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落拓不羁
作者: 栢洛章节字数:74752万

王守仁显得很平和。

萧敬只在一旁呜呜的哭。

可若是认了,那么,便是天命所归。

是呀,在天下人看来,王守仁根本没有立大功,那么,能以什么资格赏赐呢?

“看来,你是有自知之明了。”弘治皇帝厉声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朕若不是念及你的父亲,只怕要治你灭族之罪,可你如此胆大妄为,朕若不诛你,如何以儆效尤!”

咔擦……

他毕竟是假皇帝,在此,能不下任何决定,最好。

敢情这大明的皇帝,一个比一个狠哪。

朱厚照整个人无力,一下子,倒在刘瑾的怀里。

方继藩目露凶光。

不多时,刘瑾和王守仁便进来。

“……”

王守仁看出了方继藩的心事:“恩师,莫非是怕有人对陛下不利。”

这祝人杰吓着了,慌忙道:“小人确实是觉得事有蹊跷,特来禀告,绝没有其他心思。”说着,他激动的道:“小人从前,是部族中的牧人,后来托了齐国公的洪福,才经了商,做的是皮货买卖,日子过的一日比一日好,小人的族人,这日子也是蒸蒸日上,从前的日子,太苦了啊……小人害怕,若是大明皇帝出了关,出了什么事,咱们鞑靼人的好日子,便到头了,接着,又是无休止的征战。”

方继藩进去的时候,差点打了个踉跄。

“看过。”邓健笑吟吟的道:“王老爷放心,这账目,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王老爷手上现银三十七万两,不过这不打紧。”他朝王不仕眨眨眼:“王老爷乃是西山钱庄的大客户,只要拿着股票和土地、宅邸去抵押,多少银子贷不下来?我家亲的少爷……”

宦官惶恐不安,不敢直视弘治皇帝,道:“陛下,陛下……好看,好看呢,陛下戴什么都好看。”

这么一吼,山河变色。

和翰林院里不同。

士绅们诗书传家,四乡八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邓健本来的谋划是,请来一个秧歌队,在王不仕出入或者登车下车时,来一段恭祝王老爷福禄无双歌,可后来,在王不仕的极力拜求之下,否决了。

“王老爷好。”

众商贾:“……”

邓健像看动物园的大猩猩一样的看王不仕,道:“那是我亲少爷呀,可不能让他将家败了,家若是败了,我对不起我亲老爷,还有方家的历代太公,更不必说对不起我爹和爷了,以后到了九泉之下,见了我爹,我爹问我有没有伺候好少爷,知道我若是让少爷吃了亏,上了当,非抽死我不可。”

这个人,不是什么鸿儒,也不是什么名士,只是一个奴仆。

邓健还是有些不明白:“可是小人觉得……”

萧敬颔首:“遵旨。”

萧敬现在都忍不住,想要在厂卫里,也招募一批精于计算的人才,在这厂卫内部,弄一个统计局出来,和那保定统计司对抗了。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弘治皇帝敛了下眼眸,深吸了一口气,才徐徐开口说道:“听说保定府那里,开始推动一个叫什么统计学,是一群算学的生员鼓捣出来的,说是衡量标准,将一切进行数字化,而后,再进行统计,最后得出一个科学的数据,譬如,年产铁量,产煤量……根据这些数字的统计,衡量官吏的绩效。朕觉得,这也是好法子,不如这样吧,朕也不催逼你,你这蒸汽机车,若是到时,运力不能提高两成,朕来收拾你。”

王文玉不肯轻易罢休,若是此时立即退去,定会让土人们误以为自己的火铳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

大家原以为,铁路的建设,势必是一个极长的周期。就如当初新城和旧城那一小段的铁路一般。只一小段,就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

第一次,商贾们们看着交易中心那一条一柱擎天的阳线,有一种望洋兴叹的感觉。

似乎,这句话给予了其他的翰林们,足够的精神力量。

接着,王不仕一身旧袍子,一副勤俭节约的穷官僚模样,信步登堂入室。

大气……

突然……他泪流满面。

可现在……终于……终于有消息了。

一车车的东西,开始收拾起来。

可是……在这山下,却是一片郁郁葱葱,没有雪,虽然天气依旧寒冷,可是无数林莽,却出现在一行衣衫褴褛的人面前。

哈哈……果然……这里就是黄金洲,是黄金洲。

倒是有人不甘心。

新城的交易市场里,依旧是热闹非凡,人流如织。

想当初,有一个叫王莽的家伙,他也弄出一个新政,可是很快,就完蛋了。

沈傲和杨彪二人乃是老搭档。

“刘伴伴不会死了吧?”朱厚照不禁道:“可是明明,我看他面相,不像是短寿的样子呀,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于是,等廷议结束。

“噢。”方继藩和朱厚照乖乖的行了礼,告退而出。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奴婢以为,这方继藩,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他居然拿补贴来要挟陛下,这……真是大胆。”

苏门答腊。

贵人正沉浸在放血的美妙过程里,殷红的血,顺着十指滴淌而下,他觉得有些疲倦,嚅嗫了干瘪的嘴唇,却还是努力道:“将他带进来。”

一旁的教士,低声在公爵耳边,道:“阁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可谁晓得,太子殿下……将他召……召回来了。

方继藩道:“准确来说,是募集资金,将这铁路,打包成一个买卖,这保定、通州,还有京师,现在都繁华的很,只要铁路建起来,断然不必担心,无法生利的。为师想一想,想一想……”

…………

而后,弘治皇帝看了奏报一眼:“将人宣来吧。”

可现在……王文玉没有回来,他竟然回来了。

见无人为自己说话,刘焱更是恐慌了。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女儿,不过是个小女子,学医,学医有什么用?

也就是陛下直接绕过了内阁,下达的旨意。

刘文华懵了,一双眼眸猛地的睁大,面容里满是不可置信。

“嗯?”

刘文华面如死灰,几乎要疯了。

接着,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

“老方,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眼里别有意味。”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475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