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手机版 第44章:

圣安娜手机版

时之乐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6545

    连载(字)

66545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手机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圣安娜手机版 时之乐弦 66545 2019-09-02

二老爷连忙慌张地道,“是我去带小儿子来书房的时候,他在给弟弟守夜,遇到了。你放心,他是个聪明的孩子,不该做的事情他不会做,不会透露出丝毫的,况且你们是无声无息进来的,他没与你们打照面,不知道你们的身份,你们可不要对他加害。”

“父亲,我说弟弟的血毒解了,已经平安了。”崔意芝连忙重复了一遍。

“柳妃和沈妃的人可是不管雨下不下的,只要是看到假的四皇子,定然会出手的。我早去一刻,也能使得崔意芝省些心。”轻歌看向外面,“况且这么大的雨也不算什么,想当初,咱们冒着瓢泼大雨在天女峰怪潭里九死一生。比起那时候来,如今算是小儿科了。舒服日子过了好几年,可也不能忘了当初不知多少次都是差一点儿就命丧黄泉。”

大长公主立即喊,“来人,给我牵一匹马来,我也骑马。”

谢芳华看到最后一行字,伸手捂住脸,在眼眶里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崩塌,泪流满面。

------题外话------

不出片刻,桌案上便呈现了一副关系网的构图。

李猛连忙摇头,“下官应该做的几位请”

谢云继慢慢地继续道,“四皇子安排人在事发当时已经各处搜索柳妃娘娘和柳氏的证据。同时,只要李统领出兵,那么,便有启封城的一万府兵等着剿灭他。”

...《粉妆夺谋》内容介绍:

“可是女儿哪里受得住”卢雪莹又羞又愤。

虽然距离灵雀台还有些距离,但是谢芳华一眼之下便将高台上几个人面容神态过目了一遍,尤其是一身明黄龙袍的皇帝,中年模样,虽然器宇不凡,尊贵得惹眼,但是面带笑容和蔼的神情却也是同样醒目,她收回视线,轻声道,“哥哥别担心,我没有什么可怕的。”

皇帝回过神,摆摆手,阻止道,“不必戴着它了,摘掉吧!”

灵雀台一时间

忠勇侯一惊,挥出的巴掌僵在半空。

说话间,马车来到了谢氏米粮门口,侍书勒住缰绳,停下马车,看到谢芳华,讶异地喊了一声,“小姐”

玉灼见他不乱动,还算懂事儿,便躲回车前避雨。

谢芳华猛地瞪着他。

“事已至此,别想那些了。你今日不是去了左相府了吗?这时候才回来,左相和左相夫人待你如何?”刘侧妃还是最关心这个,虽然秦铮捣乱将卢雪莹推给了她儿子,但她还是对这桩婚事儿满意的,若非如此,卢雪莹眼里只看得见个秦铮,看不见他儿子,怎么能攀上左相府这门婚事儿。

谢芳华向里屋看了一眼,原来秦铮一样警醒,深夜而来,外面的人几乎无声无息,屏息的功夫显然不次于她的言宸。看来有要事禀告了。

秦铮静默片刻,吩咐道,“你想办法给皇宫的势力那边略微的透露一点儿消息,就说她是我隐卫营的人,自小培养,不过趁机被我给个身份带在了身边抵挡别人不停地给我送女人而已。”

她穿戴妥当下了床,拢好头发,走出里屋,正碰到秦铮和听言二人拿着剑回来,秦铮一身清爽,听言满头大汗,她挑眉看着二人。

秦铮点点头,显然早有预料,并不意外。

“好嘞!”听言看着燕亭,对他狼狈的样子在心里笑了一番,连忙做了个请的姿势。

林七还要说什么,秦铮摆摆手,“行了,按小王妃说的做吧。”

侍画侍墨等人对看一眼,没异议,连忙过来摆桌子凳子。

英亲王妃站在床头,刘侧妃站在英亲王妃身后,秦浩衣带不整地站在地当中,见谢芳华来,他抬眼看了她一眼,眼神阴郁,面色发白。

谢芳华实在没想到秦浩竟然这么不是人,原来外面传扬的那些是真的,秦浩背地里玩女人竟然这么荒唐,况且这个人还是她的妻子,不是侍妾。她想起依梦,似乎是不堪忍受自寻短见……

“不用你送就疾步路,娘又没老。”英亲王妃笑着道,“没想到她过门这么快就怀上了,你好好调理身子,我也想抱孙子。”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走到桌案前,拿出火石,点燃了灯盏。

王倾媚皱眉看了飞雁一眼。

“那就先将那十几位草药现在给我抓了。”秦铮吩咐掌柜的。

郑译看了一眼秦倾,对程铭低声道,“他刚刚看到柳妃身边的人了。你想想,柳妃什么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着拦截刺杀四皇子的。他是担心四皇子。所以,才烦躁。”

秦铮看了程铭一眼,没说话,绕过他离开。

一个时辰后,到了山下一处小镇。

二人离开后,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对金燕和燕岚问,“你们还吃得下吗?”

“我也吃不下了,咱们启程吧。”大长公主道。

半个时辰后,温书同样不舍地离开,楚画掐着点进来。

谢芳华没有意见。

小泉子哀求地表情看着秦钰。

御书房静下来后,秦钰坐回了软榻上,闭上眼睛,有些疲惫。

秦钰又揉揉眉心,再没什么心情批阅奏折,对英亲王妃道,“大伯母,坐吧,等他们来了,问问他们就是了。”

谢芳华也跟着秦铮来到窗前,入眼处,前面任何遮挡物都没有,一片空旷,或者说,这一排殿舍,前面都空阔,连遮阴的树木也没有。

他的语气已然从堂妹、芳华妹妹,简短到芳华二字了。

谢云澜将谢芳华直接背到床前,然后背转身子,对她道,“下来吧!你可以躺下睡了。这间院子一直没有人住,有些清凉,稍后我吩咐人搬一个暖炉来。再给你灌一袋子暖水。你就不觉得凉了。”

秦铮听罢后,忽然对飞雁问,“谢云澜有什么隐情,你可知道?”

秦铮闻言如玉的手敲了敲桌案,忽然笑了,“原来天下还有跟爷一样院子里没一个女人的人。倒是有意思了。”话落,他站起身,“备车,我现在就去会会谢云澜。”

月落立即去了。

“好。”秦钰颔首。

“这么说他背后有指使之人了”明夫人立即问。

秦铮听罢,气忽然消了,笑道,“我倒觉得这桩事儿你没做错,他是该有个女人了。”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皇宫,上了马车,秦铮对外吩咐,“去右相府。”

“您放心,我真的无碍,这次催动我身体里的心血翻涌,只不过是养了这么长时间的伤白费了,但不至于要我的命。”谢芳华道,“也没那么容易要我的命。”

“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娘信任的,娘的眼光我也信得过,我也觉得兰姨不会害我。”谢芳华道,“您再想想,除了兰姨,可还有别人当时也注意了”

英亲王妃没说话。

春兰继续道,“可是除了奴婢和她,当时奴婢真不记得还有什么人在场了。”

“先等王爷和大公子回府后再说吧。”英亲王妃摇摇头,“虫咒之术,衙门的人不见得彻查得了。”

能被李沐清记住,且称之为跟头的事情,少之又少,被她救的次数,也是有限的那么一次。

“他们怕是办不了。”谢芳华道。

“皇上,您还没告诉老臣,您和小王妃这是要去哪里”左相又急声问。

------题外话------

谢芳华见他脸上的明快褪去了些,也觉得自己过于揪扯怕是让他也没好心情了。立即隐了情绪,摇摇头,柔声道,“睡好了,昨日舅舅进京,皇上摆设宫宴,他吃得那么晚才回来,我还没与他说上话,我想回去看看他昨日可睡得好?与他说会儿话。”

金燕在车内抿着嘴笑,“铮表哥,芳华妹妹,你们这是出来逛街?”

掌柜的听闻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来,也连忙从后面出来,热情恭谨小心地接待。

掌柜的连忙笑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第一次来,小店的荣幸,哪怕不赚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的银两,也想图个高兴乐呵。”

谢芳华摇摇头,笑着将簪子放在她手里,“这个你戴着最是合适,凤凰奔月不适合我。”

秦铮勾唇,“你眼红什么?大姑姑还少了你的穿戴不成?今日你只管捡喜欢的买,算在我账上。”

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谢芳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被惊到了。

    可是看起来,他身体的症状倒是怪异而稀奇,不像是在演戏。

秦铮忽然甩了手,踱步进了屋。

听言抱着酒坛跑进院子,路过谢芳华的身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哎呦,听音,不过是煮酒而已,你怎么弄了半篮子的梅花?”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这一支的花瓣都摘没了,你怎么可着一个地方摘啊?怪可惜的,不漂亮了。”

“你手里的梅花也扔了。”秦铮看了谢芳华一眼,丢下一句话,抬步进了里

谢芳华颔首,“我也觉得此事太巧了,先去看看。”

谢芳华点了点头。

有人立即去了。

谢芳华对金燕点点头,金燕与她一起走了出去。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荥阳郑氏的三人一个个愁眉不展,虽然心下焦急,但也未询问郑孝扬被右相府绑在何处。

英亲王妃摇头。

英亲王妃忍不住落泪,掏出娟帕,哽咽无声。

过了片刻,外面管家喊,“太医来了。”

他给了她右相夫人尊贵的身份,后院任意施为,谋害他的子嗣,这些,他都知道,这些年,只不过是任由她罢了。

她给了他一个出色的儿子,让他骄傲,承接他右相府的门第,死亦有接班人。

金燕对她道,“那么你如实告诉我,荥阳郑氏到底有什么问题”

金燕露出果然的情绪,又盯着她,“荥阳郑氏是不是背后做了什么事儿,威胁南秦江山”

谢芳华惊异地看着她,“没想到你答应荥阳郑氏是为了这个打算。”

碧湖清幽,湖中莲花早已经开败,湖中莲叶已经结了小小的莲蓬,只剩下稀疏几只莲花顶着炎热的太阳开着。微风静静,气息寂寂。

金燕站起身,对她道,“我现在就去找钰表哥。”

金燕点了点头,快步出了雨花台,向御书房走去。

谢芳华点点头,站起身。

“进来!”秦钰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圣旨只说你进宫待嫁,并没有说不准有陪同之人。”谢云澜拿定主意。

荣福堂内转眼间就剩下忠勇侯、崔允、秦钰三人。忠勇侯摆上棋,秦钰落座,崔允观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