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app下载 > 第38章:勃然大怒

第38章:勃然大怒

阳光在线官网app下载 | 作者:半暖夏| 更新时间:2019-09-02

若是绝王与众大臣在这儿商讨那样的事情,不可能连个放风的人都没有吧?

“就算你是皇上,没有原因,只怕也不能这般随便的搜查绝王的府院吧?”上官云端的眸子直直地望向他,没有丝毫的退让与害怕,声音也仍就如同刚刚一般的平静。

凤阑绝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刚刚只不过是太过着急了,一时间有些忍不住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

“有什么来不及的,我们凤月国那么多人,三天的时间,难道还办不成一个婚礼?”太上皇的眸子转向皇上,毫不犹豫地说道,“这事,就由皇后亲自去安排吧。”

其它的女子,暗暗着急,纷纷担心,担心还不等她们出场,绝王就选中了这个女子。

二夫人的双眸微微的转向了刚刚那个侍卫用来挑断上官凌雨的受手筋,脚筋的刀子,一只手,突然的伸了过去,夺过了那侍卫手中的刀,然后快速的对着上官凌雨的心脏刺。

“啊,皇兄回来了,皇兄回来了。”凤忆希听到那太监的喊声,猛然的跳了起来,一脸欣喜的欢呼着跑了出去,去迎接凤阑绝了。

什么叫做,不管发生什么事,在他的心中,她永远是她呀?

“王爷,她毕竟是蓝城的公主,真的要将她关在刑部的话,蓝城的城主只怕。”尚书大人惊滞,额头上已经渗满了汗珠,这个差事,可真是要他的命呀。

那些商户大户,就算是他亲自出面,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碍着他的面子,还是都捐了一些,但是这些百姓本来就没有多少钱,为何会这般的积极?

他这话一出,让被他揽在怀里的上官云端微微的僵了一下,他此刻这怒气,是对那女子,还是对他自己?

但是,此刻他赶也不赶,说也说不清楚,留也不留,就这么站在这儿,难不成还要她也一直这么陪着他?

“哈,你相信他,就因为他是你的夫君,你就相信他,那以前,夜无痕也是你的夫君,你应该也一样的相信他吧,最后,他还不是一样的休了你。”虽然上官云端与凤阑绝的对话很轻,但是那个女子显然很是听到了,突然开口说道。

上官云端岂能不明白蓝岚的心思,她此刻这一语双关的话,让蓝岚脸上的得意,瞬间的消失。

他提出的这个办法,的确是最公平的,一本刚刚印出来的书,除了写这书的主人,没有其它的人看过。

众人此刻对上官云端都完全的不报任何的希望了。

“回皇上,是一百多万两,小的将先前记好的帐本已经带来了。”那个管家见皇上仍就不相信,便从怀中拿出了帐本,递了出来。

蓝岚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变的阴沉,特别是看到上官云端那慢悠悠的动作,完全不把她回事的样子,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的怒火似乎已经到了极限,都快要控制不住了。

她绝对不能让太上皇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就这么毁在这个人的手中。

她一时间,并没有发现夜如梦的目的,从她的方向,也并没有注意到夜如梦身子的异样,只是看到夜如梦的手,紧紧的握在她的椅子上,遂略带不满地说道,“你这丫头,坐好了。”

“我找我家皇嫂呀。”凤忆希双眸微转,一脸欣喜的喊道。说话间,还一下子蹦到了上官傲天的面前。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老夫人自己太过盛气凌人了。

秦思柔愣住,有些意外的望着上官云端,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回答的这般的干脆,这般的绝裂,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无奈,却又带着几分心疼的笑。

上官云端惊住,她也知道夜无痕是不能喝酒的,平时,他的酒杯里装的都是水。

凤阑锐也不由的愣住,眉头微蹙,神情间隐过几分担心,“去让人暗中查一下,有什么异样及时的回报。”

直到所有的大臣都走过去后,他才跟在了后面。

丞相大人走在所有的大臣的后面,所以,此刻,隐是紧跟在他的身后的。

“各位夫人,请先在大厅等一下,奴婢去通知小姐……通知王妃。”月儿小心地说道,想到小姐睡到现在还没有起来,不由的暗暗着急。

然后便吩咐人将丞相与柳如絮的尸体抬到了车上,送了回去。

夜无痕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双眸子微微的转向前方,似乎多了几分迷茫。

众人再次纷纷惊滞。

如今皇上都已经亲眼见到她与王爷之间的事情,所以,她也不害怕皇后再跟皇上说什么了,而且她相信这个时候,皇后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是不是诬陷,皇上一查就清楚了,你敢对天发誓,说跟这事没关系?”李贵妃唇角微扯,冷冷的笑道,“你若不是怕天打雷辟,就发个誓看看。”

凤阑绝此刻是越想越惊,只想快点飞到她的身边。

“你,你轻点,痛。”虽然那声音有些低,但是他还是听出,那是她的声音。

“小姐这一走就远了,以后想再见到小姐就难了。”李妈微微的轻叹,声音中有着几分伤悲,说话间,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上官云端心中一喜,不会是刚刚上官凌雨没有将那柜子放好,被李妈看出了什么异样吧?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就算上官云端饿死在那个洞里,都不会被人发现的,因为,她在上官云端的身上加了一种特别的药粉,就算她死了,也不会那么快腐烂,也不会有臭味传出来的。

“请他进来。”夜无痕连连说道,然后转向秦思柔,沉声道,“或者他真的能够医好你。”

夜无痕的脚步微微的停住,但是却并没有转身,只是,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抢亲去。”

感情他以为,夜无痕去抢亲,只是为了捣乱呢,人家可是真的去抢呢。

“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一定要查清楚了,量这几个人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而且这皇宫中岂是那么容易能进的,所以,这事太过蹊跷,不能就这么将他们杀了。”而丞相听到二皇子的话,却顿时反驳道。二皇子听到丞相的话,双眸微眯,眸子深处多了几分狠意,这只狡猾的老狐狸,不知道坏他的事,他当然知道这只老狐狸打的是什么主意,不是就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凤阑绝吗?

“奶奶放心,雨儿记住了。”上官凌雨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只要有老夫人这句话,她做什么都不怕了。

她那天见识到了上官云端的厉害,为了以防万一,她到时候可以想个办法不让上官云端参加选亲。

她在现代也看过不少的皇宫戏,所以对于这皇宫中的景色并不陌生。

“不是吧?这个傻子竟然也来了?”一个女子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皇嫂怎么还不醒呀,真是急死人了。”凤忆希的性子向来就急,此刻更是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就只差打转了。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夜无痕,她快速的向前走去,在经过夜无痕的身边上,也没再望向夜无痕一眼。

是呀,凤忆希说的很对,他对主动接近他的人,向来都是保持极高的警惕,以为,他们都是有目的。

“我不明白?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你在自欺欺人?你若真的爱他,就应该去争取,就应该让他的眼中只有你,若是他的心中永远只装着别人,你就应该放手,不是这么一直傻傻的等。”叶寒的怒火愈加的升腾,不由的再次低声吼道。

“上官凌雨,你真够毒的。”叶寒很显然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骂道。

“将他拿下。”太上皇再次冷声命令道,他不可能会让凤阑锐逃走,留下祸根。

那把匕首便直直的剌进了他的胸口。

那个男人微僵了一下,唇角却似乎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望向她手中的匕首,喃喃低语道,“这把匕首是我送你防身的,没有想到,竟然用在我的身上,好,真好,终于可以结束了。”

“本王的决定,还容不得他人干涉。”凤阑绝双眸微眯,对李贵妃更是一点都情面都不留。

凤阑绝的眸子慢慢的望向她的手腕,握着那根链子的手微微的紧了一下,似乎生怕丢失了似的,然后慢慢的抬起手,解开链子的扣子,移向上官云端的手腕。

上官云端慢慢的展开,她的双眸望向那画像是,双眸似乎也快速的闪了一下,然后轻声提醒道。“李公子再看一下这最后一张画像。”

不是她不放心博太医,而是怕那背后的人太过狡猾,下了一些连博太医都无法查觉的药。

顿时,整个房间里,一片混战,战争不断的升级,已经不知道是谁在打谁,谁在回击谁了。

夜无痕可是对她避之惟恐不及,怎么会来她这儿?

站在她身边的侍卫,几乎是毫无犹豫,毫不迟疑的恭敬的应道,“是。”

可见那个想要阻拦她的人,真是费尽心机,也或者,要阻拦她的并不止一个人。

他发觉自己从她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上官云端看到那侍卫神情间的犹豫,自然猜到了他的心思,遂冷声笑道,“你确定,真的要拦着本王妃?若是让王爷知道,你拦着本王妃,这后果,只怕是你担不起的。”

“本王妃只是想去看看皇后,此刻宫中定然乱成一团,本王妃怕吓到皇后。”上官云端也明白他们的难处,不想让他们太为难,双眸微闪,再次一脸担心地说道,说真的,她此刻也真的很担心皇后的处境,毕竟皇上被废,皇后只怕也会危险。

好不容易进了宫,上官云端可不想再被赶了出去。

更何况,能够以太上皇的名义,想得到皇位的,肯定是皇室中的人,多半是哪位王爷,所以,他们再怎么着,也不敢把皇后怎么样。

“傻丫头,你以为母后是三岁小孩呢,都给本宫打消了这个主意,那些事情,都是男人的事情,你要相信绝儿,他会处理好一切的。”皇后却是微微的扫了她一眼,仍就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直到他四十岁那年,才在朝中大臣的紧逼下,不得不选其它的女子进宫,在四十二岁下,终于有了一个皇子,就是当今的皇上。

上官云端也是微微的愣住,不太明白在上皇看到她为何会是这样的表情?

“不,不,不可能。”太上皇的一双眸子一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终于说出了几个字,只是,那句不可能中,似乎带着太多情绪,让人一时间不知道,他是想要表达什么?

“她根本就没有理由杀太上皇,而且,谁会傻到当着这众人的面,杀了太上皇?”皇后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冷意,沉声反驳道。

各位大臣看到凤阑锐不但不生气,反而仍就是一脸的轻笑,而且还是那般纵容的语气,不由的都纷纷的愣住,看来,这个皇上似乎一点都不可怕,比起先前的皇上,似乎要好很多。

“是的,都离开了。”隐微愣了一下,但是却是十分肯定地说道,隐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谨慎,没有把握的话,他绝对不会说,他此刻既然说都离开了,那自然就都离开了。

那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明显的嘲讽。更带着一种让人惊颤的冷意。

“不是他的意思,但是却揪出了他的人。”凤阑绝微愣了一下,才慢慢的解释着。

只是,没有想到,就在他搜集着一些证据时,凤阑锐却突然的控制了太上皇,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他们今天去了城外的寺庙。”那个侍卫恭敬的回道。

“看的云录。”李玉听到那根本不带丝毫危险的问话,心中也是更多了几分得意,想都没有想,便随口回道。只怕,他也就只知道云录。

“好,给你个机会,说说看,若是不能让本王妃满意,后果你是知道的。”上官云端略略带笑地说道,声音虽然轻柔的不带任何的危险,但是那话语中却是再明显不过的威胁。

“是,是,奴婢说,说:”那丫头的身子不断的抖着,脸色已经有些发青,那嘴唇也忍不住的轻颤,连说话都变的有些结巴,显然是真的怕了。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快速的抱起了她,带着她一起跃上了那个窗口处,让她自己看个清楚。

“是。”那些侍卫虽然不解,但是都恭敬的应着。

“王爷。”隐走到凤阑绝的面前时,低声喊道,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歉意,“刚刚是属下的疏忽,竟然让人在王府中将这证人杀死了。”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凝重,再次沉声道,“只是刚刚属下一直就在密室的附近,而且是隐在暗处的,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

但是,当时,他们也没有发觉有那个侍卫有任何异样的动作来向外面的人报信呀?

那丫头听到上官云端那轻柔的话语,神情微微的缓和了一些,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了,只是,身子还是完全的僵滞着,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上官云端,惊颤颤的问道,“王,王妃,奴婢,奴婢。”

毕竟,接下来,有些事情,还需要这个丫头来配合,若是她怕成这个样子,这整个计划就无法进行。

她现在的样子就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再让这丫头化个妆,只怕……

“禀报皇上,皇后,刚刚上官小姐的衣服不小心弄破了,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只是还不等皇上开口,那‘宫女’便沉声说道,却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我去看看爹爹。”上官云端沉声低语道,让凤阑绝等人在大厅,她便去了上官傲天的房间。

“是呀,皇兄,你还是快点回去吧,若是现在皇嫂走不开,你就自己回去,等处理完了事情,将一切安排好了后,再回来接皇嫂。”凤忆希也是一脸的着急。

但是南宫逸却是有着一种绝尘般的飘逸与洒脱,两者是截然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