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农门王妃太彪悍 > 第85章:兵强将勇

小宝这次想跟着可是没人理他了,几个女孩子的聚会男生还是远点吧!

最古老的晚会游戏当然是“击鼓传花”,音乐声一停谁拿到那朵大红纸花的人就得出来表演个节目

正想着,忽然周小云转过头来:“李天宇,你是试卷能让我看看吗?”

。?安慰的笑了起来。

我硬着头皮也填了和

不是他夸自己的哥们,李天宇头脑想来聪明灵活,那个郑浩然看起来一脸聪明相实则还不如李天宇,只不过底子好些。

周小云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忽然觉得头痛不比,二话没说转身出了教室。

周小云和李天宇差不多,同样对蒋潇丹和杨帆的事情好奇无比,变着法儿的打听。

底升起的熟悉感怎么如此怪异?

所以,这加强班里的学生若不是成绩特别好的,那就一定是关系户。总之,老师们接手加强班即是荣誉也是件头痛的事情。年过的似乎特别快,犯过这个年头人人又都长了一岁了。

列了个大纲,把故事的主要情节和男女主人翁确定好,然后动笔时再来仔细琢磨谴词用句细微情节等等等等。

而周小云前几年冬天的毛衣都是周小霞穿剩的,可是今年周小云个头长的挺快比周小霞也矮不了多少。周小霞不能穿的毛衣周小云也不能穿,只得留给更小的二丫来拾周小霞的旧毛衣。

刘璐问道:“小宇哥,你怎么会今天突然的就来了。之前和小云商量过了吗?”

赵玉珍被支开了,李天宇总算松了口气。

然也比周志远强,这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周小云以前就听刘璐闲谈起讲起她参加市里舞蹈比赛获一等奖的事情,有特长的学生总能更受青睐的。

不过,一颗心还真是被刘璐的话说的提了起来。

她还有说不能的权利吗?得

蒋潇丹给周小云来个了大大的拥抱:”好久不见拉。想我了吗?我可想死你拉!

周小云可没错过杨帆眼睛里的挑衅和不服,心想这好似下战书来了。

凭女儿的条件找个什么样的好人家不成?李天宇当然也很不错,就是这家庭条件嘛……

我央求着舅舅替我转学。

陈欣然请我去她的生日聚会我立刻答应了。林波生病我积极要求一起去探望。

李天宇不吱声,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周小霞的这个毽子公鸡羽毛偏褐色,底部毛茸茸的也很漂亮。周小霞目的达到心满意足,在院子里和周小云踢起了毽子。

小宝笑着调侃道:“爸,别老土了。小学初中高中才是九月一号开学,大学当然开学时间和这个都不一样。”

形于色的出来,六百一十五分哪,绝对的高分哪!

早晨,周小云总是习惯的六点钟起床。以往从家道学校得骑上大半个小时的自行车每天都得早起,现在都早起成习惯了想赖床都不成。

周小云拉住李天宇的手,一五一十的交待:“别生气嘛,这都是好早以前的事情了。他不知吃错了什么药,老是打电话给我约我出去吃饭。我根本没理他!后来因为出版的事情他又打电话给我,我不是带你一起去赴约的嘛!”

周小霞眼馋的不得了,磨在沈华凤身边“悄悄”说道:“妈妈,大丫身上这衣服好漂亮啊!我也要!”

临时去借圆桌板凳把周国强忙的够呛。

去上晚自习,你可一定要去等你姐姐一起回去听见没有?”

于佳眼睛都快转不开了:“朵朵,你这手机一定很贵吧,谁买给你的?”

好在周芳歇了两天恢复了点精神又赶回医院来了。

刘璐早看出了李天宇的那点小心思,心想总算是咱表哥就帮上一小把吧!

刘璐一听周小云这话笑了:“大小姐,我也没说要带他去好不好

接下来,自然就要忙着为小宝准备行李之类的事情。

李天宇因为坐起来拿电话打电话,大半截光溜溜的身子就这么lou在被子外面,要是朝下面一看,更是一览无遗。

“你别动,我来替你擦一下。”

李天宇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不舒服?还疼吗?”

刚想夸李天宇两句,就见李天宇不正经的又掏出一盒避孕套来:“放心,我又去买了避孕套,你要是有需要我就带这个好了。”

洗漱过后,到宿舍一看,个个都在那蒙头大睡呢!凑近钱朵朵的床铺边还能闻到淡淡的酒味。

“这是我现在的同学,江学磊。”

小宝跟后补充道:“哥哥,你在刘璐姐面前别谦虚客气了,你的毛笔字写的挺不赖的,以前在初中的时候常常有作品贴在作品栏里呢

小宝碰了碰大宝说道:“哥哥,别朝楼上看了。让姐和刘璐两人聊去,咱们男孩子在旁边待着不合适。咱俩看看电视得了,你就别惦记着上楼了。”

小宝羡慕不已要借来看看,大宝耀武扬威的说道:“就看一眼,看完就得还我。别再弄坏弄脏了,这可比你们那个什么三好学生奖状宝贵多了。”

男人这时候的厚脸一览无遗:“大不了,不要周小云出房租了,房租由我来出好了。”

蒋潇丹不客气的道:“那是当然,你不仅要出房租,而且还要掏伙食费。天天晚上都是小云买菜做饭给我们吃的,你赶快出钱给小云买菜。”

周小云捺下性子说道:“你那时候天天加班,我哪有时间告诉你这事?”

周小云一心以为方南终于销声匿迹了,放了不少的心。

周小云安慰他:“你肯定考的不错,平时班级里就属你学习最用功了。”

平时活蹦乱跳的学生顿时都老实了起来。二丫轻手轻脚的走进周小云的房间里,一看周小云又在写啊写的,把头探过去看。

周小云开导二丫道:“二丫,你这时候最主要的事情是学习。现在可不是喜欢男生的时候。最起码也该到了大学再说。知道吗。”

吴梅就在隔壁一(1)班,见了面就抱怨周小云连累了她早早就来上一年级:“大丫,都怪你啦,咱们才多大点儿就来上学,上次你们去过我家以后,我妈听说你开学要念书非要让我也来念书不可。在家天天玩玩多好,现在我早早就得起床,都怨你……”

周小云觉得自己已经不可能再像个真正的孩子那样天真单纯,她平时尽量少言寡语,怕一个不小心说出不适宜的话露出马脚。这已经成了她在家里和在学校的习惯。能用两个字解决的绝不说第三个字,彻底贯彻了“沉默是金”。

每个人走都要到车站去送一趟,那种滋味真不好受。

小宝头上也戴着一顶,赵玉珍买的时候先给小宝和二丫各买了一个,大宝爱跑爱跳的不怕冷,不戴围脖也不要紧。周小云则是主动说不要。

小宝听了周小云的话后哈哈大笑:“姐,你正值妙龄,说什么老不老的。你难道没注意吗?好多男人都朝我们这边张望呢!”目标当然是周小云。

本以为自己也算个小财主的周小云见了标价简直想仰天长啸,她怎么会忘记了乐器向来是有钱人才学的起的呢?

赵玉珍眼眶湿润声音哽咽。

好不容易等班级稍稍安静了下来,帅哥老师满面笑容地对着叽叽喳喳的孩子说:

同班的石头冲他招手:“大宝,我们去游泳你也来啊。”

杨帆本就长的俊,今天穿了身笔挺的西服,帅的不得了。蒋潇丹化了新娘装穿着美美的婚纱,看起来也是异常漂亮。真是一对璧人。

二丫嘴甜,见到刘璐就是“嫂子”“嫂子”的,把刘璐喊的都不好意思了:“还没正式结婚呢,你就喊我刘璐姐吧!”

开玩笑,那可是他的天字第一号门生。本来被分到4班硬是被她要过来的,她怎么可能不关心她?

周小云望着李天宇充满希翼的脸,不知怎么的,拒绝的话愣是说不出口。

周小云和李天宇并排着坐在长椅上??中间隔了大概半米远。

周小云终于

周小云想也不想的否定:“算了吧,买一个风筝就放着一会儿多不划算。咱们就坐在这儿看人家放风筝也不错。”

三婶也回来了,三叔正常回家比较迟,等了半小时他才回来。

周小云微微一笑,等邵蔷薇接过手帕后很识相的回过头。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把自己的脆弱是于人前的。这邵蔷薇一看就是个心气挺高的主儿。

日子过的还真是快,考上大学似乎是昨天才生的事情,转眼新生又来了。

岳璇斜睨了呆的秦翰一眼:“你在想什么呢,我喊你两声你都没听见。”

岳璇拿出身边的小包,打开后拿出了一把梳子一根皮筋给周小云,然后又掏出镜子。最后问周小云还要不要粉饼口红。

周小云好庆幸自己和李天宇一起生活在n市,没有大宝和刘璐的困扰。

看着大宝和刘璐都为情所困,李天宇很庆幸自己和周小云在一个城市里生活。他不由得和周小云想到了一起:若是以后周小云想回家乡工作,他宁愿一起回去。

周父从大伯家借来了大圆桌,足够坐下十来个人,连大人带孩子勉强能够挤着坐下。

李天宇在电话里抱怨:“怎么最近都没时间去找你了,我真想把工辞了一份。”

李天宇的鼓励让周小云又了更大的信心。

都这么说了,周小云和大宝小宝自然不会客气。一顿饭吃了八十多,终于吃的各个都饱饱的。

互相之间交流只好都说普通话。

蒋潇丹第一个叫了出来:“不会吧,你怎么才十七啊,那你是几岁上的学?”

谁知熄了灯后躺到床上的各女生聊起天更是没完没了。站在台上的这一刻,全班同学眼睛都盯着你,耳朵都竖起来听你要说些什么,这种感觉真的挺奇妙。

邵蔷薇心里昂扬起了斗志,周小云,在以后的学习生活中咱们好好的来比一比吧!

“……我们现在还不是很熟悉,让我这样自己夸自己真的不太好意思。不过,今天既然站到了这里,我就得实话实说。既不加油添醋也不谦虚了,我在小学五年中担任了五年班长之职,一直协助老师尽心尽力管好班级。到了初中后做了三年的数学课代表。我总结自己做事的五大特点,那就是认真、细心、负责、考虑全面、做事周到。我不能保证自己是最适合做班长的那一个,我只能保证如果我做了班长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做好每一项工作……”

接下来又是一连串的工作计划,听的叶老师连连点头。

等等,为什么才四十九票?

周小云微皱起了秀眉:“那你岂不是很累?还是好好休息保重身体,还像以前那样,两三个星期来看我一次就行了。”

杨帆一听李天宇提到这话题就耷拉着脸。

背着鼓鼓囊囊的大包的大宝引来了班级里众多女生的目

大宝应了一声,又和刘璐打了声招呼才昂挺??的出去了。

李天宇一见到周小云浑身就来劲,一路小跑的过来了。

!”话音未落

周小云迟疑了一下,该怎么回复他。

恋爱暂时不感兴趣。等我二十五岁以后再说。”

李天宇,你别在那最美梦了,快醒醒吧

重头戏来了。节目正式上演。一开始几个都是唱歌。最流行的歌曲当然是《心太软》,几乎成了全班大合唱。

吃的带着。

晕车的滋味最难受,别到时候在车上颠颠簸簸的再吐出来那多不好啊!

周小云苦着脸道:“吃什么晕车药,我上次到哥哥那边去回来时就吃药的,一点用也不管。”不知道对别人有多大效果,反正对她是不起什么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