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填海移山
作者: 栢洛章节字数:74752万

“怎么回事?”裴淼心慌忙丢开自己的小包,快步上前接过女儿。

有了这些调味品,他与夏芷柔之间的情意才能一直保险下去,才能让他一直对她带着宽容与爱护的心。

“可你还会来吗?”这些日子的相处,他还是开始紧张她了吗?

曲母开始冷笑,“你爸同那女人的奸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要不是当初子恒喝醉了酒,不小心把她那个刚上大学的弟弟撞成植物人,你们也不会捅破这层窗户纸,发现她的存在。”

她累得扶着墙壁从加工厂出来,一边扶着墙壁往前走,一边躲在沿街的屋檐下躲雨。

先行到来的“宏科”工作人员应声回头,几人赶忙上前到曲耀阳跟前,毕恭毕敬唤了声:“曲总。”

那时候自己远远躲在法国梧桐树下遥遥相望的光景,只觉得那女人不论是倚靠在他怀中与他轻声说着话的模样,还是轻柔浅笑的模样,一切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羡慕的风景。

“别动,扣子缠住了你的头发。”

厉冥皓轻笑出声,唇角划过她耳畔的时候说道:“婉婉,你高/潮的样子真美……”

这个时候谁来教教他,愤怒冲昏了头脑干的事情,此时此刻的情形,他到底应该是退是进?

沈俊豪点头,“那行,你去打听清楚,来的是男的女的,男的就再找几个姑娘过来,干净的,本地人也行,最重要是漂亮。女的……我看就你都行,到时候做好准备,才能临危不乱,懂吗?”

蒋总加入进来,“我们曲总啊!一般姑娘拿不下的,人老婆长得高贵大方身材又匀称纤细,vivian你要让人曲总看得上你,也是不容易啊!啊?哈哈哈。”

vivian的话让拿着筷子吃饭的裴淼心微微顿了下手。

“没有。”

她侧眸之后转身,没有交代没有再多说一句,寻着来时的路匆匆,拼命跑了出去。

“为什么要后悔?”赖欣在那边一副特无所谓的神情,“我知道要接受一个刚刚失婚的女人并不容易,更何况是你这样的身份和背景。”

“你大哥,曲耀阳。”

裴淼心紧紧咬住下唇,越是在曲耀阳怀里挣扎,父亲在电话里的那声轻叹仿佛在她耳边便愈发清晰。

她的意志才要消沉,赶忙换了个心情又道:“不过大哥,我已经长大了,再不是小时候那个做错了事情就躲在你背后哭泣的小姑娘,也不是不管大事小事都要你替我背替我扛的小女孩,我可以照顾我自己了。”

“算了吧!曲夫人,你儿子对我女儿是个什么态度,我想你心里都是清楚的。还有你们家那什么关系,大儿媳妇又变成二儿媳妇,这都是什么?你们家可以不在乎曲市长的前程,可我们家不能不在乎老聂。这年年下到基层做反腐败工作指导的可都是我们家老聂,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被你们这样的家庭给祸害了呢?”

大办公桌前的几名高官回头,看到曲母都起身唤了声好。

期间接到曲耀阳打来的电话:“晚上你怎么过来?要不要我来接你?”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小手在墙沿抚过,顺利找到打开餐厅到厨房的廊灯,她刚走到厨房门口,就被里面正站在流理台前喝水的男人吓得轻叫了一声。

曲耀阳站在原地怒骂一声,赶忙三两步往前去追,可是哪里,还追得到她,才到客栈门口,就听里面焦急的人说,夏芷柔晕倒了。

多么言简意赅又情真意切的两个字。

“听说,这间新店的店长是个帅哥,而且单身。”

她冷眼侧头望他一眼,继续抱着胸口站在原地。

裴母已经带着保姆和两个孩子上了飞机,久久等不来裴淼心的身影,裴母重又探了头出来,看着还站在候机厅里的裴淼心。

……

一市之长滥用职权,企图保护因为酒驾肇事的儿子,不只出钱摆平受害者家属,还胁迫他人为自己儿子顶罪。这之中任何一条报出去都可以轻易让他辛苦建立了几十年的形象瞬间完蛋。

他似乎牟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什么,让司机将车停在路边,这才打开车门问她:“正好晚上你也没吃什么,咱们就在这里吃点小吃再回去。”

低了头再去看地上仍然怔得有些出神的裴淼心,“还有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蛋!谁再做这种无聊又幼稚的事情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站在客厅中央的曲母,望了望主卧,又去望面前的儿子。

门外似乎又响起了什么别的声音,大门开了,又关上,以及曲母撂下几句狠话之后,周围的一切才重回安静。

“我知道刚才她说的有些话很难听,她也知道你在这里,可是请你相信我好吗?只要你相信我,咱们总有一天会得到他们的认可的。”

“付珏婷?”玩味似的将这个名字在心中过了一遍,不过几秒,她立刻瞪大了眼睛,“那也就是说……”

裴淼心从随后的电梯里出来,看着他一瞬有些阴沉的脸,笑问道:“怎么了吗?”

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裴淼心已经揽住他的脖颈轻轻抱住了他。

“我妈已经这样对你了,你还为她说话,为了她不想搬?你忘了她欺负你和侮辱你的时候了吗?”

曲臣羽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一下才道:“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开始怀念,怀念曾经的你,怀念咱们还在伦敦的那段日子,就算你当时并不爱我,可至少你过得比现在开心。”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嗯。”曲臣羽没再多话,很快将车子开进了老宅的停车库里。

“那结果呢?”大学毕业到现在的第一份工作,裴淼心自然是紧张得不行。

“那是为什么啊?”

“因为……他们让巴巴你不开心……”

天亮以前反复看了看床头的时钟,距离她正常起床赶飞机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

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紧紧将自己抱作一团,制止自己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事情。可那该死的像是疯了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无孔不入,不论她想怎样将他驱逐出她的脑海,他就是死死霸占着他的位置不让,甚至因为莫名的回忆和想念,害她整个身子都跟着剧烈燃烧起来。

裴淼心听着电话里嘈杂又似安静的声音,侧眸又望了望小街的对面。那个身材颀长又相貌英俊的男人竟然还站在那里,睁着一双憔悴的双眼巴巴地望着这边,她甚至通过那么远的距离都能清楚看到他下巴上的青胡渣,这感觉忒的让人心里不舒服到了极点。

他也会红眼睛?

“冥、冥皓,厉太太刚才还在餐厅那边,你不去找她,过来这边干什么?”赶人的意味已经颇浓。

可是,当年他既然没有回来,那这许多年,他去了哪里?

“妈,不管怎么说,从前的事情我已不大记得,现在却是清清楚楚的。我爱她,也爱我们的两个孩子,我想要跟她好好在一起,所以哪怕是为了我,也请您体谅一下好么?”

小家伙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这时候她们的身后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不就是想说是我教的么!”

曲家一群人,从主桌走到大门外边都耗了半天,曲婉婉与护工一左一右搀扶着爷爷往外走时,正好遇上厉家的人过来同他们打招呼。

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这会正是凌晨,如果他陪臣羽再喝一会儿,只要再一会儿,天就亮了,那女人也该起床了吧!曲耀阳的一番话说得言辞恳切,可曲婉婉听在耳朵里,当时还是忍不住哭了。

“行,我不操心就不操心,只是你现在不是怀孕了吗?你当真确定你现在还需要那个东西,万一要是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利……”

他干嘛要同她说对不起?

于是立冬以前,裴淼心索性换了手机卡。

小家伙被裴淼心逗得咯咯咯直笑,两母女在医院走廊上打趣的时候,曲母的电话急匆匆过来,劈头盖脸就问:“你把我孙女弄哪去了?”

裴淼心无意与她争吵,只是淡着声道:“我刚去幼儿园接了芽芽过来,她今天要住我们家。”

“我不是问你这个,就问你到底把我孙女弄哪去了?你是不是又带着那么小的孩子到医院里去了,你这人怎么就说不听,医院那样的地方多不干净,万一给我孙女惹了什么病到底谁负责啊?”

“我们不会在医院待很久的,我已经做完产检了,马上就会带芽芽回家去的。”

“奶奶说麻麻是坏女人,是狐狸精,是麻麻害得巴巴都不愿意回家,芽芽给巴巴打电话他也不回来,他已经不喜欢芽芽。”小家伙扁着嘴说话的时候,一双雾气蒙蒙的大眼睛里已经氤满了泪水,不过“啪嗒”几声,立时就落在了她抱着大熊玩偶的手背上。

……

第二天晚间的时候,曲臣羽早早从公司回来,命了死机载着他与裴淼心母女,向着曲市长的家过去。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担心什么,怕曲母又在芽芽跟前乱说话,或者怕小家伙不在自己跟前的时候被别人欺负了去。

奶奶早早令人挂了电话过来,睡意朦胧之间,无意将电话接起的人正是曲耀阳。

她的背影一晃,强撑着回转了头,“还有呢?你还有什么想打击我的话,全都说出来我听听。”

夏母点了点头出去,刚替女儿带上门,就看到提着鞋子向大门口奔的小女儿夏之韵。

夏之韵理了理自己染得红一片紫一片的头发道:“妈你不必在这偏袒姐姐!她是我姐,她花钱给我买东西是应该的,还有,这些钱本来也不是她的,是我姐夫的,要没我姐夫,她也买不起这些好东西!”

“你!”夏母扬手就给了夏之韵一记巴掌,“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

夏之韵单手捂着脸颊,侧转过头来望着母亲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模样当真是恨到了极点,“好啊!你打啊!反正你早就想打我了,姐姐现在修成正果,她让你吃好的住好的所以你什么都疼她,什么都扁我,你早就看不起我了!”

“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你自己不学好!你说你姐姐前前后后在这圈子里头给你介绍了多少青年才俊,你要随便相中一个,能到现在都还没嫁出去吗?!”

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的楼梯上突然传来“咚咚咚”的快步奔跑的声音。

他循声回头,楼梯转角最后一抹身影,似是已经换好衣服下楼的裴淼心小姑娘。

陆离偏头,“操,曲耀阳你家暴!”

然而,在她打开门的瞬间就吓了一跳,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佣人,正一左一右站在床头整理床上的被子,而那污浊又混乱不堪的床单早就已经不知道去向。

最重要的是,自从臣羽的葬礼之后,她当真一次都没再见到过她。

她一怔,抬眼看他,“求婚?”

他永远都是那么小心翼翼。

可是眼前的情况,聂皖瑜望住厉冥皓时,那一刹那的惊惧和恍惚,却让她多少看到了些希望。

他拽住她的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不,你有。”

洛佳仰起头来看他,他已经恶狠狠上前逼视着她的眼镜,他说:“帮我照顾好她,送她回家。如果她有任何闪失,我一定第一个找你,明白吗?”

等到她们离开没有多久,曲耀阳才转身看着病房门口的曲母。

“流产?”曲耀阳弯唇笑了起来,一双犀利双眸淡淡瞥过病床上的聂皖瑜,待到后者万分悲痛地躲在聂母怀中并不吭声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道:“这是哪个医生说的?让他过来见我,当着我的面儿说!”

“嗯,你帮我安排时间,不过你招的人,我放心。”

刚从伦敦回来那会儿,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碰上眼前这种局面。她曾经也只以为自己只要安安稳稳做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女人就好了,可是眼前的情况,却逼得她不得不挺直腰板站起来,为了她想要守护的东西,也为了证明给她的孩子看,她是个坚强的小女人。

“但是什么?”

就像他总以为这一生或许都再没有机会见到与得到的小女人,她终于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再不害怕她在他每每面对她时总要失控的情绪里挣脱。

“裴淼心你没病吧?”他看着她,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跟着气炸了去,“你拿什么分期付款还给我?你们裴家早就破产了,你现在除了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你还有什么可以还给我的?”

“要!”病床上的裴淼心慌忙抓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冲门外的护士喊:“要退房,我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

曲耀阳抬眸看了这憔悴的小女人一眼,默不作声将车开上了环城高速,过了段时间后,才行驶在烟雨朦朦的主城街道上。

“来了。”曲市长拿着紫砂的水杯从餐厅方向过来,同门口的两个人点了点头。

裴淼心跟曲臣羽点头应过了,在玄关处脱下大衣跟换了鞋,这才往里边走。

裴淼心抚着肚子坐在原地,等到曲臣羽同曲市长说完了话下楼来时,她只是抿着唇冲后者摇了摇头道:“她大概还是不能接受我吧!”

“算了吧!”裴淼心伸手来拉了拉他,“我若不是自己身体不好,那么容易就被她几句话气出毛病,其实也怪不着她。我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看到曲夫人的时候,她还不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只是可惜,一个女人如果真的伤了心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聂皖瑜推辞不过,只得在曲母爱怜的目光下解开围腰,乖乖巧巧地走到沙发边上,唤一声:“二哥,二嫂。”

裴淼心的手挽在他的手臂里,连忙摇头,“我不饿,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他也一天没吃了,她更担心他的身体。

曲臣羽喜滋滋地看着她,又伸手揽了揽她,偷偷在她耳边夸她今天漂亮。

曲母适时闭嘴不再吭声,却到底因为什么事情彻底和曲市长翻了脸面,所以从前再能假装恩爱牵手人前,这一刻却无论如何都不愿了,他俩就是撕破了脸。

小家伙这会正同朋友玩得欢畅,抬头看到裴淼心时搓了搓小手,摇头,“麻麻,啊!巴巴来了……”

她今天可真漂亮,一会是纯白的轻纱长裙,一会儿又是婉约的正红色短款旗袍。他发现穿在她身上的每一件衣服其实装饰都极其简单,可偏偏是她,也只是她穿着这些简单的衣服,却偏生整个人散发出震慑人心的光华。

“大哥,你醒醒吧!好不好,就连我都能感觉得到,咱们这个家容不下你们的,别说是妈的心里接受不了,就算是爸爸……以着他的脾气你应该能料到他会做些什么,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破坏咱们这个家安定统一的人存在的……”

“他一定是一个人在国外,刚刚接到从美国寄送过来的身体检查报告,突然知道自己病发了,可能即将不久于人世吧!你说那时候,一个好好的人,接到这样的消息到底跟晴天霹雳有什么区别啊?说什么在瑞士滑雪的时候发生了事故,说什么因为局部失忆所以忘记了当时的很多事情……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事儿奇怪吗?为什么后来他好好端端的忆起了那么多的前程往事,却根本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瑞士出事?”

军医大附属第一医院的急症室外,聂父紧紧抱着身前的聂母,后者哭得悲恸,却含恨咬牙望着裴淼心的方向。

所以说,就是啊!这三年里头她为他做尽了一切,可他还是不爱回来。

有会所的经理闻讯赶来,远远瞧见这边的争执便赶忙冲上前去,试图将两个人分开。

这一侧头,就碰上年婷。一身知性打扮的年婷看上去娇俏艳丽,远比她这个大腹便便的女人看上去要精致许多。

她坐在椅子上喝汤,小家伙则赖在曲耀阳的怀里手舞足蹈地跟他说着她这几天遇到的事情。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475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