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手机版 第2章:和颜悦色

圣安娜手机版

时之乐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6545

    连载(字)

66545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手机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和颜悦色

圣安娜手机版 时之乐弦 66545 2019-09-02

暗暗吸了口气,顾千城做了好半天心理准备,这才闭上眼,往前踏了一步。

“下车吧。”秦寂言先一步下车,然后扶顾千城下车。表面功夫做得十分到位,给足了顾千城面子。

老太爷看顾千城的眼神,多了一分慈爱与宠溺。顾国公则是眼神闪烁,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在场的也只有顾三叔,是真心为她高兴。

此时,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上之策。

“我,我……”唐万斤一脸委屈,什么都没有说眼睛就先红了,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楚世子这个样子,他还能坐稳世子之位吗?”老太爷眯眼,心中渐露不耐。

“没看上本宫?”他被人嫌弃了?

听对方这么一说,顾千城就知对方不是冲着她来的,心下稍安。“我是不是逃兵与你们何干,我就算是逃兵,也碍不着你们什么事。”

“龙宝你放心,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父皇都不会丢下你。”焦大人说得没有错,人心易变,他不能把龙宝交给别人。

这是猪头六看到秦寂言的第一反应,而对于不好惹的男人,猪头六一向是敬而远之,要是避不了那就损失一些求自保。

“乖,不哭,不哭了。”秦寂言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脆弱的顾千城,听到顾千城的哭声,心都碎了,一时间不知如何安慰,只能手忙脚乱的拍拍他的头,可这一拍秦寂言就郁闷了,只一碰,就一手的油,好像很脏的样子。

“好,好好,我不碰。我不碰。时间不早了,我走,我们回去。”秦寂言哪里敢惹顾千城不高兴,自然是顾千城说什么就是什么。

之前,她拿嫁妆作价,让顾国公直接付八十万两银子,给她娘点长明灯,现在赵王府把嫁妆退了回来,顾国公把公中的部分拿走,剩下的全部丢给了顾千城,让顾千城自行处理。

“好好好,妹妹,妹妹成了吧?”三人知道,顾承欢有姐控,根本不会和他计较这种小事。

“什么?”顾千城在屋内听到声音,急急走了出来,问向粗使婆子:“你说的可是真的?我院子里的孙妈妈死在池子里?”

封老爷子可是老狐狸,一般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这就是傀儡皇帝的下场,名声权势与他无关,可一旦出了差错,就是他这个帝王的错。

“有我在,你死不了。”季诺依旧没有回头,清浅的声音,似给人无穷的信心,让人不由自主信服,“虽不曾与大秦皇长孙见面,可却有过间接的来往,那人不错,值得合作。”

“我们皇后在里面。”大秦的将领是个有成算的人,心知不能把秦寂言进去的事说出来,不然长生门的人该拿侨了。

“屋内只有颜料,什么也没有。”

锦衣卫统领领命退下,黑着一张脸朝锦衣卫诏狱走去。

二是寻几个大粮商的错,直接灭了他们,然后将财产、粮食充公。

两个少女站在一旁,完全帮不上忙,只能傻傻地看着顾千城忙上忙下,直到顾千城收拾干净,这才反应过来,让下人进来把屋内的血水与脏被子抱出去。

暗卫带着顾千城蛰伏在天牢北面,静等时机!

双方交班,确实没有意外后,前一批人离去,而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在那里,上!”黑衣人看到顾千城的身影,提刀就跑了过来。

“手下留情!”顾千城想到夜明珠的事,急急忙忙跑进来,想要让唐万斤先把夜明珠挖出来再砸。

顾家三叔是庶出,本就没有多少产业,当户部派人来催银子时,顾三叔砸锅卖铁,顾三婶把嫁妆全卖了,才凑出十万两。

当然,秦殿下绝对不是好心,而是打着让这一窝山羊,遮掩掉他们的痕迹。

秦寂言和顾千城什么都不用说,因为他们心里都明白,从山谷出去的事迫在眉睫,而离开这里,他们虽然不必面对生存的压力,可却要面对朝廷的血雨腥风。

顾承欢一站起来,就急急忙忙往屋子里跑:“药,祖母的药……”奈何他的腿受伤了,刚走两步又摔倒了。

能让指挥官府只事,这人来头绝不小,他今晚……怕是要倒血霉了。

“我们在西胡的消息瞒不住,现在让皇上知晓对我有利无害。”

他那群皇叔,似乎比他们想像中的还要势大,他似乎小瞧他的对手了……这说明六扇门有人泄露了今天的事!六扇门里十有八九有奸细!

不管是奸细,还是意外,又或者能不能查出奸细,他这个总捕快都逃不掉失职之嫌。

“唔……”顾千城呼吸一窒,拍掉秦寂言的手,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跳了起来,“啊……之前你肯定也捏了我的鼻子,害我没有办法呼吸,是不是?”

顾千城将男人拖到铁链中间,用铁链将男人锁住。

他一直在想要如何安排风遥。凤家有凤于谦在,风遥就不可能再领兵权,之前他想过让风遥掌锦衣卫,可还是觉得不够,锦衣卫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机制,风遥在锦衣卫也发挥不出多大的价值。

“退兵十里,我放了全城的百姓又如何。”赵王也不敢真拿全城百姓的命,一直威胁秦寂言,毕竟这是大秦的国土,不是在西胡和北齐,他这么做是真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被身后的打手,重重打了一拳了,顾千城只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胸腔亦是闷痛。

必须尽快想办法!

“这是驯马?秦王殿下,这姑娘到底是谁,这么神的人你在哪认识的?”焦向笛双眼放光,恨不得现在扑上前,问一问顾千城,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赢封似锦。”凤于谦嘴角轻扬,眼珠子提溜的转着,明显打着坏主意,可偏偏焦向笛只注意能赢封似锦,连忙拉着凤于谦问道:“什么法子,快说,快说……”

秦寂言虽不站在殿中,可他一举一动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他一开口北齐的官员就发现了,而坐在他对面的摄政王,还没来得及走回坐位,听到秦寂言的话,又过来问道:“秦王怎么了?可有什么不满?”

真当别人都是瞎子呢,秦寂言今晚要是做了什么,不等天亮景园的人就会知道。

子羊可以肯定,这人是真的会杀他们,和死相比,忠于长生门算什么?

一个针对秦寂言和顾千城的阴谋,就此拉开序幕。与此同时,远在荒城的景炎,也带着长生门的圣女倪月,从荒城出发,朝京城方向走来。

“这话也有人信?”老皇帝的反应和封老爷子,可心里又有那么一丝感慨:“如果她真是这么想,倒也是赤诚一片,她外祖父不就是这么一个人,为了坚持自己所认定的正义,可以连全家老小的命都不要。”

“他的事?你说他去西北的事?”顾千城故意装傻,景炎本就是诈顾千城的话,见顾千城反应如常,也就没有多想,坐下道:“西北的事你不担心,我刚收到消息,言倾言将军自请去西北,有他在西北封似锦会轻松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