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手机版 第65章:真心诚意

圣安娜手机版

时之乐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6545

    连载(字)

66545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手机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真心诚意

圣安娜手机版 时之乐弦 66545 2019-09-02

将臣死前发出了一声恐怖咆哮,双目望着残碎的大宇宙之中,那里有一道朦胧的人影在沉睡。

“父皇,什么事这么急呀,如今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不如等你的身体好些了,再……”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闪,太上皇越是不说明,他的心中便越是担心,下意识的便不想让太上皇去大殿,万一太上皇宣布的事情,是他最担心的事情,那他就彻底的完了。

已经有官兵,让李玉按了手印,画了押。

而那个弹琵琶的女子却是微微的怔住,那双清澈的眸子中,瞬间的漫过满满的失望与伤心,带着几分委屈,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走,带我看看去。”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轻扯,有些好笑地说道,既然有人送上门来让她娱乐,她若是辜负了人家的心意,是不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这个时候,自然也要他们都进宫才行,好在,那些人,还都没有离开……所以,不用一一的去通知了。

停顿了片刻,蓝岚才突然的回过神来,只是神情间,却更多了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惊声问道,“皇兄是想要娶凤忆希望?”

只是,凤阑锐受伤后不久,玲妃却突然找上了他,让他帮着凤阑锐夺得皇位。

“你还笑的出来,快点起来去早朝。”上官云端有些气恼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早朝可是大事呀,他竟然一点都不着急。

“又累,又饿,没力气了。”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一瞥,有些郁闷地说道,这个男人还真是越来越腹黑了,一大早的就被他戏弄,心中实在是有些气恼。

一个一脸的凝重,极为的专注,但是另一个却显的极为的轻松,随意。

像这样的情况,先背的的确是占了优势的,毕竟,这么短的时间记的本来就不可能太牢固,若是接着就背的话,可能还记的一些,若是耽搁一些时间,只怕就会忘记了。

“回皇上,一共已经有一百一十五万三千多两了。”那管家再次慢慢的回道。

“呵呵。”上官云端却是再次的轻笑出声,又眸微微扫过凤阑锐,然后转向那些大臣的夫人,轻声道,“本来是想请各位夫人好好的喝个茶,聊聊天,没有想到,竟然还被皇上怀疑这儿有人谋反,这般的进府来搜查,现在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不如,我们就都散了吧。”

丞相夫人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双眸中也快速的漫过几分慌乱,不过,却仍就等下脚步,微微转向上官云端,低声问道,“王妃还有何吩咐?”

“云儿,你的意思呢?”凤阑绝岂能不明白他们的心思,唇角微扯,仍就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再次的望向上官云端,低声问道。

“公主是想要这砚台,若是公主想要这砚台,可以告诉我,我可以给公主拿过去呀,若是公主不想让我拿,也可以让宫女呀,太监的拿呀,公主干嘛要亲自动手呢,公主就算自己要拿,也要小心一点呀,看吧,弄了一身,哎。”上官云端抬起那双无辜的眸子,望向她,红唇微动,低声说道,故意繁琐的话语,刻意的刺激着公主。

只是,他的心中却更松了一口气,就连绝王自己出的题目,都要请擅长打算盘的人才能够算的出,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是,他的心中,却不太相信,她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写出的那么多的数字,会全部正确吗?他现在的心中,倒是更想知道,会有多少是对的,多少是错的,总不可能会一个都不错,全部正确吧。

她这一喊,把一院子的人都喊愣住了,这人这是喊谁呀,皇嫂?这儿有这么个人吗?

秦思柔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走的有些慢,而夜无痕应该是为了等她,所以走的也有些慢。

“咦,怎么还带个女人来呀,难道不是来抢皇嫂吗,真没有意思。”凤忆希的脸上却是漫过几分失望,略带郁闷地说道。

虽然心中有些不甘心,但是却也明白,她决定的事情,不会再轻易的改变,就像那封休书,她拿到了手,就绝对不会再退出来。

“本王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本王想请神医出手,医治。”夜无痕转向叶寒,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望向秦思柔,“医治她。”

“走后门,不要被人发现了。”上官云端故意压低的声音,但是却也相信,这样的音量,那个男人绝对听的到。

阁院显然很久没有人住过了,摆设极为的简单,也有些陈旧。

再后来,慢慢的母妃望向他的眸子中,便多了几分柔情。

对,尊重,正如皇嫂所说的,爱情里面,最重要的其实是相互间的尊重与信任,但是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尊重过她的意思,更不要说是什么信任了。

“奴婢招,奴婢全招。”那丫头生怕夜无痕不给她机会,再次急急地喊道。

“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突然死了。”苏月情一脸惊愕,略带轻颤的喊道。

上官云端双眸微沉,这件事,所有的线索都在这个丫头身上,如今这丫头死了,事情只怕就更麻烦了。

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她自然要拖一个垫背,既然不能拖住那个傻子,若是能够借此机会除去皇后,也算是解恨了。

一个小丫头极为乖巧地回道。

“云儿,你到了凤月国,不能再像在将军府时这般的随意,要懂规矩,要注意礼节,不能给我们将军府丢脸,更不能给夜阑国丢脸。”老夫人听到上官傲天的话,也在一边提醒道,只是,她担心的却不是自己孙女的安危,而是将军府的面子。

“你这是做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岂由的你这般的放肆,还不快点退下,让外人看到了,成何体统。”不等上官傲天开口,老夫人便怒声斥道,因为李妈是上官云端的娘亲的陪嫁丫头,所以老夫人对她也是一直都没有好脸色。

“她能够嫁给绝王,是最好的结果。”夜无痕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前方,喃喃的低语。

“或许吧。”秦思柔有些闷闷地说道,说真的,她真的不抱太多的希望,而且,她觉的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神医吊儿郎当的,没有个正形,不太可信。

只是,她也不想让夜无痕失望。

凤阑绝抱起她时,身子似乎微顿了一下,双眸也似乎再次的闪了一下,脸上的轻笑也微微的隐去,唇角多了几分冷意。那跪在地上的五个黑衣人,正是他派出去的五个人,竟然都被抓了,他原本就是依靠对皇宫的熟悉,把那几个人早就悄悄的带进皇宫,吩咐他们,等凤阑绝成亲之时,暗中行动,他原本以为,那个时候是最松懈的时候,以为自己的万无一失,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的人竟然全部被抓,没有一个逃出去的。

“是,没有指使。”几个人再次开口说道,只是,这次的声音却是明显的低了很多,少了几分底气。

“怎么,你那天不是很厉害吗?这会怎么不说话了?”上官凌霜见她不语,心中更加气恼,望向她的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恨意。

哼,原本,她还不想去的,但是听了老夫人的话后,她倒是偏偏要去,怎么着,也去看看这人中龙凤是什么样子,双眸微抬,对上老夫人脸上的嘲讽,上官云端微微一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配不配由我说了算,说不定绝王最后选的人恰恰就是我呢?”

毕竟换了是谁,遇上这种情况都会生气的,更何况是那么优秀的绝王呀。

“大家想一个,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想不出一个整治她的办法。”那女子狠声说道。

先前对上官云端避之惟恐不及的女子们此刻却都走到了她的身边。

随即便感觉到自己的衣衫被人扯住,然后便听到一声细微的撕裂声,接下来,她便走不动了……得罪了夜无痕,落在他的手中,是绝对不可能会有好下场的,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上官凌雨自做孽。

“叶寒,你发什么疯呀,人家就是问问皇嫂的情况,你有必要生气吗?”凤忆希的心中也有着几分不解,而望向一脸沉痛的夜无痕时,不由的对叶寒怒声吼道。

只是,恰恰在此时,床上的上官云端突然微微的动了一下,虽然很轻微,但是一直紧紧地盯着她的凤阑绝还是发现了,不由的急声喊道,“云端,云端。”

而那时候,他没有靠山,更没有任何的势力。

生活的这冷情的皇室中,是他的悲哀。他甚至有些后悔回来了,而且还带着柔儿回来。

“你不会明白的。”秦思柔转向他,看到他脸上的怒火,微愣了一下,随即喃喃地低语。

凤阑绝微怔,微微的抬起脸,直直地望向她,然后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心灵相通,本王那一刻感觉到,你就在那儿。在喊本王。”

上官凌雨再次疯狂的吼道,而说到上官云端已经死了的时候,似乎十分的得意。

没有想到,他竟然就这么被凤阑锐算计了,原本想把凤阑绝置于死地,却没有想到。

凤阑绝的话语微微的顿住,双眸微转,望向了凤阑锐的双腿,再次微微的一笑,“凤阑锐,你还想要装到什么时候?”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纷纷的惊住,玲妃不是在十五年前就服毒自杀了吗?怎么还会为凤阑锐生了一个亲弟弟?

皇上也明白与绝王不能带硬的,只能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

他如今在这夜阑国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就连皇上都不会这么敢他说话,这个绝王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本来就是一个游戏,让大家娱乐一下的,何必弄的太僵了,算了,算了,大家还是先用膳吧。”

她相信他,不会让她惹上不必要的麻烦的。朦胧的月光下,那是一张足以让人窒息的脸,美,媚,妖,惑,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可以形容这张脸。

不错,像主子这样的女人,的确不是一般的女人能比的。

凤阑绝的身子微僵,愣了一下,唇角也慢慢的绽开淡淡的轻笑,灿烂中,也是满满的幸福,他寻找了二十几年,终于找到了她,找到一个唯一能够让他心动的女子,所以不管发生任何人,他都会守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爱惜她。

若是救她一命,她就以身相许,那她对自己的感情也太不负责任了,当然,她听的到,他刚刚声音中的轻笑,知道,他只不过是开玩笑的。

这次李玉只是快速的扫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去细看,便快速的回道。“不认识。”

第一,她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第二,她的健康也会受到影响,严重的只怕还会影响到生命。

“皇嫂,太好了,连叶寒都说一切正常,现在你就可以完全的放宽心了。”站在一边的凤忆希一脸欣喜的笑着。

从那天博太医查出云儿怀有身孕后,这几天,云儿几乎是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一闻到饭菜味就恶心,虽然说,怀有身孕的不想吃东西,有时候恶心,也是常见的事情,但是像云儿这样的,也实在是太严重的。

叶寒似乎微愣了一下,一双眸子,也微微的一眯了一下,唇微动,慢慢的说道,“这样呀,好,那以后,她所有的饮食都由我来负责,我保证大人,小孩都健健康康的。”叶寒很自然的接过了料理上官云端的饮食的责任,虽然是接的皇后的话,但是很显然,他早就有这个意思。

站在一边的夜无痕,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向叶寒,等待着他的回答。

望向仍就蹲在地上的上官云端时,眸子中,亦是掩饰不住的担心与沉重。

月儿便再次移动脚步,走到三夫人的身边,继续奉茶。

上官云端的脸上,是目瞪口呆的惊讶,一双眸子,似乎下意识般的惶恐的望向三夫人,刚刚拽了二夫人头发的手,似乎也是下意识的指了三夫人一下,然后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快速的收回手,害怕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五夫人衣袖上的针,自然是上官云端刚刚悄悄的插上去的。

“云端,没事吧?”他走到她的身边,手已经习惯性的伸出,揽住了她,有些担心地问道,特别是在看到,他派在她身边的侍卫,竟然也不在她的身边时,脸色微微的沉了一下。

所以,她一定趁这个机会去太上皇的寝宫看看。

“可是,你现在去那儿,若是被发现,你。”皇后突然的伸手,紧紧的拉住了上官云端的手,似乎生怕,她真的去了,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云儿,母后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跟绝儿能够平平安安的,皇位没了不要紧,但是母后不能让你有任何的意外。”

更没有一个国君该有的魄力,平时做事就优柔寡断,喜欢听别的奉承,有这样的皇上,朝中便很容易奸臣当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媳妇也带回来了。”太上皇唇角的笑愈加的明显的几分,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动,从凤阑绝的脸上转向上官云端。

凤阑绝的眉头也是微微的蹙起,双眸微微的望向太上皇,再转向上官云端,纵是他再聪明,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上官云端惊滞,刚刚还好好的,不会是突然。

那些人,微微的惊住,似乎都微微的缩了一下身子,很显然还是害怕他的。

只是,丞相大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几分深思。

“是。天气好,人的心情就好,才能玩的开心。”上官云端也微微的一笑,接着他的话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自然的愉悦的心情,此话虽然是说给那些跟踪他们的人听的,但是却也是她的真心话。

一行人,很快到了郊外,上官云端看到前面的景色,快速的飞跑了过去,看到面前山水环绕的美丽的景色,不由的一脸陶醉地说道,“好美呀,真的好美呀。”在现代,可是很难看到这般天然的景色了。

“哼。”凤阑绝微微的冷哼,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看来,这场游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那些大臣都有些惊愕,但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冒头,毕竟,现在的皇上可是凤阑锐。他们就算都信服凤阑绝,也不能去冒那个险呀。

丞相暗暗冷哼,脸上也隐过几分嘲讽,这个年轻人这哪儿像是审案,只怕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认识,巴结他。

夜无痕的眸子一直都在注意着上官云端,只是听到她那差不多算是重复的话,以及她那略略带笑的神情时,眸子中似乎多了一丝疑惑。

很显然,这正是要了这丫头的命的原因。

那丫头先前,还一直维护着她的主子,只是,却没有想到,她的主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来杀她了,这丫头只怕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主子的手中,而且还是这种凄惨的下场。

为了不打草惊蛇,上官云端也装出一脸疑惑的望向凤阑绝,不解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呀,那丫头明明已经死了呀?”

“王爷,属下把素容带来了。”隐再次低声说道,打断了凤阑绝的思索。

但是,那个远处发动了那弓弩,射出那针的人,只怕不能完全的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射中的了那个丫头。

难道是因为她在这皇宫有了些地位,所以便也多了几分傲骨?!但是身为宫女,那种奴性只怕早就深入骨髓了,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改变的。

诡异,实在是太诡异了,有谁会这般清楚她的尺寸?

不是宫女,却混进皇宫,而且对这皇宫中所有的一切竟然如此的熟悉?而且还这般波澜不惊的带着她在这皇宫中随意的走动。

因为心惊,便也愈加的不敢掉以轻心,那人在这皇宫中,都能将这一切设计的天衣无缝,若真的要对爹爹不利……

上官凌雨心下却是暗暗担心,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她千方百计的不让上官云端出面,没有想到,她还是来了。

他先前,没有看到她,还以为她不会来的,没有想到,她竟然在最后这一刻出现了。若是她早想出现,他倒是有办法,让她离开,但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