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手机版 第74章:艰难险阻

圣安娜手机版

时之乐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6545

    连载(字)

66545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手机版》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艰难险阻

圣安娜手机版 时之乐弦 66545 2019-09-02

“来人!”huā丹喊了一嗓子。

“轰……”炸药包丢入老虎群中,一声巨响,数头老虎被炸飞,断腿甚至弹飞了起来。

“真想知道吗?”顾千城拂了拂额上的刘海,不怀好意的道。

君亦安当即脸,“顾千城,你胡说八道什么?”太过分了!

“九成以上。”昨晚那么激烈,那位姑娘都被楚世子玩坏了,没有套套,秦云楚肯定会中招。

像他们这种人家,什么绝色美人没有,至于去青楼召妓吗?还染上那种怪病。

这么一来,老太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卖顾千城与承欢一个面子,远比把千梦随便送人来得有利。

江家大门上贴了封条,能挡普通百姓却挡不住秦寂言。暗卫现身,完全无视封条的存在,将门打开。

“英雄出少年。”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城府,老太爷忍不住赞道,面上也带了一丝笑容,只是转念一想又不对。

这简直——不合理。

小太监一脸喜意的道:“日前,秦王殿下得到消息,说是药王谷有长生果。秦王殿下从北齐折回后,欲前往药王谷,为圣上求取长生果。”

“长生果?”老皇帝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好多年都没有听到长生果和药王谷的消息了,没想到药王谷重出江湖了,这可是天下百姓之福。”

长生果并非能让人长生,不过是有些药效罢了,比之人参等外好不了多少,只是名字好听,讨人欢心。

秦寂言之所以连夜顾千城悄悄离去,是因为他身边出了叛徒,他出城不到两个时辰,就在必经之路上遇到了伏杀。

不过,这种场合并不适合多说,顾千城心里有疑惑也不会问出来,与秦寂言一同离开。

“谁告诉你,朕要立后?”秦寂言本就为这事不高兴,现在唐万斤再三问起,无疑是撞到枪口了。

炸药包技术含量不高,杀伤力也不是多明显,在战场能造成的影响力很小。要知道,当初明朝的火统和火药的制造水平也是很高,可最后还不是……

用过午膳没有多久,五皇子就捧了一盎参汤过来,老皇帝不愿意喝,五皇子便耐心的劝说:“父皇,寂言吉人自有天相,他绝不会有事,一定会平安回来。父皇你千万要保重身体,不然寂言回来知道你因他而病倒,一定会自责愧疚的。”

不需要同营帐的人催促,顾承欢非常积极的打开盒子,把里面的信拿出来,这一看顾承欢脸上的笑容就淡了……

这坑人的地方,除了滑溜溜的冰墙和冰柱再也没有其他,想要借冰墙和冰柱的力,搞不好会摔死。

顾千城咬着唇,努力压下心中的愤怒与杀意……

他这么急着赶回北岭,当然不是为了邀功,他是想要亲眼看一看唐万斤“表演”徒手碎大山的绝技。

想归想,这话秦寂言是不会问的,凤老将军此举甚合他意,把整个封家拉进来,对他有利无害。

顾家人齐齐松了口气,顾国公深觉出了一口鸟气,当天就一脸高兴的在顾老太爷面前报告这个喜讯,让顾老太爷看看他这个儿子也是有出息的,即使老太爷不帮忙,他也可以把事情办妥。

而,在北齐皇帝和季诺讨论秦殿下此人时,秦寂言也带着顾千城,在凤家精锐之师的保护下,嚣张的踏上北齐的地盘,没有意外……

事先没有收到消息的北齐士兵,见到大秦单方向的动静后,立刻派兵挡在前面,不肯让秦寂言过去。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领头的骑兵赫然是那晚在边城里,暗杀秦寂言的人……

他们查来查去,发现这摘星楼,居然是一个做假画的窝,除此之外别的什么也没有。

她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可一时却想不起来……大殿上,被秦寂言要求写认罪书的不止承恩公一个人,他们此时正愁不知如何是好,见承恩公拉着封首辅求情,一个个眼前一亮,也不管平时与封首辅交情好不好,是不是政敌,纷纷上前求封首辅。

“快,快宣太医。”一时间,大殿上乱成一锅粥,刚刚围在封首辅身边的人,立刻散开,就怕封首辅要有个万一,他们解释不清。

“皇爷爷,你若不想喝说一声必是,我自是不会勉强你。”秦寂言站起来,有眼色的太监立刻上前,递了一块帕子给他。

封大人错愕的看向秦寂言,四目相对,看到秦寂言淡漠幽深,看不出情绪的眸子,封大人背脊有些发凉。

“扑通”封大人腿一软,直接跪下,“圣上息怒,实在是圣上拟的谥号太隆重,与,与……”与事实不符呀。

“拼了命也要杀了他们!”顾千城明了对方的难缠,对暗卫与亲卫下达绝杀令。

封似锦想了半晌,谨慎落子,正准备端起手边的茶喝一口,就见秦寂言已落子,又轮到他下了。

顾承欢一站起来,就急急忙忙往屋子里跑:“药,祖母的药……”奈何他的腿受伤了,刚走两步又摔倒了。

微信-通讯录-添加朋友-搜号码-输入:enenbook收到秦寂言没有死的消息后,皇后出手阻止了陈家与顾家联姻!

这是秦寂言不想看到的事,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想着出手破坏陈、顾二家的联姻。

太上皇看着这一幕,没有知声,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千城,就好像在看小丑一样。

“嗯。”秦寂言接过信,快速撕开,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景炎,你很好!”趁火打劫,再也没有比景炎更精于算计的人了。

还真正是心有灵犀。

“是。”锦衣卫首领沉声领命,片刻也不敢耽搁,一出宫就安排锦衣卫去户部拿名册,一家一家找过去。

顾千城知道,子车这是怕老管家发现。

而且,呕吐物在舱底那密不通风的空间里放久了,味道更难闻,要不及时清理干净,顾千城会受不住。

“那你快去吧。”顾千城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吃了吐,吐了吃,老管家已经习惯了,并不会多想。

“待我长发及腰,我立刻嫁你。”顾千城也回答得高兴。

必须尽快想办法!

就是这一刻了!

“你,你想干什么?”顾国公被顾千城的凶样吓了一跳,不由自地往后退。

火光照在风遥的脸上,忽明忽暗……顾千城没有空去欣赏,风遥那张棱角分明、刀削似的俊颜,她现在要想的是拿这个男人怎么办?

她虽然没有在林子里,看到野兽的痕迹,可也知道,夜晚的树林有多可怕,她必须想好,去哪度过这一晚?

“啊……”顾千城再也压抑不住,双手握成拳,悲痛得大哭:“西胡大将军风遥,我记住你了,我顾千城记住你了!”

冷静下来后,顾千城也明白,即使她没有折回去救风遥,也无法阻止别院的大火,也无法救下那五个人,更不用说……

秦寂言犹豫片刻,还是决定把风遥的身份说出来:“千城,风遥是西胡公主的儿子,他和凤家……有很多人怀疑,他是凤家的人。可两国皇帝都查过,在西胡公主怀孕期间,凤家所有人都在京城,没有人和西胡公主接触过,也不可能有机会,让西胡公主生孩子。”

这才分开两个月,他就不停地想顾千城,如果再久一点,他肯定要疯掉。

痒死她了。

“怎能不顾忌你。”要是不顾忌顾千城,他在了解江南的情况后,就不会贸然潜入,而是会等,等凤于谦带兵过来。

“大年初一,我总不能因为死人的事跑去宫里找你吧?”别说古人,就是她心里也挺忌讳这个的。

秦寂言并不想以身犯险,把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引了出来,找出了西胡与北齐埋在大秦的探子,秦寂言就已经很满意了,听到凤老将军的话,秦寂言略作思考便应下了。

当兵扛枪,吃粮拿饷。在某种情况下,当兵和当土匪一样,都是高危工作,见到有立功的机会,当兵的哪敢不拼命,一个个高喊誓死完成任务。

“咚咚咚……”寨子里的战鼓,被人敲响了,“快,快起来……朝廷的兵马来了。朝廷的兵马来了。”

小雪貂艰难的爬上供桌,然后……

果真是人为财死,鸟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