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平台:第157章:杏雨梨云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作者: 紫天儿

也罢,随别人如何理解吧。反正在别人眼里,自己无论做了什么,准不会有好事。

方继藩随即朝张懋一摊手:“你看,世伯错了,我爹没有因为我而气死,他现在很幸福。”

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基因强大。

张懋横瞪了方继藩一眼:“没出息的东西,你父亲被你害死了。”

方继藩心里却是急了,爹啊,我要当差啊,我要去校阅啊,我不想做一辈子的废物啊,你怎么就不说了?你蹂躏我吧,你就不能硬气一点,桌子一拍,给我上老虎凳,滴蜡烛油,就算是将我绑了去也好,得给我一个去当差的机会啊。

邓健又露出了笑脸,道:“少爷说的好,少爷是说府上阴气重?懂,我懂,可是……要修葺宅子,很费银子的。”

朱厚照从未见过父皇这般大动肝火,一听要抄二十遍《辩奸论》,心如刀割,招谁惹谁了啊,却忙点头如捣蒜:“儿臣遵旨…”

方景隆瞪他一眼,又看向邓健。

斜对门是一个酒肆,酒肆的掌柜提着算盘珠子,除了每日将这算盘珠子打的啪啪响,便是乐此不疲的和酒客们说起此事。

弘治皇帝苦笑道:“朕明白了,想不到这其中有这么多的玄妙之处,幸好朕不是商贾,朕治理天下,也不需这些商场上的手段。”

本宫呢……弘治皇帝听了方继藩的话,心里不禁感慨。

“卿不妨就留在这作坊里吧,好好学一学,什么是经济之道,这于你有莫大的好处。”

二人到了作坊。

他预料到,可能弘治皇帝君臣们会瞎折腾,可是万万料不到,会折腾到这个地步。

方继藩咳嗽一声,道:“陛下圣明哪……”

方继藩耸耸肩,一摊手:“儿臣觉得,太子殿下,好像有话要说。”

“能……能……”周文英信誓旦旦的道:“小人拼了命……”

只是知道……一下子这里换了主人,却不知是什么缘故,因而……特来试探一二。

弘治皇帝顿时心里遗憾起来。

而陈彤不一样,正在壮年,又精明能干,有他在,这作坊大小事务,可以令弘治皇帝高枕无忧。

而陈一寿也选择了沉默,因为他知道,越是对这些流言蜚语进行打压,反而会加深洛阳城内的恐惧。可若是站出来辟谣,那么……等真有一日,这噩耗传来了,朝廷该怎么办?原本就已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若还因为如此,使朝廷的声誉荡然无存,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

三个国家,各自发兵,竟以极快的速度,对大陈进行蚕食。

只是……这种坚守已变成了绝望。

所有的文武大臣都是面如死灰,眼下,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突围?外面是数十万人?如何突围?死守,一旦掘开了河堤,又如何能死守?

陈凯之淡淡一笑:“那么,朕给你一个立大功的机会。”

这……就更使人觉得羞耻了,虽然战争本就是不择手段,可谁都清楚,洛阳城中的军马并不多,可百姓却有数十上百万之巨,大水一淹,就真的是丧尽天良了。

有人在黑暗中吼道:“大陈皇帝有旨,只诛杀首恶!否则,刀兵相见、骨肉相残,兄弟相杀!”

陈军来了……

楚军还可以撤退吗?

事实上,它们虽是削铁如泥,却并不太适合在战马上进行砍杀。

轰隆隆……轰隆隆……

“陈军来了!”有人想要逃,可现在……逃的人竟不多。

可随后,又有人狂奔而来,口里大呼:“敌袭,敌袭……都督,不妙了,我们在三里外的岗哨,被敌袭了,是一支骑兵,乌压压的看不到尽头,三下五除二,便杀尽了刘百户和他的人马,奔着这儿来了……”

而吴越和梁萧心里都大怒,这个家伙,如此大吼,这是扰乱军心,简直……是该死。

很快,号角便传了出来。

项正微微一笑:“朕已命人前去了洛水仓!那儿,就在洛阳的上游……”

他不禁忧虑起来,和胡人的密谋,已经开始,尤其是在得知陈军被围之后,项正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和胡人合作,可现在呢,等他出了兵,胡人便没了消息,这令他有些放心不下:“莫不是这些胡人,背信弃义,在消灭了陈军之后,依旧还觊觎关内,朕很担心,胡人会夺取关中,这关中千里沃土,朕垂涎已久,若是让胡人取了去,那么,我大楚可就腹背受敌了,胡人狼子野心,和他们合作,却要小心。我大楚的夜行营,也没有消息吗?”

这个机会,项正绝不愿意错过,他要的,便是彻底打断大陈的强盛之路,兼并大陈。

虽然各国是气势汹汹而来,可晏先生也很清楚,各国军马的军心极是不稳,甚至可以用士气低下来形容,此乃不义之战,若不是陈军精锐尽出,前往关外,何至于让他们势如破竹。

可接下来呢?

楚军附近,则是蜀军的营地,蜀军大多数,还在汉水一带,可如此大的一块肥肉,怎么肯放弃呢,因此,他们选择了依附楚人,双方做了约定,一旦拿下洛阳,则陈地俱归楚国,至于蜀国,则只得襄阳、金陵。

身边的亲兵和武官们,有人迟疑,有人也跟着欢呼,还有人脸色苍白,国师在西凉当政十数年,心腹遍地,这先锋营之中,自然有他许多腹心之人,用以监督。

这短短的一席话,却蕴含了无数的讯息。

这是犯了极大忌讳的话。

他已面无血色,肱骨之间的鲜血泊泊,他已顾不得了,疯了似得道:“陛下,陛下饶命,贱奴可以为陛下效力,贱奴可以……陛下……贱奴万死,陛下只杀了贱奴吧,陛下……”

这大陈,就像一块肥肉,陈军既已败亡,各州府除了有限的一些府兵之外,根本无兵可守,何况,陈军主力已经覆灭,陈凯之生死未卜,此时正是落井下石的最好时机。

而那个发现了陈无极的人,似乎已松了口气,他留给了陈无极一个背影,又朝着乱尸的深处走去,去寻觅着他所要寻觅的东西。一声前进,随之而来的,便是附近的官兵一齐高吼:"前进!"

在这乌云之下,乌压压地汉军,口里呵着气,白气弥漫在他们的头顶,那万千双靴子踩在泥泞和血水里,踩在那一具具的尸首上,每一个人都正视着前方。

各处的阵地,炮火的轰鸣声已是越来越零零落落,火铳的声音也开始断断续续,显然,几乎哪里,都在进行短兵交接,在这方圆十里之地,在这瓢泼大雨之中,几乎每一处地方,都看到无数人的身影,他们在泥泞中蹒跚,在怒吼,在杀人!

此时……他已不再称呼自己的军队为陈军了,在这里,他很清楚,自己所肩负着的,乃是数百年前,大汉王朝的使命,五百年之后,那个大汉的军团,在这里复活,并且此时,如数百年前的先祖们一样,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悲壮的胡人们,一波又一波的冲杀到了壕沟前,甚至,有的人只在咫尺的距离,相距不过区区的数丈而已。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杀!”

一开始地箭雨,固然引发了许多的恐慌,可慢慢的,大家发现,壕沟成了他们有力的屏障,何况,头上的钢盔也不至自己受到致命的伤害,倘若是其他地方中箭,倒也不至无法挽回,至少军医们已开始行动起来,他们勾着身子,拿板子做盾牌,后头跟着几个辅兵,开始将伤员抬到附近的壕洞去。

而现在,他察觉自己错了。

在这一点上,胡人确实具有极大的优势。

不过,新军的军制,竟发挥了效用。

莫说是士卒,便是将军和武官们,也俱都是垂头丧气的样子。

某种意义而言,那个光辉的王朝,曾是汉人六国的统称,可似乎胡人们开始忘记了,关内依旧是诸国林立,他们所认为的决战,绝非是和陈军决战,而是与汉军。

“集结,集结!”

这是他毕生的谋划,一旦在此决战,他固然再相信胡人能胜,却也知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更知道一旦胡人在这里遭受了损失,势必就没有力量入关,没有足够的力量将关内的汉军一扫而空。

而且……陈军强大又如何,在六十万胡人铁骑和数十万西凉大军面前,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而已。

他倒是能对苏叶的情绪感同身受。

而陈凯之……就形同于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地,一旦各国袭击了大陈各州府,势必导致,自己的给养彻底断绝,西征军成为了一支孤军……

立即有武官摊开了舆图,陈凯之按剑,快步至舆图面前,目光在舆图中逡巡,最终,他的目光定格在了自己的后方位置,随即,在一处湖泊附近点了点:“不出意外,决战的地点,就在这里,胡人既然要出动大军,这么多的人马,势必需要靠近水源,这方圆百里,唯有此处,最适合驻守重兵,那么,朕若是继续前进,在接近了天水之后,猛然回师,便可和截击朕的赫连大松部遭遇,朕一旦对赫连大松部猛攻,胡人和西凉的主力势必要来驰援,如此,便是决战的时候了。”

陈凯之好整以暇的道:“你有没有想过,胡人尚武,以冲锋陷阵为乐,可是为何,这次如此的谨慎?”

王翔眼前一亮,看着陈凯之:“卑下明白了,挑衅胡人?”

该来的……还是来了!

内阁大学士……苏叶……

苏叶这个人,陈凯之是知道的,此人确实是西凉重臣,堪称是西凉的四朝元老,地位超然,据说他在任内阁大学士期间,对那国师专权,不敢有任何意见,闷不吭声,因而在西凉国内,有不少人心生不满,却又因为如此,那国师对他还算不薄,甚至还专门跑去见当初的西凉皇帝,将西凉国的公主下嫁给了苏叶的孙儿。

何秀淡淡道:“只要引了陈凯之出关就可以。”

不过细细想来,似乎连陈凯之也觉得有道理,当初,他只是将后世自近代以来,新式军队的练兵方法原本照抄了遍,殊不知这等练兵方法,是自工业革命开始,在无数的战争以及操练中总结出来的最佳方法,经过了千锤百炼,几乎每一个条例,都是经过无数人的鲜血和经验方才换来的。

何秀这才松了口气,下意识的道:“勇士们慢走,贱奴恭送诸位勇士。”

“告诉你的主子,朕讨胡已决,想来,胡人也一直寄望于这一场的决战,既然双方都在磨刀霍霍,又何必在此纠缠呢,朕放你们回去,他日,沙场上见。”

陈凯之笑了笑,却没有戳穿这些的居心,只淡淡道:“且去吧。”

杨彪不禁深深感慨起来。

晏先生凝视着陈凯之,也不由苦笑,忙是摇头开口:“老臣只敢确定一件事。”

何秀料不到,陈凯之居然不和赫连大松交流,反而是直接盯上了自己。

蜀军自然如从前一般,开始镇压。

他努力的维持着秩序,竟也有些心潮澎湃,仔细一算,自己每月的钱粮,竟也只比寻常的辅兵壮丁高一些些罢了,倘若不是自己另外有一些油水,还真有些动心,想要随军伐胡去。

而杨彪却无法分享这份喜悦,他得去筹钱。

于是乎,少不得要亲自出面,动用自己这一张厚脸皮,出马了。

不过,也未必完全没有效果,杨彪还是极有底气的,一方面,商贾们本就和陛下荣辱与共,谁都明白,在这处处歧视商贾的时代,只有陛下对他们平等对待,一旦陛下征战出了任何意外,他们即便积攒了万千的财富,怕也是有命赚,没命来享。

除此之外,杨彪还握着一张王牌,此次开战,所需军需之多,堪称是多如牛毛,大量的物资和军需都要采购,可决定采购的权利,却还握在了朝廷手里,朝廷的巨量订单,甚至未来的订单,花落谁家,少不得,可以借此施压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