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看人眉睫
作者: 栢洛章节字数:74752万

至于耕四郎,是因为他与雷法的目标是一致的,而且他也有着绝对不可能背叛雷法的理由,所以雷法也不必去加以限制。

“我让你们送就送,”刑越咬牙,恨不得给那医生一拳,“要是宸少因为你们耽误了救治,你们全家就等着陪葬!”

之于龙岛政权,如果这次因为她的缘故,他只能舍弃她!哪怕……他用一辈子来悔恨。她永远不懂,他有多怕她出事……所以,他只能用无谓来迷惑他们,只能寻求那千分之一的缝隙来解决,只要他犹豫一秒,都有可能失去她……

龙尧宸微微蹙了眉凝了眸光,可是,他没有动,也没有说什么。最终,夏以沫转头,拿过手机,本来想直接关机了,可是,当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她猛然间红了眼眶……

刑越开着车载着龙尧宸出了别墅,距离sam到a市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龙尧宸看了看表,淡漠的问道:“是谁?”

自嘲的一笑,在空乘人员标准的笑容下踏上了飞机,这一刻,付兰芝知道……不管多痛,她都要和过去的一切说再见!

说着,他就下了车,带着付兰芝进了咖啡馆。

顾浩然有些头痛,问题的关键在夏志航,可是,当他自己都承认的时候,想要找突破口太难了……

顾浩然的眸子里不经意的露出一抹沉戾光芒,只是稍纵即逝,他看着李逸说道:“很晚了,回去吧,我今天就在这里休息。”

夏以沫虽然此刻看上去轻松的不得了,可是,心里却暗暗敲着鼓,不知道龙尧宸收到她的简讯相不相信她,也不知道如果不相信,接下来会有什么等着她。

电话的等待音是让人浮躁的,一声一声的,漫长的不得了……夏以沫听着电话里传来机械的转接语音信箱的提示,顿时皱了眉头。

龙尧宸轻微的眯缝了下眸子,对于当初自己的揣测微微勾了下唇角,一抹冷绝的气息渐渐从嘴角蔓延至眼底……当年强上了赵静娴的人是颜展翔,根本不是颜展鹏,这……恐怕就连赵静娴自己都不知道!

她的温顺突然让龙尧宸反而不快,看着夏以沫嘴角那诡异的笑意,他大掌猛然擒住了她的脖颈,冷冷说道:“在想什么……嗯?”

“腾”的一下,夏以沫的脸犹如火烧一般,她抿了下唇,皱着眉咬唇说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砰!”

学校。

不同于夏以沫和凌微笑担心的问题,三个男人都有一个共识,那个肿瘤因为维c超标会变的很棘手,有可能乐乐没有办法做颅内手术。

可是……

“随便她去闹好了……”莫忻然仿佛看出店长的为难,淡漠的说完后,拉过一旁的画设计图的专用纸,然后顺手取出一支铅笔在手里打了个旋儿,“你去忙吧。”

悦耳的铃声适时传来,打断了莫忻然的思绪,她微微皱了下眉,轻倪了眼手机后将照片放回抽屉,方才接起,“什么事情?”

“如果你爱他……”苏沐风顿了下,方才说道,“那就坚定的嫁给龙天霖吧!”

“阿风,我……我觉得一切都乱了。”夏以沫局促不安的说道,“我如今的骑虎难下,只会害了天霖。”

这个男人她不该动心的,明明知道和他没有结果,明明清楚,自己也高攀不上……可是,心为什么却遗落了?

夏以沫收回眸光,也下了床,默默的将衣服拿了去换,她是一个玩具,没有拒绝的权利不是吗?

夏以沫疑惑的看着衣帽间的方向,不知道龙尧宸到底要干什么,当听到里面懊恼的声音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的走了上前……当人站在衣帽间门口,入目的一片狼藉,夏以沫目瞪口呆的扫视了一圈儿,最后视线落到了龙尧宸的身上。

“这怎么可以?”佣人可不敢怠慢,转身就去打了电话。

“哈哈……哈哈……”

“不要抢我东西!”声音虽然小,可是却毫不输气势。

这样的肆意落在听众的眼里,仿佛都有了一个认知,spark天生就是站在那里的,只要他站在那里,那个舞台就只剩下了他!

沈麟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讶,但是,随即又觉得理所应当,“是!”

顾浩然猛然间眯起了眸子,一股戾气滑过眸底,他什么都没有说的压断了电话,脸上布满了阴霾。

夏以沫的唇抿的更紧,她看着川流不息的车,嘴角渐渐噙了抹自嘲的笑意,直到此刻,她才赫然发现,她不但不知道自己住哪里,甚至……她连龙尧宸和龙天霖的电话是多少都不知道。

他上了车,却没有启动车子,鹰眸犀利的射出两道精光落在车外,墨瞳轻倪间,揣测着夏以沫有可能会走的路线……

思忖间,相拥的两个人已经分开,龙尧宸看着夏以沫,她脸上原本的忧伤被她笨拙的掩藏了起来:“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

*

龙尧宸心里腹诽的暗骂着,可是,脑海里却对夏以沫昨夜那张躲在他怀里委屈的样子越发的放大,而越放大,他的心就越是烦躁不堪。

兰姨在送水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龙尧宸这样一幅别扭而沉郁的样子,不由得浅笑的摇摇头,故意问道:“宸少,要不……我来吧?”

兰姨轻轻的将门阖上,若有所思的转身往楼下走去,刚刚到了楼下,就看到海月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写生的画板:“你怎么还在这里?”

“妈,”海月转过脸看着兰姨,对于自己就好似一个拖油瓶一样的存在一直是她的忌讳,她长的比那个夏以沫漂亮,又比她有才华,如果不是因为爸妈在这里做佣人,她也能成为宸少的女人,“我是你女儿,有你这样说女儿的吗?”

哼!早晚有一天,她也会成为宸少的女人,那个夏以沫……不过就是个玩具!!

“对不起,对不起……”夏以沫担忧道歉,“你没事吧?”

夏以沫看着向晚的背影,直到护士将她领进方才自己去的那个检查室后才转身离开,在电梯阖上的那刻,检查室内,向晚笑着对sam说道:“老怪,我刚刚遇见以沫姐姐了……”

夏宇瞪着猩红的眼睛看着一脸痞笑的龙天霖,恶狠狠的说道:“你凭什么送我来这里?”

“……”龙尧宸默了默,“嗯,等齐亚岛回来,我再带沫沫过去看看他。”

不想和宸少爱上同一个女人,他爱了,以前不知道,后来才明白,上一代的事情,终究给少主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抵触的悲伤。

夏以沫将一杯牛奶送到书房后回了卧室,她看着浴室玻璃门上透着的一个人影,随即撇过脸,抓着牛奶的杯子紧了紧,默默的喝着。

夏以沫眨巴了下眼睛,脑子乱糟糟的……

龙尧宸告诉自己,再一下好了……正打算在满足一下自己的念想的时候,突然,夏以沫猛然睁开了眼睛,近在咫尺的两个人,就这样忘记动作,直勾勾的从对方的瞳仁里看着自己……

“停车!”

大家纷纷在传,一年磨一剑的spark,给人们带来了新的一轮的乐曲的幻想。

夏以沫无奈的翻翻眼睛,嗔骂了句后说道:“好了,我先走了,如果时间晚了,你和乐乐就不要等我吃饭了!”

“二叔,你酒窖里的好酒,大概被我和天霖喝的差不多了吧?”龙尧宸平静的说道,轻晃着高脚杯,看着红酒的酒液在杯沿上缓缓滑落到底下,没入杯底的酒液中,杯沿上一丝残留都看不见。

“小姐,一位吗?”侍应生上前接待。

龙昊琰并不介意龙天霖的话,只是温润的笑着说道:“你偷走我那么多酒,我还没有抱怨,你小子倒是先抱怨了起来……”

“好,谢谢兰姨。”彭宇阳点点头。

*

*

“走吧。”苏沐风点头,然后对乐乐说道,“我和妈咪出去走走,你乖乖的在这里不要到处跑,嗯?”

脑海里,有个小女孩说着这句话,然后转身就跑。仿佛,她在和一个男孩儿说话,可是,男孩儿长什么样子她怎么都想不起来,只有一张像是被打了马赛克的脸。

听着对讲机里金花1号的冷漠的声音,ling翻了翻眼睛,不置可否的没有说话了。

“宸少不要我了,我活着有什么意义?”秦枫眸光一片死灰。

站了起来,秦枫仰头看向绯夜的顶层,虽然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他还是默视了一分钟,然后坚定的低头,看着苏浩和刑越说道:“我会回来的,一定!”说完,他就毅然坚定的转身离开了。

“小姐。”秦枫微微躬身,态度十分的恭敬。

这个女人爱着宸少,就和宸少当初对她的爱一样的深……

夏以沫点点头,将手里手枪别到枪袋里,然后接过金花2号递过来的微冲,她垂眸看着乐乐,微微一笑,“要不要给妈咪鼓励一下?”

站在门前,她看着紧闭的门茜茜一笑,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刑越送完carina回来,途中接到秦枫传来的消息,本打算给龙尧宸汇报一下,他径自去了书房,发现龙尧宸并不在那里,不由得微微蹙了眉的视线到处看着,当落到乐乐所在的卧室,没有关的门里透出淡淡的光芒时,他的眉蹙的更紧了。

看着这些记录,龙尧宸眸光变的深邃,他视线紧紧的盯着夏以沫的号码,眸底闪过一抹自嘲的沉痛。

龙尧宸眸光轻眯的看着脸上泪迹斑斑的夏以沫,冷冷说道:“夏以沫,出来!”

血,从止血贴溢出,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不停的滴,就随着夏以沫的沉重的脚步节奏滴落在青石铺就的路上……

夏以沫的脚步轻顿了下,随即又抬步往别墅走去……她会好好记住自己的身份,她也会清楚的知道,龙尧宸现在不过就是想要将她的嗓子治好罢了,他对她,不过都是因为他自己的自负,她不会在自作多情。

向晚拿了鞋过来给夏以沫换上,小脸上开心的不得了。

莫忻然轻轻叹了下,蜷在懒人沙发里,眸光呆滞的看着前方的蔷薇花……她的手里捏着手机,今天晚上,他还没有给她电话!

sophia大酒店。

冷冽淡然勾唇,“真是个单蠢的人。”他站了起身,视线微垂俯视着茫然的莫忻然,“别人说什么都信……”他看向前方,冷漠的说道,“莫忻然,这个世界上值得人同情的事情太多了,不要轻易相信一个人的话而放低了防线,否则……”他视线再次偏过俯视而下,“……你会死的连骨头都不剩。”

夏以沫发挥了自己的潜能,没命的逃着,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回头看……如果,她有回头,她一定会愣在原地,因为,原本架着她的那两个男人定定的站在那里,二人嘴角噙着诡谲的笑意看着她没命的在跑着。

狠狠的一巴掌回荡在走廊内,夏以沫的脸被扇到了一边,她偏着头没有动,脸上火辣辣的滋味让她突然庆幸自己还有知觉。

夏以沫睁着红肿而空洞的眼睛,背后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裂开,一抹血色从里到外的溢出了衣服,渐渐的顺着纤维晕染开来……

“嗯,疼!”呓语传来,夏以沫昏睡中喘着粗气儿,原本不安的眼帘轻轻颤动着,“疼,嗯,疼!龙尧宸……疼!”

人在昏迷的时候,会有不安的情绪,潜意识里会叫一些人的名字,而叫出来的名字,一般来说,不是对她最重要的,那么……就是最恐惧的!

医生不知道夏以沫是属于哪种,不过……龙家的男人,有几个是善念的?

龙天霖正思忖着,突然病房的门被推开,紧接着,一股不似人间的森冷寒气顷刻间弥漫了整个病房。

龙尧宸薄唇轻阖,单手抄在裤兜里,鹰眸犀利的先是扫过病床上的夏以沫,然后冷冷问道:“她的伤口怎么又裂了?”

二人同时问出问题,冷冽蹙眉,莫忻然挑眉说道:“你先回答!”

车在挺稳后冷冽率先下了车,莫忻然也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开了车门跨出了腿,正要撑着座椅起身……她整个人就腾空了。

“没事的,那种女人皮糙肉厚的……”宋冉冉看着一脸担心的庄纯安慰道,“哥还能因为她来和你怎么着?”

“那就去好了,去散散心,回来继续战斗。”苏沐风鼓励着。

夏以沫沉默了,因为她不知道要如何去回答,也没有办法真的在龙尧宸面前伪装什么,从来,她在他的面前就像是透明的一样。

“嗯。”顾浩然签完最后一份军区件后抬头看着面前的夏宇,淡淡一笑,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递出。

“不是!”蓝影想都不想的急忙开口,“我是少主的影子,自然,我不希望你伤害少主。”

那天,得知了乐乐的身份,大家什么都来不及想,唯有应付三天后的抚养权的官司,当累及回屋的时候,竟是看到了这个琴箱,打开一看,是前一晚慈善拍卖会里,他失落失之交臂,却又没有遗憾的那把史蒂芬的小提琴。

第一个音符空灵的溢出的同时,苏沐风闭上了眼睛,悲伤的曲乐就好像让老天爷都悲伤起来,原本轻飘的细雨渐渐大了起来,直至变成了倾盆大雨。

不一会儿的功夫,乐乐的呼吸就均匀的传来,他的嘴角还挂着笑,今天他见到了妈咪,龙爸爸说话算数的……因为这次的“交易”,以后的乐乐竟是学会了条件交换,当然,这个交换只是适用于龙尧宸,为此,后来龙尧宸被乐乐总是“整”的哭笑不得。

顾浩然双手抄在裤兜里,目光有些沉的看着夏以沫,他温润如玉的脸上并没有泄露他心里过多的情绪,可是,他能够骗别人,却骗不了自己,他爱以沫,从未变过,就算为她做了那么多,就算让她误会自己也无所谓,只要她能够平安就好……

“喂,你怎么老是喜欢不经过别人同意就强硬的带走别人?”夏以沫气恼的一把甩开苏沐风,她简直就要气死了,这个人哪里是刚刚在台子上,接受众人瞩目的什么桀骜不驯的小提琴王子?完全就是一个无赖!

当然了,之前只是猜测,此刻,夏以沫的表情彻底的告诉了他,他猜的一点儿也没有错。

“现在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李逸手里晃着棒棒糖,若有所思的说道,“目前来看,已经有四五拨的人都参与其中了,但是,每一路的人马都不是省油的灯。”

“哥会去!”龙天霖见夏以沫眼睛闪光,继续说道,“三爷听说了乐乐,也很想见!”

龙天霖微微惊愕,也倪了眼时间,反问:“还不到九点!”

“这么多年不在他身边,我不想和他生疏!”龙尧宸淡漠的说完,提醒道,“你还有二十分钟!”

“夏以沫,你就是个笨女人!”龙尧宸布满的低吟,闭着眼睛,薄唇轻轻落在了夏以沫的额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再离开我……”

慕子骞哭笑不得,却难得放下稳重,仿佛回归了过去的青葱的像龙潇澈抱怨,“大哥,微笑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儿子不如我儿子?”

“刑越!”

龙天霖情不自禁的在夏以沫的额头落下一吻,很轻,很柔,很温暖……

夏以沫咬着唇的动作更加的重,她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回答龙尧宸,但是,却知道,不管任何的答案,他都不会满意。

凌微笑拧着眉,没有想到只是为了让小泡沫能够坚强点儿,就惹了这么多事情,这些人,平日里找不见,好了,不想他们出现,他们倒好,一个个的都跑来了,逛街很好玩吗?什么时间男人这么爱逛街啊?

想着,凌微笑一把拉过夏以沫,原本被龙潇澈气的不轻的情绪,这会儿又被这个儿子气到,“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吗?处理完了,我们就走了!”

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自嘲……明明想去看她,却因为不想看到二人对峙,原来……他也是会逃避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475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