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宠到天上去

鬼曲er-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564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4章:新焰

鬼曲er 85641

高氏想了想:“怎么个一局定胜负法?”

沈傲笑嘻嘻地道:“且慢!金大人,下官哪里侮辱你了?”

仙人迟疑地道:“只怕不妥,人神殊途……”他看了看周遭人的脸『色』,发现许多人皆是『露』出疑『色』,都想看看仙人如何去寻河伯,赵佶更是兴致勃勃,满眼的期待之『色』。

这局面还真是够『乱』的,沈傲挠了挠头,笑道:“陛下有什么打算?”

沈傲道:“春儿有做生意的天赋,这个我心里清楚,你愿意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会拦你的。”

说罢,粉面公子朝身后的两个壮汉使了个眼『色』,那两个壮汉立即分开,朝沈傲做了个请的姿势。

沈傲既然已经开了口,那行书又无可挑剔,几个人相互对视一眼,随即有人道:“大人何不与我们小酌几杯,这彩头,我们自会教人送到衙门。”

沈傲不想和她争辩,无奈地道:“对,对,物尽其用,然后呢?你就来杭州了?”

沈傲苦笑,道:“你们为什么不亮明身份?”

唐茉儿立即上前去安慰她:“没事了,没事了,你是小女孩儿不懂事,沈傲不会怪罪的,沈傲对不对?”

周大福道:“闲云野鹤,做了些小买卖,贱名不足挂齿,沈县尉能连过三关,足见大人的才智,老夫倒是佩服的很,不过大人既要进百花楼喝酒,却要先过老夫这一关。”

刘斌道:“每年十月十三,就是熙春桥一年一度的花灯节,相传那里有一个名『妓』,恋上了一个秀才,那秀才进京赶考,却有一个富户想要玷污这个名『妓』,那名『妓』呼天天不应,便呼唤着情郎的名字,一头栽进了小河。为此,那些秀才们便干脆以这一日相聚一起,纪念这个名『妓』,秀才们聚在一起,自是免不得要『吟』书作对,谈琴捉棋来,慢慢地,这规矩也就沿用下来。”

来人是个穿着红衣的老太监,这太监的眉眼儿都是笑,尤其是见到沈傲,眼珠子都亮了,耐着『性』子念完了带来的两份圣旨,才笑嘻嘻地走到沈傲跟前,将圣旨交到沈傲手里,口里道:“沈公子,恭喜……”

沈傲一脸委屈地道:“我哪里知道是皇上,黑灯瞎火的,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突然溜进来,小婿一看,这还了得,于是……”

沈傲摇头:“我愧对诸位夫人,还是不要出门好了,就在这里。”

抱着一本书,又回到后园,蹑手蹑脚地观望了一会,悄悄去敲唐茉儿的门,唐茉儿刚刚睡下,听到有人敲门,心中一紧,问:“是谁?”

……………………接下来的情景,还是和谐了吧,写得太『露』不好,我们都是好孩子,经受不住考验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殿中一阵默然,沈傲的话确实有些道理,这一番话,无疑是给赵佶浇了一盆冷水,赵佶想了想,道:“那么沈卿以为如何?”

程辉想了想,道:“眼下我大宋得来的战报,大多是金人提供的消息,上京之役到底如何,谁也不知。更何况金人一举歼敌二十万,微臣以为,这只怕是金人的夸大之词。若是辽人尚有实力,而我大宋若是贸然北伐,其后果,还请陛下深思。”

“噢。”周正淡然道:“是什么礼物?”

周正认真地细看起来:“似是胭脂之类的物事。”

夫人安了心,便道:“那明日我便和他说说。”

杨戬很是为难地想了想,只好叹了口气道:“杂家在外头候着。”随即举步出殿。

沈傲道:“不放,表妹不点头,我非但不放,还要再唱一首歌,叫伤心汴京城。”

沈傲开诚布公,教周家措手不及,夫人和周恒都是为难,也一时难以抉择,这位周大少爷若是换了其他事,自然是无条件支持沈傲的,他与沈傲虽不是亲兄弟却胜似兄弟,这些时日二人一个在殿前司公干,一个在国子监读书,相处的少了些,可是这份兄弟之情却没有丢下。

“家姐……家姐……”周恒的声音从老远传过来,过了一会,从窗户上『露』出周恒的脸,周恒笑呵呵的道:“家姐,你看……星星,表哥带星星来了……”

周恒不耐烦的攀着窗台朝沈傲这边挤了挤道:“表哥,还等什么,要唱快唱。”

刘慧敏见他们毫无所获,得意洋洋地哈哈笑道:“我说过,若是我不说,你永远寻不到酒具。”

沈傲想了想,从容捉笔写道:“夫好恶咸正,而凡意皆如其心,不可恃心而任意也,犹不可恃身而忘心也。”

检讨嘻嘻笑道:“这不正是沈学士与画有缘吗?你莫看我们这画司的衙堂小,其实在这宫里头,官家是每隔个三五日便要来叫人的,不说别的,就说画司里兼差的侍读学士赵令穰赵大人,年前就已是翰林书画院大学士了,掌管着整个书画院呢。”

沈傲就是盗贼,对盗窃很有心得,因而希望从那里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沈傲竖着耳朵听,公车上书?这个词儿倒不陌生,在后世,公车上书最有代表的是清末的一个事件,不过沈傲却知道,这是古时学生参议国事的一种方式,最早出现在汉代。只是这太学生联名公车上书,不知是什么缘故?

狄桑儿先是听沈傲说起自己的先祖现出无比的尊崇之意,心中暗喜,以为沈傲一定会乖乖放了她,谁知话锋一转,竟是这个结果。呜呜地要去捂住『臀』部,却是来不及了。沈傲的手掌啪啪地击打在她的『臀』部,让她又惊又羞,咬着唇又不敢叫出来,生怕引了人来,被人瞧见。

“我只问你,你还敢不敢这般凶恶?”沈傲意犹未尽地收回手掌,板着脸『逼』问。

“沈兄,我已醉了,要赶快回去喝口茶醒醒酒。”呼啦啦地,不管是有事的,还是说自己醉了的,一个个跑地比兔子还快,健步如飞,哪里像是醉了的人。

眼见小辣椒掀帘进了后厨,王茗一拍桌案,道:“好男不与女斗,哼,诸位举杯,我们先敬沈兄。”

吴笔不由地得意洋洋起来,若说作诗,吴笔的水平可是不低,国子监中除了沈傲、蔡伦,他吴笔排名第三,其思维自是迅敏无比,心中有了腹稿,摇头晃脑正要『吟』出来。

“你……你敢还手……”小丫头想必是刁蛮惯了的,此时见沈傲这般,已吓得面如土『色』,又羞又怒,可是沈傲死死捏住她,又用胸膛将她死死锁住,她心中羞愧,一时用不上劲竟是挣脱不开。

“哦,朕知道了。”赵佶笑了笑,笑得淡然,带着几分生冷。

吴笔愕然:“怎么?沈兄不是说不参与上书的吗?”

沈傲板着脸道:“国使大人快拿回去,本钦差清廉自洁,两袖清风,如何能收你的礼物,这礼物太过贵重,我是不能要的。”将送来的百宝袋推回去,道:“在下是读书人,读的乃是圣贤之书,莫说是一个貂皮袋子,就是装个三四千贯银钱来,我也断是不要的;国使请自爱!”

汪义苦笑道:“他的意思是,要送,也要送个五六千贯来,否则他是不要的。将军,此人在宋国国主面前说得上话,要破坏宋金和约,或许可以从他身上落手。”

周正吁了口气,捋须无语,当今的天子和历代先皇都有所不同,陛下用人只看亲疏,得了圣眷,踢球的可以做太尉,还亲自设一个太师让蔡京总揽朝务,太监可以领军,可以开府,这都是前古未有的事。

沈傲笑了笑,心里不知怎么的,很不舒服,从前觉得很恶心的事发生在自己面前,虽然可以谅解此时赵佶的苦衷,可是总是觉得心里怪怪的,正在杨戬准备下楼的刹那,沈傲突然道:“陛下,这件事不如让微臣来处置吧,微臣倒是知道一些契丹的风俗,或许可以与那契丹使臣斡旋一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