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主惊华 > 第61章:无衣之赋

第61章:无衣之赋

公主惊华 | 作者:半暖夏| 更新时间:2019-09-02

“你老了。”

长生门的人一边说,一边给顾千城演示。他只将手轻轻放在“13”这个数字上,就听到一声响,连缝隙都没有的石门,在他们的注视下缓缓向上,给顾千城留出一条路,只是……

赵王要造反,当然不能呆在西北让秦寂言来打,他必要一路打到京城,夺取皇位。

“轰……”炸药包丢入老虎群中,一声巨响,数头老虎被炸飞,断腿甚至弹飞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石头朝唐万斤砸去,打在身上,打在头顶上。承欢一行人看得双眼凸起,年少的他们再也忍不住,一个个放下盾牌不管不顾往前冲。“敢打我小唐哥,我们跟你拼了。”

可怜的暗卫,第二天天还未亮,就出来安排进入荒城一事,而秦王殿下与顾千城则睡到自然醒。

这个孩子,虽然才十岁,却被顾夫人给宠坏了,骄纵狂妄,难成大器。顾千城完全没把他看在眼里,上前搀扶着老太爷,就往里走。

秦王对顾家不满,就表示对千城越重视,这是好事。

“药王什么时候欠长生门人情了?”留守的将士根本不信君亦安的话,一脸怀疑的看着她。

“相信我,我会有办法的。”顾千城坚定的按住唐万斤的肩膀,力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

要知道,秦云楚会有今天,说起来还是和顾府有关。秦云楚以前从不去花街柳巷,自从在顾府被吓了一次后,那方面有点不行,才开始寻花问柳,惹上这风流病。

之前在书房,顾千城想了n种问法,可事到临头发现哪种都不好用。破罐子破摔的顾千城,决定单刀直入,直接问道:“殿下,七夕宴选妃是怎么一回事?”

江南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可实际上所有的主事者,都变成了景炎的人,只有顾三叔与焦向笛幸免于难。

五皇子依旧没有封王,可他手上握有的权利却一点也不比亲王差。秦寂言在户部弄出来的国库银庄,老皇帝也给了五皇子打理,说是秦王不在暂时由五皇子打理,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即使秦寂言回京,也不可能夺回来。

在老皇帝的带头下,众人齐刷刷朝左看去,在场内的人恐怕没有一个不好奇秦王给皇上送了什么,其中又周王和赵王世子为最。

武定不再犹豫,旋身出门,在门外吹了一声口哨,顾千城就见一道黑影从窗边闪过,如同闪过一般迅速消失不见。

“笨蛋!”顾千城气得低骂一句,连忙加快脚步朝闹处跑去……

顾千城从来不是什么善茬,之前在长生门的手里吃亏,那是没有办法,谁叫她实力没有人强,只有认栽了,现在?

“顾姑娘又变厉害了。”暗卫见顾千城没了危险,便在一旁点评起来。

怎么处理船上的人不重点,当务之急,是把顾千城找出来。

炸药好用呀,要是没有炸药帮忙,他们六个人哪能全身而退,现在听到顾千城说要再做炸药,他们就是上天入地也要找齐材料,只是……

小小的字秀美雅致,说不出来的赏心悦目,一看就知道是多年苦练而成,不过主人并没有欣赏的意思,待到墨迹干了,便随意一叠将其装入信封。

顾千城第一反应不是担心秦寂言掉下来,而是在想连秦寂言这等高手都刺不穿,这冰墙得多厚?

不过,顾千城注定白担心了,案子已经破了,秦寂言也没有不给顾千城传消息,而是他暂时没法脱身。

顾姑娘,你让唐万斤用拳头砸山,真的不会太彪悍吗?

当然,就算想到了倪月也不敢走。

“你们胆敢与长生门为敌?”倪月拧眉,隐有几分不安。

“盯紧些。朕的周王叔呢?他留在京中的人可有动作?”周王被老皇帝赶到偏远的地方去了,可并不表示周王的势力就清楚了了。

封老爷子和顾老太爷都是人精,秦寂言虽然没有说,可他们都知道,秦寂言是让他们去看着太上皇,别让他在登基大典上捣乱。

顾千城静静地听着,没有吭声,可眼睛却是通红,好半天才缓过来:承意那个小笨蛋。

“他脑子被驴踢了吗?现在休了我娘?”顾千城简直不敢相信,这世间有这么无耻、无情的男人。

虽说北齐皇帝还不知道,秦寂言递了国书要正式来北齐的事,可这并不妨碍他私下通知自己的人,让他们暗中牵制乌于稚,别让秦殿下死在北齐人手里。

“好,我们合作。我们打开门,你救人,我拿火焰果。”长生门的看了一眼术数师的阵营,见他们点头,爽快的应道。

就算时代变迁,造假的技艺没有现代那么精湛、复杂,可也不是这么小儿科的,名画古籍不是随便拿几块画板,几张卷轴就能仿造成的。

不对,荣王世子回来就是罪人,最好的下场就是和云楚、五皇子一样,被圈禁起来。到时候就是想要折腾,怕也是没有能耐了。

如果只有这一句话,封首辅定会惶恐的跪下来道歉。要知道,皇上用你,把一堆的事交给你做,那是看得起你,信任你,要重用你;要是皇上不用你,让你回去休息,那就表示皇上对你很不满,你可能要休息一辈子。

“臣遵旨。”封首辅听到这话,立刻转忧为喜,忙跪下来谢恩。

顾承欢从小就知道,哪怕他比承志年纪大,被大家尊称为大少年,可他和承志也是不一样的。

他会放过他的叔伯们,并不表示,他会放过这群土匪。

“半壁江山?”对先太子外祖家,顾千城还真不知道,因为先太子的事在京城几乎没有人提起,顾千城也不会刻意去查。

秦王殿下盯的案子,京都府伊不敢不办,当即就派捕快拿人,同时执行秦寂言的命令,秘密探查京城信奉神女的信徒,将他们的身份一一登记下,暗中监视起来!

他知道,他没有保护好顾千城;他知道,他让皇上失望了;可这并不是他消极的理由,不管皇上怎么处置他,现在他都是皇上的影子,他必须保护皇上的安全。

秦寂言此刻虽然一肚子的火,可却没有出手的念头。景炎手下的人不动,他便端坐在马背上,威严十足。

“没错,这位就是大秦的皇帝,你们还不退下。”景炎摆了摆手,示意围住秦寂言的人都散开。

“唔……放。”跛脚男人渐渐无力挣扎,舌头不断地往外吐。

顾千城抱着万分之一的可能,试着从跛脚男人身上找上钥匙,结果自然是没有。

“继续扩大查找范围,京城上下无论是谁,都要灌一碗药,包括宫里的人。”这话是秦寂言对锦衣卫说的。

他知道,因为他决意离京,有不少人已经在开始寻退路了。

”既然起了二心,就别怪朕不客气了。”秦寂言的左手,放在腰间的软剑上。

当然,这大半个时辰并不是全在抄数字。越是往里,里面的温度越高,空气越稀薄,饶是顾千城也有些受不了,抄了几行就得出来换口气,不然很容易憋死在里面。

不会致命,顾千城暂时还不想杀人。

似乎下不了手。毕竟这个男人,有很多机会杀她,却一直没有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