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一无所失
作者: 栢洛章节字数:74752万

听到这个大爷这样说话,我直接就已经蒙逼了,这说的是什么?

面对宫弦的柔情,我差点儿沉陷其中时,忽然想到了那团黑雾正飘在我们的上空呢,再继续下去可就被他看光光了。

原来我所知道的也只是,冰山一角。近期方圆几百里的动物暴死事件已经不下一百起了。

忽然我发现我们前方的路两旁开满了美丽的鲜花。开始我对这花特别的喜欢。因为它开着特别的艳丽。可是我再仔细的观察的时候,我却大吃一惊。因为我发现此处盛开的鲜花,竟然是只有在地狱里面才会出现的曼珠沙华。

想到了这一点,我收起了玩心。认真的跟着蓝先生的步伐往前走,并且因为心中有了警惕,所以我也加大了对周围环境的观察。

张兰兰点头:“是的,只是时间还较短,雨女吸食的杨先生的精气还不多,因此杨先生此时的身体还没有出现什么不适的情况。”

“不行,你们放开我,我不能把他们俩留在这啊,要死大家一起死,要活大家一起活。我们三个人说好了,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你们把我留下来,不要带我走。”

我觉得我的胆子已经够大的了,因为此时的情景竟然没有吓死我,因为此时我看到在门前的那个像棺材样的土坑里,阿明竟然四脚朝天的躺在里面。

可是世事难全,我的好梦就这么被淘宝的一阵铃声给打搅了。我都能感觉得到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比好几个鬼魂趴在我的身后都能让我感觉背后一阵发凉。

头疼的就要炸掉,我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叹了一口气。这个时间给了差评说明买家那边还没有休息,我究竟是现在打电话过去问问,还是直接按照这个地址飞过去呢?

一下飞机,我就打开“宫弦,宫弦……”可是令我失望的的是,我连连喊了好几声,也没有得到宫弦的回应。什么破方式,根本就是没有用好不好。

虽然,现在我戒指上面的结界,已经不需要用到这个最原始的办法。每当我遇到危机的时候,它都会自动的打开把我护住。

整个周围都弥漫着一股口水的味道。还有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血腥味,以及浓重的那种发霉的味道。

站在马路边,我正准备找一辆空的出租车拦上。却感觉有一只冰凉的大掌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游离,我一巴掌朝着这只手就拍了下去,丝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

本以为在婚礼上,会看到将我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宫弦。

昨天跟宫一谦通了电话才知道,我跟他的航班到杭州的时间,前前后后竟然也只相差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而我的航班今天也因为飞机上的问题,调整了班次,所以算下来我跟宫一谦两个人到机场的时间也就只相差一个半小时了。

我的脑海里总是回味着这一段时间来和宫弦相处的日子。

我跟张兰兰赶紧往回走,直觉告诉我们,黄拓跋的屋里,应该会有一些线索,因为我们正是从那里被引出来的。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张兰兰变成这个样子,一定跟他过不了关系。

我不愿意再横生枝节,让叶拓跋的事情来分散宫弦的注意力,万一错过了救助张兰兰的机会,那么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怪就只能怪我们那个缺心眼的店铺老板,也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毒,也可能就是我天生劳碌命吧,一天天就忙不完的事。

“你先回去吧,去客房休息休息。明天,明天这个时候,我跟你一起敷面膜,怎么样?不差这两天的,到时候你的面膜好用了,我还给你推荐朋友。”

大陈把牛车往边上靠,也就会我们留出来一条可能通行汽车的通道。小攻一见心中大为兴奋,嘴里说着:“可以了,可以了,这么大的距离汽车完全是可以通行的。”

床板光洁的不行,但是令我惊奇的是——突然从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铁锈的味道,伴随着这股铁锈味之后的是几个血红的眼珠,从我的床板底下滚了下来。

所以当曽小溪在犹豫的时候,我都是在心中给她捏了一把汗。不过也还好,真是辛亏曽小溪还算是有点头脑,没有非要在不该倔强的时候瞎倔强。

跟着张兰兰来到了一个空的房间,金龙那个模棱两可的话语还有他这幅毫不在乎的态度都让我很在意。首先是金龙一直不肯告诉我们解药到底在不在他的身上,其次就是我们都这么光明正大的要霸占他的家,他竟然也无所谓。

一边说着这话,我一边死命的告诉自己不能哭。又不是变成什么植物人,怎么样当个孤魂野鬼其实也跟人类没有什么区别,而像宫弦那样,成了鬼。人家不也过的好好的,也没听说受到什么委屈。

我点开了对面发过来的链接,印入我眼帘的果然是一个白色的玉手镯。图片一加载开,我就如同被打了鸡血似得坐直了身体。

不行,我也要买一款。虽然我最不喜欢跟别人同款了,但是我就是太喜欢它了。所以就姑且不去在意这种细节了,同款就同款吧。

“林梦,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啊,这款宝贝跟今天的那十五款宝贝不是刚才发了电子版给你,然后由你放到网店去的吗?这才几分钟,你就忘了。”同事林海一脸疑虑的看着我。

我回到了办公桌上,打开了今早我上传的这个宝贝的资料。这一看可真把我给心疼的,我们的库里确实是有这款宝贝的,我今天因为跟宫弦赌气,所以没有去看那批货物。现在想一想,真的是悔的我肠子都清了。

宫一谦似乎想要跟我解释,却又在开口时欲言又止。什么也没有回答我。

我咸咸的说了一句:“怎么还在我这里,不去安慰安慰你的小陆雅了?”

我感觉到这个医生看我的眼神,就像要把我给活剥生吞了一样。旁边的护士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都阴气深深的,我没有办法,只好看向了张兰兰。

电话那头很快的就传来宫一谦的声音。之前还纠结的无法面对的宫一谦,现在却给我的感觉温暖的不像话。

“这次的买家应该是买了我们的笔,然后玩笔仙。现在的情况是听了笔仙的话,三天两头的半夜往学校里面跑,然后帮笔仙找什么东西。还让家人晚上在家里面点满白蜡烛,昨晚刚点的白蜡烛,我今天就看见了一个女鬼。”

墙上的画是一幅山水画,画中亭亭玉立的宫装女子,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我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张兰兰。张兰兰却只是撇了我一眼,然后就对我说:“走吧,要是我的判断没错,金先生应该就在这栋楼里面了。而这边不可能住太多的人,因为只要有一个人能感觉得到这边跟别的地方的不同,那么就会惊动附近的高层。那么一些比较重要人就会优先居住在里面,所以如果我没猜错,那么那一栋楼一定是被金先生给买了下来。”

然后只见他转头走向我,然后蹲在我的面前,蹙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感觉到自己的声音轻飘飘的,就像是要飘向未知的远方一样。

我若有所思的走向花瓶的方向,可是突然间我的腿被藤蔓一样的东西给缠住了腿。本来就不容易被找到的胳膊和腿,现在显得更加的局促。

那几个分不清性别的声音时而拔高时而又降低,虽然我听不真切,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得到,这几个声音是在对着我议论纷纷。

从口中流出的口水滴到桌子上,就像是带着强烈硫酸的腐蚀性效果一样,在桌子上蒸发出一团热气。

“我们现在就酒店,然后我就开始制药,这可以降伏那腹鬼的八毒赤丸子,虽然说制做起来也并不难,但是却需要一整晚的时间呢。”

我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脑,算是了然了。也没有什么疑惑需要张兰兰解释了。

张兰兰掐指算了半天,就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我无语望苍天,只好自己随意四处打量里此处的情况。

“怎么了,你们为何是这样的表情,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了,还是我的腿部出现了问题。”我难掩心中的焦虑,连忙见到人就问。

只是我又觉得大为不解,当我在磨盘山的山路上时,那个灵魂似乎是只能从我的后背往我的身上附体,可是这里他们所拍摄出来的视频上所看到了,这个灵魂却又似乎是想要从我的正面进行附体的动作。

我找准了位置,朝着手指就是狠狠一滑。但是奈何手指上的血管太细了,就算是刀口再锋利也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只能让我的手指头破皮,顶多划出一道红色的痕迹。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血流出来,都是还没开始流淌就已经干涸结块了。

想到宫弦,也是一阵子没有见到他了。自从上次他闷闷不乐的让我走以后,我就突然间从张兰兰那边知道了他利用我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有动用过戒指,更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召唤他。宫弦更是没来找过我了。

我颤抖的伸出手,指着这个女鬼问道:“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猛地睁开了双眼,眼前车水马龙。虽然是深夜,可是街道上还有许多人来来往往。刚才我撞到的确实是一个女子。

“兰兰,我看到了陆雅是在水池那里,然后那个小老头就出现了,也不知道他对陆雅做了什么,陆雅就倒下去了。”

我不知道宫弦脑袋里面是哪根筋搭错了,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今天晚上有些不正常,尤其是他在对我说出这些话以后,我觉得他脑袋里面简直是被人灌水了。我看着这个跪在我们面前的巨人,根本没有办法将它跟那两个网走了蓝先生跟兰兰的黑色影子联系起来。怎么看都没有一点儿相似的地方。

“这是?”我一手捂住嘴,缓了缓神。才敛起慌乱的心再一次看向了后备箱里的那具人体。

“两位姑娘还是我来替你们解惑吧。”小功走到了我们的身边,接过了大陈手中的那把弹簧刀,又指了指那个已经恢复了原样的模特儿。先是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又一本正经的道:“事情是这样的。”

他围着我上下看了好几眼。直到我把我的工作证递给了他看时,他才连连称道:“缘分啊缘分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张兰兰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这样不会让华先生觉得很尴尬吗?

不知是我的钱起了作用,还是大妈特别的热情。

虽然我很不愿意相信,宫一谦又找到了我的事实,可是现实的又不允许我有太多的自欺欺人。

只是又正是因为如此,我说服他们今晚不要再返回磨盘山的理由却是那样的苍白。一点说服的力度也没有。

“哟,是大妹子呀,有什么事吗?”面对大妈热情的询问。我跟张兰兰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还张兰兰比我脸皮厚的走上前去说:“不好意思呀,大妈,我们想跟买些吃食,你看方便吗?”

当我跟张兰兰准备妥当出门时,我们这才发现大妈给我们找来的交通工具还真的就是一辆牛车,可是令我跟张兰兰惊得嘴巴合不扰的却是我们的向导竟然就是大妈她本人。

虽然是大中午的,可是由于磨盘山里这住户极少,又是太阳过于强烈的缘故,这时万籁具寂,天空的烈日像是想要向人们炫耀它的厉害,一点儿也没有想要躲进云层里去休息一会儿的意思。

小米没有在旺旺上回复,而是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你是新来的客服吧?不管用什么方法,你都要把差评删了,不然会出人命的!”

100个好评才能见店长?网上卖古物的生意本来就不怎么好。算了算,我刚入职4天,就收获了9个好评和1个差评。就算1天只有两个好评,照这么算下去也要快两个月了……

丹凤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脖子,然后皱着眉头对我说:“你在说什么啊,那有什么血。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奇奇怪怪的了?”

“知道了!你撑住。”张兰兰干脆利落说完这句话,然后挂了电话。

只见那个女鬼说:“真苦恼,太久没有补充胶原蛋白了。皮都要粘不住了,小姑娘,你虽然皮细肉嫩的,但是你没有她闻着的味道香,纯正的人类气息。我就不客气了,先开动了哦。”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的脚边突然冲过去了一只猫。猫,这里哪来的猫!

只听他说道:“听说这个黑雾迪厅呀,可以满足人们的愿望,就是让你可以看到,已经死去的人。”

看到此景,想来迪厅的老板该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吧。

一边的吴兵傻眼了,满脸不解的问我,“怎么回事?”

是那个神出鬼没的男鬼……他怎么又来了,竟然还跑到我的老家来了……我下意识的倒退一步。

“我也不确定,你说人和鬼怎么能有孩子呢?”

嫁给他?这男人不止一次说过这话,孩子都有了,难不成他真的想娶我?还没等我仔细去寻思,眼皮就越来越重,于是我睡了过去。

欣欣大喊着说:“我要砍死你们!让你们动我的宝贝。”说完她就朝她妈妈冲过去,王太太怎么也想不到女儿会对她刀剑相向。根本没来得及躲,就被砍了一刀。鲜血从她身上流下,王太太倒在了地上,晕厥过去。

欣欣红着双眼大喊道:“我要杀了你!”说完她就猛地朝王先生冲过去,还好他的力气大,一把制住了欣欣,夺门而逃。

我心一横,还是决定先把灯给关上。然后就当作我一开始没有看到这个小孩子。这个主意一打定,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手穿过了小孩子的身体,然后够着了另一边灯光的开关。直到灯彻底被我关上,周围一片漆黑的时候,我也看不到那个小孩子了。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张兰兰,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了。如果真的是因为我这个时候的犹豫,导致了华先生和夫人在水深火热之中,想必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对我来说差不多过了要一个世纪那么久,那边才慢慢吞吞的回复了一句话:“困死我了。这几天忙的不行,我先睡了,明天白天我醒后,你要是方便我再打电话跟你一次性说清楚。”

手中的空调遥控器被我按的啪啪作响,甚至好几个键都已经被我给按的明显的凹了进去。但是周围的空气非但没有变化,反而似乎变得更冷了。

朱咏飞浑身上下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骨头也会生锈一样。我的手臂上面灼热的痛的有些不寻常,难受的要命。我连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我的手臂里竟然不停的冒出黑血,甚至还有一些小小白白的东西,跟虫卵长的一模一样……

小淘来到我的身边,很是气愤地跟我讲起了昨晚的这一起事件。

果然,宫弦真是敬业啊,我一到家,就看到他已经等在那了。

宫弦手一招,管家就立即吩咐下人上菜。

可是一心求死的我,直接无视把他眼里闪烁着的威胁,语气里透着的压迫。

象刚才那样,一接到张兰兰的消息就立即把此事告诉给车里的大明跟小功的事情,我已经在后悔及想办法补救,虽然此时我还是一点儿也没有想得出来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补救。

无论如何,我得说服大明他们赶往磨盘镇,可是以他们的战友之情,以及我对张兰兰的感情,在那山谷里面对那条足以可以把我们给吞下去的巨蛇,我们都没有放弃彼此同伴的性命,现在去弃他们而不顾的自行回转磨盘镇,他们一定会对我引起怀疑的。

就这样我来回的不停的走动,动作虽然缓慢,却也让我可以不在同一个地方做长时间的停留。

我想了又想,却就是想不出我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算了,反正明天就可以见到本人了,明天看看再说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475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