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生花:第97章:鱼贯而入

夏日生花 作者: 歌梦一曲

“一谦,你请回吧,我累了,想歇息了。”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其实也没有关系,虽然说我可能会因为这个差评,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其实梳子里边应该是住了一个鬼魂,而如果我不帮你把这件事情解决掉,让你把差评修改了的话,那么可能我也会失去这条小命!可是我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

知道我会好奇怎么找到那个人,张兰兰看了我一眼就继续说道:“我在他身上做了记号,所以不怕他躲起来。”

“你怎么了,小珏。”我被小钰吓得大惊失色。

没办法,只好张兰兰出去采购一些食物回来。我跟小珏就宅在家里了。

百宝箱“膨”的打开了。一声尖细的声音仿佛就贴在我的耳边朝我耳朵说话似的。

张兰兰把她知道此人是黄拓跋的原因说了出来。原来却是这么简单,只要你是一个有心人,注意观察,你就可以发现,别人没有发现到的事情。

我尽量屏住自己的呼吸,担心一点点的动静都能让那些鬼怪的东西察觉。

对于陆雅这种无理取闹的人,我不打算对她太客气的。

肯定是丹凤出门了,所以朱克才会从花瓶里出来。

总算是功夫不付有心人,丹凤总算是看到了餐桌上的我了。

我在心中对着吴先生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这话也亏他说的出口,抓了人家九十九只鸟,闷死了五只。平时……反正就我所知道的,就已经又吃了三只。

不对,我现在根本就是一个死了的人了。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这个想法一坐定,当时我就不怂了。

“这么说来叶拓跋,他不是人吗?”张兰兰喃喃自语。

“正是如此。正好话都说开了,又说到了这个话题,那么两位小姐有没有兴趣,若是有兴趣的话,请移步下车,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我的话再一次让广场舞大妈们雄起了,一段时间就如同山一样的挡在了出口。拉着张奶奶紧紧地跟着广场舞大妈,一步也不敢走远。

先前的那个警察在这个时候哭哭咧咧的说:“局长,我是清白的,我不认识那个人。”

局长说完话,身后就传来了一阵训练有素的声音:“是!”

我只是跟阿明说,我后来就一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阿明为难的看了我一下,然后对我说:“有是有。不过平时我们都是喝山里的泉水。食物也都是干粮。不知道你能否吃得下去?”

“宫弦,小心。”我本能的大喊出声,想要提醒宫弦注意。可是我的声音快,也快不过那蛇形黑雾的大嘴,只见他对着宫弦的头就咬了下去。我差点儿就闭上双眼不忍去睹。

电闪雷鸣之际,就见宫弦手一挥就贴上了那怪物的蛇头,他的手上那用他的鲜血画出来的符就紧紧的印上了蛇头。

“刚才那个灵体,他嘴里流出来的唾液是剧毒,至少再等十分钟以上。好在这种剧毒的唾液见风就会挥发,再等一会儿再出去。”

但村里的环境,新鲜而又恬静。可是我们都无心去欣赏这些,山村里的美景。

会不会他去厨房为我准备早餐去了。想起我跟宫一谦在一起时的日子,他也是常常会去帮我准备早餐的。我疯一般的就往厨房的方向跑去。周围异样的感觉,我也只是恍了恍神,就抛之于脑后,我站在了大坑的旁边,这里没有护栏,我不敢太过于靠近,担心一个不小心会目眩晕倒跌了下去。

还好这次的买家也是个女孩子,也就随意了,毕竟自由诚可贵,舒适价更高,若为生命顾,两者皆可抛。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就想要让他们忘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毕竟这样的事情真的记住也不是什么好事!

“看来我们得去想办法让这头牛走开了。”大陈自言自语,听了他的话,我倒是有些内疚。若不是因为我,他们的行程又何必弄得如此的紧张。

“大陈,小心,快松了牛绳。”见状,我吓得花容失色,冲着他大喊。只要他把套在手上的牛绳松开,他就不会被牛牵着跑了。

张兰兰将我扶到床上坐了下来。她则走到飞天蛮的跟前,左右的打量起飞天蛮来。

好在张飞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张飞,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我们这里,将我们接到你家里去,记住,一定要赶在鸡叫之前回到。”

我点点头,表示没错。可是我旁边的人却在这个时候对我压低了声音说:“你找他干嘛啊?我跟你说,你别去找他啦,他家里面出了事情了。”

曾大庆站起来以后,就没有坐下了。我身为一个客人,感觉主人站着,自己坐着这样的感觉十分的奇怪。于是我也站了起来。

尽管自己最后的意识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可是自己面对的人,不对,自己面对的不是人,是鬼。

其一,找到给你下降头的人,用她的血加上一些简单的东西就能够破解。可其二,就是要找到一种非常稀少的药材。因为难得,所以古书上几乎没有过多的记载,只知道它长在黄泉畔,要取得,付出的代价显然也是很多的。”

“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第一次经历着如此贴心的卖家呢,你们的服务及对待买家的态度真是让我太满意了,没关系的,不需要退货的。我觉得无论这个白玉手镯有什么瑕疵都没关系,因为它太美了。我一眼就喜欢上它了,所以我不想放弃。”

张兰兰吓得自己捂住了她的嘴,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后来想了想,越想越生气。我也不顾自己浑身狼狈,随便套了一件衣服就冲出房间了。

我注意到曾大庆这段话里面有两个重点,第一个是他经过曽小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声音。第二个则是曽小溪半夜总是要往学校里跑。

这名字真特别,我在心中想道。真是辛亏张兰兰还有些套路,要是换做是我的话,早就暴露了,到时候不仅东西没有问出来,还反而被赶走了。那样下一次金龙就会有防备,我们再想接近他就太难了。

我大概都可以想到那天晚上的情况,宫一谦肯定是看不见我,因为我就连我是什么时间走的,往哪里走了?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的话音刚落,就看见宫一谦已经黑了半边脸,他有些苦涩的对我说:“梦梦,你明知道我……”

我甩甩头,这显然想都不会的事情,也不知道飞头蛮怎么就找了上来。

我习惯性的看向张兰兰,往往遇到这种邪门的事情,她就是我的主心骨。

我知道但非遇到这种邪门的阵法,往往经不起太阳光线的照射,只要可以安全的待到太阳出来,这些阵法就会自动的消失。

刚才大明话中的意思是,出现了一些不符合常理的问题,这话让我心中一动,会不会我又被一些鬼劫色魂之类的恶灵给盯上了。所以才会那么容易的遭到攻击。

“谢谢医生。”小功很是有礼的对他们微微一笑。至此我心里大为放心,只要不是骨折了我就不那么担心了。

我找准了位置,朝着手指就是狠狠一滑。但是奈何手指上的血管太细了,就算是刀口再锋利也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只能让我的手指头破皮,顶多划出一道红色的痕迹。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血流出来,都是还没开始流淌就已经干涸结块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鬼活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傻到去跟她争辩。当时我就怂了,点点头对她说:“当然了,当然了。”

听到此,我的心都凉了半截,难道就这么简单的理由,他就给了差评,然后再害得我跑到这偏僻的磨盘山遭遇了这一系列的逃命事件。

没容得我多想张兰兰又开口问:“是因为这样你才从我手里夺过酒杯的吗?”

“嗯嗯,不错不错,这里确实太美了。”

“没错。”

原来夫人一直害怕的是这样,小鬼魂坐的规规矩矩的。鬼魂是听不到人类的对话的,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景象。我忍住害怕,看到小鬼魂乖巧的样子,于是我轻轻的点了点它的头,对他说:“父亲母亲都很喜欢你。”

我只是随意的问了问,没想到丹凤却坐在我的旁边,压低了声音对我说:“这个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们这个小区的售价比较便宜,但是也有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如果要是有人走进电梯,摁了电梯,但是电梯的灯没有亮,赶紧出电梯。’”

事到如今,想必是瞒不下去了,我颤抖着语调说道:“丹凤,有,有鬼。”

我瞄了一眼联系人信息,这才知道了这次给了差评的人,姓沈。

赶尸人脸色突然一变,就在他犹豫的这一两秒钟,手中摇的铃铛声也跟着停了一两秒。

赶尸人连忙从自己的腰间,掏出笛子,呜呜地吹起来。在笛子的吹走下,那些尸体规规矩矩的跟着他的脚步往前走。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黑雾迪厅,有感于的士司机对我们的坦诚相告,我多给了他100元作为小费。

我没有后退,因为我知道,对于这等邪恶的东西,他们就是以无形的没有实体的形式存在着的,变幻与速度就是他们的强项,无论我的速度有多么的快,也快不过他们可以通过空气来飘动。

“嗯。”我淡淡的点头,没有看他。而是准备离开,他拉住我说,“就这么走了,不多说几句?”

他的声音特别大,泡沫星子都吐出来了,吓得我心噗噗乱跳。不过我表面上还是装的很淡定,“那好,我们现在没任何关系了,你可以走吗?”

然后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不开,我惊恐的一直往后退,靠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悄悄的从包里拿出我的手机,可是没想到,我的手机竟然没电关机了。怎么都开不了机。

张兰兰大声地说:“我没看错的话,那明明是尸油!”我震惊的瞪了她一眼,尸体熬的油?能拿来涂嘴?

来到小区外面,我问她:“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心一横,还是决定先把灯给关上。然后就当作我一开始没有看到这个小孩子。这个主意一打定,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手穿过了小孩子的身体,然后够着了另一边灯光的开关。直到灯彻底被我关上,周围一片漆黑的时候,我也看不到那个小孩子了。

我害怕的不行,整个房间里都空荡荡的。而我的手机却放在距离床尾一米有余的桌子上,我是真的很害怕,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在我拿手机的时候,突然给了我一下子。

这段话发过去后,那边再没人回复了。估计是睡觉了吧,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买家。虽然人不太靠谱,但是还是希望在修改差评的时候不要太难缠了。

我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整个人都还没有适应过来。“您好亲,你说。我听着。”

不敢回头,我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空调。想要想方设法的去把空调的插座给拔掉。拔掉了就好了吧,就不会那么冷了,我一边搓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一边想到。

但是这种温度并没有持续多久,又骤然变得像刚刚那么冷,我抬头看了一眼空调,感觉到一阵的不可置信。空调的电线分明已经被我给拔掉了,没有接上电又怎么可能还会启动。

还有更离奇的是,竟然还有许多动物,据动物的主人说,平时都挺温顺的,一点暴力的痕迹也没有,却忽然在闹市中发狂,见人就咬。那发癫的状态,异常的恐怖,只好被人活活的打死。

我决定还是去看看究竟。但是几次单独的外出经历还使我心有余悸呢。

虽然我至今也还没有试过,到底此种不好的事情会是哪一种,我也不愿意去试。

至底是谁想要夺走我的灵魂,占有我的躯壳。我不禁吓了一大跳。如果是那样则就太可怕了,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

由于亲耳听到了宫一谦那样柔情的对待品香梅,因此我的心情一点也不好。又因为被宫一谦误会,我的心情恶劣极了。

于是我朝陆雅摇了摇头。

陆雅没好气的说着:“你啊,我说你什么好,真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不知道宫一谦看上你什么地方了。”

“怎么了,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有事你就直说,没事请回,我累了想休息了。”我就怕我的动作会让雨女恼羞成怒,这一指甲下来我的喉咙不被戳穿我都不信了。刚刚跟她说的也不过是一些威胁的话罢了,真要跟我以命相搏我也是很害怕的。不如跟她讨价还价,说不定她还能把我放出去,只要我能够出得了这个门,我就能找到张兰兰,到那个时候,怎么说都容易。

雨女笑着从我的手中接过了项链,接过项链后她的眼神却变得十分的诡异。当时我就觉得一定有问题,可是还是抵死挣扎:“好了,你也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透过车窗,我看到宫一谦一脸凝重的神色。就在我打算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突然间吓起了倾盆大雨。

一边想着要跟张兰兰见面说的话,我一边用手指飞快的编辑着信息,找准了张兰兰的电话号码就把这大长段的短信给发了过去。

我可不习惯这样隐私的事情当着外人的面前做,哪怕是仅仅这样让宫弦搂着我的腰也好不习惯。

比起这个,更令我在意的还是刚刚外面的那个风铃声,因为那个风铃声我确实是听到了,也听的很清楚。可是周围人的态度,却让我迷茫了。这究竟是真的发生了,还是我太敏感了?

夫人突然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们回房间去吧。”

听到丹凤这么说,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我当下就伸出手,朝着紫色的花朵那边伸了过去。可是无论我怎么伸手,如何使劲,那朵花就像跟花瓶连为一体一样。

另一方面,我的心里也越来越感觉到了不安,这种不安的感觉是在我得知了,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鬼,唯有我一个人遇到的差评是跟鬼怪有关以后产生的。

这一天就在我的胡思乱想之中度过了。等我回到了家里,宫弦并不在家。对于他常常失踪的情形,我了是早就习惯如常了。现在是有他在家有在家的过法,没有他在家有没有不在家的过法,无论是哪一种,我都随时随地的奉陪。

姐姐皱了皱眉头说:“凭什么说我们是依靠着曽小溪的样子,我们这明明就是自己长出来的。”

虽然我是很想反驳张兰兰的,想要告诉她不是所有的鬼魂都是坏的。但是事实却是板上钉钉的东西,容不得我多说一句。

张兰兰的话令我心中一震。真的要求到宫弦吗?我的手不自觉地抚上了我胸前的项链。

宫弦的话令我安心不小。可是当.张兰兰昏睡了近一天之后,还是始终没有醒来,我问宫弦到底是怎么回事,宫弦看看张兰兰,说言道:“张兰兰,你是不是觉得长眠不醒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若是你这么想,那么不妨你就不用醒了。”

第二天,突然间传出来宫建章死去的消息。我一阵惊讶,宫一谦作为宫家的长子,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宫家的总裁,掌管着宫家所有大大小小的家业。

我想大叫,又怕干扰到张兰兰,刚才我看到张兰兰用天平在秤那些药材。都已经精确到毫克。我深知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道理。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铁笼,里面的人已经几乎麻木了。眼神都是呆呆的,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仅如此,还猖狂的对我说:“你就省省吧。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鬼话。能让人类怀上鬼胎的,都是道行很高的鬼,我不信他会容忍你去将他的孩子给打掉。”

张兰兰拉着我的手,对老板说:“嗯,知道了,我们一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的,你可以带我们走了吧。”

张兰兰说道:“一般人刚死之后,会有一个5到10分钟的迷茫时期。这个时候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仇恨,不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没有记忆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我的手镯已经在微微的发热了,这意味着什么只有我自己知道。

这样想着想着,我刚才觉得身上疲备的感觉到就慢慢的消失了。而且我的耳中还听到了那个怪物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咦,怎么不是怨气的味道了。”

做梦了吗?可是不对啊,梦里能有那么真实的感觉吗?

张兰兰不知何时醒过来,她的声音就如天籁般的好听,在此时这个没有人声的夜晚里,让我觉得是那么的亲切。

“大明,我们各自行动吧,你只要记得我说的话就可以了。”匆匆交待了二句后,我就率先往走。

好在刚才进来时,一路上路面平坦,并没有坑洼及障碍物,因此我虽然是闭着眼睛在跑,倒也安全无恙。

一路上我有太多的问题想要询问宫弦,可是我又觉得这些是属于我与宫弦的私事,尤其是还有一个并不是很熟悉的蓝先生在,于是我就沉默不语,打算回去以后再找宫弦自由算账,前提是他也回家的话。若是他不回家,那么我可是没有办法找得到他的。

于是我在心里想着刚才我们吃过的食物,想着什么食物好吃,准备等回服务员来了以后,我好点餐。

宫弦并没有说话。不知为何,他却转动起他手中的一个戒子。他的这个戒子我倒是见过。他并不是经常的戴在手指上。只是偶尔能看见的。

我的话才落,就看到了宫弦简直像一个大色狼的模样。别有深意地对我说:“老婆的选择真是太正确了。”

女鬼一直都很开心,倒没让宫弦说什么话。冷不丁宫弦突然间看向了我的方向,然后用口型对我说了一句:看看吧,就像你一样,高兴的时候没心没肺,不开心时委屈的不得了。

想到之前一直有一个困扰着我的疑惑,正好张兰兰也闲着,于是我问道:“对了,最近为什么我感觉很少没有见到那些脏东西了?”

一路走过去,寂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板上都能听见,我的脚步声常常的回荡在这条小路上,我脱下鞋,蹑手蹑脚地沿着一边走下去。

但是我却找都找不到他,蜡烛被扔在棺材那边,火光已经被熄灭了。我站在地下室的门口,只能微微的看到上面的光。而地下室里面,棺材那里的东西,我却是什么也看不清了。

她的发丝乌黑如墨,又长又直。站在我的面前就像是别的世界的人,精致的妆容,漂亮的不可方物。我好奇的看着她,开口问道:“怎么了?”

但是这个女人修养极好,一点跟我计较的意思都没有,声音柔柔的对我说:“既然你是住店的客人,那么在我这喝的第一杯东西是免费的,无论喝什么。第二杯东西就是半价。如果点到第三杯才开始收原价,而你要是点第四杯的话,也还是半价。以此类推。”

写过陈媚后,我一口气喝了一大口。然后暗呼过瘾,虽然现在是晚上,天气十分的冷,但是这杯果汁却也不是常温的。但是里面一颗冰块都没有,却比常温的东西喝起来还要再凉一点。

听到陈媚的话,我连忙摇摇头,怕陈媚不相信一样,将我的手都给动用上了。两个手不停的晃动着,脑袋也快要摇成了拨浪鼓。

陈媚应声后就走开了,过了一会,陈媚端着跟刚刚颜色不一样的玻璃杯过来了。我好奇不已。

但是我跟张兰兰围绕着上一回那个鬼物要杀我的位置,已经将方圆一百里的范围全部都查探过了。但是那个鬼物的踪迹一点也没有。

虽然我们俩都知道以我们俩目前的法力,是否能够降服得了这个鬼物,都是未知数。但是我们已经无路可退。我必须要将那个鬼物赶出阿明的身体。现在离差评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了。也可以说,我的性命只剩下三天的时间。无论阿明是死是活,我都要赌一把。

此时我想如果我们的马在身边就好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们还真的听到了马蹄的声音。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了马上的人,原来是张会长赶来了。

房间里呆着,我也烦躁了:“我要出去客厅看会儿电视,你呢睡觉吗?”

忽然,我看到了雨伞上那朵梅花图案的一角,通过放大镜可以清明的看到里面似乎有一个小黑点。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张兰兰轻声的咳了几声。然后对杨先生说:“杨先生,你的妹妹之所以一直以来既没有病状,却又醒不过来。那是因为这把雨伞嫉妒你妹妹跟你的感情。这把雨伞她想独占你的感情,不希望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使用她。”

宫一谦挑了挑眉,走到我的旁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行李箱,对我说:“你还不是想要我送你去机场吧。”

我将手抬到眼睛的部位,准备捂住眼睛不去看。甚至我都忘记了发生这样诡异的事情应该首先要尖叫,就是在内心中强烈的告诉自己,不能看,不能看。不要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要知道盖头下面的脸究竟是谁的。

突然间我身后的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音,这个声音突然的传来才真的将我给狠狠的吓了一跳。我没控制住自己就尖叫了起来,面前的落地长镜也开始变得模糊不真切,然后就像是被人用血泼上去了一样,残破不堪。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