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app下载 > 第110章:十捉九着

第110章:十捉九着

阳光在线官网app下载 | 作者:半暖夏| 更新时间:2019-09-02

曲耀阳一副心思全部落在站在沈俊豪身边的裴淼心身上。

安小柔理也没理她就冲下了楼。

“刚才那样的情况,如果我什么都不说她更会担心。你先回家去照看着爷爷,我会一直留在医院里照应,她这边有任何情况我都会随时同你联系。”

这时候似乎再说什么都是多余。

“kity你知道夏芷……就是那位曲家的少奶奶到底是在哪个分销商的门店里购买的我们公司的产品?”

后者随着于康等人迎上去,弯身唤了声:“曲总,欢迎您亲自莅临指导工作。”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人皖瑜她爸妈在北京给你们把日子都看好了,就下个月的月初,什么订婚啊都不用了,直接结婚。所以这不,我带皖瑜上街买新媳妇的衣服,人心里惦记的可都是你……”

广四路街边的一间猪脚米线店内,裴淼心穿着一件dior秋冬最新高级定制版的深黑色大衣坐在那里,安静望着坐在自己对面、只着一件简单的枚红色羽绒服的女子。

裴淼心听着都要笑出了声,“那你打算怎么不亏待我呢,曲耀阳?我们已经签字离婚了,我早就已经不是你的女人,就算是昨天……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跟你之间也早就结束了,这是你对夏芷柔的承诺,难道你忘记了?”

她站在原地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对他:“有时候我都在跟自己说,如果真的撑到撑不下去,那就放手,放手不管于他于我都是一种解脱。可是臣羽哥,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你就应该能懂我现在的心情。心里有时候虽然会觉得好难过好难过,可是放不下就是放不下,再疼也放不下,怎么办呢?”

夏芷柔抬手揩过脸颊上的眼泪,抽抽噎噎地道:“只要你不讨厌我就好了,婉婉,你都不知道,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嫁进你们家来,有时候真的觉得一点依靠都没有。全家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也就只有你会让我觉得温暖一点,要是连你都不帮我,那我在这个家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

还是说如果没有她的生活会让他感觉多么绝望,亦或他光是这样想象都会呼吸不畅?

裴淼心没有说话,起身拿过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走。

“曲先生,好巧啊!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你呢?我到现在都觉得好开心,谢谢你打我这一巴掌,让我看清楚我是谁。那么现在,你可以转身从这里走出去,再顺着走廊回到你本来的房间,不要再呆在这里。豪哥很快就要回来了,我不管你们之间谈什么生意,但我现在是他的女人,请你,出去!”

一群人顺着八点多的石子路下山,看着这时候才要暗下来的天色和各类装饰品小店里来往穿梭的人群。

蒋总提议到酒吧一条街的“桃花岛”去坐坐,罗总跟其他几个姑娘自然附和。

“是的,曲太太。”

“嗯,这样就对了,我表妹那人就是死脑筋,如果我说你是我要介绍给她的,她一定不会答应。其实那天在高尔夫球俱乐部里看到你,我又叫你先过去找她的时候,就已经很看好你。”

易琛轻笑几声,“所以她还不知道,欣姐你在背后帮她安排了这么多的事情。甚至是,在俱乐部里用段家的一份欧洲订单跟我约定,看我能不能拯救一个就快失婚的女人,让她迅速放下前一段的不幸,重新开始一段恋情。可是欣姐,我现在越来越有怀疑,我这开始的初衷就不是好事,我现在……后悔得很。”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伴随着盛气凌人的姿态,那从电梯间里走出来的女人,怔怔就是夏芷柔。曲耀阳一怔,再想伸出手去,裴淼心已经冷冷睇过他一眼,抚着脸颊转过头去。

她说,选了,就不要后悔,后悔了,终是害人害己。

她着急想要仰起头来,似乎只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打算近距离凑到他跟前,好看清楚他脸上的每一丝喜怒哀乐。

他邪肆笑了起来,“我说什么了,你就答应?”

“嗯。”小家伙说着,又抬手揉了揉眼睛,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靠在那里,实是委屈得不行。

裴淼心笑着侧转过头,“那你一定是看错了,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在他的眼里,我从来都是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寄生虫,他只是一时对我生了兴趣。”

“等我!裴淼心你回a市就乖乖在家里等我,明白吗?”

“外面好像刮台风了,就算是个陌生人我也不会让他现在离开。”

裴淼心抬头望了望这暗沉的天色,到处黑压压一片,似乎真是要下大暴雨的样子。

“曲耀阳你没资格这么说我!”

曲耀阳有一刻的怔楞,盯着她双眸红红的小模样看了一会,明明知道是不该,可抓着她的大手就是死活都不愿意松开。

“裴淼心,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她的脸向上拱着,明明模样还是曾经的模样,眸色也还是曾经的眸色,可她害他刺痛害他难过,害他心情坠落到就快要打捞不起的黑时,他恨得再是牙痒,却当真下不去手。

即使再想要放下、再恨,她也曾暗地里想象过,再次与他相遇,会是怎样的情形。

抬眸,她眼角眉梢一抹自嘲,堪堪对上曲耀阳半眯着的双眸。

是的,已经不耐烦。

耀阳一直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他值得这天底下最好的女子。

“唉!”曲市长一副痛心到极点的表情,“淼心,你放心,从今天开始你的事就是爸妈的头等大事,我跟你妈妈的话既然放在这儿了,就一定会帮你找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你给我下来!”曲市长脸色黑臭,径直绕到车前,阻断他的去路,“还嫌不够丢人?你现在就给我下来!”

苏晓用力拍打着夏芷柔的身体,夏芷柔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抬手也回敬了过去。

“‘宏科’的总裁可以是我,也可以不是。爸爸骄傲于他的长子是‘宏科’的总裁,是上市公司的主席,可是,这个人是不是‘曲耀阳’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这个总裁今天是我,明天也可能是马耀阳、曾耀阳、郭耀阳。可是妈,对于那个女人来说,也只有那个女人,她只认我一个——曲耀阳。”

这王燕青是苏晓的朋友,也是“青苗会”曾经的干事。当初若不是她自动请缨辞去了干事的职务,这活也不会落到裴淼心的身上。

王燕青走到梳妆镜前补妆,看到裴淼心要转身,才像是云淡风轻一般地道:“再过两个月就是‘青苗会’一年一度的大型公益活动了,裴小姐最近准备得还算得心应手吗?”

“大部分的事宜已经准备差不多了,到时候张太太可有空过来参加吗?”

万晓柔弯唇一笑,“您这是想让您儿子听见呢,还是您那位所谓的儿媳妇?”

“我妈已经这样对你了,你还为她说话,为了她不想搬?你忘了她欺负你和侮辱你的时候了吗?”

她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险些被地上拱起的一块地毯绊倒,也不过是身子歪斜了一下,立马就被旁边的男人扶了个正着。

他宠溺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想什么呢?从上车开始你就一直走神,怎么,不喜欢刚才的那位聂小姐,觉得她跟我哥不配?”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裴淼心听到“尸体”两字便骇得不轻。

“苏晓,谢谢你。”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把粽子吃了再回去!”晚上纵使不情愿,还是不得不让他带芽芽离开。

“裴淼心!因为爱你,我可以是暴徒,也可以是流氓!该死的你为什么偏要这么多年后才来折磨我的心!你害我得了心绞痛!你害我这么多年来都生不如死!如果这是你故意要来折磨我的一种方式,那么你做到了,你了不起!”

ailsa自然在电话里回应,说她回去看看也好,昨天阿jim的态度确实是有很大问题,可他也是因为太担心记挂他的好友,所以才会口没遮拦了一点。

她不觉弯唇笑了起来,这时候被他勾住下巴扭过脑袋,唇便覆了上来。

“没事了,没事了,婉婉这几年一直都有低血糖的毛病,吃点甜食缓缓,过一会儿就没事了。”曲臣羽赶忙安抚妻子。

曲臣羽说话的时候曲婉婉便睁着一双泪意蒙蒙的眼睛,眨巴着看向自己的哥哥时,前者已经伸手来捏了捏她的手心,“没事,哥哥在这里。”

“谢谢,但愿你不是诓我。”

曲耀阳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又去看曲母,“妈,我以为这些日子,你与她应该相处得不错。”

哎呀,这可不好,女儿一下喝了太多酸奶,可不是要拉肚子的征兆。

裴淼心苦口婆心教育了半天,可小家伙小脖子一仰,说:“是奶奶给我喝的,她说咱们家又不是喝不起,奶奶给我喝的。”

“不太方便,不好意思。”

捏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却怎么休息了这半天,头还是这么晕?

犹豫间,正好摸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夹在他车门边的小卡片。

可是有时候他又觉得,人的眼睛是否能够看得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够不够明朗。

在家休养了几天,裴淼心却到底放心不下公司的事情,基本天天都要打电话到办公室,询问各项目的进度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