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金兰契友
作者: 栢洛章节字数:74752万

在太医的精心医治下,夜叶的情况越来越好,半个时辰手,夜叶就有精力和太子等人周旋了。

初见还觉得符临这人成熟稳重,心有城府,可时间一久,才明白这人只是偶尔成熟,偶尔狡诈,大部分的时候都偏向单纯,看样子又是一个被家里保护得太好的孩子。

“你看中了他们?”凤轻尘明白九皇叔的心思,她也是惜才之人。

能在他们的监视下,搭上皇后与洛王这条线,可见明微公主不是个蠢笨的人,可偏偏……来接她的人太笨了,居然在他们的地盘,说出看不起他们的话。

“让皇后与洛王心动?会是什么东西?”凤轻尘面露好奇,这一次九皇叔也无法满足她,摇头说道:“本王也不知道,南陵锦凡在南陵横行多年,他手上总有一两件保命的底牌,他现在没有翻身的可能,拿给明微公主也是正常。”

剑到手后,豆豆正想大展神威,可九皇叔却在这个时候开口道:“把剑丢你师父。”

之前九皇叔也提了,只不过被皇上压了下来,这个时候翟东明再次提起,皇上也没有理由压下来,毕竟除了凤轻尘外,还死了两个大官,这是恶性事件。

花丛里还有不少小花蛇,它们隐在花朵中,缠在花茎上,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安全起见,九皇叔索性一剑将面前的花割下来。

“还不快去。”九皇叔沉声补了一句,十八骑见凤轻尘没有声援他们,知道大势已去,只得乖乖行动。

食不言,寝不语。虽然凤轻尘经常不遵守,可和九皇叔在一起吃饭时,她却会乖乖的遵守。

王七彻底的无语。

“殿下。”受伤的护卫,将玉盒捧到南陵锦凡面前。

豆豆绝对是听话的好孩子,飞速甩开飞虎抓,一把拽住凤轻尘的衣摆,三人和冰峰一起往下落。

站在她对面的人,一脸狰狞,怯弱的眼神,凶狠的表情,让凤轻尘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秋雪一副不服的样子,秋雨也懒得多说,直接说出苏绾的命令:“秋雪,小姐让我告诉你,她知道你忠心耿耿,可忠心也要有眼色,今天这件事你办得实在不漂亮,小姐罚你在这里跪一个时辰。”

拉拢玄宵宫是大公主交待的任务,玄月宫主即使觉得不太可能,也得试一试。

四国寻妃?哼!他们都不是笨蛋,这种借口,也只有那些白痴女人才会信。

“听他们叫,应该没有错,除了王家大公子,这天下也没有第二人有这等风姿。”宝蓝长衫男子眼中满是赞叹之色。

“走。”九皇叔关上小窗,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太监的脸却更苦了,他倒希望九皇叔下车,这样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用遭罪了……1998回城,人生第一莫多情

“果然不该担心你。”王锦凌摇头轻笑,亏他这两个月来,担心凤轻尘因九皇叔的事,而独自悲伤,没想到凤轻尘过得比谁都好。

今晚,怕是有一场硬仗要打,九皇叔既然提前告知了他,他必要提前做些准备,以免……被波及了!

“大公子,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绝,那……毕竟是圣上的儿子。”符临有心想要劝说,毕竟王锦凌身后代表王家,有些事做过了,倒霉的是王家。

“怎么了?”云潇抬头,问了一句。

“满意。替我谢九皇叔。另外转告九皇叔,这种小事不需要他出手,我也能做到。”凤轻尘明显是不领情。

凤轻尘每一句话,都踩中了蓝景阳的痛脚,尤其是关于出身那段。蓝景阳自认出身高贵,世间无人能敌,可偏偏在世人眼中,他就是一个无父无母,靠人垂怜才有今日的成就……658吵架,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凤轻尘不甘示弱的回吼:“东陵九!”

她知道九皇叔,一定会因她这个未婚夫的存在而生气,可这事又不能怨她,暄少奇又不是她定下来的,他们定下婚约时,她还没有出生,她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凤轻尘找不到豆豆,只好拿另一个罪魁祸九皇叔出气了,谁让九皇叔弄乱她的头发,让豆豆误会。

不用猜也知,定是鬼将下了令,不然,凭那些鬼兵,还没有这个能耐。

差点就把大事给忘了,凤轻尘这个人总是有办法,让人忽略她的狼狈,忽略她身上的伤,无论处在多么被动的局面,凤轻尘都能从容有度。

老者看到凤轻尘,瞬间失神,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一个轻重,惊讶过头的代价,就是差点把南陵锦凡给掐死了。

这天正黑,那些士兵只会寻着马声找人,他们跳了马,隐入林中反倒安全,只是苦了南陵锦凡,这一路估计颠得够呛。

“不知道,凤战凤将军据说是个孤儿出身,没有人能查到他的来历。”这话也不假,不然凤战不会枉死后,没有一个族人为他申辩,留下凤轻尘一个孤女,也没有族人照顾。

凤轻尘摇了摇头,眼中并没有嘲讽和笑话,只有真诚的安慰:“崔公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明白你紧张与期待,如果崔公子不忙的话,我们下一盘棋如何?”

“臣弟也是按规矩办事,神机营主情报和刺杀。另外,本王去年险些死在外面,至今还未找到凶手,任何人都有可能。”九皇叔相当无耻,再次提起这件事。

“开通九城与东陵边境的集市,允许九城的商人在指定的城镇交易。至于西陵、玄月宫和玄霄宫,皇兄不用担心,让他们来找臣弟就好了。”暄少奇不过是做做样子,他老爹、后娘、继弟、继妹死了,对他来说是一种帮助。

“南陵锦凡是个疯子,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不过……依臣之见,他应该是为了报复南陵,让南陵皇上后悔,毕竟南陵要有这么一大笔财富,整个军队都能重新武装。”到时候,南陵要打谁就打谁。

四国九城的第一场大战,也许就在陆家那藏财富的无名小岛上。1380回京,有一千种方法让你求死不能

这个距离够安全,哪怕是对方出手,她也来得及逃跑。

凤轻尘沉着应对,眼一眯,手指已扣下扳机,准备再次开枪。

至于手上的东西,凤轻尘却是没有解释,也没有给东陵九看的打算。

“这下怎么办?”上门求名额的太医面面相觑,都不敢回太医院了。

“九皇叔,东陵的女子实在无趣,小王想要见识一下,那个让您这般人物也神魂颠倒的凤轻尘,不知可否?”

她当然明白那种地方,不能乱看,可是……可是,她是大夫呀,她不看怎么下药。

靠……还真是赖上了。

想到这里,九皇叔脸都黑,瞬间就猜到这老头是谁的人。

男人去青楼应酬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需要解释吗?再说,他告诉凤轻尘,这是西陵天宇的恶作剧,凤轻尘会信吗?

有这样的嘛。

“有什么好说不出口的,能当皇上的人哪个不是脸厚心黑。”凤轻尘出声附和,心里也因谷主的话而沉重。

苏文清被凤轻尘瞪得有几分心虚,大声吼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的把人给我丢出去,谁准这不贞不洁的女子靠近我弟弟的。”

“天啊。”看着一排排震天雷,凤轻尘再也没有风花雪月的心思,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转头质问九皇叔:“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震天雷?”

她和九皇叔到底有没有夫妻之实还不好说,九皇叔弄得声势浩大,反倒有做假的嫌疑,她刚好利用这个机会,把这潭水搅得再浑一些。

明显,苏绾的运气不太好,这么快就被蛇给发现了。

狼主靠在椅子上,看了一眼等他答案的凤离幽歌,慵懒地问道:“你们凤离族人推举出来凤离王,可有凤离王印?”

要放在以前风离族人肯定不会在乎,可现在……

“嗤嗤……”蜥蜴人指了指前方,准备起身带路,却被凤轻尘一把按住:“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不知人吃的消食片,给狼吃行不。”凤轻尘深感无力,给雪狼递了成人双倍份量的消食药,希望雪狼明天能恢复正常。

凤轻尘吓了一跳,九皇叔这是要做什么,他们可是潜入皇宫,凤轻尘第一想法就是伸手捂住九皇叔嘴,可是……她的手没空。

“什,什么?凤轻尘你说什么?”谷主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刚刚有没有听错。

“谷主,我身上还有伤呢,你这是虐待伤患。”凤轻尘可怜兮兮巴巴的说道,郭保济立马出声维护:“谷主你有点分寸,轻尘是个姑娘,你那手劲用来打徒子徒孙就好了。”

“是。”谷主应了一声,可起身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可看九皇叔一脸冷硬,谷主叹了口气,把到嘴边话给咽了回去。

难怪锦凌会说,凤轻尘身上有着世家子弟没有傲骨,有着现在皇族没有的骄傲,她身上有一种不容人侵犯的尊贵之气。

这世间谁也不比谁笨,他东陵九又不是没有长脑子,黑骑久攻不下,邰城的援军迟迟不到,他要看不明白这里有问题,他就白活了这么多年。

林大人,饭可以乱吃了,话不可能乱说,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我们得为自己说出去的话负责。

“杀头?我倒要看看,最后杀谁的头,血衣卫不分青红皂白胡乱拿人,我今天就把人带走,我倒要看看血衣卫能拿我怎么样。”

凤轻尘冷着一张脸,推开当在自己的面前的林大人和血衣卫,穿过血衣卫,大步往外走,脸上带着轻蔑的笑。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4752条评论
  • 最新评论