

凤轻尘越想越头大,索性摊手:“王家的事,王锦凌的事我都不管了,我想他执意来凤府,应该不是要我救他,而是等你。”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凤轻尘懊恼至极,她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哪怕在玄医谷刚醒来,也不曾砸东西、丢东西来发泄。

他相相信奶宝不敢。

凤轻尘不停地告诉王七,这里要什么,那里要什么,王七郁闷的几次想要弃笔而去,可看在凤轻尘热切的眼神下,他忍了,可忍的结果呢?

“我确实不懂。横竖都是杀人,怎么杀的又有什么关系。”作为一个杀手,左岸完全不能理解凤轻尘的为何,会因为杀人的方式而不安。

这些人忘了,如果不是凤轻尘,他们早就死在皇上与皇后的盛怒之下了。

“原来是家传家骨术,不知能否请胡太医试范一下,让我也好学习一二,日后也能成为一代接骨大师。”凤轻尘笑盈盈的上前,站在胡太医的面前,一副虚心求学的样子。

胡太医一听怒了,反讽道:“倾囊相授?凤轻尘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胡家的接骨术是什么人都可以学的吗?”

他能不同意吗?

在回凤府的路上,路过药房,顺手买了一个药箱和一些中医要用的东西,放在里面撑场面。

“洛王你说什么?凤轻尘一边将麻醉剂注射下去,一边转移东陵子洛的注意力。

1;148471591054062册封大典无疾而终,众人虽改称敏夫人为太皇太后,可在许多人眼中,册封大典没有完成,这太皇太后的名号,总有那么一点名不正言不顺。

可惜,凤轻尘并没有领情:“多谢九皇叔。”

“公主,你看到的,我的手受了伤,就算我有能耐也无法医好洛王的伤。”凤轻尘抬了抬自己的左手,表示力不从心。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至少周行没死。

“今天你们可以好好尝尝,这些菜可都是我亲手做的,特意找了大厨来指点的。这个是八宝鸭、这个叫花鸡、这个是红烧鲫鱼、这个是清蒸鲈鱼、这个是黄膳、这个是甲鱼、这个是驴肉、这个是牛肉、这个是熊掌、这个是鹌鹑。”凤轻尘介绍了几个能看得出来的菜,其他的都没说,总之一桌全是荤菜,卖相极佳,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口水直流。

“可是……”凤轻尘一脸为难。

苏文清、王七和谢三,抱着柱子就吐了起来。

“什么?”清王身形一晃,险些摔倒了:“你说,九皇叔一大早就到江南王府?”

最后那个要求,当然是清王自己加上去的。

两人一路狂奔,好在今晚是除夕夜,皇城大道昼如白夜,这一路狂奔也不用担心撞到人。

“弟弟好丑。”这是凤谨见到小宝宝地第一句话,随即又拍了拍小胸脯保证:“不过,我不嫌弃弟弟,哥哥以后保护你。”

九皇叔亲了亲凤轻尘的发尾:“打蛇不死反被咬,本王不能让他有死灰复燃的机会。”

“木扎赤族长请坐。”凤轻尘坦然自若的受礼,示意对方坐下后,便直接问道:“你应该知道我找你的来意,我想知道你们族中,有多少牛羊可卖?”

“水里有火?”凤轻尘一脸疑惑,见九皇叔也是一脸不信,便想要上前一试,却被九皇叔制止了。

凤轻尘没有将话说白,可九皇叔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听不明白,只不过凤轻尘没有细问,九皇叔也不打算细说。

子弹是她动得手脚,现在又要她去救人,这么虚伪的事情,她真做不出来。

“本王也心疼你,你也瘦了。”纤腰盈盈一握,和时下的女子相比,凤轻尘还算丰腴,不过九皇叔还是喜欢凤轻尘胖一点,胖一点看上去气色更好。

“什么叫算进去呀,你这话也说得太难听了,我们本就是一体,犯着我就是犯着你了。”凤轻尘继续得瑟,她知道九皇叔就吃这一套。

只要是不太复杂的意思,凤轻尘和九皇叔都能从雪狼的眼中,读出它要表达的意思。

不管前面有没有危险,九皇叔都不打算让凤轻尘冒险,指了指雪狼道:“你坐到雪狼的背上。”

“本王没有告诉你嘛,昨天晚上本王就把王锦凌送走了。”九皇叔很坏心的等到凤轻尘走到门口才说。

可此时要她再说安慰的话,凤轻尘又担心,西陵天宇会以为事情不严重,又故态萌发,索性一句话都不说,只提醒下人,小心服侍好西陵天宇,有事立马找她。

好在吃完饭后,九皇叔没有继续留下来,而是去找西陵天宇了,凤轻尘松了口气,端起桌上的茶猛灌了一口。

死道友不死贫道,西陵天宇你就多担待一点。

“你怎么了?”云潇明知故问,凤轻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为转移云潇这个八卦男的注意力,凤轻尘道:“正好你来凤府了,我找你谈点正事。”

“什么正事?”云潇微微后退,一副防备的样子。

他怕凤轻尘问他王锦凌的事情,这事别说他知道的不多,就算知道很多很多,他也不能说。

左岸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是当头一棒,他们准备充分,对手也不弱。

“再说了,遇到他也是好事,不然我们都不知道,有人这么大手笔的要我的命。”凤轻尘一边走一边踢着河边的石头,看样子她是真不将今天的事放在心上了,这样……九皇叔就松了口气。

她说自己失忆了,一醒来就住在一个大院子里,不得外出,她是偷跑出来的,再问蓝依琳为什么要跑出来,她就喊疼,怎么也不肯说,半句不提崔家的事情,看样子她对崔家很抵触。

果然,这话命中蓝依琳的弱点,她一提崔家,蓝依琳就不装疼了,睁大眼睛看着她:“你们知道我从哪里来?”

后面的话,蓝依琳没有再说出来,凤轻尘出手,将她打昏了。

这些就够了,再说下去她怕蓝依琳暴露身份,到时候大家都麻烦,而凤轻尘不知道,蓝依琳的反常,就已经让崔家警觉了。

凤轻尘放下蓝依琳,拉过被子给她盖好,轻轻地摸了摸她的额头,叹了口气:“傻孩子,你不是说女子当自强嘛,一切会好的。”

南陵锦凡没有证据,可光凭九州地图这个诱饵,就足已让很多人心动。更不用提南陵锦凡暗示众人,九皇叔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一统大陆,九皇叔野心勃勃,大家千万不要相信他,他和夜叶就是最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