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如履如临
作者: 栢洛章节字数:74752万

三位妖皇,死!

马车走后不久,凤府倒夜香的人出来了,一个大木桶放在板车上,远远还能闻到那股臭味,血衣卫情报处的人虽然尽职,可也无法上前查看,看着两个身形不怎么粗壮的小厮,推着夜香车出去,血衣卫的人并没有跟上去。

太子、东陵子洛和西陵天磊连忙站了起来,夜叶也愣住,不由自主坐直,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不能接受九皇叔出现的事实,夜叶和太子更是慌乱不安,眼神闪烁。

能在他们的监视下,搭上皇后与洛王这条线,可见明微公主不是个蠢笨的人,可偏偏……来接她的人太笨了,居然在他们的地盘,说出看不起他们的话。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那匹发狂的马突然冲出来,绝对不是意外而是人为,不过也有人羡慕凤轻尘的好运,遇到洛王殿下,被洛王殿下英雄救美。

“早该出手了。”看到这一幕,凤轻尘只怪自己太过纵容这些少年,一个个被宠坏了,完全不知天高地厚。

堂堂侯府夫人中毒,让人查不出来,能下毒的人除了她的丈夫再无其他人,所以凤轻尘才会同情她。

“搜。”九皇叔下令,同时让十八骑注意海面,别让南陵锦凡给跑了。

纠结那么多干嘛,四国九城牺牲那么多人,陆家财富还不是落到她手上。

“嗷呜嗷呜……”雪狼虽有皮毛附身,可也会冷,悄悄地往凤轻尘身边挤了挤,一人一狼靠在一起,暖和多了。

凤轻尘眼含笑意,就像看一场闹剧,九皇叔连个眼神,都不施舍给南陵锦凡,坐在那里一派自然,大有反客为主的架势。

时间刚刚好,九皇叔与王锦凌走出来时,正好看到九皇叔的亲兵,单方面殴打洛王的亲兵。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凤轻尘郁闷了!

“凤轻尘,你在干什么?”皇上怒呵,他此时正一肚子的火,凤轻尘却藐视皇权。

毕竟,这样一个本该鲜衣怒马的男子,实在不应该被眼疾,束缚在这个小小的陋室之中。

“身家背景在哪都很重要。”凤轻尘看着自己所写的,农场构建计划,微微摇头……

蓝景阳一身粗布灰衣,与屋内格格不入,他却没有半点不自在,径直找了个位置坐下。

“好多花。”豆豆休息够了,也站了起来,一脸欢喜:“好漂亮呀!”

凤轻尘这才发现,除了四面冰墙外,他们脚下和头顶上,都有冰花,那冰花就好像养在冰墙里,立体逼真,跟真得一样。

没有让凤轻尘失望,玉粒虽小此刻却暴发出惊人的力量。玉1;148471591054062粒颤抖地越来越快了,凤轻尘都能感觉到,颈脖处的灼痛。

“师门之礼不能忘,凌少主是暄宫主的师叔,暄宫主自是该尊重凌少主。”

这下,别说长公主了,就是她身后那几个侍女脸色也变了:凤轻尘居然说她们是下三滥的货色,西陵长公主只能给九皇叔倒酒。

而此时,九皇叔只是站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知道,敏夫人没胆拆穿他的身份。

“你非要和母亲撕破脸吗?”九皇叔的桀骜,让敏夫人很不满:“我已经给足你机会了。”

“那当然,凤将军的女儿怎么可能差。”八卦男一脸自傲,在心中默默的说一句抱歉,他没有把凤轻尘婚前失贞,被人退婚的事情说出来。

“只要你肯回,哪怕在路上磨半年也没有关系。”王锦凌这纯粹是给凤轻尘出坏点子,让她磨一磨九皇叔,可惜凤轻尘根本没有想过,去折磨九皇叔的事。

“这是仵作的活,你找我也没有用呀。”凤轻尘头痛,她是医生不是法医,上次在谢府兼职法医,那纯粹是被逼得好不好。

这两人似乎忘了,凤轻尘比孙思行更精通外科手术,凤轻尘才是云潇和太子的主治大夫,不过凤轻尘并不在意。

这凤府有凤轻尘在才是凤府,不然……就什么都不是了。

半年,不是随口胡说的,而是凤轻尘计算的,东陵子洛可能容忍的时间。

除了严家,不想让她活着的人并不少!

或明或暗,这些都与东陵子洛有关。

景阳前脚走,凤轻尘后脚就把请柬丢了。她吃饱撑着了,也是去九王府盯九皇叔吃饭,而不是跑去听景阳讲学,景阳要卖弄他的男性魅力,也得看对象。

凤轻尘回到凤府,就听管家说景阳等了她一个时辰,凤轻尘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以后景阳先生来找我,都说我忙,没空见客,有要事的话就留言,我会上门拜访。”

确定王锦凌会配合自己的计划后,凤轻尘便不再多想,默默地等待时机。

十八骑相视一眼,默契地低头不语。

“嗷呜……”雪狼腻在奶宝怀里,心疼地拱了拱奶宝:我心甘情愿的。

别说他就这么一儿一女,就是儿女成群,他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出事。

暗卫甲心情大好,哼着小调走出去,把皇上寝宫的暗卫撤了回来。

“你看看。”王七把信递到云潇面前,云潇飞快地扫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么多年,皇上还是这个性子了。也只有你大哥,敢惹怒皇上。”

元希先生和云起这个前任云城城主,都是聪明人,他们很清楚九皇叔的野心,云城根本避不开东陵的铁骑,与其等东陵的铁骑将云城踏平,不如主动将云城奉上,还得保住全城百姓,和云城赖以生存的药草……1747陷阱,蓝太子与凤离嫡女

不然,九皇叔不会特意写信给他,让他多关注凤府,有什么事帮凤轻尘摆平。

他出来一趟容易嘛,他连王锦凌和苏文清都没有去找,第一时间就来到凤府,结果他看到什么?

“凤轻尘,你和暄少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凤轻尘不肯说,他自己问总行,虽说这样有点掉面子,可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这么说,只要他死咬着婚约不放,你就会嫁给他?你就不怕本王把他的婚礼变葬礼。”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将眼中的阴郁与狠厉掩去,只流露出淡淡的冰冷与不屑。

豆豆指着凤轻尘凌乱的发丝,那胳膊不停的晃动,嘴巴也张得老大,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了。

“不好,他们要进攻了。”暄少奇和十八骑一脸戒备的上前,雪狼亦是睁大双眼,如临大敌……

“崔家公子、王家公子我都敢治,还怕一个云家公子不成,不就是脑瘤嘛,前世也没少做这个手术,作为一个大夫最忌讳的就是怯,自己都怯了让病人怎么办。”

南陵锦凡那个疯了,把寻宝图公布就是要让大家都去抢,西陵当年就是借陆家财富翻身,这两年西陵越来越穷,定不会放过这笔财富,到时候两军对上,谁胜谁负还是一个难事。

合作也要担心对方反水,背后给一刀。同样,东陵逮到机会,也不会让合作的人活着回来,能吃独食就绝不会分享……

凤轻尘吃不准,晃了晃手中的灯,一拉缰绳,不敢再往前

“我们辛苦一场,说服凤轻尘让我们旁观,结果却是为他人做嫁衣,真是不甘心呀。”众太医各种委屈,各种不爽。

南陵锦凡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夏太傅没有看到,只继续骂道:“我东陵的女子再不济,也比你们南陵的女子好,至少不会像你们南陵的女子,妖媚祸国。”

杀手的压力很大,而找女人就是杀手们常用的发泄方法,而作为杀手界中,唯一一个没有压力的人,豆豆找不到去找女人的理由,所以只好一直拖着。

“你爱住久就住多久。”搞定了豆爷,凤轻尘狠狠地松了口气,摸了一把汗,凤轻尘扯了扯嘴皮,笑道:“豆爷,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杀手联盟一向是由六大杀手组织的头头负责,这么说来,那六大杀手组织是想要合并了。”

她不问九皇叔去青楼做什么,她只想知道这一身脂粉味是怎么一回事,九皇叔已经换过衣服,身上还有这么浓的脂粉味,总得给她一个理由吧。

一来就看到凤轻尘的双手,在“尸体”上游走,走在最前面的贵公子脸色一变,大声喝道:

九皇叔哭笑不得,原来凤轻尘一个晚上心神不宁的,就是因为这个,害她还以为凤轻尘和王锦凌之间发生了什么,让凤轻尘一整个晚上都不在状态中。

“好了,别担心这些事情,有事还有本王在。你不是要补偿本王嘛,走,现在本王就给你一个补偿本王的机会。”九皇叔拉着凤轻尘的手往前走,脚步也不由自主的放缓了。

“喂,你清醒一点,你这个样子会把我们都害死。”

“别进来。”凤轻尘大声命道,声音略有一些嘶哑,估计昨晚叫得太过了。

“嗯。”凤轻尘轻应了一声,对于佟珏和佟瑶能毫无芥蒂的提起四美婢表示满意。

凤轻尘含笑应了一句,并没有多言。

蓝景阳原本还不确定,直到御尤露出淡淡的嘲讽,蓝景阳才能肯定,凤轻尘应该和狼主接触过来。

“不是外人,那就是内人了?怎么……这位是清歌小姐的情人。”御尤大大咧咧,说的话也不怎么文雅,凤离清歌冰脸染上一抹红晕,却没有否定。

既然是病毒,按原理来说,只要将体内的病毒排出,就能恢复正常。凤轻尘现在没有办法医治,可并不表示她以后不能,就算她一个人不行,谷主、郭神医、赤神医和她联合会诊,至少有五成以上的把握。

谷主和郭保济一脸纠结,脸上就差写“我想要”三个字了,凤轻尘要看不出他们来,那就真是二傻了。

“怎么了?”一副受委屈的样子,凤府还有谁敢给凤轻尘委屈受。

九皇叔收回眼神,顺着凤轻尘的话说道:“很顺利。”那件事,他回头问谷主好了。

“是。”谷主应了一声,可起身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可看九皇叔一脸冷硬,谷主叹了口气,把到嘴边话给咽了回去。

九皇叔每个月,都会派太医来给蓝景阳的儿子看病,守陵的士兵核对后,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对萌宝多看了几眼。

得知萌宝只是一个小医徒,士兵就没有再多问。

双手放在身体的两侧,紧握成拳,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头上的青筋暴出,凤轻尘不停地吸气呼气,闭上双眼,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不痛,不痛。

事实上,老兄你真相了,邰城确实好欺负。

“九弟,三皇兄对你可好?要是死在邰城可千万别怪皇兄,谁让你如此多情,为了一个女人居然以身犯险。”卢家木屋内,那神秘男子在室内自己跟自己下着棋,一枚黑子落下,棋局已定胜负……

“少宫主,失赔了。”凤轻尘说了一句,就翩然离去,完全不管暄少奇站在那里,多么失落、多么受伤。

南陵的兵马是,他们的两倍之多又如何,凤离族的男人,在战场上从来没有怕过谁,要战便战!

夏挽先是把夜城的产业,和这段时间她在夜城所做的事,一一告诉凤轻尘,并请示凤轻尘如何处置夜城的产业。把自己的事汇报完,夏挽才将这段时间,收到的消息一一汇报给凤轻尘听。

“邰城那里,让佟瑶盯紧,必要的时候可以先下手为强。让佟瑶放手去做,不要有顾忌,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我在。”凤轻尘这话无疑是告诉佟瑶,哪怕凤离族的秘密暴光,她亦不惧。

他们在鬼林里遇到的鬼尸,应该也是用特殊毒物,配合鬼林的阵法,制造出来的,她就见凤离忧用鬼阵对付过她,只是没有鬼林的威力大罢了。

一切都好好的,鬼王自恃身份,轻意不肯出手,九皇叔和暄少奇应付百鬼宫的人,虽不至于是单方面的屠杀,但也不会吃亏。

“是吗?”凤轻尘挑了挑眉,这才相信九皇叔是认真的。

“呃……”凤轻尘无言以对,九皇叔说得没有错,陈家这份厚礼只是一个示好,九皇叔收下只是表示接受陈家的示好。要凭此让九皇叔出手帮陈家,同意陈家上九皇叔这条船,那陈家就太天真了。

皇上不在,果然自由。

“豆豆,坚持住,我一定会去救你。”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凤轻尘伸手,却什么也摸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豆豆被冰埋。

“无事。”豆豆出了事,凤轻尘心情很差,板着一张脸,无视蓝景阳的笑脸,开始打量四周的情况。

蓝景阳毕竟是稷下学宫的学生,他的学识绝对渊博,不然也不会成为前任宫主的关门弟子,看九皇叔和凤轻尘看着他,蓝九卿继续说道:“我记得书上有记载,有些古老的种族巫术盛行,他们可以利用巫术,做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这个阵式我曾在书上看过,据说是起死复生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凤谨住在公主府,却是一个独立的院子,进出也不由公主府的正门走,这是左岸的要求,长公主虽不满,可实在拗不过左岸,只得咬牙忍了,这也就方便凤轻尘和小孩进去了。

活泼可爱的凤谨,一到西陵就病蔫蔫的,一点精神也没有。要说西陵这地不和凤谨犯冲,左岸都不相信。

医生也是人,也会有情绪,夜叶之前拒绝她治疗,甚至羞辱她,事手求上门,当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不然她的面子往哪里搬。

“凤轻尘,擅闯血衣卫大牢,强抢嫌犯,可是杀头的大罪。”林大人带着血衣卫,在凤府护卫的逼近下,一步一步往后退。

林大人的话刚结束,又一爆炸声响起,还伴随着房屋倒塌声。

凤轻尘本以为明微公主会乖乖走,毕竟她直接指出,王锦凌已经知晓,她在文渊先生死中扮演的角色,不想在离开时,明微公主还是闹了一场,或者说洛王亲兵闹了一场。

眼见半个时辰就要到了,副将也不想掺和,便找了个借口开溜了,他是皇上的人,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洛王得罪九皇叔。

这一句谢,不知是说帕子的事,还是出动三个暗卫,帮她挖坑的一事。

“令牌随着蓝九卿一起死了,你们这是要我假令牌?你们谁要认为九州令牌很重要,谁就去给我取来,我记他一个大功。”姑姑已经说了,他当然知九州令牌的重要性,可现在他没有还能如何。

在王家,王锦凌不知道哪些人是敌,哪些人是友,这个法子虽然风险很大,但绝对实用,经此一事,正好可以考验一下手下的人是否忠诚。”这也就是对凤轻尘,要是别人问,九皇叔根本不会解1;148471591054062释这么多。

云潇头也不回的离去,虽然牵进了王家的事,但打死他也不掺和王家的事,云家今非昔比,他自顾不暇,哪里心情管王家。

九皇叔一直坐在屋内,待到天全黑了,才站了起来,朝王锦凌所住的小木屋走去,看王锦凌一脸安详,九皇叔唇角微扬,眼中闪着一道精光。

“宇文元化说,你十天后要出海攻打百鬼宫。”她这段时间,一直在为这件事忧心,今天听宇文元化一说,她再也撑不住,心中的担忧与不安,一股脑的涌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凤轻尘懊恼至极,她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哪怕在玄医谷刚醒来,也不曾砸东西、丢东西来发泄。

“轻尘,我错了。以后……再也不逼你,你不高兴的事都可以不做。”九皇叔弯腰,亲吻着凤轻尘的发梢……

不管紫情说得多好,都改变不了玄情阁越来越败落的事实,凤轻尘对此没有任何感触,盛极必衰,起起落落是正常的事情,前朝那么牛逼都能灭亡,更不用提玄情阁了。

凤轻尘看了一眼睡在自己左右两侧的人,淡漠地闭上眼,深吸了口气,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你有没有给奶宝支招?”凤轻尘强忍着笑意问道。

这个孩子,这几天真心受委屈了,能忍到现在来说,还真是不容易……

九皇叔没有再追,而是转身就要加入战斗圈,继续与百鬼宫和面前所有站着的人厮杀,这一刻,九皇叔眼中没有敌我。

躺在床上,凤轻尘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是教授失望的眼和无声的谴责,折磨的凤轻尘快要疯了。

最主要,现在说凤轻尘能原谅他?谅解他吗?

众太医见东陵1;148471591054062子洛不说话,更是不避讳,声音越来越大,说出来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试范,胡太医看凤轻尘,就像看白痴一样,正想开口时,凤轻尘又道:“胡太医,轻尘是真心想学,还请胡太医倾囊相授,不要藏私才好。”

“当然了,轻尘还要靠这个养家。”凤轻尘心情慢慢的平复了。

王锦凌揉了揉眉心,从成堆中的奏折中抬头:“去凤府告诉凤姑娘,由凤姑娘自行决定。告诉凤姑娘,让她不必勉强,天塌下来自有本官顶着。”

清朗的声音有几分嘶哑,可见王锦凌最近有多忙。

“是。”有王锦凌和凤轻尘的话,下人自不怕敏夫人闹事,出了事,也有这两尊大佛顶着。

相信?

他的人生都有精确的布局,每走一步都要精确的计算,凤轻尘是意外,一而再,再而三让他破例的意外。

“没想到轻尘你的针线这么好。”王七上前,看着那针脚细密的缝合线,竖起大拇指。

凤轻尘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他虽然是大夫不怕那血淋淋的画面,可他不喜欢这血腥味,太难闻了。

凤轻尘连忙去处理,紧接着又去查看孙夫人的情况,这么一弄就到晚上,凤轻尘又把中饭给错过了。

“本王等了你们一天。”九皇叔恶人先告状,谷主等人张嘴想要解释,九皇叔却不给他们机会,继续说道:“看你们一个个珠圆玉润,想必江南的水土很养人,把你们都养懒散了,一个个成天不在王府,到处游山玩水,偌大的王府就只有孙思行一个人在。”

“什么名字?”九皇叔兴致勃勃的问道,借此揭过自己忘了给儿子取名的事。

除了秦宝儿的事,其他的事她都不气,而她气得也不是九皇叔,而是她自己。可她生产时,她再一次感觉自己离死亡那么近,在昏迷前,她在想,如果她难产而时,那她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在九皇叔附在她耳边,说不要孩子只要她时,她就知道她无法离开这个男人。

此生,东陵九是她凤轻尘的劫,而她甘之如饴……

自从杀了西陵天磊后,她就一直很安分,生怕西陵皇上查出她杀人的事,最近能不出手都尽量不出手。

巧合,就算是巧合,他们也不敢赌,因为赌注是整个南陵,他赌不起。

她肯定能,没有和族人相处,自然没有感情。这么一想,凤轻尘倒是能明白,凤离族人为何排斥她了。

“无耻……”凤轻尘忍不住骂了一句,可身体的本能反应,却让她没有招架之力。

“这竹林和我们刚刚走的裂缝似乎一样,看上去是笔直一条,实则里面弯弯折折,阻挡我们的视线。”1;148471591054062凤轻尘看了一伙,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便拿着一根小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九皇叔示意自己后退,随手折了一片竹叶,九皇叔将竹叶探入水中,取出……

既然不能娶你,索性便不娶了,反正能逼他娶妻的人都死了,皇上倒巴不得他这辈子不娶妻,他这一支就此断后。

眼见天穹堡武林大会召开在即,九皇叔却被公务缠身,一时半刻脱不了身,为了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处理公务,九皇叔这段时间,每天都睡不到两个时辰。

雪狼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哗啦一下落了下来,示意凤轻尘坐下去,凤轻尘知道自己战斗值并不强,和蜥蜴一类的物种近身博斗也不现实,乖乖地坐到雪狼背上,准备在上面放冷枪。

“你就装吧。”凤轻尘自知说不过九皇叔,也不搭理他,打理好后,凤轻尘便道:“我去看看宇皇子和锦凌。”

“你怎么了?”云潇明知故问,凤轻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为转移云潇这个八卦男的注意力,凤轻尘道:“正好你来凤府了,我找你谈点正事。”

三人再不复之前的悠闲,左岸带给他们的消息,足够他们重视了。

凤轻尘这样的人,绝不可能和李想、蓝依琳一样,那么古怪,更何况这样的凤轻尘很好,。

“崔家?崔家居然把蓝氏皇族的人藏起来,他们要干什么?”凤轻尘再次顿住脚步,问向九皇叔。

“幼稚。”凤轻尘没好气的道,南陵锦行也不敢为九皇叔说好话,只能抿嘴偷笑。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475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