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哭天抹泪
作者: 栢洛章节字数:74752万

归元宗,在扬州境内所有城池都有据点。

展『露』的实力,引起那二人注意,便有意结交。滕青山和那猛虎兄弟二人,也同行了两天,不管滕青山,还是那二人,都是厉害武者,而且也都很是豪爽。三人一路也过的潇洒痛快。

可是,她没反抗能力。

“青山,你的丹田还在成长,没到极限?”诸葛元洪盯着滕青山。

“啊!哦,宗主。”这头发花白老者这才惊醒。

《幽月枪典》抄录的书籍,那里摆放了三本。

地底通道的大门被关闭,滕青山、诸葛元洪二人很快便离开了武阁。随后……滕青山前往黑甲军所在地。而诸葛元洪,则是回自己住处。

当意存丹田,其实也就是心神和内劲碰触融合的时刻。

“青山,决定好了吗?学剑法还是枪法?”诸葛元洪开口道。

连《地榜》《潜龙榜》等书籍中,也会提到‘诗剑仙’李太白,禹皇、秦岭天帝等人物。

黯然飞刀绝技,代表了自己已经一只脚跨入先天!

“哥,前些日子,这里就我一个人。你和青虎表哥都出去了,好冷清啊。”青雨笑着,“现在事情办完了,哥不会再出去吧。”

“这些都是小事。这赤鳞兽体型庞大,那鳞甲足以打造二十套覆盖全身鳞甲。这鳞甲是你一个人单独弄到的,我便给你两套。至于给谁,你自己安排。你妹妹……哈哈,有天赋的,我归元宗定会悉心教导。”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我想问的是你,你自己呢?有什么要求?”

诸葛元洪的境界,足以为自己师傅!

滕青山猛然一声暴喝,双目暴睁,原本放松到极致的身体仿佛弓弦一样瞬间迸发出骇人的力量,滕青山脚下岩石地面低沉轰鸣中化为碎粉,惊人力量沿着双脚瞬间传到腰部中枢,双腿的裤子猛地撑起,随着滕青山一个转身——

不过潜伏在滕青山体内的‘黑火灵根神奇能量’的吸收,跟滕青山修炼时间有关!滕青山修炼《虎形通神术》时间越长,那吸收能量就增加。而且,这种进步,是以一种几乎恒定的速度。

特别是骨头,竟然有一股股强烈的火烧感!

“那赤鳞兽鳞甲,应该比我的寒铁内甲,防御还要更高一些。”滕青山说道,“比统领大人的玄铁战甲,略微差些。不过……那鳞甲明显薄,估计重量也轻的多。而且柔韧『性』也更好!”

“好吧,我就带所有黑甲军军士先回去!三十名归元宗核心弟子高手,留给你们俩!那三十人,轻功上要比黑甲军军士好的多。让他们帮助你们……记住,不要轻易涉险,一切要谨慎,小心!”

一枪出,空气尖啸声令人耳朵都疼。滕青山双眸凌厉,完全锁定对手。

“蓬!”

咻!

“滕青山,你也踏入先天了?”银发老者盯着滕青山。

黑甲军军士们急切喊道。

“呼!”

他的背部,衣服上有着窟窿,可是窟窿后面,却是暗金『色』。

“不!”杜九那三角眼中满是惊恐,猛地一扭腰,借助强大内劲总算转过来,他总算肚皮朝下了,有机会逃了!可他这一转身,他就看到已经到眼前的炽热岩浆流了!

“呼!”一柄长刀劈向滕青山,滕青山身体一偏,躲到另外一名武者身后,同时一脚踹向前面那名武者。而前面那名武者迅疾地一闪,手中长剑竟然刺向了一名两鬓斑白的中年人。

岩浆湖炽热的气流,丝毫阻挡不了周围武者们的激动兴奋,他们都想看滕青山和那妖兽一战!

这银发老者飞窜的方向,竟然是青湖岛一方。

“是!”

……

……

火焰山山脚下,营帐连成一片。

三人转头看去,说话的正是泄『露』消息的乌岱。

滕青山依旧平静走着,他甚至于距离岩浆只有一两丈远,清晰感觉到,岩浆中喷发的一阵阵热气侵袭自己身体:“这热气温度,估计在一百度左右!一般武者,的确难以抵御这等温度。”

滕青山时而奔跑,时而停下,脑海中还记着:“左,左,右,左……”其实论速度,滕青山要比对方快,可是,这隧道里面一片漆黑,对方拐弯,滕青山根本看不清对方。滕青山只能用耳朵听。

“都统,咱们不追?”杜洪有些焦急道。

其实那点冲击力,滕青山完全可以单臂硬接,可如果滕青山硬接,滕青山自己没事,那精瘦汉子估计会被活活震死。只能用这等柔和手段。

滕青山环视一下周围。

每走一步,司马峰气势都在升腾。

这两招,在滕青山手里已经活了,仅仅这两招,几乎可以说融合成一招。让司马峰难受地要吐血,那种别扭感觉,他从来没遇到过。

“嗯。”滕青虎眼睛放光,“这火中取栗和火上浇油,是青山教给我比较简单的两招呢,没想到啊……这两招,在青山他手里就那么厉害。我如果这两招,能赶上青山一半,百夫长比试,我就能夺第一!”

……

“得震慑那些人一番!”滕青山心中暗道。第五十三章 风起云涌

拔刀之快,出刀之迅猛,太过骇人。从此这些护卫们再也不敢来惹这个赤脚青年。

……

“这消息是滕青山他们亲自禀报的,绝不会有假。”诸葛元洪微笑道,“这黑火灵果,对后天巅峰武者有大益处。吃了,达到先天的希望将大大增加!二师伯,这次咱们的目标,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还有那赤鳞兽!”

“滕都统,你记『性』真好,这么多年,你还记得。”李金福一笑。

“这倒不会。”冀鸿摇头道,那柄血月刀,在你这?你可否借给我好好看看?”

冀鸿连道:“那好,带我去你那。”这冀鸿显得心急。“现在?”滕青山有些错愕,可还是带冀鸿去自己的住处,将那柄名气不小的‘血月刀’给这位过百岁的老统领仔细观看。第四十九章 黑『色』怪物

“这天『色』刚好,现在也不太热,我们一口气,刚好能赶到下一个城。”滕青山笑着一拱手,“朱兄,不必在挽留。等什么时候,你来我江宁郡城,我兄弟再相聚不迟。”

不过滕青山拥有绝对权威,他说停,大家当然不敢不停。

“是,宗主。”灰袍男子立即恭敬退下。

……

……

滕青山遥看西南位置,他选的是金家庄东北位置,谁想那怪物竟然出现在西南。难怪自己一点察觉都没有。

“怪物?应该是妖兽!而且,应该是实力不算太强的妖兽。如果这怪物,实力能赶上碧寒潭的蛟龙,恐怕根本不需要怕人类,要偷偷『摸』『摸』的!”滕青山身形如同闪电,激『射』向喊声传递的方向。

“轰!”妖兽瞬间化为一道红『色』幻影,窜向远处。

“我看你往哪逃。”滕青山也有些惊讶,拼命的妖兽极限速度,竟然和自己极限速度相差无几。

这一躲,就是整整两个多时辰,到了第二天黎明前最黑暗那一刻,峡谷中一片漆黑,这头妖兽才闪电般跃下,落入峡谷中,而后数次飞窜,就离开了峡谷。

“你们放心!”段侯对着金家庄族人拍着胸膛,“咱们武者人多势众,今天人不够多,以后肯定还有更多更强的武者来,那妖兽肯定有死的一天。”那些金家庄族人听了,只是心底略微好受。

段侯笑着说道:“有人不想让我说,我偏要说!秦狼兄,这赤鳞兽是一头极为厉害的妖兽,传说,它足有三丈多高,五六丈长,看起来犹如一座小山。而且全身赤红。就是先天强者都难以攻破它的鳞甲!而且能口吐火焰,火焰能融金化铁!”

……

诡异的,孟田皮肤一下子变地涨红,甚至于身上『毛』孔等各处,还渗出了颗颗血珠。一瞬间,这些鲜血就染红了孟田身上单薄的汗衫,孟田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血人,全身通红,骇人的很。

俊秀青年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听琴声的时候,是不允许下人来打扰的。除非有大事发生。而现阶段,会有哪些大事发生?“我在兰泽湖的生意?还是去抢抢九哥的货物?”俊秀青年思忖起来。

滕青山忽然眉头一皱,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庄子,因为那里传来一阵阵哭声,而且,哭的人还很多。

……

近一个时辰后,车队终于赶到了叁石客栈。

顿时七八十名护卫,牵着大量战马、马车、货物,都弄到客栈的后院去了。毕竟货物、战马都是贵重东西,特别是黑甲军的战马,要看紧。

锵!锵!……

“闭住呼吸,用『毛』巾沾水捂住口鼻!”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有人施毒!”

“哼!”

滕青山长枪诡异之极,不管杀谁,都只需要一枪!滕青山一口气连杀八人,这八人都是对方中的内劲高手。不过在滕青山的‘如影随形’枪法面前,他们毫无反抗之力。

可是……

“这位好汉,这货物给你,你也用不了。”朱崇石朗声笑道,“这样,我奉上十万两白银!好汉你放我们带着货物离开……这样,大家都不伤和气。毕竟一旦厮杀起来,这死人太多就不值得了。现在好汉你们一人不死,就得十万两白银,不更好?”

“大哥,那人说的也对啊,咱们多要点银子,也不用死人了。”旁边有人看向大当家,大当家瞥了他一眼,喝斥道:“老三,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啊!”

“拒马桩!”滕青山脸『色』一变。

滕青山一伸手就抓住了大当家的喉咙,将大当家悬提起来。

所有马贼都停下了手中刀枪,傻傻看着这一幕。

徐阳郡非常的『乱』!

“狼,等我们离开组织,我们一定要生一对孩子,一男一女。”

“今生,我有爹娘,有妹妹,有族人,我已经很满足了。”滕青山心境很快平复下来,“追寻武道的巅峰吧!传说中的禹皇,能五斧劈开一座高山。秦岭天帝,一掌能令百丈宽的江水断流。我现在距离他们,还差的太远太远,武道之路,漫长而坎坷,值得我用一生去探寻!”

……

两名『妇』人心中一松。

对方的态度,短衫汉子心里没有一丝愤怒。因为这位孟老……那可是他的老爷‘朱家十三少爷’麾下第一高手。

孟老,本名‘孟田’。

能够让一名《地榜》高手效劳,那位朱家十三少爷,也的确是有手段。第四十二章 金蚕丝背心

“五,五万两银子?”大当家结结巴巴道。

朱崇石看着远处滕青山敲诈那大当家,脸上『露』出笑意,说道:“他在赚钱!”

那大当家急得汗如雨下,忽然想起什么,猛地对周围咆哮道:“老二,把你的景玉佛拿过来!快点!”

“算你凑够了,我饶你『性』命。”滕青山直接将地面的金票、银票、景玉佛都放进怀里,至于其他东西都拿在手上。

“刘三老哥。”滕青山脸上『露』出笑容。

滕青山笑着拱手道:“杨城主,刘三老哥,今天时间紧,等下次,我定好好招待二位。那我就先走了!”

庭院有三个,特别是中庭院,还有个水池,水中飘着睡莲。

旁边的滕青山,见诸葛青和自己妹妹青雨,见面就很投缘,不由很是高兴。随即便看向诸葛云:“小云,这是我妹妹滕青雨,我这次将她从家里带过来。不过在黑甲军,女人太少,都是大男人。所以,我想……能不能让小雨她加入归元宗,成为归元宗的弟子呢?”

滕青山心里是很乐意好好闯『荡』一番的,至于自己妹妹小雨,在不久前,青雨已经加入了归元宗。不得不承认青雨的天赋很不错,修炼内劲秘籍仅仅七天,体内便产生内劲。虽然无法和一些当天就能练出内劲的天才比,可毕竟青雨十四岁了。

“爹,我想骑马!”

“海外?”滕青山有些吃惊。

不过……

“经商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从小就想走遍天下各地。”朱崇石感叹道,“西域沙漠各国,我二十岁之前就逛过,那蛮荒,距离咱们扬州很近。就在扬州南边!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各种小山丘陵等,大量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大树,还有各种毒蛇毒虫猛兽,我在蛮荒最外围逗留了一个多月,和一些闯进去冒险的武者交流了一下,也就没再进去。”

一路艰辛,滕青山他们连续过了两郡地界,在赶路的第十一天,滕青山他们终于进入徐阳郡地界。

黑甲军,在江宁郡可以横着行。

“让开,都给我让开!”

夏日的傍晚,很是燥热。

当然范蠡早死了。

“帮他一把,对我们也没坏处。”诸葛元洪淡笑道,“前几天的百夫长比试,你看了吧?”

“这次,为那位九少爷‘朱崇石’保护送货的事情,就交给滕青山!让他再选两个百夫长,以及黑甲军的两支十人小队!”诸葛元洪淡笑道,“十万两银子,我派滕青山带领人马,那位九少爷算是赚着了。”

诸葛元洪遥看黑甲军军营方向:“短短数月,能创出这等枪法!我之前对你评价,还低了!看来不久之后,我归元宗,也能出现一个同时名列《潜龙榜》《地榜》的天才了。”

刚刚从冀鸿那得到命令的滕青山,站在一营人马面前,冷声道:“百夫长杜洪、滕青虎,你们各自在自己麾下选一支十人小队。明天一早,和我出发前往楚郡!”

这些都能看出马的『毛』『色』来。

朱崇石回头看看车厢,点点头:“那好,咱们就绕道!”顿时随着朱崇石一声令下,整个车队其他人都很听话,也都转头要绕道。

滕青山还记得,那个年轻人。

清晨,在另外一营人马都统和华丰城城主目送下,滕青山带领麾下五百名黑甲军,骑着战马,浩浩『荡』『荡』离开了铁连山,向江宁郡进发!

田单等人点头。

“这回去,老杜,田兄,你们四位带领好人马。”滕青山嘱托道。

滕青山微微点头,随即看向滕青虎:“青虎,我们走!”在众多军士在的场合,滕青山必须维护都统的威严,喊滕青虎,也得喊‘青虎’,而非表哥。

“青山回来啦!”

“青虎回来啦!”

当袁兰、青雨母女冲到练武场的时候,已经遥遥看到,那穿着赤铁重甲的滕青山,滕青山一转头也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

“啊,吃个午饭就走?”

家里。

能当百夫长,谁是善茬?

都统,还有点盼头。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任都统了!”冀鸿目视着滕青山,“这是宗主亲自任命,我虽然不懂宗主为什么任命你一个刚进黑甲军不足半年的小子,担任都统这重位,但是,宗主所命,我自然不会违抗!而查紫金偷盗案,你做的也还不错。我还算满意……你以后在我麾下,可别让我失望。如果做的差,我照样撤了你!”

“好了,大家上山。”滕青山说道。

“当统领好!现在四位统领都是核心弟子,这规矩也得改改了。”万凡祥唯恐天下不『乱』。

“规矩不能坏!”滕青山命令道,“从明天开始,我营的五十名伍长,开始比试,最终获胜的那位,就是百夫长!”

滕青虎在比试中大放异彩,毕竟在入宗考核时,滕青虎就算不错,更练过‘大枪桩’,擅长听劲。枪法厉害!而进黑甲军后,又修炼《莽牛大力诀》,须知这滕青虎,也是练习虎拳多年。

不过滕青山也没法子。

“师祖!”白崎眼泪流了出来,痛苦泣声喊道,“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师祖你得为徒孙报仇啊!”

白崎嘴巴动动,不吭声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475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